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啊雅克,這就是保祿這個大惡徒的真面目了。平時開口閉口稱呼你當雅克大人,原來竟然懷著這般心思,攔途截劫你們辛苦挖出來的寶物!”甘度夫義憤填膺地向雅克演說道,“雅克要記著,光明教會是你永遠的敵人!以後也不要再跟他們扯上關係了!”

“是,是……”雅克隨便應道。

跟甘度夫這老油條相處了這麼多年,雅克又怎會不知道他的想法?這老傢伙代表著的拉普達傭兵團,一直在跟保祿代表的光明教會,在爭奪他這個天火傳承者的信任。

是以有關他們兩人互相抹黑之事,雅克都不會輕信。

不過雅克確實非常疑惑,保祿突然出現在凍土深淵的目的。



“雅克大人,請你千萬不要聽甘度夫那小人的抹黑!我保祿是次專誠前來,正是為了扶持大人的大業!”保祿吐出幾顆人類牙齒,攤在掌心上給雅克看,”看!雅克大人的敵人,給我保祿吃得只剩下少許渣滓了!”

“你……”雅克連退三步,心想你這傢伙只怕比艾倫還要可怕得多。

“對了,只看牙齒認不出誰是誰,給你看看那傢伙的徽章。”保祿展示艾倫的聖心學院徽章給雅克看。

雅克無力地想,你既然拿著校徽,又何必給我看那麼嘔心的東西?

“雅克大人,我保祿的底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不死系生物是需要不斷補充血肉,才能夠保持活人般的樣子。那傢伙剛才給雅克大人添了那麼多的麻煩,就是被吃掉了也不值得可憐吧?”保祿獻媚地道,“大人你看,我保祿從外到裏,甚至胃袋,對大人都是如此忠誠啊!”



“真是嘔心,這吃人魔還把自己的惡行說得大義凜然。”甘度夫不恥道。

雅克暗暗同意。

“呃,但是你應該不是為了幫我完成試煉而來的吧?”雅克道。

“這我不會否認,因為出手幫助大人完成試煉,對大人的成長並沒有好處。”保祿說,“坦白說,最初我並沒有想到會在這兒碰到雅克大人的。其實我在通過第一階段試煉後,就一直以假死狀態埋伏在凍土冰核之下。”

“啊?”雅克有點訝異。



“這是為了檢查這冰核裏面的原水藏量,也要預防有試煉者真能挖出原水,”保祿道,“當我在埋伏著時,就操縱著一班披著人皮的骷髏兵充當試煉者,為我觀察著其他人,也是這樣才發現到雅克大人和大人你的同伴們。”

“原來那夥怪人,是由你手下操縱的傀儡。”雅克點頭道。

“這凍土冰核算是頗為堅硬,我評估了一下,應該不會有試煉者能夠在今年的停雪期裏挖出原水,所以也頗為放心,”保祿道,“我身為聖域光明魔法師,要打碎這冰核絕對不是問題,不過就要動用一些比較高階的魔法,這樣就會向帝國軍們暴露身份,這是我不願意的,所以我從開始就一心等待停雪期結束,帝國軍全撤後才開始活動。”

雅克心想,這保祿的想法跟菲兒非常相似,也難怪這兩人跟自己也頗為投緣。可能菲兒和保祿彼此也會挺投緣的。

“在帝國軍全撤後,我正打算現身,才發現那個聖心學院的傢伙仍賴在冰核附近不走。根據我之前收集的情報,知道你們和聖心有過節,心想你們之間可能還會有最後一戰,所以便繼續等下去了。”保祿道,“不過那傢伙擁有水系的先天法則領悟,再被他糾纏下去恐怕所有人都會被雪暴波及,所以我才出手吃了那傢伙。不過雅克大人也很強呢,竟然憑天火之力硬把冰核融化掉,省去了我不少的功夫。”

“慢著,聽你這麼說,”雅克道,“你確實是想要跟我搶這原水嗎?”

“當然不是,當然不是……”保祿馬上恭恭敬敬地把玻璃盒子交還到雅克手上,“我保祿四出搜集原水,也是為了雅克大人的事情啊……”

“為了我?”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從特洛伊聯邦拿走的那件香豔之物……”保祿淫笑道。

“海倫的長袍!”雅克道,他也確實差點忘了這事。

“正是,要處理那件長袍,大量的原水是必需的。”保祿道,“過去這半年來,我一直在收集原水,但數量還是遠遠不夠。直至一個月前,我的原水感應儀突然量到了差點破錶的原水蘊藏,就在這凍土深淵之內。我也覺得很奇怪,這兒不是給菜鳥練功用的地方,每年只出產幾滴原水的嗎?難道今年天地元氣的分佈有了重大變動?所以才試著進來看看的……”

“因為你以為那些原水都藏在冰核之內……”雅克心裏想,你會感應到這裏藏著大量原水是當然的,因為這些原水就在我的背包裏!

“那就是說,保祿是當我在第一階段治好了感冒時,才突然感應到這裏有大量原水。”雅克心想,“他才花了幾天就通過第一階段?那也不奇怪,他自稱是聖域光明法師,又是不死生物……”

“咦?雅克大人這麼說,難道別有玄機?”保祿自然聽出雅克這話中有料,“讓我把感應儀拿出來一看……”

“不,不要在這兒……”雅克緊張地道,已經來不及了。菲兒仍然保持清醒,聽著兩人的談話顯然已冷靜下來,要是此時讓她知道,他背包內本來就有大量原水……



保祿指令一下,另一個骷髏僕人便鑽了出來,還提著一個大皮包。骷髏從皮包取出一個透明圓球狀容器,恭敬地呈給保祿。

這容器裏面流敞著藍色的神秘液體,夾帶著點點的閃光,剎是好看。這液體以某種不明的規律流動著,對雅克來說意義不明,但似乎保祿就能夠解讀了。

“感應儀仍在處於破錶狀態,不……似乎儀器所指的方向有異……”保祿觀察著那玻璃球內液體的變化,然後視線轉向雅克身上。

保祿發現雅克表情有異,他是何等樣的機靈人?隨即裝作沒事發生,拿著感應儀四處察看,“咦?這邊有感應!”

依著感應儀的指示,保祿來到了凍土冰核前面。他盯著剛才雅克用天火之力融化出來的那個洞,上下仔細觀察著,然後他伸出一根手指,在那融成類似鐘乳狀的洞邊來回揩擦著。

揩了好一會兒,保祿小心翼翼地定住手指,轉過身來給雅克看:”雅克大人,你看。”

在保祿的手指上,滑溜溜地停著一小滴原水。

雅克和保祿對視著,兩人眼神裏都滴溜溜的轉,似乎已成為了某種秘密的共同分享者。被綁在雪地上,旁觀著一切的菲兒,雙眼也閃出銳利的神采,不過也不知道她看出了幾多。



“別浪費掉,應該可以收集到好幾滴的。”保祿正想探頭進去繼續挖著,突然感覺到雪地在微微震動。

震動頻率越來越高,震動也越來越劇烈。

雅克雙手握著冰錐戒備“他不斷四周觀看著,雖然看不到敵人所在,但他清楚感到危險正漸漸逼近,有很多敵意的,飢渴的眼睛正在盯著他們。

他看到遠方漸漸出現一道巨大的模糊陰影,最初還以為是一塊厚厚的黑雲。這黑雲漸漸裂開,竟露出一隻野性發狂的眼睛。

那眼睛下面裂開血盤大口,瘋狂咆哮,把包圍著的霧氣和雪片都吹散開了。

雅克面前,出現一隻體積有如凍土冰核,高達二、三十米的白毛怪物,頭上只有一隻巨眼,滿佈紅筋。

保祿一看,頓時嚇了一驚:“冰川獨眼猿!是君王級的!我們耽擱得太久了!”



菲兒嚇得雙眼通紅,在骷髏的綑綁下不住掙扎著。

“小妞兒,即使給你鬆綁了,對著這深淵君王也是無能為力的。”保祿對那骷髏做了個提起的姿勢,“給我乖乖的放鬆力氣,保你安全!”

那骷髏隨即站起身來,然後急速奔逃。看起來菲兒就像穿上了一件骷髏鎧甲似的,但其實是被鎧甲操縱著。

那巨猿看到雅克幾人,隨即嘴角流出涎沫,瘋狂吼叫,似乎恨不得馬上把他們吞進肚子裏。

保祿和雅克馬上選擇逃跑!

那巨猿看到獵物想要逃,也發足狂奔。只見牠的巨大腳掌每次踩在地上,三人都會在空中跳一跳,可見其力量有多大。

才跑上幾步,那巨猿已大大逼近了三人。

“速度相差得太遠了!再跑下去只是死路一條!”雅克把魔力蓄積於右手,然後轉過身來全力轟出一記水螺旋術。

這水螺旋的目標也是毒辣,直指巨猿那顆紅筋滿佈的獨眼!

看這巨猿身型巨大,全身覆滿毛皮,要是胡亂攻擊牠的軀體,恐怕也只是不痛不癢。

要是決定了出手,就要一擊到位,直指其要害。

那巨猿看到眼前突然有道水螺旋轟來,也是大吃一驚,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轟中,頓時水花亂濺,雪片亂飛。

“雅克大人打得好!”保祿吹著口哨道。

“別太早便放鬆了!”甘度夫警告道。

水花散去,那巨猿的獨眼覆上一層厚厚的眼皮,眼皮上留下一道被轟擊過的痕跡。那巨猿眨了幾次眼,然後眼皮才完全張開。

只見牠的眼睛完好無損,只是紅筋顯現得更加厲害了。這巨猿朝天咆哮起來,似乎剛才那記水螺旋術令牠感覺到了痛楚。

“強得太過變態了!”雅克取出冰錐,“對付水系的魔獸,用水系魔法根本佔不了便宜!”

“但是用火系魔法的話,不是更吃虧嗎?”保祿喊道,之前他一直躺在雪地裏監視,當然有看見過雅克用這冰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