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這水行術雅克需走得極之小心,儘量不接觸到那生長得越來越茂密的藤蔓叢。因為要是這藤蔓叢是地系魔法產物,那麼施術者就有可能把這藤蔓網絡當成偵察網使用。

越來越接近戰場核心,雅克甚至已隱約聽到打鬥的么喝聲和爆炸聲。他完全收歛著魔力,撥弄著前方的藤蔓叢前進,把自己當成是一般的看戲者。

他撥開了幾叢交織得最密的藤蔓,隨即一片稍為空曠的空間便呈現眼前。

在雅克眼前,他看到兩個光著屁股的熟人,各自給縛著雙手吊在空中,正是里奇蒙和米基。這兩人全然不顧下半身完全走光,就這樣互相踢來踢去,似乎以踢爆對方某個脆弱部位為目標。

由於之前比爾已經向雅克解釋過,米基已脫離了道森家族,所以雅克對於眼前的一戰,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但到底是誰把這兩個人吊在半空,讓他們當眾表演狗咬狗骨的呢?

雅克站著的位置,地勢算是稍高的,所以跟被吊半空的里奇蒙兩人成水平高度。雅克往下看去,卻是一個類似山谷盤地的地方,裏面長滿了成叢的藤蔓,而且生長位置似有心思,把幾大批人馬分隔開來。

不少人在嘗試砍斷藤蔓突破束縛,但成效非常低。那些魔法藤蔓的堅硬程度跟施術者魔力成正比,直接點說,除非魔力比施術者強,否則這藤蔓術是幾不可破的。

大部份旁觀的看戲者們,都沒有那麼笨地闖入這有進沒出的迷宮地帶。他們大都站在雅克差不多高度的位置,從高處觀看著這混戰高潮的事態發展。

真正陷進迷宮中的,只有兩批人。



這兩批人並不是笨。其中一方因為主子被抓著吊在半空,他們是非救不可;而另外一方則是必需要救下那被吊在半空中的親弟弟。



--------------------



就在里奇蒙和米基的正下方,風系四年生格拉沙和米加正在進行著激烈的戰鬥。



兩人的同伴都被不斷滋生的藤蔓叢巧妙隔開,米加那邊的火系戰士還在努力跟藤蔓對抗著,由於屬性相剋還有點效果。至於風系那邊可就沒轍了,即使對方全都是三、四年生也好,也幾乎無法損傷那藤蔓叢分毫。

格拉沙和米加表面看來都已受了不輕的傷,不過兩人戰意正濃,都已各自加持了不少輔助魔法。由於兩人均是戰士,都喜歡埋身肉搏,殺得紅眼的兩人總是約好同時衝向對方,以硬碰硬,每回合之間各有勝負。

“很厲害,高年級的實力水平就是不同。”雅克不禁讚賞道,“雖然看起來格拉沙的實力比較高一點,但環境屬性現在是偏向米加一邊……不過米加的腿傷已影響到他的行動力……”

“判斷得不錯。”甘度夫讚道,“那現在你打算怎麼用冷手拾起這熱煎堆?”

“再等一下。”雅克道,“既然大家對我有一定期望,我是不可以讓他們失望而回的。再說,我也想驗證一下自己突破後的實力。”

米加和格拉沙雖然是有對戰的理由,但是他們幹嘛不試圖先解救了上面的那兩個人,或至少先把那地系神秘人物給打倒呢?

雅克很快就找到答案。

由於之前已有三個回合打成平手,所以雅克看不到這兩人用這種蠻牛對戰方式的原因。



“很不錯的防禦。”格拉沙喘著氣道,他全身已有多處燒傷,幾處被重創的肌肉腫脹發紫,甚至可能已出現骨折。

他吐出一隻被打脫了的牙齒,吼叫一聲,手上已再次閃現出“風切匕首”,“不過已經出現了裂痕。這一次,這匕首肯定可以直貫到你的喉嚨。”

米加那被咖啡所傷的左腿,已經有點不聽使喚,而且全身有幾處頗深的割傷,血流不止。不過他的氣息明顯要比格拉沙來得好,雙眼紅光閃射,是加持了“蠻牛術”的效果。

他把拳頭舉到臉前,加持了火系魔法的金屬指套隨即燃燒起來。這金屬指套是他壓箱底的殺著,平時不輕易展露,以保留著真正實力。只是如今戰士對戰士,蠻力鬥蠻力,而且對手是四年級生,保留實力的話根本沒有勝算。

“風系戰士果然如傳聞所說的不禁打,不過既然你同意這樣子的決勝方式,我不介意佔一下便宜。”米加道,“環境漸漸對我有利起來,你的勝算只有越來越渺茫,還是早點認輸的好。”

兩人周遭的藤蔓已開始慢慢地燃燒起來,四周的火元素聚集得越來越多,會令米加的戰鬥力有所加乘。

本來以米加的實力,是未足以這樣大規模的把這強大的藤蔓燒起來的。但加上了對手格拉沙的風系屬性,風系在天性上是有利於火系的,兩人的對戰只會令火元素更營生猛,兩人的魔力合起來,能稍稍點燃起那些藤蔓,絕對不值得奇怪。



“我承認再打下去,勝的可能是你。不過,我不認為這場戰鬥會延續到下一個回合。”格拉沙手中的風切匕首頓時變強,“這個回合就是你的死期!”

“多講無謂,殺!”米加吼道。

兩人同時往前衝殺,牽引著兩道強大的天地元素氣流,在兩人中間碰撞在一起。

米加獰笑一聲,在金屬指套即將碰上風風切匕首之際,賣個破碇,把毫無防禦的前臂給往前送。

眼看著這前臂將被風切匕首斷開,米加把手臂呈九十度往後一拉,以損失整塊皮膚的代價,讓前臂跟匕首的峰刃恰恰擦過,然後用指套的邊緣,扣住了匕首的刃面。

然後米加使勁一扯,把匕首甩開,並借著風切匕首引起的風壓,順勢牽引出一團火旋風,然後把這火旋風直轟向格拉沙的臉!

“嗚哇!”格拉沙掩面倒地,不住翻滾著設法把火勢弄熄。

米加見這回合大獲全勝,也不追擊,而是把握機會抓住那條一直懸吊在旁邊的藤蔓。這藤蔓連接著上空的米基。



米加控制著藤蔓,一拉一扯,上空的米基得到助力,順勢使勁飛踢,直跺中里奇蒙的子孫根,使他往後倒飛開去。

“好!謝謝你哥哥!”

“他媽的!”格拉沙見主子吃了一記,也不理傷勢直撲過來,捨命的一記風切匕首,硬把米加逼退。

格拉沙連忙抓著里奇蒙那條藤蔓,照辦煮碗,控制著里奇蒙在高空對米基作出連環飛踢,踢得對方慘叫連連。

“格拉沙,你犯規!”米加怒道,“說好了勝出一個回合,才可以拉一次繩子的!”

“我管你甚麼規則!生死相搏,最後活下來的就是規則!”格拉沙喊道,“你們這兩個像乞丐般下賤的兄弟,也敢跟道森家族講公平較量?”

“……難道你不怕那個變態瘋起來,把上面兩個人都勒死嗎?”米加恨道。



格拉沙頓時猶疑起來。



--------------------



此時,從上方遠處傳來一聲長而古怪的喊叫。這喊叫聲的來源正以高速靠近,未幾,便看到了一個體型像小孩的蒙面人,像人猿泰山般攀著一條極粗極長的藤蔓飛來。

“哇哈哈哈……打得好!繼續打啊!你們不是有著血海深仇的嗎?”這蒙面人快速從里奇蒙和米基身邊飛過,眼看著就要遠離現場時,他又飛身接過另一條藤蔓,又倒飛回來。

“打啊!快點打!不打的話我便打死你們!”

那小個子蒙面人就這麼盪來盪去,在兩人面前推波助瀾。

里奇蒙等兩人其實已被折磨得剩下半條人命,不是靠著下方格拉沙或米加的幫助,根本連腳也提不起來。再加上自己被強行光了屁股,又被反綁雙手,模樣異常難看,如果可以的話真想縮成一團遮羞。

這兩人確是有打起來的理由,不過現在同病相憐,都被吊在半空被人羞辱,恨意也根本燃燒不起來了。

他們之前恐怕已受了那小個子蒙面人的不少折磨,突然聽到他那瘋狂的笑聲閃過,隨即打起陣陣寒顫。他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向著對方就猛踢起來,唯恐打得不夠精彩,這瘋子會殺人滅口。

“哇哈哈哈……下面那兩個,也盡點力行不行?給我使勁去搶這兩條藤蔓,不然本大爺一個不高興,那兩個光膀子也要死!”

格拉沙和米加兩人,同是學部裏的天之驕子,在校園裏總是橫著走路,給人家面色看的人物,現在竟然被頭上那晃來晃去的近乎瘋癲的小個子給要脅,心裏那鬱悶感怎麼緩得下來?只是一個老闆,一個弟弟的命被人執著,而那個人還很可能是個瘋子。再說這傢伙還真是強得變態,一時間也拿他沒辦法,也唯有盡力讓上方那個人多佔點優勢,不要再被挨打下去。

聽到那小個子那麼說,米加也不管那麼多,直撲過去跟格拉沙來一頓毆打。兩人邊打架還在邊搶著繩子,再幫著上方的打架佔上風,一時間上下兩方的戰場都混亂不已。

觀眾們可謂大飽眼福。他們何時見過這種兩個男子光屁股在空中互踢的決鬥?而且那兩人都是人見人憎的角色,看到他們這個模樣更是大快人心。

而且下方米加對格拉沙的大戰也是精彩,兩人像孩子搶玩具般扭打在一起,甚麼架式套路也沒了,就是拳拳見血的肉搏,在高年生之間是難得一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