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著本能軀使,雅克試著把水系魔力加持到這球體上。那球體頓時閃射出晶螢的藍光,這藍光的頻率跟雅克體內的水系魔力發生共鳴,令他頓時感到渾身舒泰,力量充盈。

“這東西……似乎是個不得了的寶物!”雅克如獲至寶,捧著那團物質左看右看,越看便越喜歡。

“這到底是甚麼呢?我對水系的東西不是那麼熟悉,一時間也說不出來……”甘度夫道,“難道是那道寒氣,被小子體內的天火淬煉了一個月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慢著……好像這洞窟四周……還有不少……”雅克仔細地察看著,發現地面,壁面,都疏疏落落地散佈著星星點點的透明物體,令整個洞窟像是星空般閃爍著,剎是好看。

“該怎麼把這些物質收集起來?”雅克拿著那團物質,湊近地面,那地面上的星星點點隨即被吸附起來,融合成那圓球的一部份。



雅克於是便很有耐性地,把整個洞窟表面黏著的神秘物質都收集起來,一點不漏。

這麼一收,雅克手上的神秘物質圓球,體積又增加了少許。

雅克把圓球以角貂的皮毛裹起來收好,然後又再把洞窟走一遍,把那些冰雪融掉後散落在地上的雪銅碇,或其他雜七雜八的礦物,都一併收集起來。

他心裏想著,不管到頭來能否趕及通過試煉,這些放在眼前的收穫也不能錯過啊。

再加上這一個月來收集的貂皮和貂角,雅克的背包已是塞得脹鼓鼓的了。





--------------------



收拾完畢之後,雅克開始從洞壁向上攀,攀到正常地平面的高度之後,才開始繼續挖掘前進。

他提起雪鏟朝著冰壁使勁一插,隨即壁面剝落,幾道裂縫隨即爆開來。久遺的日光,便從那幾道裂縫中滲透進來!



原來他距離終點只剩下不到半米!他在養病時弄出來的雪洞,似乎已把整座雪丘從內部給溶解了大半!

這麼快便能出去,反而讓他害怕了。

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他在裏面弄出了個這麼離譜的雪洞,再加上洞裏處處可見的溶雪痕跡,除了長時間的施行火系魔法溶雪,還有甚麼可能弄成這個樣子?

雅克連忙從地上抓起幾把雪,把那幾道裂縫密封起來,只剩下一個小小的圓形洞眼,細心觀察著外邊的動靜。

如無意外,挖掘試煉的第二階段應該早已開始,大家應該都在搶挖著位於深淵中央的那個凍土冰核了。

從洞眼裏向外望,看不到任何動靜,四周只是白茫茫的一片,似乎雅克所在的位置,並不那麼靠近冰核。

不過他仍然隱約聽到各種聲音,例如是挖掘爆炸之類的嘈雜聲,也聽到了嘶叫么喝的人聲,不過聲音來源似乎頗遠。

再觀察了一下,發覺似乎洞外附近都沒有人跡,雅克才大起膽子挖穿一個小小的洞口,然後悄悄爬將出來。



總算重見天日了!

當下天色澄淨無雲,陽光燦爛,而四周的鎧鎧白雪反射著日光,更是閃耀得刺眼。

雖然剛才透過裂縫滲漏出來的日光,已讓眼睛稍為適應,但是完全暴露在這純白色的環境下,雅克還是需要習慣一下強烈的光線。

他連忙轉過身來,背向日光,抓起幾把雪來填補剛才爬出來的那個洞口。才把洞口填到一半,雅克便聽到背後有人高聲喊他的名字。

“雅克!終於來了啊!”菲兒邊招手邊跑過來。在她身後,羅拔和內維爾兄弟都正向雅克走來。

雅克嚇了一跳,馬上加快速度抓起雪來填洞。

“幹嘛啦雅克?不想看到我們嗎?”菲兒疑惑地道,“你在幹甚麼?”



“別、別過來!”雅克胡亂把雪踢進洞裏。

“幹嘛鬼鬼祟祟的?你到底把甚麼藏在後面?“菲兒低下頭來,察看著那已掩埋了九成的破口。

“是、是……”雅克急得滿臉通紅。

“是大便吧。”加里滿臉認真道。

一聽到加里這麼說,菲兒便連忙彈開到五米之後。

“雖然明白這是人之常情,但是你好不好下次不要在這種空曠的地方辦事?好歹也找個轉角位置掩敝一下吧。”菲兒道。

雅克也唯有滿臉通紅地應諾。雖然形象因此受損,但秘密總算能夠保持著,他也不能計較那麼多。

菲兒竟然這麼輕易地便相信,這個問題肯定是一直在困擾著試煉者們。確實,從心理上,在這純潔得一片白的雪地上辦事,確實有種在褻瀆的感覺,尤其對水系屬性者們而言,他們對這種充滿著游離水元素的地方,心裏是崇敬的。



大家都沒甚麼興趣看雅克埋“大便”,於是他也就大條道理的把那個破口埋得好好的,然後才正式歸隊。

原來菲兒他們都是在最近三天才陸續通過第一階段,大家都依著最初定下的策略,儘量花盡第一階段的預定時間。

“太好了,總算是全員聚集了。”菲兒拍掌笑道,“老實說,雅克,我們之前是有點擔心你。”

“不要說你,連我也以為自己會死在第一階段,”仍是滿臉疲乏的羅拔道,“雪丘裏面實在是太冷了,超過了我身體的臨界值,最後幾天可是死撐過來的。”

“你不是因此而突破了嗎?”菲臘拍了拍羅拔的腦袋,“都怪你平日鍛鍊不足,潛力這種東西,還是要靠努力才能發揮出來的。”

“……雅克,你也突破了嗎?”加里問道。

“看起來是這樣嗎?”雅克反問。



“你的姿勢改變了,沒有再縮頭縮腦的。”他說。

“雅克改變了“偏食”的毛病,不再怕冷啦。”菲兒微笑道,倒是把雅克的突破說得理所當然,“你已經能夠使出冰結系魔法了嗎?”

雅克沉默了一會,然後便祭出一個水球,甫離開掌心時便散掉精神力把水球弄破,再極快地把精神力收緊,散開的水花頓時結冰,看起來就像是二階魔法“冰塵術”。

一理通,百理明,僅憑一念,雅克便又學會了冰塵術。

“……這冰塵術不是有點古怪嗎?”菲臘道,“我好像看到水元素在離開了雅克之後才結冰的……”

“雅克使出的魔法,樣子向來就有點古怪,”菲兒道,“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之前他對菲臘使出的水球術,就好像在途中變成了水螺旋……”加里也疑惑著,“這是高階的魔力控制嗎?”

“我們不要再糾纏在這種事情上了。”菲兒道,“我們時間不多,要開始幹正事啦。”

雅克總覺得,菲兒是在替自己掩飾著。



--------------------



“讓我首先跟雅克解釋一下現時的情況,”菲兒道,“雅克先看一下那個日子倒數的金屬片。”

雅克把金屬片拿出來看,上面的數字已從本來的”1”字,轉成了”7”,數字的光芒也從藍色轉成了紅色。

“今年凍土深淵的氣候很不穩定,採挖期縮短了很多,依照帝國軍的預算,七天之後就會再次刮起雪暴。”菲兒說,“即是說,第二階段試煉只剩下七天,所有試煉者要在七天後完全離開凍土深淵,不然不保證安全。”

“那我們豈不是大失預算了嗎?”雅克問道。

“不,這正在我們預期之內。我和內維爾兄弟之前已翻查過凍土深淵的氣候歷史,早已預測到今年的停雪期只有往年的一半,”菲兒道,“正是掌握了情報,我們才決定留待到最後幾天,才參與第二階段的挖掘。”

“可是這不會比其他人都落後了嗎?”雅克遠遠眺望,看到那塊凍土冰核已再不復那圓渾無瑕的雞蛋型了,坑坑洼洼的,大概有四份之一的體積已被挖走了。

菲兒和內維爾兄弟雙視笑笑,“落後不是問題,最後的收穫才是重點。”加里道。

“按我們所知,第二階段到目前為止,三方面的勢力都在各自挖寶,沒有任何衝突出現過,這情況看似理想,但也意味著真正的危險還沒出現,”菲臘道,”或許正在扮豬等著老虎吃的,還不止我們這一組的。”

“我們再多等兩天,”菲兒道,“接下來,就輪到雅克同學站出來,代表帝京在洛芙大陸發光發熱,讓聖心學院的廢柴們知道我們的厲害了!”



--------------------



接下來,雅克便加入進帝京方面的駐扎陣營,菲兒一組終於全員集合,開始第二階段的挖掘了。

他們一行人圍著凍土冰核團團亂轉,到處跟其他冒險者們聊天打屁,埋怨第一階段試煉的辛苦,又說只要能收集得幾塊雪銅碇回去就算不錯了。

這幾人的實力明顯不足,即使幾個男生看似全力轟擊那凍土冰核,也只能轟出幾片小小的碎片,但他們跪在地上拾起這些碎片,便好像很滿足似的。

只是扮豬吃老虎也是需要演技的,這方面菲兒從開始就進入了狀況,她穿著的是薄薄的一件像公主出席茶會似的長裙,拿著的那根法杖看來華而不實,好像連站在雪地上都隨時要滑倒似的。

她看到同伴們在轟擊冰核時,都會害怕地閃開。遇上偶爾出現的凍土角貂和其他生物時,都會哭著臉似的躲在隊員們的身後,似乎徹頭徹尾是個純粹因為好奇而來玩玩的任性小姐,真不知道她是怎麼通過第一階段的。

不過對有勢力的家族而言,打通關節讓主人的寶貝女兒到冒險地玩玩,也不是件難事。反正這凍土冰核對真正的高階魔法師和戰士們的吸引力不大,是純粹給年輕人們練功賺錢的所在,放些閒人進來也不會造成很大影響。

被菲兒精湛的演技所感染,很快雅克和羅拔也就跟著裝弱者起來。

說到扮豬吃老虎,雅克可是從零歲起就不斷啄磨著演技的專家了,是以很快就演得入木三分,跟菲兒平分春色。

“幹得不錯嘛雅克,”菲兒悄悄在雅克耳邊道,“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一面,看來我們相似的地方是越來越多了。”

“別的不敢說,在這種事情上,我承認我們還真是一對好拍擋。”雅克道。

“這菲兒……越看便越不簡單……以這種年紀便有這種心計,到底是誰訓練出來的?”甘度夫道,”怎麼總覺得她有著某位熟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