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倫,除了是傳說中天神眾神當中最漂亮的女性神祗之外,她也以極其強烈的情緒和個性,而聞名於天界以及洛芙大陸等眾多位面。

海倫神殿總殿的祭司們,也早已習慣從天界降下的女神之怒了。

雖然他們心裏絕對不敢有何不敬,但其實除了被嚇出一身冷汗之外,這神怒也不至於使他們受到甚麼損傷。

是以,神殿的祭司們方面,也不太覺得這次海倫女神的神怒,跟過往有很大的區別。通常神喻降下,都會指定某幾個該剷除的“褻瀆了偉大的海倫神格的”目標,只要把目標剷除之後,女神自有嘉賞。這也幾乎成了例行的套路。

唯一的不同是,是次接收到的神喻非常模糊。



除了知道目標人物最少有兩個,而且都匿藏在玫瑰同盟的德羅公國邊境附近之外,對於目標人物確實是誰,神喻裏並沒有明確的指示。

只知道紀錄著兩個目標人物的滌淨水晶,現正流落於玫瑰同盟境內。

“這次的神喻有點奇怪。”在海倫神殿內,一班專門詮釋女神神喻的高階祭司在討論著:“偉大的女神向來愛恨分明,每次降下消滅瀆神者的命令,對其罪狀和身份都會有明確交待,為何這次……只是模糊地下了個最高格殺命令?”

祭司們紛紛聳肩。他們對於“最高格殺命令”也早已麻木,因為他們的女神只要憤怒起來,就是對一頭向她的神像撒尿的小狗,都要下最高格殺命令的。

“或許是因為,這次的瀆神者,做了一些連女神都難於啟齒的事?”其中一名祭司試著猜道。



眾人抬天望地,都在細想女神的仇敵名單裏,哪位最切合這個猜想。

作為天界最漂亮女神,在無數位面當中的“我最喜愛的幻想對象”長年高佔第一名,海倫女神所受到的直接和間接滋擾也是極多的,再加上她本人的潔癖,容不下別人對她產生骯髒想法,更是只要發現別人對她稍存非份之想,就欲格殺。

不過雖然對女神想入非非的人頗多,但要是數到近期最為出格的一個,就非那個人莫屬了。

“光明教會紅衣主教……保祿?”另一位祭司道,眾人隨即點頭,均同意這人絕對有條件令女神處於極度羞怒的狀態。

因為他居然連女神海倫的貼身長袍都敢偷走。



“不可能,於女神長袍被盜當天,保祿紅衣主教已被波塞東大神於海中格殺,碎屍萬段。”總祭慢慢地搖著頭。

“可是,另一半的長袍至今仍下落不明,而且在光明教會的權力架構上也沒甚麼轉變,保祿的權位並沒有被任何人取代。”那作出猜想的祭司繼續道。

“即使是聖域,到底有誰能夠在大神的手上逃走?確實被捏成碎片的人,怎可能還會活著?”總祭饒有深意地道,“這個想法太大膽了,我們正在企圖褻瀆波塞東大神的神格。”

眾人隨即恐懼不已。

波塞東雖然並非水系眾神之首,但卻掌管洛芙大陸的全部海洋範圍,是個山寨王式的存在,海倫女神想要在這個位面發展,也要對他客客氣氣。

“總之絕對不可能是保祿。”總祭結論道,“只要不是聖域強者,我相信我們的盟友德羅公國,應該有足夠的能力處理。我們這就以傳送術把神喻交給德羅大公。”

雖然這麼說,可是在總祭心裏,他幾乎肯定保祿就是其中一個目標人物。只是讓波塞東大人丟臉的事實,不能從他口裏說出來。

就讓德羅公國丟幾隻棋子,讓他們把消息揭露出來吧。



────────────────────

在德羅公國邊境某處的地底下,梅斯特和保祿正在努力穩住雅克的主要人格。

剛才雅克利用現買現賣學來的“元素隔絕”,把一團難以收取的寒亂流給整個滅掉,其中的亡靈殘念也被吸收進雅克的意識裏。

突然得到了某個陌生人的一生經歷,這是誰都極難承受得了的大衝擊。

可幸雅克身為穿越者已是兩世為人,已習慣了擁有兩次人生經驗的抽離感,否則的話剛才的衝擊,有可能會做成嚴重的意識混亂,需要長時期休養方可拾回自我。

但即使是兩世為人,雅克還缺少了些生死一線的人生體驗,要吸收一個在玫瑰同盟這種亂世戰鬥了半生的靈魂,也絕不輕鬆。

是以剛才他一時混亂,說出了“莉莉斯”和“德羅公國”等完全陌生的字眼,這是他所吸收的這個亡靈最強烈的意識。



梅斯特和保祿要做的,是把屬於那個亡靈的意識部份,跟雅克本人的意識分隔開來。然後再讓雅克逐小逐小的吸收消化掉,融入成自己的閱歷,讓精神力有所提升。

“行了,總算是分離出來了。”保祿抹了一下滿臉的汗水。梅斯特的臉色有變得有點蒼白,畢竟任何對靈魂產生影響的魔法,都屬於聖域層次,即使對聖域高手來說都是極難控制的。

當然最痛苦的還要數雅克。

“呼……我剛才……差點被那個叫史坦的亡靈侵佔意識了……”雅克流了一身的冷汗。

“嗄、嗄、別說小子,剛才連我都差點要失守了。”甘度夫的聲音也變得極之虛弱,“作為靈魂寄居者的我,要是雅克小子他產生意識混亂的話,恐怕我的人格會首先消失磨滅掉……喂,保祿,梅斯特,這不會是你們故意的吧?”

“怎麼會呢?你太多心了甘度夫大人。”保祿笑呵呵地露出極其虛偽的表情。

梅斯特只是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靈魂分離的效果應該可以持續三天,雅克少爺應該有足夠的時間,把這個亡靈的意識吸收掉吧。”梅斯特道。“要是能夠成功吸收,那少爺原本就極強大的精神力,將會進一步地大大增強。”



“我明白了。”雅克點了點頭,“只要熟習了這種消滅,吸收寒亂流的方法,那就能夠救得了菲兒吧。”

“沒錯,要驅散寒亂流是極之困難的,但要把寒亂流以元素隔絕囚禁起來,把其中的暴亂能量完全吸收,那患者就能夠完全康復,而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

“雅克大人就留在這兒專心修煉吧,我保祿和梅斯特這會做好護法的工作了。”保祿道。

他跟梅斯特使了使眼色,兩人同時走開,前往視察剛才被兩條雜魚入侵的那條地道入口。

“暫時別把被特洛伊聯邦抓到辮子的事告訴雅克大人,先讓他專心修煉吧。”保祿道,“憑我倆的能力,怎也能夠抵住好幾波的狙擊吧。”

“當然。只要不是位於對方神祇的領域範圍,特洛伊聯邦派來的狙擊者,即使保祿大人獨自支撐,也能輕易擊退吧。”梅斯特道。

“你真是太抬舉我了,梅斯特大人。”保祿樂呵呵笑道,似乎很是受用。



“即使對方神祗親自前來,只要我們作出同歸於盡的決心,雅克少爺也不是沒有逃跑的可能的。”梅斯特若無其事地道。

“……”保祿心想,千萬不要讓這傢伙“開口中”啊。

────────────────────

用比喻來說,梅斯特就像把亡靈的意識用魔力包裹好,就像變成包裝果汁似的,雅克要做的事就是用吸管把裏面的果汁喝光,轉化成自己的營養。

這當中牽涉的能量轉換,理論上說似乎非常複雜,但對雅克來說大概是跟快速觀看一部電影差不多,在感受、經歷那名叫史坦的亡靈的人生時,這亡靈的殘念就漸漸轉化成雅克的精神力。

這種感覺非常充實。

這過程約花了半天時間,比梅斯特所預想的三天要快得多。把亡靈殘念完全吸收之後,雅克哇地一吐,把那些剩下的渣滓似的東西給吐了出來。

那是一團淡藍色半透明,能量極其凝煉的物質。

原水。

“呼……原來這樣也能產生原水啊……”雅克拿起那團無數人趨之若鶩的寶物,把玩著道,“要是用天火直接融化這些寒亂流,也能提煉出原水,不過就無法吸收亡靈的人生經驗了。”

雅克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得到了大大的提升。精神力直接影響到魔法元素的控制能力,以及魔法釋出的強度,雅克當然知道其重要性。

梅斯特所傳授的“元素隔絕”,確實是非常好的精神力修煉方式。

“呵呵……才半天就消化掉那亡靈的殘念嗎?不愧是雅克大人。”保祿回來樂呵呵的道。

他看到雅克手中那團原水,更是雙眼閃亮,“這種修煉還能順便提煉出原水?太好了!拜託大人給我多提煉些!把女神長袍分贓的機率就大大提高了!”

“梅斯特,保祿,你們剛剛瞞著我了對不對?”雅克改變話題道,“剛才是不是有人入侵了?”

“抱歉,少爺,剛才我們只是不想少爺從修煉中分心,”梅斯特道歉道,然後向雅克解說之前格殺康堤和讓約法逃脫的事。

“甚麼?竟然是特洛伊聯邦的人嗎?”雅克十分驚訝。他確實沒想到,在這遠離特洛伊聯邦之地,竟然也會遇上他們的爪牙。

 “不過不用過份擔心,這裏畢竟不是水系神祇的領域範圍。”梅斯特道,“我和保祿大人已在洞穴的結界入口處布下了一些設置,大概可以抵擋稍為強大的狙擊者。”

“特洛伊聯邦距離這兒何止萬哩?而且他們必需繞過有世代仇恨的撒克遜帝國,即使是聖域,也需要一個月時間的飛行,才能到達玫瑰同盟。”保祿道,“而且海倫女神很愛面子,大概不會在別的神祇領域高調抓我,讓貼身長袍被盜一事曝光的。大概派出狙擊我們的,只會是德羅公國那邊的人。據說這德羅大公跟特洛伊聯邦在勾結呢。”

“我們將會採用低調的方式,防禦對方的狙擊,只要挺到下一次凍土深淵的停雪期,讓雅克大人從那邊的結界回到撒克遜帝國,那樣就安全了。”梅斯特道,“再說,由於某個被囚禁的偉大人物的存在,在這個雪洞裏守著,可要比在地面上要安全多了。”

“沒錯,雅克大人在這段時候就好好地變強吧。”保祿道,“等過了幾天,德羅公國的狙擊者過來的時候,少爺就有機會展現特訓的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