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攻擊顯示對貝拉沒甚麼殺傷力,他迅速地跳起來,全身濕透的他好像變了第二個人,頭髮好像長了很多,整個人感覺大了一圈,似乎渾身充滿了力量。

他同樣張開雙手,這次卻是閃出了土黃色的光芒,亮度和光暈比剛才還要增加超過一倍。貝拉猛地揮出雙臂。

可是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現場靜默得可以。

甘度夫不愧是身經百戰,最早洞悉了對方的招數,他喊道:“注意下方!雅克!”

雅克腳下的土地上,突然冒出了好幾條綠色的藤蔓,其生長極快,像靈蛇般高速沿著雅克的腿往上爬。



“是四階地系魔法”藤蔓術”!這傢伙還是個風地兩系雙修的四階魔法師?”保祿這次真的驚呆了。

由於“拉米奈斯融合”的發明,在洛芙大陸,超過九成的魔法使用者都是專修一種屬性的魔法,能夠同時使用兩種元素系魔法的,不是還沒進學院的菜鳥,便是註定會進入聖域的超級天才。

“他不會是另一個……傳承者吧?”甘度夫想。難道繼雅克之後,又一個顛覆洛芙大陸魔法基本知識的例子出現了?

雅克的身體反應已是極之一流,聽到甘度夫的警告之後已迅速上躍。只是藤蔓術的纏繞能力也絕對不差,最終還是恰恰勾住了雅克的足踝。

“哇!”被這有意識的巨力一扯,在空中的雅克便失去了平衡,給拉倒跌在了地上。



此時身手極之靈活的貝拉已高高跳起,撲向了雅克,他的雙臂同時漫著了綠色的光芒,都是加持了四階風系魔法“風切匕首”!

面對這危機,雅克又再一次展現了他的冷靜和戰鬥的智慧。看著對方來勢洶洶,雅克的注意力卻沒放在對方的“風切匕首”上,而是轉向了纏著他的藤蔓。

“火球術!”他以極高的掌控能力,發出了數個極其濃縮只有拳頭大小的火球術,命中藤蔓的根部。

這藤蔓韌性驚人,可就是怕火,一燒起來其彈性便蕩然無存。雅克雙腿一抽,已然脫身,他及時翻過身來,那貝拉的風切匕首卻已轟然落在他剛才的位置。

雅克順著翻身的勢頭站起,急忙倒退了幾步,但他預期的追擊卻沒有出現。貝拉睜大了眼睛盯著雅克,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怎麼……竟然……人類也能夠同時使用兩種屬性的魔法?”

“你不也是同時用風系和地系嗎?”

貝拉不時盯著那仍在燃燒中的藤蔓,抱著手臂不住顫抖。“竟、竟然是火系的,我……我會被燒死,被燒死……吼!”

“那小孩似乎很害怕火系魔法……不過要小心!他好像要瘋狂反撲了!”甘度夫道。

貝拉發狂般怒吼,把漫著全身的土黃色魔力全部引出。在他身前的地上竟突然竄出一根如大腿般粗細,上面滿是倒勾的鮮綠色藤蔓,並貼著地面朝雅克瘋狂生長過來,宛如兇獸。

召出藤蔓之後,貝拉全身的光芒轉成綠色。他不住原地轉著身子,一道厚厚的龍卷風罩著他的全身。

“是五階的地系魔法“藤蔓之蛇”,以及五階的風系防禦魔法”旋風壁障”!這孩子是個變態!”保祿驚喊道。

雅克連放了幾個火球術,雖然擊中藤蔓,但卻不足夠把它燒斷。雅克唯有狼狽地閃開。那藤蔓轟在地上,好像就在那兒生根似的,再鑽上來時已轉了方向,死追著雅克不放。



向這藤蔓餵水球術是自殺行為,用常識想一下便知道不能對植物權水,這只有令它更強大。

在閃避的間隙中,雅克嘗試以魔法偷襲貝拉本人,不過這旋風壁障威力極大,不管是火球還是水球,還未碰到旋風的表面就被強風吹散了。

“只能夠用那一招嗎?”雅克再避過一次藤蔓的攻擊後,便站定下來不再走動,手中已拿著了一直背著的瑪莎拉之劍。

任著那來勢兇猛的藤蔓之蛇來襲,他冷靜地閉上了眼睛,深挖著自身靈魂核心那無盡濃縮著的那點絕對的燃燒之力,然後輸進劍體……

那古樸得像廢鐵般的兵器,吸收了這天火之力後,頓時像睜開了眼睛的餓獸。一道極其高溫的火炷從劍體祭出,高達雅克三倍身高。

雅克分開雙腿,把重心盡量壓低,回憶起他在遺跡秘室中的苦練。

“火龍翔閃擊!”



雅克身體探前,那道火柱乘著這往前的衝刺力作出了大爆發,正面迎上來勢洶洶的藤蔓之蛇。那火柱沿著藤蔓的表面爬竄,直襲向貝拉,把他的旋風壁障變成了烈火旋風,強大的熱氣壓使旋風中心地帶形成了極高的溫度。

“哇!”貝拉整個身體都著火了。

“對孩子下殺手好像太殘忍了。”雅克正想使出水球術滅火,但眼前的變化讓他目瞪口呆,一時間使不出來。

因為屬性剛好相克,藤蔓之蛇和旋風壁障很快便消失掉。不過這貝拉倒也非常耐燒,而且燒著燒著竟漸漸縮小,不是那種身體燒焦崩裂的程度,而是身體整整縮小了近十倍,變成了只有約兩巴掌的大小。

雅克施展水球術滅了火,才看到了貝拉的本來面目。

保祿靠上前來一看,看得莫名奇妙。“那……是甚麼?蘿、蘿蔔嗎?有眼有口的蘿蔔?”

“這是……植物系的魔獸?可是那是甚麼植物?我甘度夫可是一輩子沒見過……雖然是植物,但看起來卻像是人形…”

“太像了……”雅克驚呆地道,“在我們的世界裏,這種植物好像叫作……人參。”





--------------------



看甘度夫和保祿的反應,似乎在洛芙大陸裏還沒有甚麼人知道有人參系的魔獸。

魔獸這種東西雅克在楚遺跡裏也見過一些,真是各種各樣,就是磨菇系和霉菌系的也有不少,都是有手有腳有五官會跑會跳的,所以即使有人參魔獸也不稀奇。稀奇就稀奇在於,人參這種植物,應該是生長在東方的土地上。

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看著眼前這棵被燒得焦黑的人參,似乎還有點反應,頭頂的枝葉微微抖動,看來還沒死絕。

“剛才這東西好像碰到水球術後還更加生猛了……”心想可能泡水會有用,雅克連忙叫那些已經投降的強盜了就地挖了個坑,然後便連射水球術造成個小水洼,再把人參丟進去。



泡了不久,表面的燒焦已經去盡,頭頂也長出了新的枝葉,還瘋狂向上生長,誓要儘量吸收頭頂上的太陽光。

與此同時,雅克感覺到四周的魔法元素正像旋渦般的被這人參不斷汲取,方圓好幾里的魔法元素都被他吸乾了,還嫌不夠的樣子。

“這蘿蔔怪的胃口可真大……以魔獸來說,真是前所未見。”保祿可謂大開眼界。

雅克記得,在他前生的世界,人參據說就是集合天地靈氣凝聚而成,是為天下奇補之藥,現在這枚人參怪以天地的魔法元素為食,也是同樣原理。

趁這人參正在恢復,雅克便乘機把盜匪團解散掉,把他們盜取得來的財物發還給受害人,又叫他們幫忙收拾村子的殘局。

保祿也夠忙的,他連忙差使手下到附近由他管理的教區,派人手去接管和招安其他被這盜賊團佔領了的村子,告知他們首領已經被收拾,這盤生意沒戲唱了,要解散的話便儘管解散,只要交還財物,便既往不究。

當然,順手把這些得到解放的教區歸到自己名下,再幹一輪政治工作,告那管理不善的約翰紅衣主教一狀之類,也是些順理成章的手尾,他保祿對此已經很熟練了。

村民們對雅克他們當然非常感激,不過由於村子已幾近成了廢墟,也沒甚麼可以款待,雅克他們也不便賴在人家那兒吃喝,只要求充公一部盜賊們使用的馬車用來上路,就打算告辭了。

“啊……喝飽了吃飽了,真舒服……”那人參貝拉從水洼中醒了過來,又馬上變回了人形,似乎非常享受當人類的身份。

經過一輪吸收天地元氣,他的精神十分飽滿,雙頰紅潤,比之前胖了一點,魔法力好像也提升了幾分。

他轉過頭來,看到雅克,雙眼隨即閃出銳利的光芒。

“不是又想打了吧?”雅克嚇了一嚇,心想還是太大意了,應該早綁起他才是。

不過貝拉沒有打架的心思,倒是變成了個小粉絲似的,高舉雙手大叫“老大”,興高采烈地跑了過來。

“老大就是獅心城的皇帝了吧?真不愧是人類之王!本來我打算明天就過去殺掉你的,怎知道被你先一步找到了我!經過剛才的一場世紀大戰,我見識到了人類之王的厲害!敗給你我真的心服口服了!”

雅克全身無力,真想大喊一聲“這回合是我輸了!”不過他還是沒好氣的解釋道:“我不是人類之王啦,只是個正想前去獅心城的小孩子而已。”

“哦……老大不是人類之王啊……”鬱悶了不夠一秒鐘貝拉又興奮過來,“老大正打算去獅心城?難道你也正想去挑戰那邊的人類之王,把他殺掉然後取而代之嗎?老大,請你帶著貝拉小弟去征服這個世界!把世界變得咱兄弟的囊中物吧!”

甘度夫和保祿同時想,要是你們哪天真能滅掉獅心城那頭獅子,倒是功德無量啊。起碼又少一個人爭取這天火傳承者了。

“不過,一隻人參魔獸幹嘛會有如此龐大的野心,非要征服人類世界不可呢?”雅克真是搔爆了腦袋也想不明白。

“對啊,魔獸向來都不太管人類的事啊。更何況有了靈智後的高等魔獸,更不會把志向放在這種地方。”甘度夫說,“是教育出現了問題嗎?”

這貝拉看起來只是個比雅克還小的孩子,而天真的程度甚至比六歲的人類小孩更甚,這樣一隻人形魔獸卻擁有五階魔法的破壞力,不論誰看來都是太危險了。

“這小傢伙雖然殺人搶貨,但似乎不是存心使壞。”雅克心想,要是能讓他知道基本的善惡,那無疑讓世間減少一個殺人瘋子,總是件好事。

“老大不要丟下我!我要跟老大一起征服世界!”看貝拉死賴著雅克不放,似乎也難以甩掉他。要是堅持拒絕的話,他反臉起來恐怕又要惡戰一場。保祿心想,不如我從後劈死他省得麻煩也好,手刀也舉起來了,但甘度夫及時道:

“劈死他太可惜了!這魔獸似乎是天生就有靈性,看來前途無可限量,或許可以考慮一下馴服他當雅克的寵物。”這話只要雅克和保祿聽到,貝拉本人倒是聽不到的。

保祿心想也認同甘道夫的話,這魔獸太稀有了,說不定是個好東西,也就放下了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