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雅克的全力掩護下,班揚等人總算脫離了風系戰士的追趕。六人眾總算又再全員集合,班揚等人心裏都非常激動,默契地直跑到存在感強大的雅克隊長背後,各自擺出了華麗炫耀的姿勢。

“……喂喂喂!這個世界也有“戰隊”這種東西的嗎?難道這是埋藏在遺傳密碼裏的人類共通本能?”雅克嘆了口氣,耐不住同伴們的高漲熱情,也唯有配合著做個“金雞獨立”的姿勢。

“蒙.面.六.人……你是誰啊?”眾人不滿地盯著興致勃勃地加入進來的羅拔。

“我……我也想一起……”

“不行!”眾人同時出腳把他踢開。“六人眾怎麼能有七個人!”蓮茜喊道。



“蒙.面.六.人.眾,全員集合完畢!”

六人各自施展著奇怪的姿態僵直了接近十秒。

“……”當事人固然是感動不已的,不過旁觀者們嘛,頓時覺得周遭的空氣變冷了很多。

感到空氣變冷了的,還有因為被米加牽制著,無法及時救援那位四年生同伴的格拉沙。他倒不是被六人眾的戰隊姿勢給冷倒了,而是為形勢的霎時逆轉而感到心寒。

如此一來,己方的優勢幾乎已完全沒有了。



而那個實力跟自己差不多的同伴,到底是怎麼倒下的?剛才那一戰甚至連他也看得一頭霧水。本來那記四階風系龍卷風術之強,場中應該沒有人可以擋得住的,只能閃躲,更遑論是要破解了。

但是那個叫雅克的,竟然用一個打歪了的水球術,不知怎的鑽進了龍卷風的弱點風眼之中,還形成了互相牽制的角力狀態。

雖然角力的結果是雅克敗了,但以格拉沙的眼力,當然看出了雅克在故意示弱。雅克故意讓對方以為自己在角力裏勝券在握,因而沒有考慮到對方有改變戰術的可能性。

當確認對方已完全中計後,雅克突然盡收魔力,讓對方的龍卷風術雄起。無論是心理上還是實際上,這龍卷風已成了最佳的掩體。

所以雅克這兩道水螺旋術的突擊,才能夠如此輕易,直接地命中對手。



多麼流暢而完美的連續攻擊,雖然只是水球術和水螺旋術的配搭,但是施法的速度實在太快,有這個可能嗎?

格拉沙心裏想,要是他施出一記直徑三米的風刃術後,還可以立即祭出近乎沒有時間差的兩次亂流術嗎?

連格拉沙也沒信心能夠做得出來。因為要連續唸三個咒語,始終需要一點時間啊!



--------------------



當然,格拉沙還是大大低估了那連續攻擊的難度。

那個直徑三米的水球術,要以極速推進而不令其爆破,已是難度甚高之事,還要在空中突然剎停在指定的位置,然後讓水元素高速旋轉,轉化成水螺旋術,在極短矩離間往下加速至能夠跟龍卷風術匹敵的程度……



這種對魔法元素的精確控制,對精神力的損耗是極大的。僅僅是一分鐘左右的戰鬥,已讓雅克累得臉色有點蒼白,喘不過氣來。

不過結果是令人滿意的。不單己方的人質已經得救,對方其中一個最強大的對手已經倒下了。



--------------------



雅克甫一出手,已清脆俐落地解決了風系的五個人,其中一個還是頭目級的。不要說是戰場上的火系和風系勢力,連外圍那班已沒有甚麼意識要躲起來的觀眾們,也全都目瞪口呆,沒有想過會出現如此壓倒性的戰況。

一時間,戰場內外喝采之聲大作。眾人所以激動,主要是因為雅克以新生的身份,活躍於這被二、三,甚至四年級生長久佔據的戰場,以實力作出“新生不等於菜鳥”的表態!



畢竟看戲者中大部份都是新生。

“蒙面六人眾”所以引起這麼大的迴響,也正因為他們是以一介新生的身份,大著膽子去做他們認為對的事。

喝采聲久久沒有停下來,綿延不絕的,又再漸漸熱烈起來,進入了第二次氣氛上的高潮。這群眾的熱情好像在給在場那兩幫人馬一種壓力……

米加嘆了口氣,解除了戰鬥狀態,讓身體開始進行回復調整。他聳了聳肩道:“戰鬥沒法再進行下去了。”

雅克和格拉沙同時朝米加看去。

“我們三人彼此為敵,誰先出手,就馬上會被第三人背後偷襲,那要怎麼打才好?”米加道,“唯一能夠主宰勝負的方式,是其中兩方聯手,先打倒其中一方,但我們三人之間,有哪兩人有聯手的可能?”

“呸!我們道森家族需要跟低等生物聯手?”此時,情緒還處在半瘋癲狀態的里奇蒙,突然在後面插嘴道,“我們風系戰士還有二十幾人在!而且後面還有好幾十人正在趕過來。我們用人海戰術,怕滅不了你們這幾個毛頭小子?”

雅克和米加同時嘴角一牽。作為一個幫助敵人結盟的媒介,里奇蒙的表現實在是完美。



鏡頭一轉,里奇蒙已被一道火柱術,一道水螺旋術給轟飛到遠方去了。

既然這兩個人連道森家族的三少爺都敢打,還會害怕這區區口頭上的威脅嗎?

風系戰士部士氣全失。

主子竟然愚蠢到這個地步,格拉沙也不禁臉紅起來,在敵人面前已有點抬不起頭來。連米加也有衝動想拍拍他的肩膊安慰他。

“退吧,格拉沙。”雅克道,“你已經沒有戰鬥的理由了。”

“沒錯,跑去把你的主子拾回來吧。”米加說,“把舞台讓出來,壓軸戰終究是由我和雅克來擔起大旗的。”

格拉沙不退。他挺起胸膛道:“現在我並不是代表著道森家族而站在這兒,而是為了風系戰士部。米加,你先讓開。”



“呵呵,那也是的。風系戰士部今天晚上可真是丟盡臉了,再來個不戰而逃的話,以後真是永世不得抬頭了。”米加嘲笑道,“不過我不讓。今天晚上本來就是我米加跟雅克的約戰,你們只是突然參進來的插曲,沒資格說話。”

“別煩了好不好!你們兩個一起上吧!雅克隊長不介意各用一隻手打敗你們!”沒有耐性的班揚突然高喊道,頓時被身後三個女孩一頓毒打,“甚麼嘛!我真的認為雅克可以同時打倒他們啊!”

在場人士又一陣起哄,他們對於這個建議有的只當是開玩笑,有些是心裏真期待會出現這樣的戲碼。

現場氣氛已經漸漸變質,那種不死不休的互相仇恨的感覺,已由於里奇蒙的退場而消淡了不少,現在剩下的只是一種互相較技切磋的氣氛了。

雅克也注意到這一點,所以只是無奈地笑了笑。在現場氣氛的影響下,似乎三人會趨向於一種相對比較公平的對決方式,以讓今天晚上的戲碼可以完美閉幕。



--------------------



“不如這樣,就用去年新生王的決勝延長戰的方法來定勝負吧。”米加道。

格拉沙想了想,似乎有點興趣,便帶著邪惡的笑意問道:“見血猜拳嗎?”

“那是甚麼?”雅克問。

“去年的新生王選拔,前三名最終不分高下,於是便用“見血猜拳”來作為最終的勝負分野。”米加道,“其實規則很簡單,就三個人圍成一圈,然後選你喜歡的去打,雙腳移動或倒下者敗。”

“由於不准閃避,過程中通常都會見血,所以被稱為“見血的猜拳”。這是帝京悠久以來面對三人決勝時所用的解決方法。”

“哦。”那就是要考驗運氣和瞬間反應了?雅克心想,“那……現在就開始了?”

米加和格拉沙似乎都很熟悉戰鬥的方法,兩人同時朝相反方向移動,直至令三人彼此之間距離均等。

全場完全靜默,只有空氣中的魔法元素不住躁動,被三人強大的精神力量凝聚著,調動著。今個晚上的壓軸一戰,預料將會在極短時間內分出勝負。

三人同時把魔力催運到極點。

先出手的是格拉沙,他全力祭出的龍卷風術,目標是米加!

米加的火柱術正要朝雅克釋出,但察覺到這來勢洶洶的龍卷風術,心想攻擊後再施防禦魔法或反攻都是不可能的,便放棄唸了一半的咒語,改成連續使用蠻牛術加持於自身,然後高舉其健碩的右臂,迎著龍卷風使勁一拍!

米加的手掌跟龍卷風的表面接觸,隨即掌心被刮去了層皮,鮮血連同熊熊火炎被強烈的吸力扯了進去,使龍卷風變成了一道帶著隱隱血紅的火龍卷。

米加沒理會傷勢,而是依著龍卷風旋轉的風向,以妙到毫顛的角度一抽,在雅克看來就像是打乒乓球時的上旋球似的,連消帶打,讓龍卷風拐了個一百二十度角的彎,轉而衝向雅克!

米加轉頭一望,果然格拉沙已趁勢祭出了另一個龍卷風術,直轟雅克。剛才米加出手一試,便知道格拉沙只出了一半力,肯定留有一手作為後續追擊。

心想雅克已被兩重攻擊牽制,而格拉沙又賭搏式地選擇攻擊雅克,這一刻,正是米加取勝的最好機會!

他祭出三階火系魔法“火牆術”,目標直指格拉沙!

這“火牆術”是一組貼地而走的熊熊烈火,平常主要是橫向施展於身前甚至在身周畫圈,作防禦水系或地系攻擊之用。

如今這“見血猜拳”規定不准移開腳步,這招貼地竄來的火牆便成了最合適的攻擊武器!

不過米加還未見到火牆術的效果,便赫然發現一道尖銳的霸氣從橫向撲來。

水螺旋術。

在米加看來,這是不可思議的。因為他明顯看到,那個加持了兩人魔力的火炎血龍卷,仍在直線地朝雅克衝去,但那個水螺旋術卻竟然穿過了火炎龍卷,直線朝自己飛來?

這有可能嗎?

這水螺旋術還帶著點淡淡血紅,而且呈輕微沸騰狀,後尾冒著蒸氣,也加持了一點風系屬性,強大得令人咋舌。

難道這水螺旋術碰上龍卷風時,不會出現爆炸,抵銷,反而兩相無事地互相穿透了過去?

“這可能嗎?”

米加這句話,是他被轟倒在地後,仍滿臉不可思議地自語說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