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第二天晚上,雅克又再戴上頭套,以“蒙面六人眾”的身份,前往接受風系魔法部的挑戰。他心裏有點鬱悶,感覺就好像成了個公眾人物似的,做起事來要顧及大眾感受,身不由己。

所以他已再三向班揚等人表明,只此一次,下不為例。而且他也打算不論勝負,戰鬥完畢之後都會當眾宣佈,蒙面六人眾將會解散,不再接受挑戰。

雅克倒不是對挑戰強者沒有興趣,只是不想讓“蒙面六人眾”的名聲成為自己的負擔,也怕會對班揚他們構成危險。

不知是否故意安排,這次挑戰的地點,竟然跟上次一模一樣。

摸黑走著那條熟悉的上山之路,雅克察覺到四周前來旁觀的人也不少,但就明顯不及上次那麼多。這次主要是水系魔法部的同班同學們前來看戲為主。



雅克一行人來到了上次最終決戰的場地,威廉.泰爾早就在這兒等待著了。接近兩個月沒見面,對方似乎長高了一點,模樣還是一貫的帶點冷漠。

“你只有一個人?”雅克問道。

威廉慢慢搖著頭,提起了一隻手。在他身後的樹叢開始動起來,埋伏著的風系魔法師紛紛現身,竟有近七、八十人!

雅克頓時緊張起來。

“慢著,先把話說清楚。”雅克道,“究竟這是兩個學部之間的面子問題,還是針對著蒙面六人眾的私人恩怨?”



威廉想了想,道:“是學部面子問題又如何?是個人恩怨又怎樣呢?”

“如果是學部間的面子問題,那你不覺得用八十人來圍攻我們六個,本身就是一件丟臉事嗎?”雅克道,“就連你鄙視的那位里奇蒙,再無恥也不過帶三十人出來吧了。所以我絕對不相信,你比那個人還要無恥一倍。”

威廉愣了一下,心想:確實是這樣。但他很快又道:“如果是私人恩怨,那就可以用八十人打你們了吧?”

“那你先告訴我,蒙面六人眾跟你們有何私人恩怨呢?”

威廉呆住了。身旁的眾人都對威廉大耍眼色,但他就是說不出一個理由來。雅克越看越覺得奇怪,他還好像聽到威廉在低著頭悄悄地跟誰說:“你們沒教過我怎麼跟他說!不是說動手就行的嗎?……好吧好吧!”



突然威廉抬起頭來,面容扭曲地說:“雅克,你好像還沒有作好要死在這裏的覺悟。”

“我們已到了不惜你死我活的地步了?”雅克搔腦袋道,頭上更多問號了。

威廉沒有回話,只舉起單手示意,他兩旁的數十同伴們同時取出一個筒狀裝置,全都瞄準著雅克。

“你……是認真的?”

“我從開始就很認真,是你還不夠認真。”威廉道,“我會幫你認真起來的。”

威廉落下手臂,所有裝置同時轉而瞄準著雅克身後的五人。

雅克的臉變嚴肅了。他踏前幾步,跟威廉面對面的站著。“我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導致你要這麼做,不過你既然那麼想要對決,我成全你。”

“你還是不懂。”威廉只是搖頭,“把那兩個女人給我帶出來。”



威廉身旁幾人應諾,然後從後面抬來兩個黑色的布袋,放在威廉腳前,打開一看,正是碧翠絲和菲兒!

兩人同樣被繩子緊緊的綑綁著,嘴巴咬著一條粗粗的布條,只能“嗯嗯”地嗚咽。碧翠絲被蒙著雙眼,縮起肩膀只是顫抖,而菲兒則是雙眼通紅,盯著雅克像在哀求著拯救。

“那你現在懂得我有多認真了吧?還有我背後的那個勢力有多強大,對你的事情掌握得有多清楚,”威廉道,“喂,你說話啊!剛才不是很多話的嗎?”

雅克低著頭,一直盯著被綑縛著的菲兒和碧翠絲。他雙掌緊握,肩膀緊繃著,就像個旋渦的中心,周圍的水元素不住凝聚到他的周圍。

眼看著雅克的怒氣不斷提升,威廉不禁吞了吞口水,抹了前額微微滲出了的汗。他身旁的同伴們都不禁露出擔憂的目光,不住偷看威廉以尋求倚賴感。要是威廉稍稍露出怯意的話,很有可能他們會當場潰散也說不定。

最終,威廉露出了笑意:“不錯,比在跟格拉沙和米加對戰時更強了,這樣才有出手的價值。”

這話可謂語出驚人,已漸漸聚集起來的看戲者們都不禁嘩然,不過卻沒有幾人認為威廉是大言不慚。畢竟他早在入學時已負著新生王頭號熱門人物的名頭,再加上他手上拿著的兩人,其中一個可是水系魔法部新生班的班主任碧翠絲!



在新生群當中,比較有前途一點的,或許會以去年新生王甚至高年級的某些強大前輩作為假想敵,可是對自己怎麼有自信,都沒想像過會有人敢打老師的主意!

這之間的水平差距是難以想像的,即使想到威廉可能是以八十個人手才能制服到碧翠絲,這依然是難以想像。

要是單純去想像這個差距,很容易會結論道雅克根本沒有取勝的機會。不過此時的雅克,實實在在凝聚起來的魔力,卻讓人感到……這人已經瘋狂了,甚麼事情都可以做得出來,甚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在他身上。

威廉的神情變得非常輕鬆,他幾乎是微笑著對左右各自點了一下頭。那負責行事的兩人看到威廉的態度,也就堅決的實行那早交帶好的指令。

那兩人同時扯著碧翠絲和菲兒的領口,然後使勁一扯,各自把好一大片布料撕扯下來。兩人雪白的肌膚紛呈月下。

“嗚……”兩女生同時哀鳴著,菲兒通紅的雙眼頓時迸出兩行淚水。

“住手!”雅克震天般的巨吼,讓全場所有人心頭一震。他握著手腕,已對準那行事之二人轟出兩記水螺旋術。

“好快!”威廉心頭一驚,這是怎麼樣的唸咒速度啊?幾乎都沒看到雅克的嘴吧有動過!



威廉連忙雙手一推,把那兩個手下及時推開。兩道水螺旋高速飛過那兩人所站之地,在威廉身後相撞爆炸,在迸出的大量水花之中,竟也混雜著七、八道水螺旋術,分散攻擊著威廉一夥!

“高階的魔法控制能力!”威廉嚇了一跳,根本沒想過那兩道水螺旋術會變化成這個樣子。這不是新生水平的戰鬥方式,甚至不是三年級以下的戰鬥方式!

不過這兩分為八的水螺術威力已減弱不少,加上只屬霰彈亂射,沒甚準頭,危險性不算太大,就是攻其無備一點佔了便宜。

威廉搶身把對同伴最有威脅的兩道水螺旋給擋下來,然後對他們喊道:“按計劃進行!撤!”

他突覺一道猛風襲來,轉頭一看,已是雅克腳踏水行術,舉著一隻鐵拳衝到他的身前:“去死!”

“嗚……”威廉催盡生平最強之魔力,全身被一道隱隱的旋風籠罩著,他把身子一偏,總算勉強避過這雷霆一擊,只讓拳頭僅僅擦過身體。

雅克感到在拳頭即將擊中威廉的一剎,力量突然被卸去了一部份,拳道被巧妙地帶偏了,慣性力使他身子往前衝了好幾步。好不容易站定轉身過來,雅克已發現那好幾十人已分別散入密林當中,高速向山頂潛行。



雅克最後看到的身影,正是斷後的威廉。他面向著雅克倒後而退,彷彿腦後長了眼睛,完全不用後顧,瀟灑俐落地貼著身後的眾多樹枝林葉退著,像穿透過林子的一陣風。

這一退無比俐落,使旁觀者們也不禁放下道德上的批判,紛紛讚嘆起來。

“好厲害的風影術,不愧是風系魔法部的高材生。”

“據說這風影術是我校獨傳的三種風系魔法之一,也難怪多年來風系魔法部均是公認的帝京首席學部,擁有這種輔助魔法,基本上就是立於不敗!”

“啊……要是我們水系也有獨傳的秘術就好了。”

雅克倒沒心思時間聽別人的八卦,他四顧一看,碧翠絲和菲兒的身影也見不著,正著急時,他便聽到了菲兒的尖叫聲。

“菲兒!”雅克馬上依著聲音的方向鑽入叢林,“碧翠絲!”



--------------------



雅克全力催動著他自行領悟的水行術,在密林中高速穿行著。對方人數眾多,而且提著兩個人質,潛行引起的動靜太大,要把雅克甩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雅克也是這麼想,追上敵人只是時間問題。他基本上不用理會對方的任何干擾戰術,專心朝著菲兒聲音來源追去就行。

不過追上的速度還是比雅克想像中的慢,因為對方的速度超過自己預計,似乎對方都是風系魔法部當中實力比較強的低年級生。

再追了好幾分鐘,終於看到走在最後的兩人的背影。雅克奮力衝刺然後向前飛撲,雙手抓著兩人的後頸。兩人馬上雙手高舉蹲下投降,完全沒有反抗。但他們也拒絕站起來充當人質。

救人要緊,雅克丟下兩人,便又繼續往上追,不久又追上了幾個人。

這幾人見雅克追近,互相點頭之後,便同時調轉頭來攻擊雅克。

不過他們的攻擊似是虛張聲勢居多,雅克仔細閃過,便又輕鬆制伏了這幾人,他們都沒有反抗。

“他們是想要拖延我的腳步!”明知是這樣,雅克也沒甚麼法子,對方人多,有不斷消耗的本錢。

對方便以同樣的戰術,利用人數消耗著雅克的速度優勢,是以雖然他單人輕身,卻總是追不上敵群的重點人物。

前路的傾斜度越來越高,開始接近山頂了,樹木也開始稀疏下來了。

雅克繼續力追,由於追求極速,身體已被樹枝刮出無數小傷。再多跑一小段,終於隱約看到那兩個大袋子,以及那兩把露出在袋子外的金色和綠色長髮。

“先救誰好?”

本來只要雅克及時一撲,兩人之中他總可能留住一個,但他這麼一猶疑間,窒住了這麼一步,便失去了這次寶貴的機會。

同時地,雅克感到右側一股刺痛肌膚的勁風刮來。威廉.泰爾突然出現在雅克面前。

“威廉!”

“還你一招!”威廉低下身來,朝雅克腹部打來一記右勾拳。威廉並非戰士型人物,但這拳打來功架扎實,而且勁度十足,不過在雅克看來,卻還是有招架的餘地。

他讓過對手的拳頭,架起手臂,使勁壓在對方手腕上,把對方的來勢甩在一旁。雅克心想對方招式已破,正待轉身反攻之時,一道龍卷風卻如銅牆鐵壁般朝雅克迎面撞來!

原來這右勾拳是虛招,被身體遮掩著的龍卷風術才是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