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是認真的,他是真的非常怕冷。早在他成為穿越者之前,他就是這樣的體質,無論怎麼炎熱的天氣他都是精神奕奕,但只要天氣轉冷了,他就會四肢冰凍,精神萎靡,只會抱著暖爐過日子。

“你……你是認真的?”菲兒問道,“你真的很怕冷?那你是怎麼學會冰塵術和冰晶術的?”

“不好意思,這些我都不會。”

“難道你完全不懂得使用冰結類的水系魔法?”

“我連想也沒有想像過,坦白說。”雅克道。



對雅克來說,水系魔法就是應用“液態水元素”的魔法,對於如何透過調動魔力,令水元素結成固體形態,這完全超出了他對於魔法原理的認知。

菲兒的櫻挑小嘴張成個小圈圈,她看來很難相信雅克的話:“我從來沒聽說過魔力等同三階的魔法師,會連最基本的冰結類魔法也使不出來……要知道冰塵術的咒語要比水螺旋術要容易太多了!”

雅克想想,還是不要告訴菲兒他根本不懂唸咒這件事。他說:“或許因為我是水火雙屬性?所以冰不起來?”

“沒這回事!要是先天屬性在體內出現矛盾,那你無論是水系或是火系,也不可能練到現在這個層次。”菲兒有點覺悟道,“我突然覺得,站在我面前的,就像是個嚴重偏食的小孩……”

“你……你打算怎麼樣……”



“怎可以因為怕冷就不學習冰結類魔法?我菲兒要以前輩身份好好的調教你!”菲兒眼裏燃燒著熊熊冰炎,“我會在深淵凍土脫光你的衣服,讓你裸著身子對我說“好爽”!”

“……”雅克不自覺的護著領口。



--------------------





要在菲兒面前裸著身子說好爽,恐怕雅克是非常樂意的。不過卻不是在某個冰點以下的深淵環境裏。

不過現實環境似乎又不由得雅克選擇。他傷勢的復原程度非常樂觀,正是時候需要好好活動一下身體以當鍛鍊,從菲兒口中聽來,這“深淵凍土挖掘”似乎頗有難度,這正符合雅克的需要。

“反正你現在被碧翠絲老師強制休學,唯有參與課外活動,才能儲到足夠的學分避過無法升班兼被退學的下場,”菲兒道,“深淵凍土挖掘屬於三年級或以上的課外活動,對新生來說能夠兌換很多學分,應該勉強能抵過你缺席上學期所有考試的那個大坑吧。”

“那我參加別的課外活動好了,總之儲夠了學分就行了吧?”

“不好意思,准許新生自由報名的,學分對你並不足夠,而像深淵凍土挖掘這個程度的,則必需要由班主任作出推薦,才可以參加。”菲兒微微笑道,“所以說,雅克同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雅克心裏想,這不分明是碧翠絲和菲兒對自己的算計嗎?

不過,對雅克來說,他也確實到了需要一件水系兵器的時候了。過去個多月來的冥想修煉,終於令他在水系的魔法原理領悟上,得到了突破。

他並沒有“魔法就是唸咒”的框框,憑著對魔法原理領悟的提升,他便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更高階的魔法。



這次突破,已讓雅克從只能使出水球術,進化成可以隨意使用水螺旋術,湧泉術,水行術等幾種二、三階的魔法。

自從學會了水行術之後,雅克意識到自己的修行步伐,應該是時候涉獵輔助型的水系魔法了。所以一件稱手的武器,甚至是防具,也會對自己發展近身戰甚至游擊戰術等,會有很大的幫助。

畢竟以一個魔法師來說,他擁有一個罕見的優勢,就是鐵拳。要是這鐵拳握著一柄武器,再加持了輔助魔法的話,那他的殺傷能力,就不僅限於遠距離的發射水螺旋術了。

這正是雅克想要追求的下一步。

至於冰結系魔法,他是連想也不敢想的。



--------------------





雅克答應了菲兒的邀請,意外的是這女生看來也非常高興,幾乎是蹦跳著的跑去替雅克處理報名手續去了。

“難道她的隊伍就這麼缺人?以至不得不找菜鳥來填補位置?”按照菲兒所說,這挖掘任務的吸引力如此豐富,理應有很多高年級前輩會爭著參加才對,要組隊的話,選人應該並不是個困難的過程。

而不管雅克在後山一戰如何亮眼,也不見得會在前輩群中有任何優勢,尤其是他作為一隻菜鳥,根本從未參加過任何課外活動,能夠給隊友們提供怎麼樣的助力,連他自己也不敢說。

除非,菲兒看上了雅克的某種特殊性,這種等殊性能夠在試煉中有著極重要的貢獻……

而另一個可能性,就是這個挖掘任務的危險性太高,所以在組隊的時候,都會加入一些低年級的充當被秒殺的炮灰……

“別想那麼多了,船到橋頭自然直……”雅克伸了伸懶腰道,“反正要是撐不住了,我還是隨時可以經魔法研究部室回到校園裏去。啊……這魔法粉筆真是方便。”

“我勤你最好不要這麼做。”甘度夫道,“要知道這是作弊啊。”



“作弊?”雅克想了想,隨即表情邪惡起來,“怎麼這兩個字會這麼動聽的呢?“作弊”…本少爺之後就要好好享受作弊的樂趣!”



--------------------



每年的深淵凍土試煉,都會在入冬前的深秋季節舉行,以入冬第一場雪為試煉的高潮。這是考慮到天氣不冷的話便挖不到好寶貝,而入冬了的話,深淵凍土便不再適合作為學員的試煉場地,因為實在是太危險了。

菲兒替雅克作了報名。距離出發還有兩個星期,雅克可以慢悠悠地為這次出門作好準備。這個挖掘任務必需長期在深淵凍土停留,最多可長達三個月。

雅克將要越級挑戰深淵凍土挖掘的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水系魔法部,甚至連雅克怕冷的傳聞也已經街知巷聞。



粉絲們紛紛奉獻出厚重的禦寒衣物,回復精力的昂貴秘藥,以及各種露營需要使用的物件,想得非常周到,基本上已足夠雅克使用有餘,所以他也不需要在這方面粗心了。

雖然這段時間頗為悠閒,但雅克回到魔法研究部修煉的時間比之前還要少,因為突破了瓶頸之後,對魔法原理的領悟有點失去了方向。

羅德也贊成雅克參加深淵涷土挖掘,體驗一下別種的修煉方式,對下一階段的領悟會有幫助。

反而向來貪玩成性的貝拉,這次卻是完全沒提起過要跟老大一起去。

“我跟老大一樣怕冷,遇到下雪的天氣,貝拉就會枯萎掉,進入冬眠狀態……”貝拉做出病懨懨的樣子,“我待在這兒就好了,喝羅德老頭的聖水,曬曬太陽,就是貝拉最好的修煉。”

“難道沒人推薦過貝拉參加甚麼課外活動嗎?”

“好像有啊,說是甚麼“生命之樹挖寶之旅”,”貝拉打著呵欠,“又沒得打架,又不是野火大會,大班人聚起來就是啃乾糧和挖樹洞!多沒趣啊!”

“可是挖下來的寶物可以用來製造武器防具啊,你不想要嗎?”

“武器?老大是指這樣嗎?”貝拉腳前隨即長出一棵巨大的碗豆,像藤蔓般靈活地圍繞著貝拉的身體往上長,看起來就像一條眼鏡蛇似的。這碗豆往地上一砸,隨即砸出了一道長長的裂縫,整個房子像經歷輕微地震似的,把羅德到處疊放著的書床儀器之類震得掉滿一地。

這還是雅克第一次看到貝拉召喚出藤蔓以外的植物,似乎最近貝拉的領悟也提升了。那也是,植物召喚類的地系屬性,對武器的需求就相對減低了。



--------------------



知道貝拉應該不會突然出現在深淵凍土亂搞,雅克也就鬆了一口氣。正當他在行李或心理上都差不多預備好,快將出發之際,班揚他們卻向雅克傳來一道意外的消息。

“雅克隊長!蒙面六人眾又再收到挑戰書了!”眾人眼瞳閃亮地盯著雅克。

“這次還是直接寄到水系魔法部,現在整個低年班宿舍的同學們都知道了這件事!他們都在起哄啦!”班揚道。

“畢竟上次造成的轟動太大了,大家對蒙面六人眾都有著很高的期望……”

五人都表現得非常興奮,但唯獨雅克好像沒甚麼興趣似的聽著。

“雅克隊長,你的決定呢?”珊滿是期待地問道。

“你們也知道了,我快要出發去深淵凍土啦,所以……”

“可是挑戰的日期正好在隊長你出發的前一個晚上啦!”珍妮花道,“也就是明天!”

“這樣就更不可能參加吧?我要養好……”

“隊長!你先聽我們說!”班揚道,“你不想知道是誰發給我們的挑戰書嗎?是威廉.泰爾!”

“是威廉?”雅克覺得有點意外。

“沒錯!正是他!隊長爭奪今年新生王的最大障礙!”班揚道,“所以大家的情緒才那麼高漲!因為所有人都把這當成新生王的前哨戰啊!”

“甚麼新生王啊,我今年的目標只不過是希望能成功升上二年級而已。”雅克道,“你們也不是不知道,缺席上學期考試的我,要是年終總成績不被刷下來就要謝天謝地了。”

“所以這一戰才更加令人期待!”珍妮花興奮地道,“因為只有這一戰的勝方,才會是大家心裏認同的新生王!”

“現在要拒絕的話也太遲了,因為大家早就約定了到時會偷偷溜出來觀戰。”班揚道,“這可關乎到學部的面子問題!我們不可以辜負大家的期望!”

“雅克隊長,請你接受挑戰吧。”最冷靜的比爾也開口道,“請相信我們吧,明天晚上你肯定不會後悔的。”

雅克也沒辦法,也就唯有應承了。

其實雅克也對挑戰者有點好奇。因為以他對威廉的認識,他應該不是那種喜歡沒事找事的人。僅憑幾面之緣,威廉早就成為雅克心目中最想切磋較技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