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在這無比熱鬧的一個混戰的晚上,雅克暫時仍只扮演著“只聞其名,未見其影”的角色。他作為“蒙面六人眾”真正首領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不過他的本尊卻仍留守在魔法研究部的大本營裏,為衝破修煉瓶頸盡最後階段的努力。

不過,雖然雅克處於閉關狀態,但對於學校後山正在發生的事情,他知道得並不比任何人少,也不比任何人慢。

因為他有著貝拉這個情報來源。

這種趁熱鬧又有架打的場面,又怎會少了貝拉的一份?只是老大不去他又覺得不夠盡興,所以他便兩邊跑來跑去,不時回到部室向雅克匯報最新的戰況。

“老大!你怎麼還在這兒?我可是親眼看到了有六個水系魔法部的人馬進入了山林!”



當時,他們都還未知道羅拔的事。因為雅克正在閉關,而貝拉則因為學部不同,沒法知道水系魔法部內部的事。

在他們看來,這六個進入山林的,有可能是傳聞中的冒充者,也有可能是班揚他們等不及雅克了,便隨便多找一人充數自行出發。

雅克當時心裏是挺擔心的,因為按照班揚他們的性格,會自行挺身而出的可能性很高。雖然他們的實力也並不是太弱,但要是碰上高年級強者的話,實在是太危險了。

幸好貝拉很快便傳回了消息,那六個人其實是由羅拔等二年級生冒充的。雅克慎重起見,便告知貝拉班揚等五人的一些外貌特徵,貝拉很快就發現了他們,確認他們只是躲藏在密林裏看戲。

接下來貝拉出去了好一會,當他再次回到部室時,便報告了第一場戰事已經完畢。



“老大!讓我告訴你啊,那個羅拔真是搞笑得不行……”

羅拔和咖啡的活躍,讓雅克感到驚喜,原來他們水系魔法部,畢竟還有著一些實力不錯的人啊。

不過當雅克他聽到,羅拔他們的對手竟是一群風系的三、四年級生,而主事者還是那個老相識里奇蒙時,心裏頓時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在他當晚決定揍米基時,便應預估到里奇蒙一定不會閒著的。不過雅克是太過不把里奇蒙當回事了,所以間接連累了羅拔這幫偽六人眾,還未遇上約定好的對手,就被打得落荒而逃。

“不過還真是一件奇聞啊,最後那個人渣里奇蒙,竟然變成了一團藤蔓……”貝拉故作驚訝的道,“據說他是被某個實力超強的神秘地系人士綁架了的呢……真好奇他是誰啊……”



雅克揚起一邊眼眉,極度懷疑地盯著貝拉看。

貝拉在盯在天花板在吹口哨,好像裝作沒注意到雅克在盯著他。“好了,我又要回去看戲啦。戰況太刺激了,喊得口乾,帶些飲料去解解喝。”

臨行前,貝拉隨便在羅德的工作桌子上,雙手兜走好幾瓶聖水啊玉露甚麼的,便邊灌著邊出門去了。

長鬍子老頭羅德倒是已經習慣了,都是隨時預備大堆聖水之類讓貝拉拿的。因為他能夠從貝拉身上拿到他認為更有價值的東西作為回報。他也正在埋頭研究著怎麼對那些”東西”進行加工呢。

貝拉再次回到部室時,明顯高漲的情緒又再提升了一個層次。

“老大!這次你真的要親自出馬了!火系戰士部的米加真的很強!連之前跟你說的那個咖啡也被他打倒了!而且你知道最後是誰救了他嗎?正是你那幾位同伴們!他們終於忍不住出手了!”貝拉口沫橫飛地道,“我不等你啦!不快點趕回去的話,便看不到關鍵的決戰了!”

離去之前,貝拉仍不忘再在羅德的桌子前,掃走大堆聖水之類。他今天晚上似乎也太口渴了點。

“甚麼?班揚那班傻瓜!喂!貝拉!”雅克也叫不住貝拉,沒法請他多多關照他們。



雅克坐不住了,正想要出關之際,他突然心有所悟,好像之前一直想不明白的問題,已突然有了一條解決之道呈現眼前。

“不行,現在不能半途而廢!還差半步而已。”他唯有儘量逼迫自己集中精神,去把水螺旋術的原理推演完成。

他感覺到,這推演的終點站,不只是學會水螺旋術那麼簡單。



--------------------



雅克進入了深度的精神集中狀態,不經不覺已忘了時間,到他的意識突然回來時,頓時感到周遭的環境好像有了微妙不同似的。



他站起身來,轉身一看,發現羅德和鏡子中的甘度夫,都在盯著他看。

“……已經突破了嗎?”他們同時問道。

雅克沒有回答。“我剛才冥想了多久?”

“才一會兒。”羅德想道,“……大概還不到十五分鐘。”

“希望還來得及,我走了。”

雅克離開了部室,出口連結到自己的宿舍,因為這是他剛才進入的地方。他想了一下,還是戴上了頭套比較好。

這天晚上蒙面的人那麼多,這樣至少可以混淆一下視聽,沒那麼快被揭穿身份。

果然,他悄悄離開了門禁中的宿舍,進入了山林。來到這個階段,其實還有不少同學們才剛潛進山林裏,希望能夠趕得及看這個晚上最精彩的一幕。



有不少好事者們看到戲碼精彩,又潛回宿舍裏去,把原本沒打算去看的同學們也拉了出去,結果雅克一路上是遇上了不少熟口熟臉的同學,真有點像是在郊遊。

不過誰都沒能認出蒙了面的雅克。

“啊……又來了一個蒙面人,這次又是誰啊?”

“真是猜不到呢,今天晚上還真是多意料之外啊,竟然四大元素的蒙面人都登場了,天知道這一個是誰啊……”

“跑快點!第二場戰鬥已經結束啦!據說連那個米基也被地系神秘人物給綁票了!”

“在米加學長面前?怎麼可能?”

大夥兒都加快腳步前行,雅克悄悄跟在後面,走了一會,來到了一個稍為凌亂的戰後場地,那個由藤蔓扎成的米基人形很顯眼地豎立在此。



雅克拍了拍自己的前額,心想,還真是胡鬧啊。

“哈哈哈……有趣有趣,這小不點想出來的點子越來越好玩了。”甘度夫倒是挺欣賞的。

戰場上早已沒甚麼人。米加他們當然是依著線索,想要尋回米基。而其他人大概是跟在後面繼續看這場好戲吧。

雅克發揮他的速度,漸漸潛行超前,幾分鐘後就碰上了比爾他們。他輕輕拍了拍比爾的肩膊,待他們轉身時,稍為露出一點紅頭髮給他們看。

“雅克!”眾人喜道。

“噓!”雅克把食指放在嘴前,“班揚怎麼啦?”

受了米加一記火柱術的攻擊,班揚受了重傷,現正被珊、蓮茜和珍妮花仔細的呵護著,扶著慢慢前進。他們便向雅克興奮地解說剛才那絕對贏盡口碑的一戰。

聽罷,雅克賞他們每人一個爆栗。

“說好了要等我回來才一起行動的!幸好那個米加個性不是太過邪惡,要不然你們可能已經全滅了!”

“嘻嘻,我們再也不敢了。”珊伸了伸舌頭道,其他人都不好意思的縮肩膀或尷尬的笑笑,都知道剛才他們的命運,只在於米加的一念之間。

“我好像還帶了幾瓶聖水過來,要不要給班揚治療一下?”

“不、不用了!”班揚馬上耍手搖頭,“我是說,還是把重要的藥留給更有需要的重傷者使用吧。”

看班揚那陶醉在三個女孩懷裏的樣子,就知道這犧牲戰法他是執行得多麼情願。

“事實上,咳嗯。”比爾紅著臉道,“班揚只是幸運,猜拳僅僅勝我二十比十八,才讓他當了棄子的。”

“嗯,男人的想法,我明白的。”雅克覺悟很深的點頭道,“那麼,我要先行一步了。”

“雅克同學要去跟米加單挑嗎?”眾人的眼睛頓時閃閃發亮。

“怎麼啊?學部之戰不是已經結束了嗎?”雅克嘆了口氣,“我只是想要把我那個胡鬧的弟弟給抓回來而已。”

當雅克提步消失在前方不久,看戲者們之間便已傳來了新的情報。

“那個地系的神秘人物已經現身了!據說里奇蒙那一組已經跟他接觸啦!”

“很可怕!據說連同米加他們的兩隊人,全都被那個人牽制住了!”



--------------------



雅克依著人流方向前進,未幾已發現沿路的山林似乎越來越多藤蔓,互相糾纏著,讓完全生意盎然的樹林,漫著一股森森詭異氣息,看上去極不尋常。

“沒可能,那傢伙的魔力應該還沒有這麼厲害才對。”雅克覺得有點奇怪,便脫離了人流,打算繞個大圈到後方察看一下。

雅克雙手閃著藍光,無數可以稱為“水珠”的超水型水球術從他的掌心灑落,輕輕黏在泥土或草葉上。同樣凝聚著魔力的雙腳,在水珠舖成的道路上高速滑行著,這水珠給踏破後隨即變回普通的水份融入進泥土中,沒留下一絲痕跡。

從效用來看,這跟羅拔非常擅長的“水行術”有九成相似,但在魔法原理的運用上卻有少許差別。

雅克只是針對當下情況隨心發展出來的招式,不用念咒,收放只憑一念,這是他過去兩個月來艱苦冥思,承受著被同學們認為資質不足的誤解,最終得到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