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揚,比爾,珍妮花,蓮西和珊,他們一字排開在米加面前,脫下了頭套。他們同時喊道:“我們才是真正的蒙面六人眾。”

米加呆呆地盯著他們。

全場也頓時陷入靜默,倒不是為這變數嚇呆了或是怎的,而是根本就不相信他們就是蒙面六人眾。

他們不過是水系魔法部新生當中,極之不起眼,實力極之普通的平常學員而已。平時在校園裏碰到他們,都是像孩子般追逐嬉戲,像是幾隻極之純品,人畜無害的小生物。

如今他們竟然全都穿上夜行衣,在這高手過招最要命的關口,站出來逞英雄?



在場的人當中,唯有米基認真對待這五人的話。因為他認得跟他肉搏過的班揚和比爾。正當他想跟哥哥米加說點甚麼,但米加卻隨便的揮一揮手。

“你們閃一邊去吧。”他對著班揚他們道,“你們不是我們今天晚上的目標。”

“你這是小看我們嗎?”班揚怒從心頭起,已想衝前討打,但卻被比爾拉著。

比爾模仿著米基的嘴臉道:“洗?被你們這些雜碎的氣味沾染過,我這衣服還能再穿嗎?你知不知道這衣服是甚麼來頭?這可是道森家族三少爺里奇蒙大人親自獎賜,只有近身侍衛才配穿上的制服!你們現在這樣是在羞辱里奇蒙大人!你問你們可以拿甚麼來賠償給我?”

“還說是我故意把你的盤子碰翻的?還說這是赤裸裸的勒索行為,還要向老師告發?告!你去告啊!看我當場打死你!”



聽到了比爾的模仿,第一個作出反應的是米基。他指著比爾罵道:“我可沒說過當場打死人!最後一句是你自己編的!”

四周隨即此起彼落地傳出嘲弄和鄙視的聲音,連米加他們都站得沒剛才那麼直了,頭上滿是直線。

你這麼說,即是承認比爾說的那番話全部都是真的吧。

“怎樣?我們的身份已得到了米基的證明了吧?”班揚道。

“沒錯,這的確證明了你們就是蒙面六人眾,”米加嘆了口氣,“不過我還是不想跟你們打。”



“為甚麼?”眾人都感到有點意外。

“因為你們太弱了。打倒你們這班雜碎是理所當然的事,根本不需要弄出這麼大的陣仗,不管不用動手,我們之間誰勝誰負是沒有任何懸念的。”米加道,“我的目標只在於你們領頭的那個人,因為他於當天晚上弄出的那個水球術,魔力達到了四階,只有打倒他,才能證明我們比你們強。叫他出來吧。”

班揚指著米加大罵,“想要找雅克,就先從我身上踏過去!”

說罷班揚全力使出一記水螺旋術,直朝著米加轟來。

“沒用的。”米加隨便伸手一撥,妙到毫顛的擊中水螺旋術那最具破壞力的中央點,結構性地把這魔法完全轟散,然後同時施出一記火柱術。

驟眼看來,米加好像把水螺旋術霎時變成了火柱術,反彈回去!

剛才那水螺旋已是班揚的全力一擊,他根本來不及凝聚魔力自衛了。

“集中力量!一、二、三、放!”比爾等四人已蓄好了魔力,同時放出魔法。



“哼,即使是四人合力,都不可能擋下我這一招。”米加很有自信。

或許他是對的。不過這次他是證實不了。

因為四人全力施展的魔法,根本不是用來抵擋火柱術的。

冰塵術,水螺旋術,冰晶術,浪濤術,四道水系魔法混合成一團,竟是直接轟向米加。

他們早已約好由班揚充當棄子!

即使是身經百戰的米加,也沒想到這幫在他眼裏如雜碎般的新生,竟然會有如此魄力使出這種犧牲打擊。他也來不及反擊或躲避,只能讓雙臂肌肉賁張,交叉護著頭部,承受這雞尾酒般的一擊。

“嗚……喝!”硬生生的被逼退了十多步,米加怒吼一聲,雙臂用力一揮,把四道水系初階魔法給以蠻力打散!



他全身漫著紅光,筋肉蠕動抽搐著,明顯已為自己加持了無數的輔助系魔法。不過這聯合攻擊始終不好擋,他的雙臂已是血肉模糊,襯衫已被轟剩一半,全身覆著一陣薄薄的冰霜,正在高速融化著,滴下雪水。

這便是米加輕敵的後果。

至於作為棄子的班揚,僅能勉強側身,用厚厚的背肌硬吃掉米加那魔力驚人的火柱術。他頓時成了半個火人,在地上打滾慘叫。

他的同伴們全都用盡了魔力,都在彎腰喘氣,根本顧不上要去救班揚。四人好不容易才擠得出幾個效力最弱的水球術,勉強把班揚身上的火勢撲熄,但要使用治療術則是無能為力的了。

“想不到你們竟能下如此決心。”米加撕掉兩片還黏在手臂上的破皮,一步一步的向他們走近,“可是,你們也應該不會愚蠢到,以剛才那樣的破壞力,就能夠把我米加打倒了吧?”

比爾掙扎著站起來,道:“這只是在顯示我們水系魔法部的骨氣。”

“……說得好,值得我米加為你們鼓掌。”米加拍掌道,“那麼,你們是打算跟我對戰到全部重傷倒地為止了?”

“即使你在這一戰把我們全都打倒,但是今天晚上的贏家始終是我們,這是不會改變的事實。”比爾道。



漸漸地,叢林四周出現了零聲的喝采聲。這喝采聲夾掌著鼓勵的掌聲,最後竟變成了滿山的喝采和擊節拍掌。

大家都為這五人敢於正面迎戰強大的挑戰者,不懼犧牲,投以真誠的鼓掌。

加持在米加身上的輔助魔法漸漸散去,好像連他的戰意也隨之收歛起來似的。他摸了摸後腦袋,露出困惑的表情道,“面對這樣的對手,實在是打不下去啊……”

“你還是瞧不起我們?”珊怒道。

“啊,不是,不是的。”他不斷搔著腦袋,竟露出了十分可愛的表情道,“只是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好像想來想去,都是我們家米基的不對,我們當了壞人啊。”

這話使場中不少人也暗暗滴著汗。這事本來就是米基恐嚇同學在先,這壞人不是從開始就有覺悟要當的嗎?

米加這人的神經異常簡單,他是真的為了火系戰士部的面子而挺身出來找碴的。他的世界觀就是如此,同伴被人打了,便無論如何要討回公道,一時火遮眼起來,也很少會深究同伴幹嘛會被人打,就是聽說了也不會入耳,總是打了再算的。



這麼想來,像個呆瓜般的米加,看起來竟有點討人歡喜。

這第二號戰場的氣氛,竟然不知不覺地朝向和平收場的路向發展。米加和比爾都差點有握手言和的衝動了,但此時米加身後卻傳來了一陣怪叫的聲音。

眼看著大眾的好感漸漸轉到班揚他們和米加身上,最不甘於寂寞的羅拔怎會安於做暗淡的丑角?

他雙拳加持了冰晶術,雙腿祭著水行術,直接朝米加衝殺。

羅拔的水行術擅於用來輔助游擊戰術,他本身的風格也是擅於遠距離攻擊或潛伏偷襲之類的,如今大刺刺的提著兩個拳頭要打架,看起來便是十足的花拳繡腿了。

“你米加是擅長近戰的火系戰士,那我這個水系魔法師就用你最擅長的近身戰來擊敗你!嗚丫嗚丫丫!”

虧得這花拳繡腿還直接命中了米加,使他連連後退。

“這傢伙在幹嘛的?難道他沒察覺到現場氣氛,火系戰士部和水系魔法部的爭戰已經停止了嗎?”米加感到完全的莫名奇妙。

“水系魔法部的面子是拿到了,現在是輪到我羅拔掙回面子的時候了,決勝負吧,米加!”羅拔繼續拳打腳踢著米加,爽得他怪叫連連。

“呵,那我明白了,現在是私人恩怨。”米加獰笑起來,使勁一踏站穩了腳步,直接一個從下以上的拋錘,轟中了羅拔的下巴,把他直打上天空變成一顆耀眼的星星。

在他消失之際,還能聽到他那自我陶醉的高喊:“啊,這是為了展現我羅拔不畏強敵的骨氣!”

連他的拍擋咖啡也垂下了肩膀,感到深深的無力:“認為羅拔是天下第一笨蛋的人請舉手。”

不止是米加,班揚等人全部舉起手來,連從密林當中也足足伸出了近百隻手。



--------------------



米加和咖啡的眼神正好碰上。米加的大腿,咖啡的前額,同時閃現一陣痛楚,兩人剛才的肉搏,多少打出了對方的真火來。

“我們剛才好像還未決定勝負。”咖啡做著頸部熱身道。

“無恥,明明是我差不多就把你變成死屍。”米加捏著拳頭,“不把你撼倒的話,總覺得好像有件事還沒完成似的,回到宿舍也睡不著覺。”

“頭我是不會再給你撼到的,我倒是想知道,你拖著這條被我扎過的腿,要怎麼避過我的魔法,”咖啡道,“跛掉的活靶子,誰不想打?”

“你看我剛才一直走來走去,雙腿有甚麼問題嗎?”米加輕蔑地道。

“米、米加隊長……”米加身後其中一名火系戰士道。

“給我閉嘴!”米加吼道,“說過多少次了?別打擾你們隊長打架的雅興!”

“隊、隊長,你的弟弟……他……”

“這個混蛋弟弟我回去後會好好教育的了!先別理他!”

“不、不是這樣。米基他……他變成了藤蔓。”

米加霎時回過頭來,果然原本米基站立之處,竟變成了一束扎成人型穿上了衣服的藤蔓!

全場頓時生起驚疑的喊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