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覺到大家的思緒已從負面轉向正面,菲兒認為是時候下重藥了,便以誠懇和堅定的語氣說道:

“其實,我是奉了阿杜老師的秘密指令,才佈下了這個以擊敗聖心學院,並完成凍土深淵試煉為目標的局。”菲兒道,“過去兩年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要麻痺對方的注意力,引誘對方在嚴重輕敵的情況下對我們出手,目前這個戰況完全是在我們的預測裏面,對方已經完全走進我們佈下的網子裏了。”

這話一出,惹來全場不少的迴響。

連羅拔都轉過頭來,像看陌生人似的看著他的姊姊。

雅克當然也同樣驚訝。他知道菲兒早就對這個試煉有所算計,不過他卻猜不到這個算計竟然從去年就開始了。



不過轉念又想,她這番話又有幾成是真,幾多是算計呢?雅克越來越摸不透這女子了。

“真、真的嗎?我們真有可能……擊敗聖心學院?”眾人的眼神多是疑惑,但也夾帶著少許的希望。

“當然了,我們去年不也就擊敗了他們嗎?”菲兒沒好氣地道,“當然,去年我們耍了點小手段,令他們過份輕敵,才被我們僅僅勝過他們。今年我們的目標,正是把全力出手的聖心徹底打敗!今年我們有的是強援,就是傳說中的“蒙面六人眾”!我們這兩位新加入的隊員,羅拔同學和雅克同學,正是蒙面六人眾的骨幹份子!”

“蒙面六人眾……就是不久前在學校後山那場混戰的始作俑者嗎?”對這班水系的三、四年生來說,由於他們對學部沒甚麼歸屬感,那後山之戰只是一場跟他們沒甚麼關係的風波,所以也不太清楚當時發生的事,只是稍為聽說水系的學弟學妹們在那一戰上發揮得不錯而已。

不過就憑這一戰的表現,就能判斷所謂的“蒙面六人眾”,能夠跟精銳盡出的聖心學院一拼嗎?



但眾人隨即想起剛才頭上那顆以極速成形的巨大冰晶……

“放心吧,這是阿杜老師交給我們隊伍的秘密任務,要是有需要正面交戰的話,還是交給我們六人就可以了,”菲兒道,“不過要是大家能夠稍為出力,幫助我們把網子收起來的話,我們就可以輕鬆得多,勝算也就大得多了。所以嘛……可以請大家幫忙嗎?”

眾人聽後都在私下討論著,似乎對菲兒的計劃都有贊同之意。

趁著等待大家回應之時,羅拔便跑過來憂心忡忡地對菲兒耳語道:“姐姐,你是不是算錯了人數……我們不是才五個人嗎?到時怎麼弄第六個人出來?”

“呵呵……羅拔啊,你真是太不了解你的姐姐了。”菲兒笑著轉過頭來道,“雅克,你說說我們的第六個隊員是誰呢?”



雅克牽著嘴角笑道:“當然是咖啡。”



--------------------



在菲兒的計劃裏,有一個最重要的估算,就是聖心學院那邊還沒有把他們搶回來的賊贓運走。因為有帝國軍在盯著,聖心那邊絕不能夠承認這批違規得來的東西,就在他們手上,不然的話可能會遭到所有學員取消試煉資格的處分。

是以他們只能等到試煉的最後一天過去,帝國軍完全撒退,不再保證試煉者的安全後,才把這批物資運走。

雖然即使沒有這批賊贓,在此消彼長下,聖心的收穫也肯定會比兩手空空的帝京為多,但聖心也不能由得這批賊贓留在凍土之內,因為他們也要保證,帝京他們不會等待他們都全撒後,才把這批物資尋找回來。這挖掘場地面積不大,想要把東西藏起來不是易事,必需要有人守到最後一刻才成。

是以聖心方面,肯定不會出現提早撒退的情況,因為他們要把主力留下來守著那批賊贓,免得帝京趁他們撒退得差不多時來個人多打人少。



這正是菲兒要請帝京的同學們幫忙之處。她請求他們在剩下來的幾天裏也要全員出動,不斷竄擾著聖心方面,讓他們知道帝京那邊完全未有退意,逼得他們的主力必需留守。

雙方勢力保持著緊張的對峙,大家都在等待著三天後,當帝國軍完全撒退時,對方會有怎樣的行動。

對聖心方面來說,只要撐過這三天,勝利肯定就是他們的。

他們根本不怕帝京的追擊,因為他們的實力本來就比聖心弱,在主力人員全力護送下撒退,還怕會被帝京那班各自為戰的傢伙得手嗎?

之前跟他們正面對戰了好幾天,帝京那班人的實力有幾多,聖心他們是心裏有底的。不過他們也不會就此鬆懈,即使預算只有一半人手也能抗住帝京的全力出擊,聖心他們也要全員在陣,以防去年輕敵而敗之事重演。

對峙到了倒數第二天,帝京一方傳來異動。對方的壓逼完全放鬆下來了,好像對兩學院之間的勝負已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樣子。

而且根據情報顯示,從對方的表情和舉止上,竟然看到了壓抑不住的自信和滿足感。



在一場必敗的學院間比試上,敗方有可能流露出這樣的表情和舉止嗎?

聖心一方開始不安了。他們派出更多的人手,探聽帝京陣營那邊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探子很快便有了回報,得到的是讓聖心大為驚訝的消息。

帝京那邊正在舉行祝捷派對!而且正準備著在派對完結後便全員撒退。

“祝捷?”那個之前代表聖心陣營對外說話的領袖型人物狐疑道,“他們……憑甚麼?”

第二輪的情報緊接而來,帶來的消息更是震撼。

帝京方面已經完成了試煉,拿到了埋藏於冰核最內部,整個凍土深淵試煉中最貴重的寶物:原水。

這挖掘試煉本來的目的,就是取得“原水”。只是要挖得原水比較困難,不是每年都有人能夠完成,在沒人能夠真正完成試煉的年份,就以其他寶物的收穫量來定出試煉者們的排名。

今年由於氣候關係,挖掘期只有往年一半長,故此試煉者們都沒以挖出原水作為目標,即便聖心學院陣營也是這樣想。



他們最在意的是打倒帝京,所以今年他們花了大心思來設計這洗劫陰謀,反而沒有打過原水的主意。

而如今帝京那邊竟然能夠挖出原水?即使他們陣營裏的主力人物,只用十天便通過了第一階段試煉,但僅用了不到一個月時間,便能挖出去年花了三個月也挖不出來的最後寶貝?

“我不太相信這件事,憑他們的能耐,可以用這麼短的時間挖出原水?”另一位聖心的領頭者道,“最近一個月來我不斷觀察,看不到帝京那邊有這個能力的挖掘者在陣中。”

“有沒可能是使詐?”第三位光頭的頭領道,“帝京那邊似乎有謀略不錯的傢伙在陣,我們要謹記去年的事,當時也是他們使計讓我們輕敵……”

“他們有條件使詐嗎?”那聖心的領袖道,“現在該緊張的是他們,因為他們只有兩天時間去搶回那批資源。要是他們使詐,那目的是甚麼?”

“目的是……引誘我們過去搶他們根本沒有的原水?憑他們的實力?哼!我敢說我們只派一半的人手,就足夠把他們打個全滅。”

“前提是,要確認他們是不是真的得到了原水。要是他們使詐,我們按兵不動就可以了……”



“慢著,說起異動……”那光頭頭領想起來,“據情報顯示,昨天晚上在帝京陣營上空,曾經出現過一個奇怪的大型魔法。”

於是那頭領向同伴們講解,那個突然在帝京陣營裏的水球術,如何突變成水螺旋術,冰晶術,最後又變成冰塵術消失於無形。

聖心的頭領們聽後都非常驚訝。到底是誰能夠釋出這種會不斷轉換形態的魔法?在夥伴當中,他們自知這樣的人根本不存在。

難道是公眾陣營那邊的人嗎?那邊的傢伙實力更弱,而且他們也沒動機去襲擊帝京那邊。再說在那個魔法消失之後,帝京也沒有任何反應,可知他們根本不認為那個魔法是惡意的,就是說那個魔法多數是帝京自己人做出來的。

“當收到這個情報之後,我也是半信半疑,因為也聽說過帝京陣營內部有不和的情況,所以只以為是他們自己人打起來。”光頭頭領道,“我喚那個情報人員來再問一下。”

那情報人員被喚過來後,便向眾頭領再次講述他看到的情形。他堅持那個大型魔法是在施放中途變換形態,而不是前後有幾個人在施展不同的魔法在戰鬥。

“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那為首的頭領道,“那是透過原水釋放出來的試驗性魔法,他們剛剛得到了原水,也想試試其效用,所以便露出馬腳來了。”

眾頭領都覺得這是比較合理的解釋。

“那怎麼辦?要是他們手上有原水,那我們先前所做的豈不是白費氣力?”

“……他們始終是班不成氣候的白痴。”那光頭頭領笑道,“要是我的話,根本不會就地搞甚麼派對,而是會一直向我們施壓,像沒事發生那般,然後悄悄把原水運出去。”

“今天晚上是最後機會,一定要把原水搶到手。”為首的頭領道,“要悄悄地幹,別把他們嚇得撒退了。”



-------------------



一切盡在菲兒的計算之內。

想要清脆地擊敗聖心學院,便要想辦法在最後的決戰前,儘量削弱對方的力量。對方一直死守在自己陣營,即使己方全力猛攻,也無法從他們手中搶得甚麼,也無法阻止他們作最後的撒退。

要把對方的人手拉開,便必需要拿出具足夠吸引力的誘餌。

學長學姊們的集體演戲,故意洩出己方得到了原水的情報,這件事情大家都做得不錯。只是怎麼讓聖心方面的人相信,他們真的得到了原水呢?

這是此場誘餌作戰的關鍵。



第八十四章.這就是原水?



菲兒對此當然有所準備,為了這塊誘餌,她可說是付出了大代價的。但她還未有機會展示那誘餌時,已傳來了聖心方面已經傳來異動要搶原水的消息,這讓菲兒感到有點鬱悶。

不過她已大概猜到了原因。因為那天晚上雅克在己方陣營上施放的那個魔法,實在是太顯眼了,再加上那故意傳出的流言,對方很容易便會把這異動跟原水連繫起來。

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反而讓菲兒覺得自己的事前準備有點多餘了。

“唉,我還打算好好展現一下我畢生最精彩的一場表演呢。”她手裏捧著一隻完全透明的正方盒子,裏面流敞著一滴凝稠閃亮的藍色液體。

菲兒的打算是,以她這個嬌滴滴大小姐的形象,在深淵冰核前捧著這滴原水在唱歌跳舞,她甚麼也不怕,就怕對方看不到自己手上真的拿著一滴原水。

羅拔看著這滴原水,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姐姐你好大的手筆……難怪你之前一直喊著沒錢,又在不斷變賣人家送的珠寶首飾,原來是為了買這一滴……”

“這深淵冰核每年能產五至八滴左右的原水,目前已累積了三年的產量共十五滴,我用一滴來賭這十五滴,太值得了。”菲兒露出了冒險者常有的熾熱目光,“要記著我們最終的目標,並不是聖心學院,而是原水。好,我們換衣服吧。”

雅克倒不是那麼稀罕菲兒手中的寶貝,反而還覺得有點莫名奇妙。

“這液體就是這次試煉的最終寶物嗎?還一年才能得到五至八滴?有沒有那麼稀罕啊?”雅克摸摸他的行囊,心裏想道,”要是以滴來算的話,我應該有好幾百滴這樣的液體吧。”

無論怎看,菲兒手中的那滴寶貝,都跟他在第一階段試煉時所收集到的奇怪液體一模一樣,他還收集到一個巴掌大圓球那麼多呢。

“原來那東西就是原水啊……”甘度夫深思道,“這麼說來,要是這東西那麼罕有,那個人就有過來搶的理由了……難道這也是冥冥中天心的引導嗎?”

雅克也沒空理會甘度夫那玄之又玄的話。

他也沒有理由要在此時此地,公開說自己就有好幾百滴原水,這根本就是沒意思的。不過他對這個試煉的野心頓時淡了,既然大家都為這幾滴液體爭得焦頭爛額,也就讓他們爭吧。

他也需要在這個試煉中拿到好表現,以賺得足夠的學分升班。

就在雅克還在胡思亂想時,變身成“咖啡”的菲兒已遞過一套夜行衣來了。

“換上吧,你和羅拔不用戴頭套了。”菲兒道,“你們是負責出面的明星,經過今次一役,便肯定能紅遍洛芙大陸了。”

羅拔高興得手舞足蹈,在後山一戰所丟的臉,今次可是連本帶利的賺回來了。

“可是這、這也實在太顯眼了吧?”雅克不滿地指著夜行衣手臂上大字寫著的“蒙面六人眾”字樣,這還算是蒙面夜行嗎?

“不好意思,我們都習慣於當無名字的人。”菲臘道,“正因為有你們出面做掩護,我們這些從沒曝光過的,才能有效地讓敵人產生出奇不意的效果。”

加里也點了點頭。

“這樣你終於明白,為甚麼聖心學院那邊,到現在都不知道去年真正敗給了誰吧?”咖啡道,“因為我們去年也找了兩個人當掩護,他們一直以為去年的菲兒小隊是以那兩個人當主力,根本沒把我和內維爾兄弟這三個蒙面小嘍囉放在眼內。”

“那你們今年怎麼不找回他們呢?”

“喔,還是不要說了。”咖啡聳了聳肩,“他們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也不期望他們會回來了。”

寒風呼呼,連充滿熱情羅拔都瞬間凍結了,雅克也感到陣陣寒意。

“你們在害怕甚麼?我說他們是去了遠行,又沒說他們被聖心暗中報復而去了亡靈國度……”菲兒突然掩著嘴,好像說了不該說的事,“這……你們怎麼可能有事嘛?你們兩個可比他們強大多了,你說對嗎?加里?”

“我覺得去年那兩個比較強。”加里道。

“我哥哥在開玩笑,不要認真。”菲臘道,“你們真的比較強。”

“那姐姐呢?姐姐也是在開玩笑的吧?”羅拔不住追問道,菲兒當然是不會正面回答他吧。



--------------------



聖心學院一方派出了八個人,正是當天洗劫行動的主力成員。為了保護他們的身份,他們一概蒙面。

他們是聖心陣營裏速度最高,身手最靈活,最擅於埋伏突襲的成員。之前使用他們來當小偷,實是大材小用,他們雖然也沒有異議,但幹起來也感到沒啥味兒,總覺得沒有實實在在的打一架,根本止不了手癢。

他們這次奉命潛行到帝京的陣營,偷取那完成試煉的最終寶物:原水。據說帝京那班廢物剛剛還在開派對慶祝,好像從沒想過聖心那邊會再來搶劫他們一次。

不過即使是像帝京那班傻瓜,估摸也不會把原水隨便丟在地上無人看管。放倒幾個人,見些血,應該是難免的。

想到這點,這幫聖心學院的暗行者們心裏就興奮起來。

他們接近帝京這邊的陣營,很快就發現那個穿著公主服的少女,把手中那個裝載著原水的透明箱子頂在頭上,在快樂地唱歌跳舞著。

情報竟然完全正確。

因為在白天的時候,聖心那邊收到了情報,正是說有個穿著公主服的少女,手裏拿著珍貴的原水,像得了神經病似的在冰核前面唱歌跳舞。

似乎得到原水,是這位少女的年輕人生裏最有成就感的事。

不過她發瘋的時間很短,才不到一分鐘就被她的同伴們抱了回去。

對這位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的千金愛女,帝京方面似乎沒有任何人能夠壓著她,唯有讓她繼續在駐扎營地裏任性發瘋。

帝京方面派了大約十幾人,團團包圍著這位少女,把她看守在某雪丘的凹陷處,儘量讓她的舉動不那麼顯眼。

可是這樣的安排,正好中了那班聖心刺客之意。

要防避重要的寶物被偷走,最好的方法當然是把寶物收在最空曠,最多自己人看著的地方,怎麼可能選這充滿了埋伏餘地的地形裏呢?

帝京那幫人真的是白痴嗎?

就在聖心刺客們正在懷疑這是不是一個局的時候,他們竟然被其某位正要跑去陰暗位置方便的帝京學生發現了。

他馬上大喊道:“你們想幹甚麼?是不是想要偷小姐的原水?”

聖心刺客們同時想到:這傢伙肯定是個白痴。

他們想也不用想,便決定動手了。

突襲要求的是瞬雷不及掩耳,現在身影已經暴露,要逐一對付他們已是太遲,所以也沒打算對那個發現他們的人下手,而是直接衝向那位小姐,得到原水後馬上退卻,免得引來對方主力的糾纏。

那幫守護著“小姐”的帝京學生們頓時架起武器迎擊,不過他們的防衛線似乎一擊即潰,被刺客們一衝便散掉了。

眾人直衝到那小姐面前。為首者縱身向前,就要搶那仍被女生頂在頭上的透明盒子。他使勁一扯,竟然連對方那把黃金卷髮都整個扯了下來。

那小姐轉過身來,竟然長著一張滿是男子氣概的臉。

“男……男人!”那聖心學院的刺客嚇了一嚇,隨即驚覺這是對方設下的陷阱,正要回身叫同伴們撒退,眼前突然已變得雪濛濛的一片。

雪地上突然向上轟起好幾柱的雪花,五名埋伏在雪地裏的蒙面人同時躍出。內維爾兄弟負責從後勾腳,再由身影像鬼魅似的咖啡以短刀刀背給每人補上一記,轉瞬間便把跟在後面的四個人打昏。

前面的戰況也不差,當咖啡等三人完成任務之時,雅克剛好以手刀把第二名刺客劈倒在地。剛才走在最前頭的那位,則抱著腹部倒在地上叫痛中,看來也是被雅克打倒的。

另一邊廂,羅拔正施展著他的“水之舞”跟餘下兩人糾纏著,那兩人雖然實力頗強,令羅拔的身形非常狼狽,但始終無法傷他分毫。

其實戰鬥從開始到現在還不到三十秒鐘,那最後兩人也不過各對羅拔出了五招左右,他們回過神來時,赫然發現同伴們已經全滅,一時間戰意全失。

“怎、怎麼會這樣?竟然會被這班廢物……”話也沒空說完,那人便被衝上前來的雅克補上一記鐵拳,把那人打飛到二十米外倒地,兩顆帶血的大牙無聲落在雪地上。

雅克的攻擊節奏尤在,他轉個身來,對準那刺客的下巴就是朝天一踢。那人嚇得抱著頭大叫饒命,讓雅克也不忍心踢下去,硬生生的把踢擊收了回去。

雅克硬把那人抱頭的手臂拉下來,扯著他的領口,前額貼著他的前額吼道:“看清楚我的樣子,我是蒙面六人眾的雅克,是帝京學園水系魔法部的新生,那位是我的好拍擋羅拔。聽著,要解決你們這班小偷,僅憑我一個新生,羅拔一個二年級生就夠了,你們聖心學院就等著這醜聞傳遍洛芙大陸吧!”

說罷,雅克雙手一甩,把那人甩在雪地上。那人半爬半跑的便逃回他的陣地去了。

“呼……惡人是這樣演的對吧?”雅克鬆了鬆那打人打得有點痛了的拳頭,回身抬頭一看,才發現咖啡,內維爾兄弟等都很驚訝的看著他。

“……近戰法師雅克,果然名不虛傳。”

“那是……東方拳法嗎?果然是!當天雅克用來破我直拳的肘擊,就讓我覺得你的近戰技有股東方味道!這……誰是你的拳法老師?”

“我覺得自己沒那麼厲害啦,看來對方有點輕敵了。”雅克聳聳肩,“我覺得他們還比不上我鄉下的領地守備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