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健的休閒日子持續著。雅克的體質本來就強得有點變態,身體的恢復來得比預期要快得多,很快就能夠活繃亂跳了,腹部已完全沒有痛感,但就是在運轉魔力到新癒的部位時比較不順暢,使出的魔法威力不及往常,這方面是真的急不來的。

縱然如此,碧翠絲仍然堅持雅克必需完成三個月的休學復健,也不考慮讓雅克參加期末考試。

“提早一天也不行。”碧翠絲堅持道,“雅克同學不用再妄想了,這次期末考沒你的份兒,還是安心等下一次吧。”

“要是這次考試全部缺席,都當成零分的話,難道要我只靠著下學期的成績來跟其他同學拼名次嗎?”雅克道。

“沒錯,所以說雅克同學還是有機會升班的啦。”碧翠絲笑道。



“這是風涼話嗎?”

“當然不是!”碧翠絲道,“不過根據帝京過往的統計,新生班平均只有三份之二的同學可以升上二年級,不合格的同學們都要被逼退學。”

“……”



“這碧翠絲到底是怎麼搞的啊?”雅克呆在病床上鬱悶地自言自語,“之前還一直待我很親切的,怎麼現在卻是一副硬要把我逼到退學的固執樣子?”



“小雅克,你也太缺乏自信了吧?”甘度夫道,“難道你真認為自己會被退學?”

“缺席上學期所有考試,等於沒了一半的分數。即使下學期全部拿到滿分,我怕也是逃不過當包尾大幡……”雅克道,“帝京可是名門,這裏沒有每次考試都拿零雞蛋的野比大雄……”

“甚麼熊?”

“就是多啦A夢的好朋友,一條廢柴,而多啦A夢是一隻擁有次元口袋的魔獸……”壓力過大,雅克開始瞎扯減壓。

這種瞎扯好玩的地方在於,不論怎麼扯,扯到哪,甘度夫總是會相信。在甘度夫眼中,這天火傳承者原本生活的世界,真是如夢以幻,詭異新奇。



“不過我倒不認為那位老師小妞想要讓你退學啦。”甘度夫道,“相反,她非常看好你的前途,不讓你回去上課考試,可能是另有安排吧。”

“難道是傳說中的……私人授業?“雅克頓時幻想到諸如”讓老師教你怎麼成為大人吧。”之類的私人教授場面。

正值幻想場面之間,雅克身後傳來兩聲乾咳。

“咳嗯。雅克同學。”

雅克轉過頭來,發現是頭髮已長回三分之一長度的羅拔。“你好,羅拔學長。”

雖然嚴格來說,雅克和羅拔並沒有同場戰鬥過,但好歹也是同學部的學長學弟關係,共同為學部努力戰鬥過,雅克受傷後羅拔也來過探望幾次,兩人之間多少也建立起了同伴的情誼。

“雅克同學,可不可以出來一下?”羅拔認真地道,“有一個人想要見你。”





--------------------



雅克跟在羅拔後面走著時,不自覺地搔著後腦袋,在猜想那個想見他的人是誰。

他在醫療部養傷的事可謂無人不知,每天前來探病的同學們不計其數,想要見雅克是非常容易的事,為何又要特別安排另處地方見面?

拐了好幾個彎,來到路人比較少的地方,羅拔才放慢腳步跟雅克並肩而行。

“不好意思,剛才在醫療部害怕隔牆有耳,所以才顯得神秘兮兮似的。”羅拔露出抱歉的神情,“其實想要見你的人,是我的姐姐。”

“羅拔學長的姐姐?”雅克道,“……她找我有甚麼事嗎?”



“這個我也不知道,詳情要由她親自說。”羅拔道,“不過我也覺得很意外,原來你們私下已經認識了?”

“有嗎?”

“其實我知道得並不比你多,不過她跟我說過,雅克同學是極少數知道她秘密的人。”羅拔道。

兩人走進一個小小的庭園裏。由於現在正值上課時間,庭園裏空蕩蕩的,寧靜得很,只偶爾有成對的蝴蝶在飛舞調情。

在庭園的最深處,靜靜地站著一個高佻的背影。那是一位流瀉著一頭金色卷髮的少女,穿著一襲紫色的絲絨及地長裙,露出一雙雪白而單薄的肩膀,身段玲瓏有致,單看這背影,雅克已夠膽打賭這位肯定是美女。

“菲兒姐姐,我把雅克同學帶過來了。”

菲兒轉過身來,微微偏著頭,朝雅克露出了含蓄而嬌豔的微笑。但她那雙亮麗的眼睛卻是絕對的凌厲,甚至還隱隱透著點敵意。

而雅克他,這一刻,呆滯了……



那位叫菲兒的少女,正是咖啡。



--------------------



在這邂逅的一刻,雅克下意識的第一反應是,心虛。因為他曾經看過這少女的半裸風姿。

拜此生鴻運當頭,少女們的祼體他沒少看,而雅克之所以對眼前這位表現心虛,是因為這是在對方不願意的情況下看到的。

雖然雅克當時絕對不是乘人之危,但當時的情況特殊,確實很容易讓對方有這個誤解。



“難道這是一個局?”雅克登時想到,“只不過是看了幾眼而已,不會特意設個局來殺我吧?……難道是逼婚?這個倒不介意……”

看到雅克正在盯著自己的臉發呆,菲兒便有點疑惑地問道:“我的臉有甚麼奇怪嗎?”

“沒有沒有,只不過是想起一些往事……”雅克道。

菲兒頓時一陣臉紅,眼神中的敵意似乎漸漸轉成殺意。

“你、你誤會了!我不是說那件事!我甚麼也沒有看到!即使不小心看到了一秒鐘,我也已經完全不記得了!”雅克滴汗道。

菲兒滿臉通紅,全身顫抖,好不容易才壓住怒意,勉強回復笑容朝羅拔示意一下,讓他先行退避下來,到庭園外邊把風。

到了只剩下兩人的時候,菲兒已收歛好了情緒。

“不要再跟我提起那件事,我不是為了那種事而特意找你的。”她說,“客套話不多說,我們就先了解清楚彼此的立場吧。現在的情況是,我們都各自知曉了對方的一些秘密,是吧?”

“你是指……”

“你是先天的水火雙屬性者,沒有經過拉米奈斯融合,仍然保持著原始的屬性狀態。”菲兒道,“雖然我沒有親眼看過你使出水系魔法,不過我弟弟跟我說過,你的水系魔力最少已達到第三階。”

從這美少女口中聽到自己的秘密首次被揭露,雅克頓時心頭一跳。

他直盯著菲兒的眼睛,想要弄清楚她的想法。

“不用擔心,雙屬性的學生在帝京雖然非常罕見,可是卻並不是絕無僅有的。”菲兒道,“就我所認識的範圍裏,連你在內就有三人是多屬性者。不過水火雙屬性我還是頭一次聽說。”

雅克嚇了一跳。

“不過多屬性學生的身份,在門面上仍然需要保守秘密,尤其是在帝京。因為帝京畢竟是魔導士拉米奈斯所傳承下來的教育系統,所以對於先天的多屬性潛力者,校方只會對他們秘密栽培。”

雅克又再吃了一驚。他是第一次聽說,原來那個“拉米奈斯”,就是這所學校的創辦人。

“有關你的事情,我會保密的。”菲兒說,“作為交換條件,希望你也能夠把“咖啡”的身份保密。”

“我沒問題。”雅克聳聳肩。

“嗯。”菲兒點頭,”那我們開始聊正事吧,是這樣的,我們想邀請你一起組隊參加今年的“深淵凍土挖掘。”

“深淵凍土挖掘?”雅克搔腦袋道,“我只聽過每年的冬季任務大典……”

“這跟冬季任務大典不同,深淵凍土挖掘是屬於高年生的試煉,不過每年都有少量名額給低年班的同學嘗試一下,”菲兒道,“新生班的碧翠絲老師,向我們極力推薦你,並且說已經替你申請了休學。”

“碧翠絲?”

“我說對了吧?”甘度夫道,“她果然是在逐步安排你儘早跳班哪。”

雖然對於碧翠絲的好意,雅克覺得非常感激,但聽到”深淵凍土挖掘”時,他又意外地有點遲疑。

“菲兒小姐,可以先告訴我這個深淵凍土挖掘,到底是甚麼回事嗎?”他問道。

“沒問題。雅克同學,在那天晚上的一戰,你已經跟一些較高年級的前輩們交過手了,對他們的戰鬥方式,也應該留下了印象了吧?”

“嗯。”雅克點頭。

“那麼我問你,高年級前輩和新生之間,兩者的戰鬥方式有著一項根本性的差異,你能看出那是甚麼嗎?”

雅克回想了一下。其實當天晚上有參戰的新生不多,就他,貝拉和真.蒙面六人眾。他仔細比較一下自己和米加、格拉沙等人的戰鬥方式,想了一會,他鎚了鎚掌心。

“我知道了,在於兵器。”他說,“新生課程裏面根本沒有教授兵器的使用,所以新生們都是空手對戰的。”

“答對了,觀察力不錯嘛。”菲兒道,“不管是對於魔法師還是戰士,稱手合適的武器都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修煉到越高階的地步,對武器質量的要求更是越來越高,單單是能夠承受到自身魔力的武器材料,就已經非常珍貴,非常難找了。”

“所以說,我們去深淵凍土,是為了挖掘武器材料咯?”雅克問道。

“完全正確。”菲兒開心地拍掌道,“由於顧及到元素屬性的親和力,越是高質素的武器材料,便會越接近魔法元素密度越高的環境,而這些環境通常是十分危險的,所以我們只容許有足夠自保能力的同學參加挖掘。這個任務最吸引之處,是我們可以隨意支配自己挖掘出來的任何材料,既可以賣掉賺錢,也可以用來鍛造自己的武器防具。”

“自己的武器啊……”雅克頓時兩眼閃亮。在學校範圍裏,他不太方便使用瑪莎拉之劍,他也實在是欠缺了一件水系的武器啊……

不過想著想著,雅克的心情又再暗淡起來。“深淵凍土啊……”

“怎麼了?對自己沒有信心嗎?”菲兒問道,”以你表現出來的實力,很難想像你會害怕於一項未知的挑戰。”

“哎,不是害怕挑戰,怎麼說呢……”雅克不好意思地答道,“其實……我很怕冷,不喜歡去下雪結冰的地方……”

菲兒霎時間呆住了,好幾秒之後,才仰頭笑起來。“哈哈哈……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幽默感那麼豐富!一個天才水系魔法師,竟然告訴我他很怕冷,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