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堤,你也聽到了嗎?”約法直豎起耳朵,有點不敢相信剛才那聲吼叫的來源方向。

康堤點了點頭,雙眼直盯著自己腳前,證明他跟約法有著完全一樣的發現。

那吼叫的聲音來源,正在他們腳下的地底深處。

在被那塊巨石壓著無數年月的地底下,還會出現吼叫聲,那代表了甚麼?

“亡靈怨念!”約法拍了拍大腿道,“聽說了這麼久,這次終於有機會親眼看到了!看來這次有收穫啦!”



傳說中在激烈戰鬥過後的戰場,會有戰死者的亡靈徘徊不散。

死者殘念凝聚成亡靈的情況非常罕見,通常不是由於有強烈的心願未了,就是為了守護一些生前對其非常重要的寶物。

“喂喂,你瘋了嗎?有亡靈守護的東西你也想要染指?”康堤露出敬而遠之的表情,但實際上卻是完全不怕。

兩人都是在死人堆中打滾多年的亡命之徒,要是還會怕鬼,那就真是奇聞了。

“放心吧,你看我有這壓箱底的護身符呢。”約法從領口掏出貼身戴著的一條項鍊,項鍊的吊飾是一顆淚滴形的藍色寶石,晶螢透晰,散發著幽幽的清澈光芒,只是看著這光芒,就讓人覺得心神安定。



康堤看這寶貝看得兩眼閃亮:“……這不是水系的滌淨水晶嗎?你從哪兒偷來那麼好的東西?”

“嘻嘻,羨慕吧?”約法表情非常得意,“這是從某個德羅公國的水系魔法師身上搜到的,當時本大爺看他受重創活不下去了,便上前給他個痛快,隨便拿走這個當服務費了。”

“瞎扯!德羅公國哪有戴得起滌淨水晶的水系魔法師?”

“你沒聽說過傳聞嗎?德羅公國暗中跟南方的特洛伊聯邦勾結,企圖統一玫瑰同盟然後瓜分掉呢。”約法像個先知般擺出高深莫測的架子道,“特洛伊聯邦擁有洛芙大陸最優秀的水系戰鬥力,正好補缺德羅公國長久以來的弱點,所以近幾個月來德羅公國連戰連捷,快要把你的祖國盧森堡給滅了啦!”

“管他是不是滅了,祖國這個概念,對我這種人來說沒意思。”康堤聳聳肩,“你這個項鍊真的行嗎?”



“當然了。這可是滌淨水晶!你不相信我,也相信一下自己的眼界吧!”

滌淨水晶是唯獨在特洛伊聯邦產出的極稀有礦物,據說有著水系神祗的神力渲染加持,而由於水系神祗普遍的潔癖個性,令滌淨水晶對亡靈或暗黑生物有極佳的抑制作用。

────────────────────

兩個亡命之徒於是在吼聲來源地上動手挖瓦爍,挖著挖著,果然發現了一條通往地下某處的通道。

“發了發了,可能是某皇室人物或貴族,逃命時挖掘的地下室,然後躲著躲到死在裏面了,於是形成亡靈。”約法舔了舔嘴巴。

康堤也被約法的貪婪妄想燃起了欲望。

兩人於是點起了火把,大刺刺地走進了通道內。

“吼聲再沒有重覆出現了,這跟傳說中有點不同。”約法道,“據說亡靈的呢喃,內容都是不斷重覆的。”



“不過裏面不斷傳來各種雜聲。”康堤有點緊張地握緊了火把,“肯定有甚麼在裏面。”

“你不會說你害怕了吧?康堤?”為了轉換氣氛,約法嘴邊掛著壞壞的笑容道,”喂,剛才那把聲音……在喊著莉莉斯?呵,鄰鎮酒店裏的那個大屁股的騷貨,不也叫作莉莉斯嗎?”

“拜託,這種酒女的名字你也記得住嗎?”康堤露出有點呆滯的表情,似乎他不好豐滿型的女人,“那聲音剛才也提到德羅公國呢……德羅公國和莉莉斯?怎麼好像很耳熟的樣子。”

“管她是誰?總之我們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我們來到了。”

通道來到盡頭,兩人拐彎,頓時進入了一個寬闊而幽暗的空間。這空間內部的氣溫非常低,竟然是個雪洞。

本來他們可以死得安安靜靜而留有全屍的。

可是正是約法掛在胸前的那枚“滌淨水晶”,其散發的對亡靈有特殊敏感性的水系力量,令他們看到了常人本來根本看不到的東西。



大量由死者怨念凝聚而成的殘念冥火,在這空間裏暴亂地飛翔著。

“是……是冥火!很多!”約法和康堤頓時嚇得腿也軟了。對於意志較為薄弱的普通人,會很容易受到冥火的怨念影響,而受到“恐懼”,“混亂”等的詛咒打擊。

冥火群發現兩個極之容易入侵的肉體存在,變得非常活躍,搶著就要朝兩人飛來。

“媽、媽啊!”康提感覺身後涼涼的,一陣恐懼壓過了他的理智,他一把撲向約法,扯脫了他的項煉,然後把滌淨水晶貼在前額。

滌淨水晶感應到大量怨靈的存在,光芒大放,把從四面八方湧來的冥火反彈開來。

“康堤!你這個混蛋!啊……”失去了滌淨水晶的保護,約法轉過頭來正想對康堤發難,此時無數寒亂流已侵入他的背部。

約法忍著渾身那刺骨的寒意,跟康堤扭打在一起,企圖搶回那救命的滌淨水晶。

“有陌生人進來了!”在雪洞的深處突然傳來一聲警覺的喊叫。



幾乎不到一次眨眼的時間,兩個身影已閃現於仍然扭打著的兩人面前。其中一人身材修長,穿著一身禮服,拿著一柄長長的鎌刀,渾身散發在含蓄的殺意。

至於另一人,則是個其貌不揚的胖子,表情猙獰,而且其亡靈氣息比起那些冥火還要更加濃烈。

看到兩人出現,康堤和約法心生的恐懼,甚至比看到殘念冥火更甚。因為這兩人近乎瞬移的速度,令康場和約法心裏同時出現一個“被秒殺”的同義詞。

“聖域高手!” 

胖子看到康堤手上那漫著藍光的淚滴形寶石,也睜大了眼睛。

“滌淨水晶!怎麼會有特洛伊聯邦的人出現?”

梅斯特也同時深深吸了口氣。對保祿和梅斯特來說,“特洛伊聯邦”可說是他們最不願意聽到的幾個字了。



梅斯特所屬的瑪莎拉家族被壓制,隱忍在特洛伊聯邦內無數年月。梅斯特好不容易才能恢復自由之身,正要為釋放其餘家族中人而大展拳腳,他的計劃怎能夠被對方所發現?

至於保祿,他偷取了特洛伊的守護女神海倫的貼身長袍,更是罪加一等。

兩人心頭一緊,都知道一定要下狠手。

不過可惜梅斯特和保祿彼此間的默契不足。兩人都同時向手持滌淨水晶,而且沒有被寒亂流感染的康堤出手。

梅斯特的鎌刀一過,康堤的頭顱隨即落地。保祿那突然伸出尖利指甲的利爪,也幾乎同時洞穿了康堤的心臟。

康堤連慘叫都來不及,當場失去生命。那滌淨水晶脫手,在空中滾啊滾的,竟又彈回約法的手裏。

梅斯特的鎌刀和保祿的利爪又再攻至。

不過親眼目睹康堤之死,已讓這老油條般的人物喚醒了其求生本能。他伸手入懷,取出一個魔法卷軸,使勁甩開。

與此同時,鎌刀和利爪已深深陷進約法體內。約法的身體突然發生爆炸,爆出一道猛烈的火炎,使梅斯特和保祿也不得不側身迴避過來。

爆炎熄滅,現場只剩下一片已燒得半焦的人皮。

“血肉燃燒……這種雜魚竟然身懷這麼罕有的魔法卷軸。”保祿不禁訝異。血肉燃燒術是一門非常邪門的火系魔法,以燃燒體內一半血液,以及脫去全身皮膚作為代價,換來極短時間的加速逃遁之術。

“被他逃脫了……這次太大意了。”梅斯特盯著約定逃出的方向道。兩人互望,然後同時作出放棄追趕的決定。

畢竟對方來路和動機不明,說不定特洛伊聯邦早就在出口設下大量埋伏。

“竟然會在最想不到的情況下,又跟特洛伊聯邦扯上關係。”保祿搖頭,“要來的始終要來,這也許是天心的引導也說不定。”

“……要來的,始終要來嗎?”梅斯特道,“天心不可違,既然如此,我們就先做好能做的事,繼續幫助雅克少爺解決吸收亡靈記憶的問題吧。”

────────────────────

本來,情況並未如梅斯特和保祿所想的差。因為約法得到滌淨水晶,不過是因緣際會,他對於特洛伊聯邦幾乎是一無所知,更遑論是聯邦的一份子。

約法不愧為生命力好比蟑螂的老兵油子,長年打劫戰場竟讓他得到像“血肉燃燒”這種稀罕的保命之物,使他竟然在兩位聖域強者的圍攻下成功逃脫,這已是連“奇蹟”都不足以形容的超絕好運了。

而他保命法子之多,即使“血肉燃燒”令他全身脫皮燒傷加上血液失去一半,他仍然能夠吊著性命,甚至還有逃跑的能力。

不過可惜的是,他並不了解他手上那件“滌淨水晶”的魔法原理。

滌淨水晶作為加持了神力的器物,和神力的來源者有著直接的感應連繫。可以說這滌淨水晶是作為神祗的一隻眼睛,而寄托在任何持有者的身上。

對於剛才約法康堤在地下雪洞遭遇梅斯特和保祿,神力的來源者均已透過這顆水滴形寶石,而看得清清楚楚了。

位於特洛伊城的海倫神殿總殿,頓時受到了來自天界的女神海倫的無邊神怒。

特洛伊聯邦慌慌忙忙地下達指令,給距離目標人物最近的盟國,德羅公國,務必運用全部力量,剿滅那兩個海倫女神眼中於這個位面的最大兩顆眼中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