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由水系魔法部的老師們負責悉心治療,但是風切匕首造成的傷害實在太過嚴重,治了三天,才總算是把外傷基本治好。

其中新生班的班主任碧翠絲,對雅克尤其關切。在雅克躺病床之時,她除了施以治療之外,還跟他聊天說笑,講講關於帝京的各種傳說流言。

她也密切關注雅克會否因此是次重傷,而在心理層面受到了傷害。

對前生曾受到全身燒傷折磨的雅克,對傷痛的忍受力是遠超過他看起來的年齡,所以說精神層面的傷害是基本沒有的。要是勉強說有的話,便是對碧翠絲老師那無盡關心所引起的一點點的不好意思。

因為他入學了一個多月,也從來沒有認真看待過學部裏面的任何老師。除了魔法研究部的羅德之外,對雅克來說,所有老師都是些模糊的影子,就連班主任碧翠絲都是“模樣有點印象”,名字當然不記得。



由於雅克的修煉另闢蹊徑,所以也沒太把老師們的教導聽進去,都是在表面裝裝樣子在聽課,實則在進行著自修。

當碧翠絲細細地替雅克清潔著腹部即將痊癒的傷口時,一陣感動和內疚霎時襲上心頭。

“碧翠絲……”

“又忘記了啊?要叫我“老師”!真是的……”碧翠絲裝著微微有點生氣的表情,哄上前來教訓著雅克,邊把她的深綠色長髮繞在耳後,這動作簡單自然,但卻讓雅克不禁心神一蕩……

“碧翠絲老師,你的頭髮很香……”



“這是對老師應該說的話嗎?”碧翠絲雙手叉著腰問,胸前的衣服頓時變得緊繃繃的。

“碧翠絲,你真是個好老師。”雅克突然轉換話題,“這幾天來,我完全感覺到你對同學們的關懷。而且,這幾天來到探病的同學們看到你都對你很尊敬,可見老師很受到大家的歡迎。”

年輕的老師突然聽到讚賞的話,臉頓時紅了起來,雖然輕輕咬著下唇,但還是禁不住展現出燦爛的笑臉。

雅克看了,心神不禁再蕩一下。心想,我就是喜歡這種懂得接受讚美,卻又微帶羞赧的個性啊……

“只懂得嘴甜舌滑,上課時倒是完全沒有把老師們當回事的樣子。“碧翠絲收歛著笑容說,”你都是躲在課室最後面自修的吧?只是表面看來像是在聽課的樣子,所以這幾天不是由老師親自照顧你,你甚至連老師的名字都記不起來吧?”



雅克搔著腦袋,很難得地微微臉紅起來,“我以後會認真上課的了……”

“我沒有說你不認真,相反地,你可能是新生班中最努力的同學,要不然的話,你在那個晚上就不可能有這種表現,使出一些老師根本還沒傳授給你的魔法……”碧翠絲嘆了口氣,“我們當低年級老師的早已經習慣了,知道每一年都會有些特殊的例子,以我們的能力水平是教不了他們的,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不要干擾他們,讓他們自行摸索修練的方式……”

“碧翠絲……”雅克握著了碧翠絲的手。

“這些天才們會自行成長,甚至可能會很快就超越了老師,以很快的速度連跳幾個年級,直到他們去到一定的高度了,遇上了瓶頸,到時再由高年級的老師,或是元老院的供奉們作出指點……我們的責任只在於教導那些才能一般的同學……”

“老師……”雅克的手一拉,把碧翠絲拉到懷裏來,輕輕拍著她的背,“不論我將來去到哪兒,我也絕對不會忘記碧翠絲為我付出過的關懷和照料,不管是作為一個老師,還是……”

碧翠絲靜靜的停留在雅克的胸膛上,良久才說道:

“……雅克同學,氣氛好像不太對勁吧?”

雅克才放開手來,讓碧翠絲離開他的懷抱。



“真是的,人小鬼大……”碧翠絲把臉轉向窗外,手指玩弄著長髮,好像很世故的樣子,但通紅的耳根已經出賣了她,“這年紀就懂得玩這一手了,將來長大了真不知有幾多女生會栽在你的手裏……”

“老師,其實我只是長得比較慢,實際上我已經三十多了。”雅克一臉認真地道。

碧翠絲突然回過頭來,好像在一剎那間相信了這話似的。她心裏道:“啐,真是的,竟然會被這樣的話差點騙倒了,怎麼做老師的啊?”

而事實上,剛才被雅克同學抱在懷裏,確實讓碧翠絲產生了一股強大而安穩的感覺,在她的想像裏,這應該是年紀要比大他的成熟男子,才能夠散發出來的氣質。

她阻止了自己的胡思亂想,乾咳了兩聲,道:“雅克同學,你的深切治療到今天就要結束了,明天起老師要回到班裏去上課,你就繼續待在醫療部休息吧。”

“怎麼?”雅克一臉失望地道。

“你的外傷雖然已經痊癒,但內臟所承受的挫傷,割傷,所造成的瘀血拴塞之類,則必需要長期而有耐心的治療,才能慢慢滲透進那些深入體內的隱傷。”碧翠絲道,“老師建議你休學三個月,好好進行養傷和復健……”



雅克頓時睜大了眼睛。“那麼……那上學期的課豈不是要……”

“雅克同學真有那麼喜歡上課?”碧翠絲道,“你是關心期末考試的事吧?因為你早就覺得留在新生班沒甚麼意思了,所以想藉著這次考試的成績申請跳班?”

雅克呆了大約一秒,然後很快又轉換表情道:“……老師,你的頭髮,是依著男朋友的要求才弄得那麼香的嗎?”

“你又來了。不准你轉換話題!”她有點固執地道,“老師是為了你的身體著想,才這麼決定的。這個學期你就好好的休養吧,老師還是會每天過來抽空看你的。”



--------------------



失去了碧翠絲無微不至的照顧,雅克當然感到失落。而確實只有這位成熟的美人親手照顧,雅克才能夠真的放下心來好好休息。



當碧翠絲離開了後,雅克便馬上取出藏起來的魔法粉筆,回到魔法研究部去了。

這才不過是碧翠絲離開了五分鐘後的事。她離開了醫療部沒多久,才發現遺漏了某些東西在雅克的房間內,便回頭去取,哪知道房間裏只剩下一張空床,和擠滿房間的大班失望的粉絲,她們之前一直被碧翠絲擋於門外,只能限時作有限度的探病,免得她們打擾雅克休息。

“真是的,才五分鐘就不見了……”碧翠絲嘆道,“這三天以來的照顧,會不會是我多管閒事了?我終究也是這孩子的修練障礙嗎?”

雅克那麼記掛著魔法研究部,正是為了兩件必需要善後的事。不過距離那個晚上的大混戰已相隔了三天,他知道有些事情可能是不會等他三天的。

回到魔法研究部之後,雅克便發現貝拉正被五花大綁地吊在部室的中央,他腳下放了個盤子,盤子中央有根蠟燭,蠟燭是用來慢慢烤著貝拉的,而盤子則用來盛著被“提煉”出來的汗水。

在貝拉身後,則是穿著一身暴露皮衣的羅德,他情緒高漲,流著口水,手裏拿著條鞭子……

貝拉看到了雅克,頓時像條被拈在手的蟲子般不住掙扎,他把被塞在口裏的紙團咳了出來,哭喊著道:“老大饒命啊,貝拉知錯了……”



雅克滿頭直線,指著貝拉,對羅德問道:“這、這是甚麼回事?”

在貝拉身後的羅德大驚,朝著雅克誇張地比著些意義不明的手勢,幸好有甘度夫負責翻譯:“羅德大概是說,他騙了貝拉,說要這麼吊起來打他,是你的點子,以懲罰他當天喝醉了聖水在後山搞亂戰局……”

雅克心想,這羅德心裏謀圖的,應該是從貝拉身上榨取的那些“精華”吧?難怪房間內瀰漫著濃厚的“人參氣味”。

雅克並沒有打算當場點破,讓羅德鬆了口氣。

“貝拉,你知道自己這次哪裏錯了嗎?”雅克道,“打架並沒有甚麼不對,只是當天晚上你的亂來,傷害了不少無辜的同學,尤其當中有不少是待你不錯的同班同學,你有沒有想過呢?”

“嗚……我以為自己只是搞亂了老大的遊戲,才要被老大懲罰,我現在終於知道錯了……”貝拉道,“我應該把他們全都滅口,免得他們傷好了回來報仇……現在已經太遲了……”

“這……”雅克頓時流了滿頭汗,心想我不是無意中把貝拉調教成殺人魔王吧?“那、那也不用太擔心,當天你蒙了面,應該沒有人知道你的身份……”

“那也是……謝謝老大的指點……”貝拉放心下來道。

雅克點頭道,”那麼貝拉已經受到教訓了,把他放下來吧。”

羅德於是心虛地把貝拉放了。

“謝、謝謝老大……嗚……”

“不用謝,好了,被綁了幾天手腳應該很不舒服吧?先活動一下。”雅克轉過頭來對羅德道,“還有當天我抱進來的那個女生呢?”

“喔,她休息了一會兒後就離開了。”羅德沒甚興趣地答道。

“就這麼讓她離開?”

“有甚麼大不了?我們這魔法研究部是很少人知道,是沒幾人能進來沒錯,但卻並不是帝京的秘密,尤其是待久了的學生,都多少會聽說過這兒的事,”羅德邊掏著耳朵道,“不過他們大都對魔法研究興趣缺乏,尤其當知道這裏成立數百年來,只研發過幾個成功率不到一成的失敗魔法之後……”

“……的確是窩囊了點。”雅克點頭道。他現在才知道,原來這兒還負責新種類魔法的開發……

“其實我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隨便幹幹應付一下校方而已。”羅德道,“我的志向始終是魔法原理方面。”

“那麼,知道這個女孩的身份嗎?”

“我對單一屬性的活人沒興趣。”羅德打著呵欠。

“她有沒有留下甚麼私人物品?”

“一點都沒有,那套破衣服都被我燒掉了。“羅德挖著鼻孔。

“那她離開時的連接點是在哪兒?”

“洛芙大陸吧,那還用問?”羅德抓屁股。

“……”雅克強忍著把羅德踢飛的衝動,對他展露著燦爛的笑道容:“那我們先回去了。”

“走好,明天再回來修煉。”羅德揮了揮手。

雅克離去了三分鐘後,研究部內又再出現了一道魔法門,憤怒得全身滿紅的貝拉直衝向羅德:“哼!老大剛才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受死吧!”

“雅克!你出賣了我!啊……”

在虛掩著的門外聽著殘忍虐殺聲音的雅克和甘度夫,長長地舒了口氣。

“這變態老頭,也需要偶爾教訓教訓一下……”雅克道,“這個時候,真想找個人擊掌叫爽啊……要是甘度夫你能夠站在我旁邊就好了。”

“會有這一天的,呵呵呵……”甘度夫道,“為了令這一天加速來臨,請讓老夫為你講解一下,“我為甚麼要加入拉普達傭兵團?”的第五百六十八個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