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和鬥氣有甚麼不同?

要是在魔法元素的基本理論層面去說,魔法和鬥氣基本上是同樣的東西。正如動物和植物,都同樣是生命體般。

兩者都是利用精神力,運行自身體內的魔力,調動自然環境中的魔法元素,所發展出來的應用。

“雅克,想想看,你在使用魔法的時候,都是把魔法元素調動收集,然後砸向敵人的吧?”甘度夫開始傳授鬥氣入門課,“而現在,你試試把魔法元素吸收進身體裏吧!”

雅克試著把魔法元素集中起來,很自然地就凝聚成一個水球,然後砸向了自己,嘩啦一聲濕了半個身子。



“哇!老頭你耍我!”

此時,那位德羅公國的雜兵正好加持完“石盾術”,正朝雅克高速斬來。他對於雅克莫名奇妙的自砸水球術,也沒打算細想。這是戰鬥,即使對方突然變成白痴,也不可手軟。

“不是要你對自己發射魔法!在凝聚成水球之前,就把魔法元素吸進去!就像呼吸那般!”

“是這樣嗎?”雅克調節了一下施法的次序,一下子,大量的水元素便如潮水般湧進他的體內。

“好、好!算你領悟得快!現在!全力運轉魔力吧!”



“這、這樣不會自爆吧?”雅克心想,這樣跟朝著自己內臟發射魔法有甚麼不同?

“要控制得好!憋著那種想要爆發的感覺,讓魔力從體表的每個毛孔釋放出來!”甘度夫喊道。

“嗚……”雅克咬了咬牙,然後一聲炸響,渾身頓時被一塊薄薄的,流動著的水膜包裹著自己似的。

“成功了!現在,把鬥氣集中在拳頭上,打爆那條雜魚的石盾術吧!”

“好!看我的!”雅克施展他的大力神拳,流動於體表的水之鬥氣隨著心意,呈旋渦般聚於拳頭之上。



一拳直擊,石盾術應聲而破,雜魚橫飛倒地。

“很好很好,已經掌握到凝聚鬥氣的方式了。”甘度夫道。

“……這、這麼簡單……好爽!”雅克雙臂像耍太極似的一發一收,大量魔法元素吸進體內,令體表的鬥氣更為渾厚流麗。這鬥氣完全依隨心意流動,厚積於胸前,便成為防禦之鎧甲,聚焦於雙臂,則成為攻擊之武器,非常好用。

“呵呵,這就是所謂的厚積薄發。”甘度夫道,“凝聚鬥氣的基本門檻是五階,以小子本來的實力,要學會也不是不行,但肯定不會輕鬆,凝聚出來的鬥氣也薄弱,成不了氣候,修煉也容易走歪路。在凍土深淵經歷過一輪之後,最近幾天又吸收了大量的殘念冥火,令小子的實力大幅提升了,基礎深厚了,現在才來開發,才會有這麼好的效果。”

說著說著,敵人又再出現了。

這次對方又是只有一個人。

他望望身後發現同伴還在遠遠的後面,覺得有點奇怪。再看看倒在一旁的同伴,以及面前那十幾歲男孩的渾身鬥氣,他有點害怕了。

這人的實力,其實比之前那位要強一點。不過由於心裏一怯,沒了戰意,於是便毫無防禦的給雅克一拳,一腳收拾掉。



“呵呵……近來雪貂吃得太多有點膩,正好轉轉口味。”保祿流著口水現身,把兩條倒下的雜魚拖到黑暗中去了。

“這鬥氣真的非常方便,最大的好處是不用唸咒。”雅克悔恨地鎚了鎚掌心,“當初我就應該選水系戰士部的!”

“可是鬥氣的功能比較單一,需要配合使用者性格和鍛鍊風格,慢慢發展,不像魔法般用途廣泛,針對性強。你要是遇上了魔法師對手就會明白的了。”

馬上便來了第三個人,這次是個四階的地系魔法師。他來到時正看到保祿在“打掃戰場”,再加上看到鬥氣瀰漫的雅克,已知道這次踢到了鐵板。

這魔法師選擇逃跑。

“想跑?”雅克心血來潮,試試把鬥氣凝聚到雙腿,但可惜只是讓雙腿變得更有力量,速度卻沒提升多少。他還是要使用“水行術”加持才能追上對手。

這次對手可沒之前容易對付,他用的是打帶跑戰術,就是邊跑邊往後猛丟低階魔法,打算逃到同伴那兒就算脫險了。



雅克當然不讓他如願,以鬥氣包裹著前臂,前臂護著頭,就這樣硬吃了幾記“亂石術”,然後便一腳把對方踹倒。

“老頭說得沒錯,鬥氣和魔法各有好處,看來還是雙修最好啊。”雅克道,“那怎麼學院還要區分戰士系和魔法系呢?”

“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你般,只用一分鐘就學會凝聚鬥氣的超級天才啊。”甘度夫酸酸的道,“凝聚鬥氣對身體強度的要求極高,一般專修魔法的魔法師體質,根本達不到最低要求。反之,長期鍛鍊身體的戰士系人物,也就容易疏忽魔法的練習,所以通常魔法也就用不好了。”

又一個敵人光顧,是次對方的氣質完全不同。

“哦?鬥氣?這個年紀的五階水系戰士?”對手是個穿著一身皮革,風塵僕僕般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很是硬朗,有種沉穩冷靜的氣息,“情報不是說對方是魔法師嗎?嘿……”

“本少爺是個戰士,令你失去了預算嗎?”雅克摩拳擦掌道。

“不,是為你感到可憐。”那男子雙腳踏穩,全身肌肉賁張,體表漸漸凝聚著一層狂亂風沙似的鬥氣,“要是你是個魔法師,倒還有一點勝算。”

“六階戰士,小子要小心。”甘度夫警告道。



雅克倒沒太把位階的差距放在心上,他剛學會了鬥氣,自我感覺良好,便“嗚啊啊……”的咆哮著衝了過去,打算跟這看來比較像樣的對手過過手癮。

凝滿水之鬥氣的拳頭轟出,跟對方飛沙走石的巨大拳頭對上,“波”的一聲,兩人的鬥氣幾乎同時潰散,打了個平手。

不過雅克一連退後了五步,手腕疼痛。對方只退了三步。

“剛才跟那傢伙的拳頭碰上時,好像有道強大的吸引力,要把我吸進旋渦中心似的,令我的腳步有點不穩,因而被他勝了半招。”雅克有點不忿。

“這就是我剛才所說的,鬥氣隨著使用者的個性和潛力的進階發展了。”甘度夫道,“這傢伙似乎長年在沙漠地帶修煉,所以鬥氣都帶著飛沙走石的氛圍。”

“很有趣,不過似乎對實戰幫助不大,華而不實。”雅克道。

這男人可一點也不覺得有趣。引以自豪的風沙鬥氣,竟然只跟一個看起來只是剛剛學會凝聚鬥氣的少年打成平手,還要被對方評價為華而不實?



全力催谷,風沙鬥氣再度凝聚,而且力量更為強大,畫面更加華麗。

“我這次想試試用火系的看看。”雅克道,然後毫不費勁地,炸的一聲成功凝聚成火之鬥氣。這火之鬥氣更比水系鬥氣要強大兩三倍,雅克像是置身於一團熊熊烈火裏似的。

“我……我是在做夢嗎?”那男人的戰意霎時間沒了。他縱橫戰場多年,也僅是聽說過傳說中某些超級高手,可以超越拉米奈斯融合的限制,同時擁有多種屬性,但他沒想到眼前就出現一個。

而且,是同時擁有水和火,兩種互不相容的屬性。

沒有懸念,雅克輕易取勝。

────────────────────

最先自高階幻術中醒過來的,是狙擊者團隊中的六階戰士禾恩。

他記得一行人朝著廢墟中發現的地道往下走,這地道看來並不長,卻走來走去都看不到盡頭。而最詭異的是,禾恩的記憶也好像在不斷重播又重播似的,不斷重覆著深入地道那幾分鐘的想法。

這肯定是中了幻術所致。

當他清醒過來後,赫然發現走在前面的幾個人,不知何時已沒了好幾個,然後沒過多久,走在最前那個人又消失了,而剩下一行人又回到了原點,再重覆走一遍剛才的路。

但即使他的思想識破了幻術,他也只能身不由己地繼續兜兜轉轉,直至下一個輪到他為止。

施下這個幻術的人太強了。

這個人正是梅斯特。

為了方便雅克修煉而設計,每次只讓一個敵人闖進來的幻術。

“啊,真是久遺了,雅克大人的超級進步,自從在瑪莎拉遺跡之後,到現在才總算又見識到了。”躲在暗處的梅斯特,悠閒地旁觀著雅克逐一對付越來越強的敵人,邊為他那神奇的進步速度驚訝而敬佩著。

“這進步真是太驚人了。”保祿道,“在凍土深淵時,他還是個只懂得三階魔法的菜鳥,而現在才過了多少時間呢?六階戰士都給他打倒了。”

此時雅克對於鬥氣的使用,已越來越純熟了。由於來的獨沽一味都是地系,在屬性上是抑制著水系的,所以雅克都在用火系鬥氣迎敵。

火系在屬性上是地系的剋星。

雖然有屬性上的優勢,但在連續擊倒八個人之後,雅克也感到了有點疲憊。這也難怪,對方最差勁都是四階魔法師,不然就是同樣能夠凝聚鬥氣的五階戰士,不是雅克有海量的魔力以及變態的精神力支撐,怎能抵得住連戰八場實力接近的對手?

“呼……想不到凝聚鬥氣作戰還蠻累的。”雅克已有輕微的喘氣現象,“即使每一場都是速戰速決,維持鬥氣狀態時間不長,但還是消耗得很巨大。”

“沒錯,消耗是使用鬥氣的最大問題。要是純粹使用魔法戰鬥,那就不會有待機時的消耗了。”甘度夫道。

“敵人又來了……這次看來比之前的都要強大。”雅克不禁認真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