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菲兒的估計,經過昨天晚上的一輪搶劫,那幫蒙面人最少把公眾陣營收穫的四份之三,以及帝京陣營收穫的一半,給一口氣搶了去。

這個數目,大概等同於聖心陣營目前的總收穫量。即是說,偷偷洗劫一遭,獲利便翻倍,這次他們確實是算計得太準確了。

試煉只剩下三天,這三天內仍有帝國軍在現場維持秩序,故此他們也不怕對方也會來劫營報復。

帝京陣營的怒火,只能發洩在正常的採挖時段裏。

自搶劫事件後,這採挖試煉的場地已再也見不著任何和平的氣氛,雙方都在借採挖當藉口來互相毆鬥而已。



被搶了的人,當然想要在凍土冰核前把失去的從對方手中搶回來,不過時間只剩三天,就算把聖心的採挖者們都打了個一敗塗地,也根本無法彌補被搶的損失。

再說自從洗劫事件後,帝國軍方面加強了各勢力駐扎點的監視,所以即使想要學對方蒙面洗劫,現在也已經行不通了。

而可恨的是,經過兩天的互搶,帝京陣營不單無法堂堂正正地從聖心那兒贏回一些面子,在公平競爭的情況下,反而還是打敗被搶的比較多。

這也難怪,水系學部向來是帝京裏最弱的,這一點在四大學院間也不是秘密。所以去年被帝京拿下凍土深淵試煉的第一名,對聖心來說當然是無法接受的恥辱。

所以,今年聖心的水系戰士和魔法部們,是故意派出較強陣容出現,而且有策略地聯繫起來,企圖在今年一雪前恥的。



其實論學部實力,聖心方面本來已是勝多敗少,而如今對方“意外”遭到洗劫,更讓聖心方面穩操勝券。

到了最後結算成績時,聖心這邊的收穫當然不會突然變多,不然的話,就是公開承認是他們派人洗劫對方陣營的了。

但是被搶者收穫減少,相對來說,沒被搶過的自然排名就會較高了。

今年試煉的前十名,應該也會被聖心的學員穩穩佔據。

看來去年被帝京搶下了試煉第一名的恥辱,今年聖心應該可以洗刷掉有餘了。





--------------------



就目前的戰況來說,帝京方面可謂落入了一個必敗之局。

去年拿下試煉第一名的菲兒小組,在洗劫事件之後,竟然完全沒有加入到跟聖心學院的鬥爭中,這也難以避免會惹來同學們的埋怨。

負能量聚集得越來越多,大家的怨言便也越來越過份,甚至開始有了陰謀論式的推測。

“真是越想越奇怪,在我們的陣營中,就只有菲兒的小隊沒有遭到任何損失呢。”其中一位學長道,“難道聖心知道他們是去年的第一名,所以不敢出手?”

“怎麼會呢?我們的菲兒不是最擅長隱去身份,然後扮豬吃老虎的嗎?”另一位學姐接話道,“你們知道他們去年是怎麼拿下試煉第一名的嗎?答案是誰都不知道!據說聖心那邊,對於菲兒小隊的印象,就是那兩個今年沒有參加的成員,他們連菲兒和內維爾兄弟三人的樣子都沒見過!”



“你們到底想要說甚麼?”菲臘冷冷地道。加里已是隨時想要打架的樣子。

面對著垂頭喪氣,口出怨言的同學們,菲兒只是單純的笑笑,沒有說過一句話。要是用心注意著的話,甚至會發現菲兒現在的笑容,比起以前還更加甜笑可人。

雅克非常熟悉這笑容。

因為他在心頭怒火中燒時,也常常會笑得特別燦爛純真。他們兩人果然有很多相似之處。

“他們只不過是說出一些事實,”另一位比較成熟的學長道,“你們過去的表現,實在是有令大家懷疑和感到不安之處。”

“再加上菲兒,以及那對暴力兄弟,都不是直接考進帝京,而是外來的轉校生,我們自然會懷疑你們對帝京的忠誠……”

“我不把你的舌頭扯出來我就不是人!”加里和菲臘已朝著那說話的人撲出去,眼見內部矛盾即將爆發之際,菲兒只輕輕地說道:“不要動粗。”



加里和菲臘馬上凝住去勢,抑著憤怒退了回去。還要被那個學長譏諷道:“真是兩個沒卵蛋的廢物。”

“誰是沒有卵蛋的廢物?”突然某個聲音插話而來。

那學長到處張望了一下,才發現說話的是那個一直站在最後面,那個叫雅克的新生。

“菜鳥,你有甚麼資格站出來說話?”那位最先懷疑菲兒的學長道。

“你看看你頭上,再說說他有沒有資格站出來說話。”羅拔指了指那學長頭上。他抬頭一望,發現一枚超巨大的水球正在形成。

由於當時已開始刮起風雪,四周水元素躁動不已,故此大家都沒能察覺到這水球的出現。正是由於涷土深淵是個充盈著水元素的地方,對水系魔法師和戰士來說,是非常好的掩護環境,所以聖心的洗劫行動才會一舉成功。

雅克借著怒火催運魔力,轉瞬間這水球術就已凝聚成二十米直徑,足以把整個帝京陣營包裹進去。

不過那學長倒是不會簡單被一個水球術嚇倒的。他不屑地笑道:”又是這一招,難道你認為我們還會害怕這種初階的……”



雅克高舉雙臂一扭,那超巨型水球術隨即高速旋轉,變成一個漏斗型的水螺旋術。他大喝一聲,雙拳握緊,那水螺旋便啪啪般凍結成了冰晶,冰晶的尖錐直指著那學長的頭顱!

那學長盯著他頭上的龐然大物,在這冰天雪地的天氣裏也不禁流下了一滴汗。倒不是說他加上身旁夥伴的力量,不能夠稍為避開這誇張至極的攻擊,而是雅克展現出來的這一手,確實讓人無法不認同他說話的資格。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水球術會變成水螺旋術然後又變成冰晶?這夥三、四年生從沒在課堂裏聽說過這種魔法的運用。

這是高階的魔力控制技巧嗎?難道他是傳聞中極少數被校方嚴格挑選,接受秘傳的頂尖學員?

所有曾經對雅克生起過一絲輕視的人,現在心裏都只剩下一句話:這個叫雅克的紅頭髮男生,絕對不是一隻菜鳥。

看到對方似乎不打算再擺起前輩架子了,雅克才緩緩地道。

“我實在不想廢話些甚麼,不過我只想要問一句,自己上街時不鎖好門窗,回到家裏後發現被打劫了,跑出去抓賊反被人打了一頓,回來後便對沒被打劫的鄰居發脾氣,這是有卵蛋的行為嗎?”



那學長的面色漸漸變紅起來,場中不少人也低下頭來,實在想不到任何可以反駁雅克的話。



--------------------



沉默了良久,其中一位學姐終於站出來道:“我也認為不能把責任推給菲兒他們。我們完全中了聖心那邊的計,這是非常明顯的。他們本來就是敵人,不防範他們,是我們太過天真了。”

“對,聖心的人向來跟我們競爭時,就從沒有手軟過的,今年他們故意在裝好人,我們竟然也會相信!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不敢置信!”另一位學長道,“這還不是因為我們心底裏是害怕著聖心的,總想迴避跟他們正面衝突嗎?”

“我甚至認為聖心方面也沒有錯。”另一位學長道,“他們這個佈局是早就計劃好的,所有學員都有著同一個目標,就是代表聖心學院打倒我們帝京,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事!而我們呢?不過是碰巧為了挖寶,為了賺外快而聚在一起的“所謂同學”而已。”

“我很同意雅各學長的說法,他說出了我們帝京水系的問題所在!”又一位學姐道,“其實我們個別的實力,並沒有比聖心差很多,不過我們學部的凝聚力不足,學員們各自為戰,只成一盤散沙,所以才被有組織及有預謀的對方有機可乘。”

“我承認我也沒有為學部做過甚麼,每年有一半時間偷跑出去當傭兵賺錢……”

或許是知恥近乎勇,各學長學姊們都紛紛站起來主動承擔責任。

菲兒的笑容漸漸現出暖意,內維爾兄弟也放下拳頭來了。

雅克也感到心頭一寬,情況比他想像中要好得多。這班學長學姊看來也沒有當初想像中的那麼差勁,學部積弱的原因,或許真如他們所說,大家欠缺了團結在一起的凝聚力。

想到這裏,雅克突然看向菲兒。

菲兒正好看向雅克那邊,她對雅克感激地點了點頭。雅克皺起眉頭,稍為吃力地分解著眾人頭頂上的冰晶。

那冰晶粉碎成冰塵灑落在眾上身上,傳來一陣涼意,把剩餘下的情緒和躁火都一灑而滅了。

這時菲兒才悠悠站起來道:“我們也是時候站起來,好好報答一下聖心學院給我們的當頭棒喝了吧?”

眾人心裏都不期然地燃起了一股熱情之火。

這是一個轉捩點,代表著眾人心裏面的負面情緒轉換成正面,從各自為戰漸漸轉變成彼此之間隱約有了一種牽絆感,這牽絆感就是所謂的“戰友情誼”。

不過眾人的心態,不可能僅憑雅克和菲兒這短短幾句話就完全改變。他們也沒期望能夠令這一盤冷冰冰的散沙變成一團熱火,能夠有一點點的改變,對菲兒他們的計劃來說便已經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