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心臟被一隻骷髏手強行摘了下來,但是艾倫此刻仍未死去。

要是他知道接下來的遭遇,他會希望自己早點閉眼的。

在冰天雪地裏埋伏著的這具骷髏,像燒雞翅膀般“串”著艾倫的心窩,把他舉起來,轉身遞到主人面前。

那操縱骷髏的,卻是一具乾癟灰黑的恐怖人形生物。這生物和乾屍之間的唯一分別,就是其一雙閃著貪婪惡意光芒的眼睛。

這怪物看似是從身後的雪堆裏剛爬出來,身上仍覆著不少未剝落的雪片,但仍可從衣著中辨出他應該是身份頗為高貴的人物。雖然看似已僵硬得像塊鐵板,但竟然仍有活動能力,怪物雙目精光一閃,便像餓獸般撲到艾倫身上,張口就咬向他的脖子。



“咻咻咻咻咻……”得到血肉補充,怪物的乾癟身體開始慢慢膨脹起來,也漸漸有了血色。相反艾倫的膚色則漸變死灰,眼神則從驚恐漸漸暗淡平靜下來,終至死寂。

“……啊,沒了。”怪物吃得肚滿腸肥,身體已恢復成普通人類胖子模樣。他擦著嘴巴回味道,”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擁有先天的“法則領悟”,真是有營養的補品哪……不要浪費,剩下的渣滓也是有益的。”

胖子拍了拍手,那具骷髏手下隨即對已被吸成乾屍的艾倫作“處理”:剝去衣服,敲碎全身骨頭,去毛皮……然後呈上給胖子生吃。

這一切都是在同一片空曠雪地裏進行,而不遠處雅克和咖啡仍在朝反方向尋找著艾倫的下落。由於狂風暴雪,那些施暴的雜聲和血腥味道,完全傳不到雅克他們那兒去。

“嗚啊……”胖子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這回總算是幫雅克大人清除了最後的障礙,原水快要得手了,得趕快躺回去裝死才行。”



說罷那骷髏僕人隨即走到胖子身後那雪堆,挖開覆在表面的一層薄雪,爬進剛才鑽挖過來的地道裏。胖子施施然地跟在骷髏後面爬著,很快便在雪地裏消失了。

這胖子在過去一個月來,原來一直就躺在凍土冰核的正下方埋伏著,進入了假死狀態。不,應該是真死狀態才對,因為這個胖子本來就是死的,或是不死的。

“真是奇怪,怎麼冰核裏面看到的原水數量,跟我所感應到的相差了那麼多?”那胖子自言自語,“別想了,待雅克大人把原水挖出來後就知道真相了。”



--------------------





到目前為止,距離帝國軍完全撤退,已過去了三個小時。深淵的雪暴已漸漸到了人類無法承受的地步。

雅克和菲兒依著剛才那記天火爆炸的方向,搜索了很久,但是連一點點艾倫生存或死亡的痕跡都找不到。

“不要少看那個艾倫,目前的環境越危險,對他的埋伏便越有利。”菲兒堅持要弄清楚艾倫是死是活。

雅克感受到她語氣中的強烈不安,也不好說甚麼。在這最關鍵的當下,確實不能夠放鬆對敵人的戒備,尤其是像艾倫那種危險人物。

“菲兒,看!找到了!”雅克終於發現了,在雪地上遺留著的一點仍然鮮紅的血滴。

那就是意味著,艾倫躲過了剛才的天火爆發。

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失望的情緒。在這風雪之地,能夠無視風雪阻力而行動的艾倫,此刻肯定會擔當著狩獵者的角色,有如獵物般的兩人又如何能夠把他找出來?



唯一的寄望是對方有可能已經身受重傷。

“總之,繼續找吧。”菲兒嘆氣道。

“我建議反方向搜尋。”雅克想了想道,“如果我是艾倫,要是逃過了剛才的那招後,肯定會盡辦法躲在我們最想不到的地方,等待反擊機會。”

“嗯。”菲兒贊同地點頭,“故意放鬆戒備吧,讓他快點現身,不管勝負如何,速戰速決為上,不然的話只會一同被困在這兒一年,同歸於盡。”

“要是真的趕不及出去,我們有可能挺到明年的停雪期嗎?”雅克弱弱的問道。

菲兒慢慢地搖著頭。“恐怕一天都挺不了。”





--------------------



兩人於是鼓起勇氣地尋找艾倫的蹤跡。根據雅克所說的朝相反方向走,走了約十五分鐘左右便有了收穫。

雪地裏散落著艾倫的全部衣服,以及他那把剩下半截的大刀。

就只是他的人不見了。

“難道這艾倫……選擇在這種天氣之下裸奔?”雅克道。

菲兒聽得差點絆倒在地。“不要在這種時候搞笑好不好?……這是甚麼?”

在衣服附近的雪地裏摸索著,菲兒找到了一些堅硬的白色碎片,最大的也只有半個手指頭左右大小。她把這些碎片靠近鼻尖嗅嗅,隨即嗅到一股血腥味道。



“……這是骨的碎片!人骨!”菲兒禁不住尖聲道。

“這是艾倫的……?”雅克頓時感到毛骨悚然。

“難道是被深淵生物吃掉的?”菲兒道,“據說在暴雪期開始,就是這凍土深淵裏各種生物的活躍期,牠們在停雪期時反而處於“夏眠”狀態。不過這只是古代文獻中的記載,因為在過去幾十年裏,也沒有任何人類在經歷過暴雪期後還能活下來的。”

“假設艾倫是被深淵生物吃掉的,即表示那些變態深淵生物的夏眠要結束了。”雅克道,“那我們絕對不能再拖下去了。”

菲兒仍在盤算著。她心裏那股不安的感覺絲毫沒有減退,總覺得自己仍然落在某人佈得極隱閉的捕網之下,等待著自己最終上釣的一刻。

不過就目前的環境看來,她已沒法再猶疑下去了。暴雪期的深淵生物比停雪期時出現的凍土雪貂之流要強大得多,不是她和雅克這個程度可以應付得了的。

“好吧!馬上把原水挖出來,然後離開這兒。”





--------------------



雅克淬煉體內的天火,引導那股極其強大的火元素能量,集中至冰錐的尖端,然後使勁敲下去。

包裹著原水的最後幾寸厚,也是最寒冷最堅硬的冰核,頓時裂成了碎片。

原水赤裸裸的呈現眼前。

“果然跟我在第一階段時收集到的一樣,”雅克心想,他也沒甚麼興奮之類的情緒,正在伸手去取時,他看了看身後的菲兒。

她雙手合什放在胸前,雙眼閃閃發亮,似乎對得手這件寶物感到非常激動。

“菲兒,你是隊長,你就親手把原水取出來吧。”雅克道。

“咦?我真的可以嗎?”菲兒笑得非常燦爛。

“當然,我沒甚麼所謂的。”雅克聳聳肩。

“那太好了!我不客氣了!”菲兒伸出雙手,探進冰核深處,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一小潭原水,“兩年的時間說短不短,如今這任務終於在我手上完成了!”

原水的密度比普通水要高出很多,而且有強大的表面張力,菲兒以手指輕輕一拈,那原水便凝聚成球狀給整個拈起來了。

“質感很像史萊姆!很可愛!”菲兒拈著原水在把玩著。

“菲兒,你小時候是不是很喜歡玩鼻涕?”雅克在菲兒身後挖著鼻孔道。

“哼,掃興。”菲兒取出那個玻璃盒子,把這一大顆原水,混合進那重金買來的一滴裏,“嘻嘻,出去後才慢慢數算總共有幾滴。呵……這顏色真的很美,雅克你要不要看一下喔。”

“好的。”某個聲音嘶啞地道,然後從菲兒背後伸手過來。

菲兒也沒看清楚那手是誰的,就隨手把盒子遞到後面。那手很快地接了過來,在交接時意外地碰到了菲兒的指尖。

那隻手很冷,很硬,而且沒一絲生氣,簡直就像一隻骷髏的手。菲兒轉身一看,眼前確實站著一隻骷髏,拎著她的寶貝玻璃盒子在好奇地察看著。

“怎麼真的那麼少啊,完全不夠看哩。”剛才那把嘶啞的聲音道。聲音來源並不是那骷髏,菲兒低下頭來一看,才發現她腳下的雪地上,正躺著一個胖子的人頭。

憋了好幾秒,菲兒才爆發出響徹整個凍土深淵的尖叫: “哇!”

“小妞兒冷靜一點!你這樣會把這凍土深淵的君王吵醒的!”那胖子緊張地道,“還有你可不可以讓開一點,我的肚子還一直被你的雪靴子踩著呢。”

“哇!哇!”菲兒還繼續釋放著她的恐懼和驚訝,她手指著骷髏又指著胖子,雙眼在尋找著雅克。

雅克就站在大約十步之外,只見他似乎有點無力,前額滿是直線。

“……保祿,原來你也來了啊?”



--------------------



“嗯……喔……”半躺在雪地上的菲兒被一具骷髏從後緊緊抱著,為了止住她的掙扎,她的手肘和膝蓋都被骷髏的四肢像藤蔓般緊纏著,形成這四肢大大張開,蛇腰扭動,眼眶仍著兩顆透明珠子,被掩著的嘴巴仍在細細呻吟,喘氣如蘭的畫面……

無論是怎麼預測,如何算計,菲兒也算不出這眼前突然現身的骷髏和胖子,還要以如此輕鬆帶著惡搞般的含意奪了她辛苦取得的原水,是以她的精神受到了重大打擊,往日的冷靜完全消失不見了。

保祿想要跟菲兒解釋甚麼,她此時都聽不下去了。沒辦法之下,唯有出此下策。

“不好意思啦小妞,再讓你這麼喊下去的話,實在是太危險了。”保祿抱歉地道。

“真有點想當那個骷髏……”雅克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