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加被擊倒後,火牆術已然消散,格拉沙的危險解除了。不過格拉沙全沒意識到這是攻擊的好時機,還在為那記水螺旋術的變化驚訝不已。

從他的角度,會較為清楚地看到剛才所發生的事。

“我明明看到他祭出的是一個水球……而且,碰上龍卷風後就馬上破掉了……”

沒錯,在水球術跟龍卷風術接觸的一刻,雅克完全收歛起控制魔法元素的精神力,讓水球自然解體,被卷進龍卷風中。

在龍卷風內旋轉加速了幾圈後,雅克再次集中精神力,借助龍卷風之力把水元素給“甩”了出來,重新組合成水球,再轉化成水螺旋術,直飛向米加,把他打了個出奇不意。



要是米加知道雅克有這一手,要正面擋過這威力強大又加持了三種元素的水螺旋術,受傷難免,但又未至於會敗得如此狼狽。

勝負正在於那個“出奇不意”。

班揚他們像瘋了似的跳躍喝采著,帶動著外圍的旁觀者們再一次起哄。

不過雅克完全沒時間為擊倒米加而歡呼,因為兩道成犄角之勢的龍卷風已經逼近。疲憊的他強打起精神,皺起眉頭,企圖集中已呈衰竭的精神力。

一個直徑達三米的水球,平白從地面祭起,然後往上拉長到約三、四米的高度,爆破,大量的水就像湧泉般不住朝四周流瀉。



又一個水球升起,又一個,連續不斷的爆破,看起來像一波接一波地湧出的泉水。這是雅克自行研發的第二階魔法“湧泉術”,屬第三階“水牆術”的基礎,對控制力的要求較低。

但這湧泉術的強處在於向外擴散的逼力,兩道龍卷風被兩分的水流改變了軌跡,最後跟雅克恰恰擦身而過!

其實龍卷風術的缺點,正在於其前進軌跡的不穩定。雖然整個牆身充滿了攻擊性,但其實貼著地面的部份,只是一個尖錐,很容易會受到外力影響而走歪。

“呼……幸好戰術湊效了……”雙臂感覺著那刺痛的風壓漸漸略過後,雅克才總算鬆了口氣。要是被直接命中的話,恐怕小命就此玩完了。

而當雅克一口氣還未回過來,他便看到面前的湧泉術,已被“風切匕首”一分為二,格拉沙的身影已飆到他的面前!



“這是一個由勝利者定下遊戲規則的世界,覺悟吧!菜鳥!”

這畢竟是一場戰鬥,對於格拉沙來說,他只看重勝負,規則根本不能限制他的行動。

其實這“見血猜拳”的戰鬥方式,是不適合戰士型和魔法型人物之間的對決。要是彼此距離接近,則戰士型人物會佔盡優勢,反之則是擅於遠距離攻擊的魔法型人物會大佔便宜。

從開始,格拉沙就打算要出奇不意地打破規則,尤其是針對雅克這號魔法型人物,所以才會甘願參與這遠距離版本的見血猜拳。

“犯規!犯規!”站在有利位置的看戲者們已是罵聲不絕。

眼看著風切匕首扎進雅克的腹部時,格拉沙眼中的勝利畫面卻突然扭曲,矇矓了起來。接著,他感到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飛,然後重重倒地。

他不可置信的掙扎著坐起來,看到雅克仍在保持著直拳盡揮的姿勢。不過他的腹部已插進了他的匕首,鮮血不斷從傷口處湧出來。

“不打了!不打了!快點來人救救雅克!有沒有誰懂得高階的治療術!”格拉沙隱約聽到珊等人的哭喊聲。



“咳……”格拉沙滾倒在地,強烈的刺痛感現在才傳到他的大腦。他的鼻子已完全塌陷,咳嗽不斷,咳出來的除了鮮血之外,還有卡在喉嚨裏的脫齒。他的整個臉龐不住傳來陣陣骨裂的刺痛。他清楚聽到自己那濃重的呼吸聲,有如一頭瀕死的野獸。

“……直拳?這傢伙竟然用拳頭,把我這個四階風系戰士……”身經百戰的格拉沙,憑身體感受到雅克的那一拳,並不是一個魔法師型人物所能打出的……

要令加持了不少風系強化魔法的他,受到骨裂程度的損傷,雅克這一拳的威力恐怕……

格拉沙不再想下去。

他勉強站起身子,高舉雙臂咆哮道:“咳咳……我格拉沙……勝了!我是這個晚上的最終勝利者!哈哈哈……咳咳……”

他在呼喊時口中不住噴出血花,眼淚口水鼻涕和鮮血混和在一起,展現出一股恐怖的魄力。不過此時眾人都已圍在受到刺傷的雅克身邊,沒有人在意格拉沙的宣言,只有碰巧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的羅拔,看到格拉沙的背景消失在密林深處。





--------------------



“蒙面六人眾”事件總算結束。這個晚上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一浪接著一浪,各系高手相繼出現,幾場戰鬥下來,也都各自得到了符合他們的應有評價。

米加充份表現出他作為戰士的強悍,尤其是對咖啡的血肉相搏更是讓人印象深刻,而其率直爽快的個性也在這個晚上表現無遺。雖然火系戰士部未能在這個晚上佔得甚麼甜頭,但幾戰下來給眾人的感覺也是良好的,沒有羞辱了“帝京名門”的聲譽。

至於這個晚上的“勝利者”格拉沙,則充份表現出他的戰場上的狠辣和求勝欲望。相對於米加,他走的是另一邊的極端,比較接近身在真正戰場上之人的價值觀,所以雖然他身為道森家族走狗這點較惹人討厭,最後一戰不惜犯規重創雅克也讓人不以為然,但卻沒有人認為他的實力會比米加和雅克要弱多少。

至於咖啡的出現,無疑令水系魔法部的評價得到極大的提高,“他”可以說是這個晚上最忙碌的人物,扮豬吃老虎的功力可謂深不可測,戰場智慧公認是這個晚上的第一名。不過他三戰都是在處於劣勢下開打,缺少支援,令他未能獲得很大的戰功。他為了保護在場的眾人而硬挑地系變態人物一役,仍為人們津津樂道,不過後來因為被牽連而遭那個更變態的火系戰士轟飛,至今不知所蹤。還沒有人知道咖啡的身正身分。

要是不論勝負,單講實力,自然是那個變態的地系蒙面小個子,以及把他打倒的那個變態火系蒙面人,穩站在第二和第一名。他們的身份比咖啡更為神秘,瞎搞完一輪後便沒有再現身,堪稱這個晚上最精彩的插曲。

這個晚上出現了“真”、“偽”兩批蒙面六人眾。偽的那批沒甚麼話說,“偽”字就是最佳的評價,唯一像樣的便是羅拔,他在這個晚上沒有辱沒“水之舞者”這個名號,不過也同時表現出很多未為人知的一面。自這個晚上之後,他失去了很多粉絲,但也讓不少原本鄙視他的(主要是男同學),對他有了一點正面評價。



而真的那批蒙面六人眾,雖然實力平平無奇,但卻憑魄力和勇氣贏得不少人的心。可能由於實力相近,他們變成了不少新生的模仿對象。

至於六人眾的始作俑者雅克,雖然在事件的最後才趕及出場,但他的表現卻沒有讓任何人失望。始終如一的把里奇蒙打飛,讓人心裏感到踏實。以閃電戰連續擊倒五名三、四年生,更讓他的實力無人懷疑。

但對於最後的“見血猜拳”,眾人對雅克的評價便有了分歧,主要原因是,他們當中絕大部份都還沒搞清楚,雅克的戰鬥方式是怎麼一回事。

雅克使出的魔法非常奇怪,看來就像些練習不足的半成品魔法,而且在電光火石之間出現很多讓人不敢相信的奇蹟,例如是那道穿透了火龍卷的水螺旋術,還是那道好像是水球術施展失敗的湧泉術……

但總之,雅克施展魔法的速度極快!而且戰術匪而所思,雖然在人們眼裏他應該是幸運才能讓這些戰術成功。

而最後他面對犯規撲來的格拉沙,竟以直拳直把對方的臉打砸,更是完全地俘虜了所有人的心,連米加等一眾火系戰士們看著,都不由得熱烈喝采……

甚至因此,雅克還得到了“近戰法師”的外號。雖然雅克對這個外號比較抗拒,因為這跟他前生讀過的某小說名字完全一樣啊。





--------------------



雅克在此戰所受的傷,比想像中還要嚴重。主要是格拉沙以風切匕首所造成的刺傷。一般來說,風切匕首的特徵就是鋒利,容易做成平滑的切割面。但格拉沙的風切匕首是屬於稍為改良過的戰場專用型,刺中敵人體內之後,就會產生像亂流術般的凌亂切割後果,對內臟做成的損害極大。

這是格拉沙為了確保勝利而下的狠手。

不過這種傷勢,對雅克來說,根本完全不需要他擔心。

一戰成名,他頓時成了不少同級同學們的偶像,被送下山時的照料自然非常貼心,當回到學部之後,就輪到滿臉光采的老師們接手,為他以各種超高階的水系治療魔法來回復健康了。

此戰雖然說是只限於同學們之間的“地下糾紛”,但其實各學部的老師們之間,也認同這是一場重要的面子之爭,尤其當知道此事後來還牽扯到風系那邊,勝負的象徵意義便變得越發重要。

雖然嚴格來說,雅克並不是這個晚上的勝利者,但按照他所展現的實力和獲取的人心看來,他才是這個晚上的最大贏家。也就是說,水系魔法部總算是爭氣了一次,這讓老師們怎會不高興呢?

而同樣地,顏面掃地的風系戰士和魔法部,可想而知他們那邊的老師們會有怎樣的心情。還有失敗得不相伯仲的道森家族……

不過雖然如此,這也不過是一場“地下的勝利”,根據學校的規矩,這場“私下械鬥”絕對不會算進學部之間的競爭勝負,老師們表面上都是裝作完全不知情的,所以爽的也只會暗爽,丟了面子的也只能蹲在牆角偷偷在地上畫圈圈鬱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