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貝拉,也已把里奇蒙拋諸腦後了。他銳利的眼神,緊緊地盯著那個強烈吸引著他注意的人物。

那個人物本來只是作為旁觀者的一員,悄悄站在人群後面,打算觀察一下某兩位傳聞中的超級新生的真正實力。

不過當他的目光跟貝拉對上了之後,就被他熱熾熾的眼神給糾纏著,很快地眾人就讓開了兩人盯視的路線。

那皮膚黝黑的瘦小子輕輕嘆了口氣,心想既然你這麼熱烈要求的話,我難道會退縮嗎?於是他便從眼神出漸漸釋放出自己內在的野性。

威廉.泰爾,我貝拉大人征服世界的障礙……如果能夠滅掉的話,那最好就在今晚搞定,免得夜長夢多。



“喂,你!這眼神是甚麼意思?”貝拉指著威廉,赤裸裸地挑釁道,”你到底在看甚麼?想打架嗎?”

威廉的眼神一陣迷茫,然後突然清晰起來,那眼神已聚焦在貝拉身後的某人了。

雅克和威廉四目相投。

雅克其實一直在避免著衝突,所以都保持著低調,但當看到貝拉和威廉在對視時,卻被這強烈的氣氛感染到了,渾身一陣熱血沸騰,怎知就這麼顯露一下,就被對方感知到了。

威廉盯著雅克,稍稍露出驚訝之意,便牽牽嘴角露出笑意,開始朝著雅克走來。他已暗暗把魔力聚在掌中,雙掌閃出黃芒,隨時一觸即發。



雅克怎會不知道威廉有切磋之意?雖然他把雙手放在身後,但全身卻漫著淡淡的藍光,也已經作好了準備。

威廉提起雙掌,四週的空氣頓時朝向那掌心集中,形成了風壓,正當他準備先攻的時候……

“哼!竟敢無視我?”貝拉發怒了,“你還沒資格單挑老大!先過了我貝拉大人一關再說!”

貝拉兩手蓄積魔力,漫出幽幽綠光,兩臂已漸漸爬滿生機盎然的藤蔓,但卻壓抑著不發,咬牙切齒的一步步走向威廉。

威廉鼻子稍動,嗅出了魔力來源,隨即把一半注意力轉回貝拉,把蓄聚著魔力的兩手分別對向著兩人。



“這人竟敢同時跟我和貝拉硬碰?”雅克有點意外。

“老大!既然他這麼囂張,我們就成全他!”貝拉怒吼著甩出他的藤蔓術。

威廉頓感愕然,赫然發現自己嚴重低估了這矮個子的實力。他猛然催動,掌心的黃茫頓時迅速擴大,一股異常強勁的魔力正要朝貝拉爆發。

雅克突然全身一陣顫抖,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感覺過的危險,他大喊道:“貝拉!危險!”便全力爆射出一記像巨無霸般的水球術,這水球術以極限般的速度飛行,球體的形狀被大幅延伸,看上去竟像一柱螺旋狀的尖錐!

“他媽的!你們誰都不准無視我!”被完全無視的里奇蒙因羞極而暴怒,狂喝一聲,竟然從身後取出一個古老的魔法卷軸……

“去死吧!八階火系魔法……浴火鳳凰!”



--------------------





里奇蒙手中的卷軸,閃出了極強烈而刺眼的紅光,整個宿舍範圍的地面開始緩緩震動,而在他腳前的草地,竟漸漸向上隆起,裂開,然後噴出衝天的火焰!

這可是里奇蒙壓箱底的寶物,是道森家族主人不惜代價弄來給寶貝兒子傍身的。八階魔法卷軸是極其稀有的,因為有能力施放出八階魔法並儲在卷軸裏的,最起碼都是已半隻腳踏進了聖域的超強者,到了這個境界,已是極難用金錢使喚得動的了。再說能承受八階魔法的卷軸材料,恐怕比施術者更難找。

要是他老爸知道,兒子因為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就把這極奇難得的寶貝給消耗掉了,恐怕會肉痛得吐血。

從地底衝天而起的大火之中,漸漸現身出一頭巨鳥的身影。以火焰幻化而成的鳳凰鳥張開其華麗的翅膀,爆出的火花使附近的草地都燃燒起來。

這也是里奇蒙首次親眼看到”浴火鳳凰”這種魔法,似乎效果比起想像中更加華麗,看到四週旁觀者目瞪口呆的樣子,驚嘆聲此起彼落,這讓他的自我感覺非常良好,他旋轉著卷軸,控制這火鳳凰緩慢地原地轉圈,讓大家好好欣賞一下自己弄出來的超級魔法。

“去!給我殺人吧!”火鳳凰雙目閃出亮光,朝天發出長長一聲怪叫,便朝著雅克等三人飛來。



要是里奇蒙的個性陰狠一些,閉上嘴巴作出突擊的話,這魔法卷軸一出,三人基本上是無法抵擋的。

可是他剛才自我感覺良好的秀了一場,這讓本來正開始爆出混戰的三人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面對著這不能迴避的速度和霸氣,雅克,貝拉和威廉都同時選擇把魔法轉向,迎擊浴火鳳凰。

四階風系“龍卷風術”,四階地系“藤蔓術”,以及詭異地由一階水系“水球術”演變出來的“貌似水螺旋術”,正面挑戰對方的八階火系“浴火鳳凰”。

這會有勝算嗎?

一直浮在高空悄悄觀察著的幾位帝京的老師們,本來在看到里奇蒙召喚出“浴火鳳凰”時,還打算出手阻止的,因為這是足以把在場數百名新生全數滅掉的頂級魔法!

不過,魔法卷軸能夠發揮出的威力,也要視乎使用者的實力,以及跟使用者本人的屬性是否相當。里奇蒙是風系戰士,使用火系的魔法卷軸也能發揮八成力量,不過以他的魔力水平,召喚出來的“浴火鳳凰”,威力最多等同於一個五階魔法左右。

但縱然如此,這已是非常恐怖的破壞力了。

但當看到雅克他們三人的正面迎擊時,他們就放心了。因為擁有豐富戰鬥經驗,以及對魔法元素的深湛知識,他們已可預見到這對碰的結果。



由於三人站的位置關係,雅克的變異水球術最先跟浴火鳳凰產生接觸。

在四大元素相生相剋理論裏,水元素對上火元素,無疑有著絕對的優勢。

雅克那變態的魔力存量,有如把大盤水當頭潑向火鳳凰,火鳥頓時變了落湯雞,使威力大減。後來的藤蔓術和龍卷風術全力轟擊,一剎那便把這難得一見的八階魔法,瓦解成一爆華麗奪目的花火。

“我……我的浴火鳳凰啊……”里奇蒙完全不能相信,自己那壓倒性的絕招竟然被眼前那三人的低階魔法瓦解掉。

而三人的魔法餘勢尤在。

在他身後的學兄學姊們也同樣的目瞪口呆,他們還沉浸在首次看到“浴火鳳凰”的感動之中,以至當看到這傳說中的魔法竟然被三名新入學的菜鳥破解掉時,他們心裏頓時產生了一種夢想破滅的絕望,所以也根本無法出手兌現“支持”里奇蒙的承諾了。

雅克的水魔法在洗禮過火鳳凰後,已減弱變回一團巨大的水球,像大浪般拍打在里奇蒙身上,讓他頭昏腦脹也喝飽了水,完全失去了應變能力。



接下來,他被藤蔓術牢牢綑綁著,然後被龍卷風術卷起,吹至不知名的遠方去了……

全場靜默了好幾秒鐘,然後便爆出極大的喝采聲和掌聲。

貝拉和威廉再次眼光相遇,不過此刻他們都沒有了再相鬥之意了。

“威廉.泰爾,你的龍卷風使得還不錯嘛。”

“你叫……貝拉是吧?想不到你這樣的年紀也能使出四階魔法。”

兩人用力擊掌。

“來,一起烤肉吧!沒有比野地營火會更令人興奮的事了!”貝拉高喊道,“各位,有肉的出肉,有酒的出酒,有柴火的出柴火,我們今天晚上就玩個痛快!”

“好!我就把從鄉下帶來的牛都宰了請客!”眾人都狂熱起來了。

“我、我跑去把學校前門的樹都砍了當柴吧!”

“那我出城裏酒館打劫,把酒都搬過來!”

“你們不要放肆!”此時在旁觀著的老師們,終於忍不住從天空中下來了,“今天晚上大家就好好盡興吧,由老師們請客好了!”

“萬歲!”眾人齊聲歡呼。

在興高采烈的烤肉晚會中,正面教訓了惡少里奇蒙的貝拉,自然成了場中的主角。他也樂得囂張地自吹自擂了一番。

雅克卻是低調的坐在場中一角在吃烤肉,盯著天空,眼神茫然。

當然,在場中人不少都清楚記得,他是剛才大出風頭的三人中之一,而且要不是他剛才使了一招水系魔法,大大減弱了浴火鳳凰的威力,那剛才就不會勝得那麼大快人心。

少年人的心性都是喜歡親近強者的,想要跟雅克結識的人不在少數,不過看到他似乎心不在焉的樣子,倒也不好意思靠近。

倒是雅克這樣靜悄悄地坐在一旁的低調強者,令場中不少情竇初開的少女們反而不得不在意他,覺得他的行事態度比同齡人成熟許多,讓人捉摸不透,倍添神祕。

其實雅克也不是故意在耍帥釣馬子,而是他剛才情急之下所使出的那個水球術,令他心有所悟,感覺像是打開了一道神秘的大門,通向一個前所未知的廣闊世界似的。

他從未正式學習過魔法,甘度夫刻意不讓他接觸任何魔法咒語,是以他需然能夠使出最基本的水球術和火球術,也只是憑本能使出。

他只知道聚合大堆魔法元素的技巧,過往幾年不斷練習,他的魔力大幅成長,能夠聚合的元素越來越多,聚合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因為他是憑直覺跟魔法元素進行互動,腦袋裏是完全沒有理論的,他根本不能了解洛芙大陸上各種多姿多彩的魔法,是怎麼形成的。

例如是操縱風元素形成龍卷風,甚至變成植物,而火元素也可變成傳說中的生物“火鳳凰”……

但是他剛才的水球術,卻在突破了行進速度後,竟然沒有崩解,還漸漸演變成螺旋狀,這可是雅克首次影響到魔法元素自身的“組合方式”,而不是單純地把元素聚合成球狀。

“難道說,只要元素控制力足夠的話,我能把聚合起來的魔法元素,塑造成任何樣子和任何形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