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就比拼最快“在雪山下挖通一條隧道”這個要求來說,似乎第一階段試煉純粹在考驗體力。不過單以蠻力挖掘,是不可能在一個月內挖到對面去的。

所謂的雪山,其實就是成堆的水元素聚集在一起。要是在挖掘時加持著水系魔力,就會事半功倍。所以這簡單的挖掘動作,其實也是對水系能力者們的基本功測試。

由於大家都有一定程度的實力,所以挖掘起來的速度都遠超常人,不一會大家都已經深入雪山裏面,山腳下再也看不到試煉者們的身影。

以雅克對水系魔法的領悟,把水系魔力加持到雙手或工具上去幫助挖掘,是非常簡單的一回事。雖然他在領悟冰結系魔法方面有極大的困難,但“挖雪”這件事情卻還是做得不錯的。

熟習了整個挖掘動作後,雅克前進的速度約為每小時十至十五米左右,在試煉者當中算是成績中上。



而雅克也不急,因為菲兒都已經說了,他們這次不爭速度,只要在一個月的限期內能夠通過就好了。



--------------------



其實在試煉開始前,帝國軍方面已把一個加持了特殊魔法的道具,分配給每一個試煉者。那個道具外表看來像塊鐵片,上面就簡單的寫著“30”的數字,還會散發出淡淡的光芒,過了一天後便會自動倒成“29”、“28”……如此類推。



在不見天日的雪洞裏,這鐵片是試煉者們知曉日子過去的倚靠。

而且靠著這鐵片上的數字的發光,讓試煉者們也不致於要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挖掘。因為在又冷又濕的雪洞裏,游離火元素的密度極低,要點燈照明基本上極為困難,而且生火而聚集起來的火元素,也會影響試煉者們的挖掘效率。

雅克挖了三天,已前進了約五份之一的路程,看來要在一個月內挖通這雪丘,是輕而易舉的事。

然而,雅克在接下來的幾天裏均無寸進。

因為他患上了重感冒。



其實之前的適應訓練,已讓雅克處於身體比較虛弱的狀態,接下來每天的大量勞動,雖然會令身體發熱流汗,但越深入到雪山裏面,雪洞的溫度便越低,每次倦極休息之時,便很容易會造成寒氣入體的情況。

在試煉開始後的第二天,雅克就感覺到身體有點不適,不過他從挖寶的收穫中得到了鼓舞,所以才勉強撐到第四天才倒下。

原來這位於挖掘區外圍的雪山地帶,就已經蘊藏著不少好東西。在第二天早上的挖掘過程中,雅克的鐵鏟挖到一塊硬硬的東西,一把將它挑出來後,發現是一枚像青銅顏色的半透明礦物。

不是甘度夫講解,雅克都不知道這塊東西可以用來煉器。

“這是“雪銅碇”,是銅礦石和水元素的化合物,通常只會出現在激烈雪暴發生過後的寒冷地帶,算是中規中矩的煉器材料,通常四階以下的水系戰士或魔法師,都以雪銅碇或水磨石作為煉製武器防具的主要材料。”甘度夫道,“小子走好運了,這麼大塊的雪銅碇比較罕見,賣出去的話大概可換五千獅心幣左右吧。”

獅心幣是撒克遜帝國的流通貨幣,補充說句,聖水村出產的聖水品質算是不俗,一瓶的賣出價約為一千獅心幣。

由此可知,這塊雪銅碇是好比一大筆的收入了。

挖到寶的心情自然是舒爽的,雅克難得找到了增加收入的法子,當然特別努力,所以他接下來幾乎沒休息地挖了整整兩天,又挖得了十多塊體積較小的雪銅碇,總值都差不多兩萬獅心幣了。



在第一階段試煉,除了挖到礦石之外,挖掘者們還會得到別樣的收穫。

在雅克才深入到三十米左右,便已開始聽到雪洞裏不時出現一些古怪的回聲。

最初雅克還以為是雪洞崩塌的先兆,還擔心了好一陣子,把挖掘速度減緩下來。後來才漸漸發現這聲音“會跑動”,才猜測到這可能是菲兒曾經提到過的“深淵生物”。

雅克繼續保持警覺地挖掘,直至深入到約百米左右,雪洞的洞壁突然出現裂紋,然後某種東西突然從積雪裏鑽出。

那是一隻差不多像雪貂般的動物,四肢短短的,覆蓋著一層厚皮毛,鼻子前端長著一隻黑得發亮的尖角,似乎是用來在積雪裏鑽洞用的。

據甘度夫所說,這種生物叫作“凍土角貂”,嚴格來說並不是深淵生物,只是生活在深淵入口附近的低危險性物種,樣子可愛,不過卻是食肉動物,對人類有侵略性。凍土角貂的毛皮能賣錢,肉也能吃,而且味道還不錯。

一聽到這種生物會咬人,雅克想也不想,便祭出一道水螺旋術直接攻擊,怎知這角貂極其靈活,轉身擺尾後已經鑽進雪壁裏,不見蹤影。



自此之後,雅克平均每兩、三小時便會遇上一次凍土角貂,有幾次差點被牠們偷襲成功,但卻沒有一次能夠成功捕獲,也令雅克感到有點鬱悶,心想要想出一點方法來收服這些小傢伙才行。



--------------------



連續挖了三天,又要隨時跟凍土角貂鬥智鬥力,雅克的寒病漸漸嚴重起來,他想要再挖都挖不動了,倒了下來,嚴重發冷。

由於雪洞裏面氣溫低,濕度高,加上勞動的流汗,雅克穿著的衣服基本上長期處在半濕的狀態,寒氣入體是很自然的事。

問題就在於寒氣入體對正常的水系體質者來說,是沒有問題的,甚至還是舒服的。

但雅克這種“偽水系”的體質,可就不行了。



不管怎麼捲縮著身子,也無法軀趕那折磨人的寒意。包圍著他的儘是冰雪,躺著的地方也是又濕又冰的,停下來不動的話只會越來越感到冷,但雅克他四肢發軟連站起來都很勉強,要勞動讓身體發熱實在是無能為力。

“不行了,我要作弊!”雅克拿出魔法粉筆來,打算回到魔法研究部室的火爐前烤烤火,睡個好覺再說。

但怎知道他不管怎麼畫,那道通往部室的門卻怎麼也不顯現出來。

“這魔法粉筆的結界,只在帝京的範圍內有效。”甘度夫道。

“你怎麼不早說?”

“我有說過啊?我不是叫你不要想著作弊的嗎?”甘度夫理直氣壯地道,“你會不會把自己看得有點低了?即使結界魔法仍然有效,你在試煉途中離場休息,豈不是在心理上認輸了嗎?你容許這樣的污點永遠跟著你往後的人生歷程嗎?”

“現、現在的情況是我的人生歷程快到盡頭啦!”雅克有氣無力地道。他的手腳冰得像石頭,連活動都受到影響了。



“冷靜一點,不作弊的休息方法也是有的。”甘度夫賣關子地道,“你忘了你自己是誰嗎?”

“我?”雅克想了一下,“……對了!規則好像沒說過不准使用火系魔法!”

“小子的悟性實在是越來越高了,呵呵呵……”



--------------------



根據元素屬性相生相剋的原理,水元素先天性地是抑制著火元素的。

在這雪山挖洞試煉裏,要是有比純粹用臂力挖掘更愚蠢的方法,那就是用火系魔法去融解冰山。

用火元素的高溫可以溶掉寒冰沒錯,不過這是非常耗費魔力的行為。因為在水元素大量結冰的環境裏,游離火元素的數量肯定極少,施行火系魔法就要耗用更多的魔力和精神力,而且威力還要大打折扣。

對於雅克這種先天火系體質再加上天火靈魂的人物來說,根本不用擔心所謂的消耗問題。

試煉規則裏,並沒有說明參加者必需是水系戰士或魔法師。誰有能力抵得住寒冷的話,誰都可以參加。

不過這凍土深淵裏挖出的寶物,絕大部份只有水系能力者才適合使用。而且在這種環境下,其他屬性者根本難以跟如魚得水的水系屬性者競爭,所以根本不用設下甚麼限制,其他屬性者根本就不會參加這個試煉。

目前雪洞裏又沒有其他人,也不怕被人識破,所以雅克也就心安理得的使用起火系魔法來了。

火球術在他掌心間燃燒起來,他那冰冷的雙手隨即感受到暖意,那暖意沿著手臂湧進身體內部,讓雅克不期然的全身顫抖,舒服得嘆了口氣。

“啊……真是地獄裏的天堂啊……”

由於溫差的關係,洞裏到處開始融雪滴水,剛烤乾了的衣服又再被沾濕了。

雅克於是催運魔力把火球術擴大,再慢慢往上推,把雪洞慢慢融化擴張到約十米高,十幾米寬左右,然後便把火球固定浮空在自己頭頂,融化的雪水沿著傾斜的洞頂往兩邊流下,再沿著雅克用火球術燒出來的排水坑疏導出去。

躺在火球術下方的雅克,總算可以在稍為舒適的環境下養病了。他閉眼不久,便輕微的打起呼嚕來了。

在這變寬了的雪洞內部,突然出現兩道裂縫,這次兩隻凍土角貂鑽了出來,正想要打毫無防備的雅克的主意。似乎牠們在這幾天也跟雅克對恃了好幾回,彼此都拿對方沒法子,牠們也等待這機會很久了。

尤其牠們鑽進雪洞裏後,發覺裏面的火元素非常充沛,而且氣溫暖和,對凍土角貂這種水系生物來說,更是興奮莫名。牠們對於元素相生相剋有著本能的領悟,知道自己對上火系獵物總是比較得心應手的,所以也就認定這人類已是一塊到了嘴邊的肥肉了。

當牠們對準雅克的大腿,張開滿是利齒的嘴巴要咬下去下際,雅克突然翻過身來,拾起早預備在身邊的一柄普通鏟子,便沉腰壓腿,使出其最為拿手熟悉的“火.龍.翔.閃.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