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從掌心中喚出一個小小的水球術,努力令它改變形狀,可是不管他怎麼嘗試,也只是令水球稍稍震動。

因為圓形,是魔法元素聚合時最完美最自然的形狀。

他再稍微加強意志,試著把精神力集中在水球的某一邊,想要把水球弄扁,但水球卻是“噗”的一聲爆破了,水流滿了一地。

“是因為水的表面張力不夠,所以難以改變形狀嗎?”他以前生所學的物理知識推論道。

於是他試著以火球術做同樣的實驗,可是效果並不比水球好。火的燃燒需要充足的氧氣,過份用外力壓逼的話,雖然形狀可以稍有改變,但威力卻同時地減弱了。這可不是雅克想要的結果。



甘度夫保持沉默,讓雅克有充份的空間思考。對正統魔法理論的認識貧乏,正是雅克的最大優勢。他可以免去理論框框的局限,探索魔法世界的無限可能。

其實對於剛才那一個會產生變化的水球術,甘度夫已是興奮無比,因為這可以說是洛芙大陸正統魔法理論的突破點!

要是進入了聖域的話,的確有可能拋棄理論而發展出自身的能力體系,不過就算是已踏入了聖域甘度夫,都還沒到達這個地步,仍然無法完全免去理論和咒語的規限。

但要是從零開始,就不依靠咒語而自行學會魔法,還能夠漸漸演化進階,這恐怕在悠長的歷史上也從未遇見過!

不過,能夠看出剛才那個變化水球術的意義的人,並不多。即使那些從高空觀察著戰況的老師們,對於剛才電光火石一剎那所發生的事自問已看得十分通透,他們也只認為雅克剛才所施放的,是一個還未曾使用熟練的二階水系魔法“水螺旋”。



他們就是被正統魔法理論限制了思想空間的那些人,在他們的想像力裏,是沒有魔法可以在施放途中改變形態的可能。

他們或許都覺得雅克在如此年紀,就擁有如此強大的魔力和精神力而深感驚訝,認為他是不可多得的一塊好材料,但他們還是嚴重低估了雅克真正的潛力。

那位被認為很有可能是本屆新生第一名的“威廉.泰爾”,由於親身參與在其中,他看到的或許會比那些遠處觀看的老師們要多一點。

所以他對於雅克的好奇心,也到達了全新的高度,令他也顧不上對方似乎正在刻意低調,要冒昧打擾了。

“你似乎不喜歡這種人多熱鬧的場面,跟我一樣。”他說。



雅克突然被打擾,被逼從冥思中回過神來,心裏感到一陣煩悶。雖然經過剛才的短暫合作,他對跟威廉.泰爾這號人物也並不討厭,只是這時候他實在沒心情跟任何人寒喧。

所以他只是聳了聳肩,說道:”有事找我?”

既然對方是個不喜歡客套的人,那威廉就單刀直入了。

“……你剛才所用的是甚麼魔法?”他說,“我好像看到水球術在施放途中,突然變成了水螺旋術……”

他說出這句話時,甚至有點臉紅。因為一階魔法是不可能在途中變成二階的,這完全違背了任何最基本的魔法常識。

不過同樣,他對於自己的眼力非常有自信。正是因為他非常肯定眼中所見,所以他才夠膽直接發問。

雅克盯著威廉,沉默了好一會,極輕聲地說了句:“我也不知道……”但很快就改口道:“你看錯了,這只是普通的“水螺旋術”。”

其實連“水螺旋術”這四個字,雅克才是第一次聽說。



“怎麼會……”

“不好意思,失陪了。”雅克站起來,走進人群中,又再繼續他的冥思。



--------------------



自從這個晚上之後,不知怎的就形成了這樣一個慣例,今年的新生們幾乎全都不住進宿舍大樓裏面,而是在大樓前面的草地上露營,還每天大開烤肉晚會,喝酒耍樂。

這種自由歡樂的氣氛,甚至擴散到整個校園。



不少認識其中某些新生的學長學姊們,都冒名參與過這可能是帝京開校以來最好玩的新生營火晚會,同時心裏都羨慕不已,怎麼自己當年新生時過著的,都苦行僧般艱苦又無味的集宿生活呢?

最令那些學兄學姊們驚訝的是,帝京的老師們似乎對此也相當縱容。似乎除了在武技和魔法的教導上極之嚴格之外,他們對學生們的紀律和服從性方面,要求也挺寬鬆的。(唯一的疑慮是,到底他們哪來的這麼多酒肉和柴火?)

回想起來,那些老師們真的甚少在操行或道德上對同學們作出太大的操縱,只是“帝京”這名門的標誌,讓考進來的學生們都不禁戰戰兢兢的,行為態度也不禁拘謹起來。

畢竟作為新生,誰敢在未搞清楚狀況時,就把學校當成自己家園般放肆呢?

那個叫”貝拉”就敢。

這個看起來比大部份新生都要年紀小,黑黑瘦瘦的小子,卻有著一股獨特的魅力,才會令今年的新生們很快就適應了校園的陌生環境,彼此之間也很快就互相熟絡了。

同屆學生們能夠儘早建立起友誼,這對將來絕對是一件好事。

但這種夜夜狂歡的日子,會不會對新生們的課業做成影響?畢竟這集宿營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新生們做最正統的基本訓練,補強不足,免得開課時會出現適應不良。



以貝拉這始作俑者來看,他確實不是個良好的榜樣。因為他是從來不修煉的。在營火烤肉會暫歇的白天,他唯一會做的事情就是,在烈日當空下大字型地躺在草地上熟睡。

由於姿態豪邁,故這種放肆的態度也引來了若干的追隨者。

不過這些跟著貝拉睡午覺的新生們,卻沒有人家的能耐了。畢竟在教訓里奇蒙的那天晚上,貝拉所使出來的那招地系四階魔法“藤蔓術”,這可是在帝京升讀四年級的考試內容!憑這一招,他就有能耐視新生訓練為無物。

但這種風氣始終不是帝京官方鼓吹的,他們絕不歡迎學生們以“足夠應付考試就可以了”的態度來延誤自己的成長。作為學院的立場,當然希望學生們變得越強越好。

幸好貝拉並不是本屆新生中唯一值得模仿的對象。

據說是貝拉哥哥的雅克,就表現出另一面向的個人魅力。在教訓里奇蒙的那個晚上,他展現出跟貝拉以及“新人王”威廉同等級的實力,但他為人相當謙虛低調,在晚間營火會上表現節制,把精力都保留在白天的修煉上。

對於老師們傳授的基礎修練方式,他都如海綿般吸收,並反覆練習。而除此之外,他似乎還花掉更多時間作冥想修煉,雖然誰都不知道這種修煉有甚麼效果。





--------------------



事實上,雅克確實未能在每晚的營火燒肉會上盡興。以他兩世為人加起來的年齡,實在很難把同班同學們當成真正的同輩,跟他們打成一片。

他身為學院新生,也未有資格跟年齡稍大的學長們以平輩論交,更不用說是更成熟的老師們了。

向他表示親近的女孩子還是有不少的,不過對在花之村時已好好滿足過欲望的雅克來說,當下他還是對研究魔法更有興趣一點,所以還是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不過他越是想要跟女孩子們保持距離,在她們看來這更是成熟和充滿神秘感的表現。對於某些剛萌生女性自覺的懷春少女來說,態度有點冰冷的雅克,更燃起了她們的好勝之心:非要以自己的青春魅力來融化這男人不可。

“摸摸看喔,人家已經是個成熟的女人了。”雅克甚至遇上過如此開放的類型,真是讓他長了見識。不過人家一番好意,雅克是絕對不會強行把手抽回來的。

對於主動獻身的女人,作為男人是沒有掉頭逃跑的理由。剛踏上青春期的女生有時候就會作出如此大膽的事,雅克也樂於滿足她們的好奇心。

幸好這種事只有在營火晚會上大夥兒情緒高漲時才會發生,在白天時他還是可以專心修煉的。

他最重視的,是帝京官方所傳授的基礎武技知識和魔法入門,因為這正是他一直以來最欠缺的。

基本上,在瑪莎拉的成長期裏,他幾乎完全是亂打亂撞的學會使用凝聚水球,至於這到底算不算洛芙大陸上所通稱的”魔法”,他可是完全沒有信心。

武技也是一樣,他是很會打架沒錯,但放眼在經過正統訓練的戰士來說,他又是否入流呢?他想要比較一下之前所學,跟正統的基礎修行有何不同。

仔細分析過之後,果然跟他想像的一樣。自己之前所學是欠缺了一種系統性,例如說他已經自學學會了三、四種的“高等劍術”,但在“基本劍術”系統裏,他卻有三分之一從未練過。

那即是說,在一名只熟練了基本劍術的劍士眼中,自己很有可能是破碇百出的。

至於魔法基礎方面,雅克就覺得很失望了。在冗長的筆記裏,記敘著大量極之抽象的理論,以及無數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修煉方式。但依著這套步驟幹著的話,只要過程中完全不出現錯誤,就會莫名其妙地凝聚起空氣中的魔法元素。

對於一般新生來說,這修煉法無比奧妙,輕鬆得近乎奇蹟,因為凝聚魔法元素的步驟比起他們以前學的都來得簡單。這可是帝京學院魔法研究部多年來簡化魔法修煉程序的成果,也是帝京如今名列四大學院,學生人才輩出的原因之一。

但對雅克來說,要凝聚魔法元素,根本不需要甚麼步驟咒語……

所以,他還是把大量時間放在參悟冥想之上,研究當日自己偶然讓水球術變成水螺旋術的奧秘。

他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雖然他從不炫耀自己的實力,但即使他靜靜坐在一角修煉,就會散發出莫名的強大存在感,讓人無法不在意他這個人,而且不經不覺就會受到他的專注修煉所感染,也就更認真的修煉起來。

對於雅克擁有這種讓身邊的人不自覺地努力起來的魅力,老師們是很滿意的。

具有類似領袖魅力的,還有新生王威廉,以及幾位在後來的入學試中表現出色的超級新生。

順便說說,那位里奇蒙先生,某程度上是在新生集宿營裏活得最如願的人。因為他現在幾乎是獨佔了幾個宿舍大樓,喜歡睡哪兒就睡哪兒,而除了他以及他的那幾位手下之外,幾乎所有考生都在草地上露營,而那些後來來到的,也都很樂意加入露營的行列。

你可能會問,不是還有個克里絲蒂嗎?

對,她還在,不過她早就搬到草地上露營去了。她現在常常緊黏著的,是那位曾被她戲稱為小弟弟的“貝拉”。

“啊……我的小巨人……”她現在充滿愛意地如此稱呼他。

對於貝拉來說,這經驗是新奇的,因為他從來沒收過女性為小弟。

“女人,真是軟弱的物種!”對於這位人見人愛的大美人,貝拉可是用別的角度來評鑑的,“手腳怎麼軟綿綿的?這要怎麼殺人啊?給我每天練五百次伏地挺身,直至能夠徒手拔起那棵大樹為止!”

最令人驚訝的,並不是貝拉那毫不憐香惜玉的態度,而是克里絲蒂竟心甘情願的唯命是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