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同一時間,戰場上立場各異的眾人,幾乎同時喊出這個名字。這個子比年齡高大成熟,滿頭紅髮的小伙子,可以說是這整件事件的始作俑者。

事緣正是他,帶領蒙面六人眾打了米基一頓,既顛覆了道森家族的權威,又為積弱的水系魔法部贏得面子,但自此之後他便人間蒸發了。

事件漸漸升溫,終於到了今個晚上的大爆發,各路利益人士紛紛趁著月黑風高,企圖混水摸魚,報仇的報仇,掙面子的掙面子,就連貝拉也借醉參了一腳。幾乎近半的低年級同學都偷偷潛進這山林中看戲,親身參觀這難得的盛會。如今戰場已轉換了兩遍,各路高手出場而又相繼退場,就在這混戰最後的高潮時刻,雅克終於出現。

他撥了撥稍為凌亂的短髮,面露充滿自信的微笑,環視著直盯視著他的眾人。他手中沒有任何武器,表現輕鬆自如,但雙掌隱現藍光,似乎已是蓄勢待發。

雅克的突然出現,讓剛才的戰鬥停了下來。本來是風系和火系戰士部之爭,如今卻走出來這第三方,勢力平衡方面勢將作出重新分配。



理論上說不管火系還是火系,都有跟雅克戰鬥的理由。雅克和道森一族的恩怨不用說,雅克代表的水系魔法部,跟米加的火系戰士部也還有場面子之爭。雖然說剛才跟比爾他們一鬥,已隱隱有點不打不相識的好感流露出來,但如今雅克本尊現身,米加頓時又覺得,不打一場事件始終未算完全解決。

但是經過剛才一戰,米加和格拉沙也已打出了真火,加上里奇蒙和米基之間的巨大矛盾,兩人也不可能突然聯手跑去打雅克。

因為誰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趁自己在跟雅克打時,在背後笑著插自己一刀,來個漁人得利。

是以格拉沙和米加只維持著對恃之勢。

火系戰士們之前一直處於劣勢,如今也只是趁機會調整好陣營,好準備下一輪的圍攻。



唯一有點餘裕的,就是風系戰士部了。不過他們能夠拿得出來的空手,也不過就是負責看著班揚他們的四個人而已。

這也是里奇蒙的想法。當然他本人是有空的,但他也已經學乖了不會蠢到跟雅克單挑。

他扭頭向那幾人示意道:“既然他主動前來送死,給我抓著,慢慢折磨!”

那幾人一直只負責著看守班揚他們,看著同伴們在欺凌弱小,早已手癢不堪,極想下場。聽到少爺如今有指令,都樂得摩拳擦掌起來。

眼前這個叫雅克的紅髮小子,今天晚上聽到他的名字已不知幾次,名氣是夠大了,但畢竟只是個新生,流傳過的幾次戰績,打勝的對象都是自己少爺甚至米基等的層次。即使這新生實力再強,能夠比得上三年級生嗎?



“對付這小子,我一個人來就可以了,少爺。”

“不!我資歷最淺,這些粗活我來幹就行了。”

“你們兩人給我善後就行了,我是前輩,把這傢伙先打得沒有抵抗能力,是我的職責。”

就在這幾人正在爭論著誰負責收拾雅克時,班揚等人突然發難,他們早就以眼神建立起默契,正等待著對方鬆懈的時刻!

一時間,無數水球,冰塵等到處亂飛,全都砸到這輕敵的幾人身上,把他們打得哇哇的叫,摔倒在地,狼狽得緊。

“跑!跟隊長會合!”比爾招手道,眾人隨即跑向雅克。無意識裏,他們已認定雅克是蒙面六人眾的隊長了。

那幾人不單未能完成少爺的指令,還要失職放跑這班低年級生,對他們來說簡直是不可接受的恥辱。

那些水球和冰塵的破壞性很低,他們知恥近乎勇,都咆哮著爬起身來,像野獸般衝前狙殺那班意欲逃脫的小羊。



其中一人很快已追到跑最慢的珊身後。那傢伙滿臉淫笑,他拿起一柄燃著火炎的鐵劍,高高舉起,正要劈落……

“放心吧!不會把你一刀兩斷的!倒是會把你的衣服連內衣也……”

突然“篷”的一聲,好像有人從上方把一桶水倒下來般,只剎那間那人便變成了個落湯雞,而他手中的火炎刀已給潑熄,黑焦焦的冒著煙。

那人的氣勢被突如其來的水球一阻,已讓珊有機會脫身。那人看到獵物逃脫,哪肯罷休,往前踏步一衝時,又一團水球直射向他保持重心的那隻腳,隨即便摔了個底朝天。

跟在他後面的三人,也就只以為那人只是輕敵而意外滑倒,所以也就只有恥笑的份兒,也不考究他是怎麼敗的。

其中一人搶先衝前,還順道踢了那倒下者一腳,罵了他一聲“廢物”,才從他身上躍過去。

他的前腳才剛點地,抬起頭來,便看到一記水螺旋術朝自己的臉飛來。他嚇了一驚,只能勉強偏過臉來迴避,那水螺旋術像右勾拳中直接命中他的腮幫子,把他直轟得往後倒飛起來。



餘下兩人如今也笑不出來了。

他們只不過是要追回那幾個逃脫掉的菜鳥而已,現在竟然淪落到被對方輕易打倒了兩個同伴?

不管以甚麼藉口來企圖開脫,這樣的結果也是不可原諒的。

餘下兩人的其中一個,決定搶前繼續追趕,另一人則抱住那個被打飛的同伴。那人已被雅克打掉好幾顆牙齒,不省人事了。

僅僅二階魔法水螺旋術,會對一個三年級的風系戰士做成這樣的損傷?

就在此時,前方傳來女性的尖叫聲,原來那個搶前追趕的同夥已追近了目標,正要伸出了魔爪,企圖抓起絆倒跌在地上的珊。

正要得手之時,他的動作卻突然停住了,然後朝後倒了下來。原來他已經被遠距離魔法連續命中了。

“媽的!怎麼會……”最後那個人放下夥伴,雙手凝聚魔力,打算即使獵物抓不到手也要用遠距離攻擊毀掉她。



而就在他的風刃術即將祭出之時,突然發現腳下出現一個快速增大的陰影。

他往上一看,頭上已凝聚了一個約三米直徑的巨大水球。而就在他的眼光一接觸到水球之際,水球爆開,像大盆清水直朝他頭上傾倒瀉下。

他按著雙眼,被水球爆破時射出的水花刺得極痛。一記水螺旋術極之精準地朝著他那張大的嘴巴,貫進他的喉嚨裏。

這記水螺旋術威力較弱,但速度更高,直鑽進他喉嚨最嫩最敏感的部位,痛得他連叫也叫不出來,就失去意識了。

這短短幾秒之間,四名風系三年級生就被清脆地擊倒了。這些魔法都是基礎中的基礎,但威力卻異常強大,而且運用魔法的戰術極有創意,對手往往在來不及反應之下就被命中了。這種作戰方式,完全符合過去有關這施術者的各種傳聞。

這施術者,當然就是為了保護同伴而出手的雅克。

“班揚!好機會!”雅克喊道。在雅克的掩護下,當慣了肉盾的班揚便往回跑,扶起了落在最後面的珊,然後儘快往雅克那邊跑。



“休想走!”突然傳來某人的大喊。

班揚和珊馬上感到背後傳來陣陣刺痛皮膚的吹拂。

他們往後一看,發現一道足有兩米高的龍卷風術,正高速朝著他們逼近。這風系魔法的施術者,正是那個和格拉沙合戰米加的四年級生!

四個三年級生對六個新生,竟換來三年生全滅,這戰績要是傳出去了,風系戰士部以後還哪有面子見人?為了風系戰士部或是道森家族,那四年生絕對不可能手下留情,務必要挽回這頹得不能再頹的勢。

這龍卷風術可是該四年生的全力一擊!

雅克面色微變。這一記龍卷風術的威力,比起當天跟貝拉初戰時他所祭出的,還要強得多,而且前進速度極快,眼看著不到幾秒就會擊中班揚和珊。

要趕在同伴被擊中之前截停這強大的龍卷風,是非常困難的任務,不過以雅克現在對於魔法原理的理解,能夠想得出來的戰術自是多了。

他深深吐了口氣,雙手往上一提,毫不愛惜地輸出全部的魔力。

一個直徑近三米的水球祭出,並以高速往前方直飛到三米多高。然後雅克大喝一聲,以精神力硬是把這水球急停。

在水球和龍卷風均處於高速運動的情況下,雅克極其精準地把握了兩者前進軌道交會的僅有一刻。

當水球完全停住之前,正好位處於那龍卷風的正上方。

“喝!”雅克咬著牙,連前額都現出青筋來了,雙手用力一揮,硬使那水球往下方作高速旋轉,竟在極短時間內把水球術變成箭頭向下的水螺旋術!

龍卷風的弱點就在於正中央的風眼。這水螺旋術從上方直鑽進龍卷風的風眼,而且跟龍卷風旋轉的方向正好相反。

兩道矛盾的激流互相碰撞,產生出極其尖銳的摩擦聲。龍卷風的去勢很快便減緩下來,把能量都耗在跟水螺旋術的“內耗”之中!

兩人正在作精神力的較量!

那四年生催谷得汗流滿臉,兩手顫抖,完全沒想過會突然陷入消耗戰。

他的龍卷風從內部被水螺旋術入侵,人家從裏面要撐出來,自己則在外邊拼命支撐,明顯是處在不利位置,但他為了面子仍然固執地死撐著,心想要是比拼精神力的話,他作為四年級生,絕對不能夠敗給一隻菜鳥!

“噓……噓、噓……喝!”那四年生不斷地壓榨著自己的意志力,看來已瀕臨瘋狂邊緣。他感覺到這精神力角鬥的平衡點,已漸漸向對方逼近,似乎雅克快要崩潰了。

再堅持了好一會,那水螺旋術突然變得極不穩定,最後“轟”地一聲,那水螺旋術完全失去了力量,爆開變成一團自由落水。

失去了對抗力的龍卷風術猛然增強,又再回復往前的動力。

正當那四年生得意揚揚於自己的雄起,身後卻突然傳來格拉沙的喝罵:”笨蛋自爽狂!看兩邊!”

兩道來勢急勁的水螺旋術繞過了龍卷風,直轟中那四年生的兩邊耳朵。他耳朵內負責控制平衡感的半規管器官受到強烈震盪,隨即失去意識倒下。

那雄起的龍卷風自是消散於無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