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敵人的氣質跟之前的都不同,甚至比起之前那位使用風沙鬥氣的男子,這人個性同樣沉穩之餘,雙眼還閃出了像是看破一切的神采。

他盯著雅克良久,然後才喃喃道:“雖然你很強,但絕對不是施放幻術的那個人。”

雅克搔著腦袋。“甚麼幻術?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

“他看破了。”保祿在梅斯特耳邊悄悄話。梅斯特點了點頭,又加強了對其餘人物的幻術控制。

“……我應該是第九個人。那麼比我先來到的八個呢?”那人的眉頭漸漸皺起來。他雖然看不穿眼前那少年的底細,但不祥的感覺卻很強烈。



“嗯,都被我解決了。”雅克道,“先旨聲明,我都沒刻意下殺手。只是某個變態把他們拖去一旁不知道在幹嘛而已。”

“大人,放過小人吧。我都餓了好幾天了,讓我好好吃頓飽的行不行?”暗處傳來保祿的聲音。

禾恩臉色頓時刷白。難怪他嗅到了空氣中隱約的血腥味兒。以他的水平和見識,還沒到能夠察知這納妮婭深淵牢獄所埋藏的秘密。

對雅克和保祿來說,面對敵人不用施以甚麼人道同情之類的,尤其是對著從特洛伊聯邦指使過來要追殺他們的人。

當然,要是保祿能夠做少一點變態行為,雅克是無比歡迎的。



赫然發現對方是個極狠的角色,禾恩的表情也沒多大變化,似乎大場面他見過不少。他從容的問道:“為甚麼要把高手藏在暗處,只有你一個人迎敵?”

“因為只要我出手就足夠了。”雅克道,然後突然發現,他竟然看不穿這個人的屬性。

“你真認為是這樣?”

那人哼道,他也無意隱瞞,一收一放,體表竟呈現出一道由水之鬥氣形成的輕鎧甲,前胸後背,手臂腳脛,前額後腦都保護到了。

“我跟之前那些德羅公國的士兵不同,我是從特洛伊聯邦派駐過來,幫助德羅公國傳播海倫女神信仰的神殿待衛,禾恩,”禾恩抽出腰間之劍,炸的一聲,鬥氣已加持於其上,劍身流動著水藍色的能量,“受死吧,瀆神者。”



“糟糕,是水系。”雅克心想。在屬性相生相剋上,對上這禾恩是佔不了任何的便宜了。“管他的,照打可也!”

雅克凝聚起水系鬥氣。不過兩手空空的,他確實是欠缺一柄水系的武器。

“你也是水系?慢著……”禾恩心裏一突,怎麼竟然變成了水系屬性者的內訌?但他轉念又想,這也不算是前所未見,即使是水系的神祇當中,曾企圖輕薄過海倫女神的也大有人在,這基本上已是超越了屬性,是純粹的人品問題。

“身為水系屬性者卻褻瀆水系神明,更是罪加一等!”冷靜的禾恩也不禁心生怒氣,提起劍來便採取主動攻擊。

禾恩施得一手基本功非常穩固的正統劍法,速度驚人,加持了鬥氣的劍威更是強得掉渣,攻得雅克退步連連。

但雅克也未至於沒有還手之力,邊後退邊找尋空隙施以還擊,當然出手時都不怎麼順,使不出全力。

禾恩的防守不算出色,硬吃了好幾記的刺拳,不過都被鬥鎧完全抵住了破壞力。

十幾個回合下來,禾恩幾乎沒有受傷,雅克身上已累積了三道淺淺的劍傷。



“這禾恩好強,硬拼定會吃虧。”

雅克心念一轉,冒險散掉了水之鬥氣,然後轉用火系,蹲身就拉出一道火牆術,擋在禾恩身前。

“甚麼?火系?”禾恩嚇了一跳,剎步不住穿過了火牆術。當然對他無法做成損傷,但水潑在火上,沙的一聲一陣蒸氣瀰漫。

禾恩暗叫不妙,正要軀趕這阻礙視線的蒸氣,而就在此時,雅克已從旁殺至。

正是從咖啡處學來的掩眼旁殺法。

還是用水系鬥氣,全力一擊打在禾恩鬥鎧較薄弱的側腹部。只是禾恩反應奇快,反手一劍守身,逼得雅克臨尾抽手,只使得出七八成勁度,拳頭僅僅沒有穿破鬥鎧,讓禾恩哼的一聲,只痛不傷。

“這招也不行,可惡!”



驚訝不已的禾恩已停下步了。“……竟然同時間使用水系鬥氣和火系魔法?沒可能的!”

“小子!拖著他!我現在要教授你高階魔法!”甘度夫道,“以你的魔力和精神力水平,應該能夠勝過他的,只是你的鬥氣發展未成熟,魔法又學得太少而已。”

“還不是你這個死老頭一直不肯教我魔法,只叫我練基本功啊!”雅克心裏罵道,口裏卻開始忽悠道:“呵,這說來話長了……這關乎於傳說中某位拉米奈斯魔導的大仇人,想當年……”

雅克胡扯瞎說的功力不用懷疑,說得天花亂墜,又加插些從羅德那兒聽回來的真實歷史,聽得禾恩大皺眉頭,將信將疑。

此時的甘度夫,卻是含淚地遺背了他作為教導者的最終底線,開啟作弊機能了。

雅克只感覺到甘度夫在拼命忙碌著,忙得讓他的腦袋也有點微微發熱。然後,突然在他腦海中傳來一大堆極之複雜,近乎完全看不懂的咒文。

接下來,雅克的嘴巴開始自動唸出這串咒文。他感覺到掌心正凝聚著前所未有的灼熱感……

禾恩看到雅克突然住嘴然後唸咒,心裏暗叫著了這小夥子的道,給他一點時間,竟然能夠凝聚出這麼強大的魔力……



對抗魔法的正統戰術,是近身肉搏,但禾恩的直覺卻在警告他要馬上遠離雅克。他也毫不含糊,往後急退。

“拉遠距離是沒有用的,小子,釋出你生平以來第一個六階魔法吧!”甘度夫喊道。

“白焰閃燃!”

禾恩頓時變了個火人。

這白焰閃燃術是沒有發射軌跡的,就在施術者精神力鎖定的位點原地閃燃,強行把空氣中的火元素激烈碰撞撕扯,產生一種暴力性的突然燃燒,燒出來的火光接近純白色,比起火球術的溫度要高好幾倍。

不過這招的位置鎖定,始終依靠施法剎那的動態視力和判斷,在這極短剎那間對手要閃避也非絕無可能。禾恩的戰場直覺果然湊效,高速飛退讓他稍稍躲過了閃燃術最高溫的核心位置,讓他減少了兩、三成的正面損傷。

再加上他本身也是一名六階戰士,又有剋火的水之鬥鎧護身,被秒殺是不可能的。只是他的水之鬥鎧卻在剎那間被白焰閃燃燒了個乾淨,全身皮膚也受了兩三成燒傷,這已足以讓禾恩大嘆拾回一命。



正處於近乎裸奔狀態的禾恩,甫回過神來,發現雅克已衝到他的面前,雙掌閃現藍白水紋之波,他心裏大叫這下躲不過去了。

這是六階水系魔法中,唯一適合近戰使出,威力極其集中強大的……

“水神波動!”雅克雙掌收於後腰,然後往前一推,一柱強大無匹,帶著水波強大震動的水系魔力,直貫禾恩前胸。

這一招出手,令雅克頓時產生聯想,前生看過的那部以祖國名著為藍本的日漫,那招龜派氣功一出,摧枯拉朽,感覺多爽啊……

禾恩喉頭一甜,噴出的盡是內臟碎片。他哼地一笑。

輸給能夠同時使用六階火系和六階水系魔法的變態,一點都不丟臉。

────────────────────

當場擊斃禾恩,在暗處看戲的保祿和梅斯特,都不禁為雅克的精彩表現叫好。

雅克心裏當然樂了。

“嘻嘻,我就說小子早就有能力使出高階魔法了,效果比想像中更好呢。”甘度夫也樂呵呵的道。

“哇!高階魔法真是太爽了,還有人代唸咒文,真是輕鬆便利,老頭這一招果然是好!”

“不用感謝我,真的不用感謝我啦哈哈哈,只要小子在心裏記掛著拉普達傭兵團的好,那樣就夠了。”

“哇!真的嗎?你真的以為我在感謝你嗎?”雅克本來笑容燦爛燦爛的,說著慢慢變成了鄙視扭曲臉,“死老頭,之前我經歷好幾次生死關頭,都不肯教我魔法,硬要我自行領悟,現在卻突然鬆口了?是怕自己快沒有利用價值了吧?”

雅克這話可說到了甘道夫的心坎裏。他看到梅斯特一出手,就教給雅克一招近乎逆天的“元素隔絕”,而保祿則一直在對雅克施展利誘,教區美女一籮筐的送,自己的功用已漸漸被邊緣化了,不幹點事情增強自己的存在感不行。

再說這高階魔法和鬥氣之類,雅克遲早也會學到的。他在凍土深淵試煉拿下首功,回到帝京連跳幾級也不成問題,以雅克的悟性,要默發高階魔法也是指日可待的。

於是甘度夫想,倒不如趁現在先借這個機會,給雅克來個速成教導,把這個功勞給領下來了再算,在雅克心裏儘量提升一下佔有率,不要讓梅斯特和保祿再出風頭了。

 “厚、厚積薄發!小子你誤會老頭我了!這是厚積薄發的策略,是為你好!”甘度夫急忙道,“要不是小時候你全心全意提升魔力和精神力,如今會有爆發得這麼爽嗎?要是小時候就分心學習咒文,恐怕小子你現在的魔力才只進入第三階,我想要給你作弊,你都消受不起了!”

雅克哼地一聲,沒有回嘴。他知道甘度夫所說的,某程度上是事實。

他記得以前玩單機電玩,也有厚積薄發的概念。例如說主角升至十級後就可轉職,如果馬上轉職了接下來幾關就會玩得很辛苦;而如果憋到二十級才轉職,那轉職後基本上是橫著走路。

同樣的道理,任何世界通行。誰說打電動沒益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