首領倒下之後,那幫盜匪們就隨即失去了戰鬥的意志,束手就擒。就敗在一名看似只有八歲的孩子手下!

雅克心裏泛起了一種很爽的感覺。那些原本被盜匪們脅逼綑綁著的平民們,現在是以何等感激和崇拜的目光來看著自己啊?而其中還有著姿色不俗的美眉呢。

雅克親自解除了他們的綑綁,並逐一給予慰問。

“沒事了,小姐。你沒有受傷吧?”

那穿著可愛長裙的少女甫鬆綁了,便哭著撲進雅克的懷裏:“英雄啊!求求你救救我們的村子!盜匪團的真正頭目今早騎劫了我們後,逼迫我們講出我們村子的所在,企圖洗劫和佔領我們的家鄉!”



那少女身旁看似管家的人也說道,“你剛剛對付的只是盜匪團的一個分隊!他們早已分散在這區域各處,殺人搶劫無所不為,這裏早已成了人間地獄,我們這些老百姓都快活不下去啦!”

“求求你,英雄啊!要是你能夠救回我們村子的話,要我做甚麼……我都願意。”說罷那少女羞紅了臉的低下頭來。

“放心!我一定會幫你的!”雅克頓時熱血沸騰。

“反正我們沒了馬車,去去也好的。”保祿聳聳肩道。他怎會不知道雅克的心意?所以便順著他的意思,推波助瀾了。





--------------------



依著保祿的意思,把那班被雅克制伏的強盜們都脫光了衣服,然後綑綁著成一串,讓他們給兩匹馬拉著走。

雖然他們已被綁成蠶蟲般的模樣,可是最少他們的嘴巴還沒認輸。

“只憑你們一個小孩子,就敢單挑我們的大首領?太不自量力了!他可是殺人不眨眼的恐怖人物!我們這一堆魔法卷軸,都是他製造的!”



“我勸你們留下所有貴重物品,馬上逃跑,那還有可能拾回小命!”

“給我用馬糞塞著他們的嘴巴!”保祿道。被人攔了路,他心情怎麼會好,不把他們的頭塞進馬糞排出的那個地方,就算他人品好了。

“不過……能夠製造剛才那個爆風術卷軸的人,最少是個五階風系魔法師,這種人即使做賊,也會像甘度夫之流般專挑大茶飯吃,哪會淪落到這鄉下地方當強盜?”

“喂!甚麼叫作甘度夫之流?你給我說清楚!”甘度夫恨得牙癢癢的,要是他懂得靈魂出竅,肯定撲過去捏斷保祿的脖子。

“五階魔法師?”雅克心裏想,糟了,剛才敵不過小美眉的溫言軟語,想也不想就扛下了這事,怎知道卻偏偏踢著了鐵板?

見雅克盯著她看,那小美眉紅著臉流露出傾慕和充滿信心的表情道,“雅克小英雄,我相信你一定能夠拯救我們的村子。”

“哈、哈哈……包在我身上。”

“放心好了,雅克大人絕對能夠對付的。”保祿也搭話道。即使對手真是個七階魔法師,對保祿也不成威脅。要拍馬屁的話,暗中幫助雅克毀掉敵人也是做得到的。



“還有半個小時左右就到了。”



--------------------



在雅克他們正要前往的那個村子裏,己被強盜團破壞得體無完膚,近乎廢墟一般。

在一片廢墟中,卻是搭起了幾個大營帳,還開起了營火大會,外來的強盜們在烤肉喝酒,唱歌跳舞,好不快樂。

在他們吃肉喝酒之處,就地散落著一些屍體,有村民的也有強盜的,他們都是死在強度的攻擊系魔法手上。



這野火露營大會的中心人物,是個看來最多只有六歲左右的孩子,矮矮瘦瘦,曬得黑黑的,活像個在深山長大的小野人。他一頭高高豎起的深綠色頭髮很搶眼,而且髮絲極粗,非常吸引眼珠。

那孩子大口吃肉,如倒水般灌著酒,情緒高漲得很。他每一次的仰頭大笑,讓村民們個個都非常恐懼,不自覺地縮起肩膀,閉上眼睛,似乎害怕他會突然發狂似的。

雖然每人都經歷著極度的恐慌,但他們都有份參與營火大會,拿著烤肉大口的吃,還很勉強地弄出笑聲來。

“哈哈哈……這燒烤營火大會的主意還真的好玩!你看大家都多麼開心啊?”那瘦小孩豪爽的笑道,“我最喜歡就是露營了,應該讓全世界的人類都過著這種生活!只准吃肉喝酒,不准吃蔬菜!只准住營帳,不准住房子!這村子的所有房子都拆掉了沒有?”

“是,大首領,村子的房子已拆掉了一半,預計明天中午之地就會全部拆掉。”

“不……不要,我的祖屋啊……”其中一名村民老伯跪倒在那小孩面前,“大、大首領啊,求求你大發慈悲,放過我的屋子吧!”

“你哭甚麼哭?真是掃興啊!你這是違抗我的命令嗎?瞧不起我嗎?恩將仇報嗎?啊?”那孩子突然雙目圓睜,暴怒起來,“你去死吧!”

“篷”的一聲,那老伯的肚子被爆風術炸成碎片。



“你們這些低等生物,不殺掉一點就不會乖乖的!我要令你們所有人都害怕我!服從我!”那小孩興奮地對他那班壯漢手下們問道,“我這樣幹是不是很邪惡?我已經是世界上最邪惡的盜賊頭子了吧?這樣喊口號對嗎?我生存的目的就是要殺人!搶貨!是這樣嗎?”

“首、首領英明,首領的英姿令人畏懼……”那班手下們都惶恐地和應著。

“你們不要騙我,我已經夠強大了嗎?”他問道,“我們已經滅了十七個村子,我已經征服了大半個人類世界了吧?老實說!騙我的話便殺光你們!”

“應、應該還沒有吧。”站得最接近那小孩的強盜,硬著頭皮答道。

“那這個世界還有幾個村子我沒佔領的?”

“我、我不知道,很多很多……而且,除了村子以來,還有……很多很多城市。每一個城市……都要比村子大上很多很多……”

“哦,世界原來那麼大啊……”那小孩點了點頭,然後又發怒起來,“那你們幹嘛不早說?害我浪費時間滅那些小村子!”



“小、小人知罪!”那漢子害怕得伏倒在地。

“事不宜遲,明天我們就開始搶那些城市!”那小孩熱血沸騰起來,“給我說!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是哪兒?”

“小、小的不知道!要是說這撒克遜帝國的話,最大的城市應該是首都獅心城……”

“那麼明天就去滅了那甚麼獅心城吧。”那孩子仰天大笑,“人類世界的首領就住在那兒吧?讓我滅了這廝,坐坐他的位子看看舒不舒服!”

“大首領,有外人強闖進村子裏來了。”村子門口的守衛報告道。雖然他已是連滾帶爬地跑過來,但還是不夠快。因為雅克他們已經攻了進來,就跟在他後面了。

“這……這幫彪形大漢的首領……竟然是個孩子?”保祿很是驚訝,不過很快又平復過來,“真是大驚少怪,我不也是把個八歲孩子喊作“大人”嗎?世道真的變了……”

“甚至比我還要小,這在洛芙大陸是正常的嗎?”雅克看了看保祿他們的驚訝樣子,又看到那些盜賊們也用同樣驚訝的表情看自己,才確認由小孩作頭頭應該還是件罕有事。他突然想道:“他不會也是……兩世為人的穿越者吧?”

那瘦小孩倒不是跟大夥兒一般心思,看到雅克一夥人闖入,並沒有以貌取人,而是當成大敵,齜牙裂嘴地怒吼道,“你們……是從獅心城那兒過來的嗎?因為感受到我的威脅了,所以便來殺我,阻止我成為人類之王嗎?”

雅克和保祿面面相覷,心裏想著:這強盜團的傢伙們看來好像有病,原來病原就來自這傢伙啊。

“咳嗯,我們……並不想阻礙你成為人類之王,只不過呢……”雅克道,“可不可以放過這村子裏的無辜平民?他們對你的王位並沒有威脅吧?”

這是很合理的要求。

不過在那瘦小孩的邏輯裏,並不如是想。

“他們要從我手中奪取這個村子,那就是說,他們要阻止我成為人類之王。不要說城市,他們連村子都不讓我佔,要把我趕盡殺絕……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他狠狠地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就最好了。”雅克鬆了口氣。面對這個疑似瘋子的人物,能說道理說得通是最好,畢竟對方仍有可能是個會高階魔法的瘋子。

“我強盜之王貝拉……跟你們不死不休。”貝拉雙臂張開,掌心已漸漸閃出綠色的光芒。

“甚麼?你是不是誤會了甚麼啊?”雅克心想,那是當然,跟瘋子講道理有啥用啊?

這貝拉攻擊起來毫不猶疑,雙臂全力揮出,形成兩道足有雅克那麼高的小形龍卷風,直朝他逼來。

“不需唸咒就能放出魔法?”保祿和甘度夫同樣眼尖,都驚覺出這恐怖的事實。在這兩個人精的豐富閱歷裏,除了雅克之外,就數這貝拉是第二個不唸咒就能放魔法的小孩。

在他們眼中,就只有魔法造詣已達登峰造極的聖域魔導師,能夠做到不唸咒語而施放魔法的程度。

“這瘦小孩到底是從哪裏繃出來的?有沒有這麼好運哪?隨便在路上碰到的,都是個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天才?”保祿有點蒙了。



--------------------



這是雅克第一次面對使用風系魔法的敵人,是以他絕對不敢大意。這兩枚龍卷風的前進速度不高,就是其氣勢和角度令雅克感到難以避開。

他想了想,便決定施放出水球術,直接射向龍卷風裏。不過水球一碰到龍卷風的體表即被卷爆,甚至成為了龍卷風的一部份,看起來威力更大了。

不過雅克並沒有停下來,反而決定連續施放水球術,讓那兩道龍卷風想要吸多少水就給多少。那兩道龍卷風的高度很大便增加了兩倍,看起來充滿逼力,已越來越接近雅克。

在場觀戰的,都以為雅克是在自殺。只有甘度夫,保祿,以及雅克本人才明白這個戰術的目的。

龍卷風雖然漸漸因為卷入大量水份而增大,但也因為質量增加而讓速度變慢,最終還未碰到雅克,便停下來消散了,水瀉滿了一地。

“精彩的戰法!竟然用第一階的水球術,破了第四階的龍卷風術!”甘度夫大喊精彩,“這足可以編進魔法教程的實戰範例裏了。”

“雅克大人對魔法元素的領悟,實在比他的魔法能力要超前太多了。”保祿也讚嘆道。

雅克心想,這只是因為我有基礎的物理知識啦。他並沒有沾沾自喜,趁著貝拉因絕招被破而不可置信的瞬間,雅克繼續施放出目標精確無比的水球術。

五個水球連環擊中貝拉的臉,把他瘦小的身子擊得向後飛倒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