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拉,你要好好回答老大的問題,答得滿意了老大才決定收你當小弟好嗎?”

“嗯嗯。”貝拉像啄木鳥般點著頭。

“告訴老大,是誰教你以征服人類作為目標的?是誰教你要到處搶劫和殺人呢?是你的……父母?家族的人?”

他頓時心情暗淡起來,頭上的枝葉都垂下來了。“我不知道誰是我的父親,我的母親就是大地。當我從母親肚子裏爬出來之後,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身旁也沒有同伴,我只有獨個兒在山上到處走,途中遇上了很多可怕的魔獸,他們看到我都追著我來吃,貝拉好可憐……”

雅克心裏對貝拉的遭遇都很同情,剛出生就要獨個兒面對各種敵人,恐怕比自己剛重生時更慘。那些聚過來聽的強盜和村民都不禁黯然,畢竟這孩子的出身也不容易啊……



“……不過最後那些魔獸都被我幹掉吃了。魔獸的肉還真是好吃啊,比在母親體內喝天地精華要滋味得多了。你們幹嘛全都掉在地上?”

“沒、沒事。你繼續吧。”大家心想,這貝拉畢竟是個強得變態的傢伙,根本不值得同情。

“嗯,我一直邊吃著肉邊旅行,直至走出了深山,來到一個人類村落之後……”貝拉原來碰巧來到一個人類盜賊的巢穴,那時候他還是人參形態,沒懂得變化為人。一隻會說話的人參,自然引起人們的注意。當那班盜賊們知道這棵人參無知得掉渣,卻又有很強的魔法能力後,就向他灌輸了很多盜賊的理論,顛倒了是非黑白,讓他成為了盜匪利用來殺人搶貨的工具。

作為天地精華凝聚的一棵人參,剛才接觸人類社會,哪會有甚麼善惡觀念?有人給他肉吃,就認定他是個好人,好人跟他說甚麼,很輕易就信了個十足.他很喜歡跟人類一起生活,首次感到夥伴之情,所以很快就學會化成人形,滿腔流氓的粗俗話,又以殺人越貨為樂。

後來那班盜賊出賣了貝拉,把他高價賣給一個老魔法師用作煉藥之用。貝拉好不容易才從那個魔法師手上逃出來,之後便回去報仇,殺光了那班出賣他的盜賊後,然後開始建立自己的班底,逼些無辜村民加入成為盜匪作亂。



因為他自出生以來就只跟流氓盜賊打過交道,所以他想要成立的,也只會是盜賊團。

在貝拉被灌輸的強盜理論裏,作為強盜要有霸氣,人家才怕你才會屈服,所以貝拉才漸漸生出“要當人類之中的首領,要當人類之王”的目標。



--------------------





貝拉述說過他過去的成長經歷後,雅克開始考慮是否把他帶上一起上路。

“甘度夫,保祿,你們剛才說過有關魔獸認主的事,那貝拉是不是已經把我認做主人了?”雅克轉過身來,悄悄的問道。

“當然不是。”甘度夫道,“我們一般所說的“魔獸認主”,是需要一個雙方建立靈魂契約的過程。建立靈魂契約的方法有兩種,一是洗去對方的全部靈智記憶,強行立約,不過這需要主人擁有壓倒性的強勢,而另一種方法就是令魔獸自願交出靈魂印記,與主人的融合。貝拉雖然有臣服之意,可是他似乎還沒有交出靈魂印記的意思。”

事實正是如此。在強盜世界的邏輯裏,戰勝了敵人後要麼殺掉,要麼就是為了招攬對方入團而留活口。

在貝拉心裏,這不過是很自然的“把戰勝過自己的人認作老大”,或許某天自己勝過了雅克後,這關係就會馬上倒過來也說不定。

魔獸靈魂契約,代表的是人類和魔獸之間結成同生共死的永久連繫,不是單憑一次交手就能建立起來的東西。

所以,人類擁有同生共死關係的魔獸夥伴,在洛芙大陸也算是罕見的事情。除了人類一方需要擁有容易讓魔獸親近的親和力外,魔獸本身的個性,以及兩者相遇的方式和機緣都很重要。

“原來是這樣啊。”雅克點頭道。



“所以目前來說不用心急,就讓貝拉跟在你身邊,也好互相觀察彼此是否個性相合。”甘度夫結論道。

“要是最後發現不適合立約也不打緊,我們也可以把他當成煉藥材料賣出去,不然我們分了吃掉也好……”保祿笑道。

“……”

總而言之,貝拉成為同伴是確定的了。

折騰了這好一輪後已經入夜,雅克等一行人唯有在那破落的村子裏露營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清早便出發去了。

臨行之時,所有村民都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在村子門外歡送恩人,唯獨其中某位少女卻是嘟著嘴在發脾氣。

“喔,我忘記了。”雅克暗叫不好。不就是這個少女向他承諾道,要是他能夠成功拯救村子,便會讓他為所欲為的嗎?



“真是的,竟然冷落了人家的姑娘。”雅克心裏悔恨,難怪昨天晚上好像有幾次聽到營帳門外有人在偷看還是做手勢甚麼的,不過都被警覺性高的貝拉吼跑了。這人參怎麼會曉得甚麼是“夜襲”?

機會已經過去,雅克也沒法子,唯有當沒這回事般笑著跟女孩告別。

不過這女子卻沒打算放過雅克。馬車剛開跑時她就忍不住了,跑上來硬要跨上車廂內,撲到雅克的懷裏。

“這個……應承你的事情……”她把一張小紙片塞到雅克手中,“你可以隨時回來兌現。”

說罷少女從車廂跳下來後,好像了結了一件心事似的,終於開懷地笑著向雅克揮手告別。

雅克看了看那紙片,上面寫著的是:”雅克專用:為所欲為券,無限次使用。”

雅克連忙把頭伸出來對著少女大喊,可是距離已經太遠,彼此都聽不棈楚了。

原來他連那個少女的名字,都還不知道呢。





--------------------



一行人自從有了貝拉加入之後,便熱鬧了許多。原因有兩個。

第一,貝拉畢竟是一棵剛出生不久的人參,對人類世界的一切充滿了好奇心。他看到甚麼新鮮的東西,都大叫大嚷一番,不時攀到馬車的篷頂上遠眺,突然跳下來不知奔跑到甚麼地方,然後便帶回來各種各樣的東西,讓雅克給他解釋那到底有何用途。而每天早晚一次,他又會打獵回來一兩頭體積比他龐大幾倍的魔獸,嚷著要開起烤肉大會來。

雅克大部份時間都跟著馬車後面跑步,看著貝拉到處跑來跑去發飆,也為他覺得累。

最初貝拉也覺得雅克鍛鍊長跑很新鮮,也跟著他跑了兩天,也勉強跟得上雅克的進度,不過跑兩天便厭倦了,說“我貝拉不用這種方式修行的。”



每當他說要修行時,他就只幹一件事情,就是躺在馬車篷頂上曬太陽,吸納天地靈氣,還要躺在一盆由雅克的水球術弄出來的純水裏面。

還真是會享受啊,竟然從泡澡和曬太陽睡懶覺中,就能漸漸變強。

或許是身為植物的天性,到了晚上貝拉的精力便會大幅下降,而遇上沒有太陽的日子,他整天都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覺,頭上那粗粗豎起的綠髮也黯淡地垂下來。這時候大家也就能夠清靜一點了。

不過這也是相對上的,因為即使貝拉收歛了,但麻煩的因子還在,這就要說到第二個原因。



--------------------



在路上,不住有三五成群的壯碩男子跪著要加入雅克他們的行列。那些都是貝拉幹強盜時收的手下。

“之前當強盜時,雖然還是害怕會被大首領生氣時幹掉,但始終還是過著每天作威作福,吃香喝辣的生活,現在放我們自由我們也無處可去,家鄉的人知道我們當強盜後,是不會再接受我們的了。”

“既然你們那麼忠心,那本大爺也不方便讓你們無家可歸!那就姑且接納你們吧!”貝拉囂張起來,也就自作主張了,“不過以後你們叫我首領就好了,現在大首領是這位雅克大人!以後我們這個強盜團就叫“雅克犯罪集團”吧!”

“是!雅克犯罪集團萬歲!雅克大首領萬歲!貝拉首領萬歲!”那幫漢子齊聲道。

“在我的計劃裏,可沒有要當上壞人頭子的目標啊。”雅克滿頭直線。

“先收著,有手下總好過沒有的。”保祿倒是很歡迎,“況且這貝拉似乎很有當頭子的潛質,就讓他替你管理好了。你且個當太上皇吧。”

“還太上皇啊……”雅克沒法,只好道,“既然你們都沒處可去,那就一起上路直至你們找到個正當工作為止吧!但是絕對不可以殺人和幹壞事,知道嗎?”

“對對對,要聽大首領的話不可幹壞事!”貝拉興奮的附和道,“只要對我們有益的好事,我們都可以儘情幹,即使把別人折磨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在所不惜!”

漢子們獸性的和應著。

雅克心想,這貝拉好像把我的話詮釋得有點……但他實在沒力氣向他們再解釋了,就這樣將就著算了。

“好,大家要勤於鍛鍊,不要丟了大首領他老人家的面子。”貝拉拍拍掌道,“你們就跟著大首領後面跑步吧!一直跑到獅心城去!跟不上的話就沒資格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



兩星期後,一行人終於到達獅心城。

從遠處的山坡之上,雅克就看到了那道飲譽洛芙大陸的城牆。牆身高達十米,呈波浪形態地綿延著,四方的城門更高達十五米,以大理石雕刻成怒吼雄獅的姿態,魄力驚人。

城頭上站滿了整齊站崗的士兵,軍容整齊而充滿了威嚴。每隔一定距離便設有崗哨城樓,樓頂上豎著迎風飄揚的獅吼旗子,好不威風。

貝拉眼睛睜得大大的,喘著粗氣,淚動得全身都在微微顫抖。相比起眼前這座雄偉的城市,他之前所佔領的那些村子根本不值一提。“這……這就是人類世界的首都啊……”

“也不盡然啦,這不過是洛芙大陸其中一個國家的首都。”保祿有點不以為然。

“算了吧,對於一棵剛從山裏出來的植物系魔獸,你能期望他對世界觀理解多少?”甘度夫道,“不過獅心城的規模和建設,放眼在洛芙大陸也是頂尖一流的了。”

“哼,我光明教會的總殿,就不見得比獅心城差啊。”保祿道。其實他心裏也是想說,就是我保祿本人的行宮,也很有看頭啊……

雅克也被獅心城震撼得久久說不出話來。他是第一次看到歐洲中世紀式的堡壘城市,但這規模比他想像中還要大得多,而且那高逾十米的城牆他根本前所未見,更不用說那四頭守著城門的惡獅。

“要是有機會讓你看到拉普達傭兵團的總部,我想你的嘴巴同樣會像現在般合不上來的。”甘度夫驕傲地道。

正想進城之際,雅克看看身後,跟著的是一大班汗流浹背地跑著步,兇狠強壯的漢子。要是以這陣容靠近,恐怕會被守城軍認為這是在宣戰……

“怕甚麼?宣戰就宣戰!直接把這城市給打下來!”貝拉情緒異常高漲。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雅克沒好氣地道,“我們來到獅心城的目的,是報名入讀學院!”

“對對對,先把學院裏的高手全給挑了,再逼皇帝出來迎戰!這樣也好玩!”

“那……你們就解散吧。”雅克直接對身後的大漢們道,“由現在開始,你們可以自由行動……”

“大、大首領不是要拋棄我們吧?”漢子們全都哭喪著臉。

“我每天都很拼命地練跑的!大首領不滿意的話,我今天的訓練量就加倍吧!”

“我連鄉下的老婆都可以貢獻出來,請讓我繼續追隨著大首領!”

“放心吧,大首領不是這樣的意思。”貝拉道,“這是一次給你們的考驗!不管你們用甚麼方法,總之要混進城裏成為其中一份子!之後如何下手,大首領和本大人自有指示!”

雅克心想,這貝拉雖然對世事極端無知,但對於如何操控手下作亂倒是有板有眼……眼下這貝拉還聽自己的話,應該不會擅自在城裏搞事吧?所以雅克也就點頭示意,首肯了。

總算把跟在後面的一群大漢解散掉,人數變回原本出發時的狀態,只是多了個貝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