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會問,對這種小生物使用絕招,有這個有必要嗎?不過當時雅克正值重病中,在休息期間被騷擾到自是躁火不已,再加上對手是過去幾天也打它不到的凍土角貂,在自己手軟腳軟的狀態下,實在不敢少看牠們。

所以雅克才決定出手便出絕招,務求一擊必中,了卻這心頭大患。

這火龍翔閃擊當配合瑪莎拉之劍,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雅克如今手裏沒劍,只權充以雪鏟代之,再加上環境屬性不合,自己身體又抱恙,所以最終只能發揮出五成威力。

以雪鏟當劍,“翔”起來的也不是火龍的形態,只是一團類似饅頭般的東西。

不過已經足夠了。



兩隻凍土角貂頓成了烤好的野味,劍招餘勢未盡,直轟在雪牆之上,轟出了好一大個窟窿。

“呼、呼……比想像中容易對付呢。”雅克幾乎累得虛脫,跌坐在地上喘了好一會兒的氣,才能再次站起來。

“啃了四天乾糧,今天終於有熱食可吃了!”看到這兩塊香香的烤肉,雅克樂得拍掌。雖然沒有調味,但熱得燙嘴的肉食已足夠滿足雅克的肚皮了。

雅克吃了個飽,整個人懶洋洋的倚在地上。感冒的症狀似是抒緩了些,但體內那股寒氣仍未能軀散掉,整個人忽冷忽熱的非常不舒服,極需要睡上一覺好好休息。

正想躺下,但看著那冷冰冰的地面,雅克不禁嘆了口氣。



有點可惜的是,火龍翔閃擊把角貂那一身厚厚的毛皮都燒焦了。要是能剝下來當墊子,睡在上面的話,身子定能暖和起來的。

正打算咬牙躺在冰面上時,雅克又聽到洞窟附近正傳來那熟悉的回聲。好幾隻凍土雪貂從剛才那由火龍翔閃擊造成的大窟窿裏鑽出來,牠們又把雅克當成易入口的肥肉了。

“呵呵……本少爺正想著你們,你們就自動送上門了。”雅克握起鐵鏟,“還是不要用絕招,只把牠們打昏了就好。”

由於吸收了經驗,雅克只是靜靜的坐著,等待那些凍土角貂接近,張口欲咬,完全放鬆戒備的那一剎,他才提起鐵鏟“砰、砰、砰、砰”在每隻頭上敲一記。

四頭凍土角貂應聲倒地。



接下來,雅克開始做一件他從沒想像過自己有膽量會做的事,就是給這幾隻角貂剝皮。

“這些角貂應該不是瀕危物種吧?不過我只是受到攻擊而自衛,不是主動捕獵的……”始終上一世的思想包袱令雅克覺得不好意思,不過自己正值重病當中,急需營造一個可以讓身體暖和的環境,不這樣做也不行了。

好不容易總算把幾塊毛皮拼成一張毛皮毯子,雅克躺在上面,終於不用再把屁股貼在冰面上了。

雅克放鬆一躺,隨即倦意侵襲全身,陷入了半昏半睡的狀態。



--------------------



這一次的重感冒,是真的非常重。雅克這一躺,竟然便躺了近兩個星期,幾乎完全沒有活動能力,只要坐起身來超過五分鐘,便頭暈欲嘔,必需躺平過來。



想要繼續挖掘前進當然不可能。

而每天總有幾次,成群結隊的凍土角貂會闖入這被火球術烤得暖和的雪洞裏,企圖欺負一下這位病塌上的弱者。

但每次他們將要咬到這塊嫩肉之際,便被從天而降的鐵鏟給敲中腦袋昏倒。

雖然連爬起來都有點勉強,但勉強蓄聚起僅剩的力量,留待每次遇襲時作出反擊,雅克還是有這個能力的。

這兩個星期裏,雅克給這些凍土角貂剝皮也幾乎剝成專家了。他漸漸以“剪毛”來取代必需要殺死動物來取毛皮,這樣對良心的責備也就少了些。

再來,他發現這些角貂鼻子前的“角”,是可以再生的,因為他看到了一隻特殊的雪貂,在牠那斷得只剩點根的舊角前端,正在長出一根嫩嫩的新角。

他試著把打昏了的角貂“去角”,然後丟回牠們過來的方向,企圖阻嚇其他同類,減少每天騷擾自己休息的次數。



無奈這些角貂似乎不懂得接受教訓,恐嚇策略完全失敗。

不過聽甘度夫說這角雖然沒皮毛那麼值錢,但也多少有點藥用和煉器上的價值,那雅克便把這些貂角當成試煉的戰利品收集起來了。



--------------------



依著甘度夫的教導,在半昏迷狀態中的雅克,便已憑著僅有的意識或是身體本能,全力運轉著近月來很少使用的火系魔力,企圖把那不受控制的襲體寒氣給逼出來。

雖然自入學帝京之後,雅克就沒甚麼機會鍛鍊火系的魔力。但是這幾個月來他在魔法研究部裏的領悟,連場戰鬥所磨煉出來的意志力,均令他的火系能力有所提升。

不過這樣還是不夠,那不住在體內胡亂游走折磨著他的寒意,還是沒有消失。這讓雅克聯想到一個前生聽說過的名詞:走火入魔。



要怎樣才能令那股體內的絮亂寒意,給理順下來呢?

每當雅克被體內寒氣折磨得不能忍受時,他便咬著牙動用全部的精力,催動魔力朝著那體內最深處的那點“天火”狠狠的撞擊一下,只有那迸射出來的火花能夠稍為鎮壓著那股寒氣,但也只能鎮著一段時間。

所以在雅克昏迷期間,他是在專注地淬煉著體內的天火。那星點天火看似微弱,但卻是越淬煉便越為強大,就像煉鋼般越敲打便越強。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從那倒數日子的魔法金屬片得知,雅克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

這些天來他不斷淬煉天火以軀寒,身體的狀態已漸漸好轉,至於那道絮亂的寒氣,已被天火逼至無法在體內到處亂竄,如今是被壓逼到雅克的咽喉一帶,令他常常有欲嘔和頭暈的感覺,比起最初發熱發冷時還要辛苦!

“不能停下來!多辛苦也要繼續下去!還差一步便能逼出來了!”甘度夫鼓勵道。

雅克只好咬牙支撐著,繼續努力淬煉著天火。



直至某一刻,雅克突然感到體內像發生某種爆炸似的,頓時感到天旋地轉,地動山搖。

“咳……”雅克猛咳了好一頓,終於把卡在他咽喉一帶的那股寒氣給咳出來了!



--------------------



好像阻擋著滾滾大江的堤壩終究崩塌,雅克體內一直蘊釀累積著的天火火花,沒了那股寒氣作為對抗力,便都一股腦兒地井噴出來。

頓時雅克頭上高高祭出一道極其高溫的純白色火柱,連雅克這種體質都感到炙熱得不可忍受!

“快點收歛魔力!不然的話就輪到火元素在體內亂竄的了!”甘度夫警告道。雅克馬上緩下體內的火系魔力運轉,好一會兒後,那頭上的火柱才慢慢的減弱下來。

直至體內的火系魔力完全平息,那點天火再度被壓抑下來深埋於體內,雅克站起身來,感受著自己的變化。

那種不舒服的重感冒症狀已是完全沒有了。

對周遭的氣溫,雅克還是感到冷,覺得不喜歡,無法把體溫下降至跟環境同步。不過顯然對於寒冷的忍受力提高了。

最重要的是,跟體內寒意的軀逐大戰,令他對於“水元素的寒冷凍結”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

他伸出手來,祭出一個普通大小的水球術,然後拋射出去。

在水球飛行途中,雅克握了握拳頭,釋放出精神力,那水球術頓時膨脹凍結,變成一塊冰晶,“轟”地撞在洞窟壁上。

“成功了。”雅克會心微笑,“果然,水滴凝結成冰,也不過是水元素的一種形態轉換。只要把水元素的震動平靜下來,就會自然溫度下降,結成固體。”

“怎麼小雅克說的話,比羅德那傢伙說的還要深奧?”甘度夫問。

“這叫科學,是我們那個世界的魔法。”

“哦。”老頭道,“對了,恭喜你對水系魔法原理的領悟又提升了。”

“謝謝,真是因禍得福啊……”

甘度夫心裏那句也是恭喜雅克,不過是恭喜他的火系魔力,甚至比水系還要進步得更多。雅克體內的天火,經過差不多一個月來的反覆淬煉,又到達了一個新的水平。



--------------------



好不容易克服了病魔,又掌握了冰結系魔法的原理,雅克深呼吸一口氣,然後環顧一下,才發現這個月來持續燃燒火球取暖,再加上剛才那記走火,已令洞壁內的雪大量溶解,如今這個雪洞已經非常廣闊,好像已把整個雪丘從內裏挖空了似的。

雅克四處張望,才從五十米以上的洞壁高處,找到了自己挖進來的那個洞口。原來這一個月來,連地面也因為冰雪溶解而下降了五十米。

不過冰雪融解出來的雪水,都流到哪裏去了呢?

這個問題並沒有逼切性,所以雅克也不打算找答案。他看了一下那個倒數的金屬片,發現那數字只剩下“2”。

在雅克生病停下來之前,他才挖了三天,估計才只挖了五份之一左右。這一個月雖然沒有吋進,但卻在雪丘內部弄出了這大得驚人的洞窟,應該省下了不少挖掘的功夫,但距離終點還剩下多少呢?他也沒有概念。

“不知道還能不能趕得上。”當雅克正打算想辦法爬回地平面上,繼續挖掘之時,他卻被地上某物引起了注意。

那是一團不冷不熱,既然固體也非液體,彷似透明又似有色的奇怪物質,就掉在雅克腳前,晶瑩瑩的在晃動著,有點像果凍般。

“那是……小子剛才吐出來的東西?”甘度夫?道,“……那亂竄的寒氣,竟然是有形體的物質?”

雅克感覺到那團物質蘊含著密度極高,潛藏能量極大的水元素。他把物質沾起來,隨即在掌心中凝聚成球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