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大神啦……”雅克沒好氣地道,“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不過我瞭解你們的壓抑,因為我也是從特洛伊聯邦逃出來的。”

“果、果然是這樣!大人是註定要解放我們的勇者!”

“大、大人的使命就是要解放特洛伊聯邦嗎?求求大人,一定要救救小人的家眷!”

“太誇張了……”雅克有點無奈。

不過他注意到,也不是所有人都抱持著這種盲目崇拜的想法。他們當中有些是處於迷惑或迷失的狀態,還未掌握到自己的立場,或心裏仍對自己的前途拿不定主意。



在特洛伊聯邦裏還有親人的,也會擔心和掛念他們的情況,對於自己已無法再回去,又沒有能力把他們接出來,心裏的滋味也有點複雜。

其實雅克心底裏,確實有打回特洛伊聯邦的想法。不過他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再說即使他心裏有解放之意,也不過是把解放的對象限於小小的瑪莎拉領。

以他目前一個小小的學院學員,要想像自己把整個特洛伊聯邦解散,跟一位神祇直接對抗,這實在是太遙遠了。

這種沒有把握之事,雅克怎麼好對他們說出口?

“你們全都猜對了,這位雅克大人,就是為了打倒變態的海倫女神,解放特洛伊聯邦而降生的偉大人物!”在雅克仍在考慮怎麼處置這幫人時,菲兒就趁機站上前來插嘴了,“各位不用迷惘了,就把你們的命交給雅克大人吧!以他的實力,不用幾年,就能夠帶領大家打回特洛伊,解放大家的家人!”



“喂喂!你怎麼代我開這麼大額的空頭支票!我要怎麼兌現啊?”雅克把菲兒拉到一邊,跟她耳語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我只知道,這是一個大好機會去增加忠誠於己的手下,難道你要錯過嗎?”菲兒道,“哪管我們用甚麼藉口,先得到他們的信任再算。再說要打回特洛伊,並不是那麼遙遠的事!我們撒克遜不就是跟特洛伊是世仇嗎?”

“雅克大人萬歲!我們誓死追隨雅克大人!”有些人已開始高喊。

“拜託!小聲點!這兒是戰場啊!”雅克連忙阻止他們。“你們心裏或許還有很多打算的,似乎大家都需要多點時間去冷靜和思考。如果你們不介意順便做些勞動,我倒有個地方可以暫時安置著你們……”

果然這才是他們最逼切的需要。除了幾個腦筋比較直,已認定了要追隨雅克的之外,他們大部份人是需要離開戰場冷靜地思考一下自己的立場。



這很簡單,把他們全帶進凍土深淵,加入挖礦部隊就行了。

“呼……總算是解決了如何處理這幫人的問題了。”雅克鬆了口氣,“真是……比想像中還要麻煩呢,其實會不會把他們乾脆殺掉,還比較省力呢?”

“……你要入魔嗎?雅克?”菲兒瞪著他道。

“開個玩笑而已。”雅克笑道,“雖然我並不是他們所吹捧的那種正義英雄,但要我無差別的大量殺人,這也令我心裏念頭不舒暢。”

“說得好。”甘度夫也讚賞道,“雖然說對待敵人不能手下留情,但是殺人也並非處置敵人的唯一方法。”

“……我倒是覺得,要是雅克大人入魔了,還比較有魅力。”某暗處有個聲音嘆氣道。

“不過我們可是找到了處理特洛伊駐軍的模式了。”雅克對這點是比較滿意的,“主要從他們的信仰程度去判斷,要是真正的女神信仰者,恐怕不得不滅掉,至於信仰較模糊或是被逼信仰的,就解放掉吧。”

“雅克……”菲兒拉著雅克的手臂。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會把敵人都搶光啦,分一點給你好了。”

“我不是說這個……”菲兒眉頭輕皺著,“你有沒有感覺到,氣氛好像有點奇怪……”

“……”甘度夫沒有表態。

“我倒是覺得身心舒暢……”某個暗處的像是保祿的聲音道。

雅克好像有點似有若無的感覺掌握到了,正想要辨別出那個感覺,他就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我們在這兒耽擱了這麼久,又弄出這麼大的動靜,理論上應該有很多人發現了我們的存在,怎麼現在周遭反而靜下來了?”

這確實是有點不合常理。

“……掌握到了。小子看看右手邊的天空。”甘度夫提醒道。



雅克抬頭一看,看到的只有滿天的密雲,令這個晚上變得更加灰暗。唯一的特別之處,就是右手邊的不遠處,厚厚的雲幕開了一個小小的破洞,從洞裏可以看到清澈的夜空,也透入了淡淡的月光。

定睛看一會,那圓洞似乎正在移動,而且好像正在朝著自己接近。

“小子還看不到嗎?也是的……你還沒習慣自己的位階……”甘度夫道,“試試儘量把魔力都凝聚到雙眼吧,這個練習你從小時候就在做的,不過要提高要求,把凝聚的魔力提升到第八階的水平!”

基本上雅克早已習慣以魔力凝聚到雙眼,以觀察魔法元素的分布流動之類,這基本上不用花甚麼力氣。

不過對於更細緻的流動,就需要凝聚更多的魔力。

要是繼續提升凝聚的密度呢?又會發生甚麼事呢?雅克尚未嘗試過。

雅克開始依甘度夫所說,把凝聚到雙眼的魔力,提升到能夠施放八階魔法的程度,這時映在他眼裏的事物,嚇了他一跳。

他看到了一柱從地上直衝天際的強大能量,正是這道能量令天際的雲層也被逼開一個破洞。



那是……超乎強大的精神力嗎?

“一個超強的人物正在向我們接近!”雅克驚訝地發現道。“菲兒,快收歛魔力!菲兒!”

看到菲兒有點呆滯,雅克也不管那麼多,拉著菲兒找了塊比較大的瓦礫躲在下面當掩護,然後把魔力完全收歛。

“太遲了!憑對方那個水平,根本躲不了的!”

“對方是聖域強者嗎?”由於距離太遠,雅克無法察知到對方的屬性。

“即使不是聖域,至少是個聖域的資格者。”甘度夫道,“按這個速度,他應該是飛行而來的!”

“飛行!”雅克還是首次接觸有飛行能力的強者。



“要是對方是個聖域,那你乾脆喊保祿和梅斯特求救就可以了,不管對方是甚麼屬性,應該都不會有對抗的可能。”甘度夫乾脆地道,“要是只是個資格者,那就是說他是個風系。只有風系才擁有聖域以下的飛行能力。”

“要是對方還不是聖域,那我就有機會可以勝過他嗎?”雅克問道。

“不,只是大概不會被秒殺。”甘度夫道,“按照保祿和梅斯特的個性,大概會觀察至你快要掛掉時,才會出手救你吧。畢竟他們都太看好你的成長了,他們都想看到你身上出現奇蹟呢。”

“那就是說,我被打個半死已是註定的了……”雖然有保祿和梅斯特暗中保護,心裏是有點安全感的,可是雅克還是覺得有點鬱悶……

“咦?那種壓逼感漸漸遠離了……”雅克悄悄伸出頭來一看,發現那雲層的破洞,正在改變移動方向。

“奇怪,剛才明明肯定是針對著小子而來的啊……”甘度夫也有點疑惑,“難道被甚麼事情吸引去了?小子太好運了,避過了被痛打一頓呢。”

“不要毫無保留地看扁我好不好……”雅克無力地道。他又轉向菲兒,“菲兒,你怎麼了?”

菲兒臉都白了,而且渾身在微微顫抖。那不是因為寒冷而顫抖,看她的表情,似乎是因為嘔心。

“那、那種感覺……越來越接近了。”

“弄錯了吧?那個會飛行的強者正在遠離我們呢。”雅克有點摸不著頭腦。菲兒的直覺不是一直都很準的嗎?

“不是在天上!”菲兒喊道,“是在地底下面……正在漸漸地逼近著我們,肯定是針對著我們來的……”

“地底?我怎麼感覺不到有魔力的異動?”

“不是魔力的感覺……那是……一種很髒的,令人心裏發毛的嘔心感……”菲兒臉色都有點變綠了,“我不要讓那種感覺接近……”

“雅克,注意,我們好像被包圍了。”甘度夫警告道。

雅克才注意到,在四周接近完全漆黑的環境下,原來已經站著了好幾個身影。

“竟然把魔力收歛得那麼好?”雅克伸出食指,點起了一道小小的火苗,隨即被眼前所見嚇了一大跳,“天啊!那是甚麼生物?”

包圍著他們的,是幾個身形腫脹不堪,衣衫又濕又髒,流著口水,雙目呆滯,幾乎感覺不到有生命力的人。

他們都是穿著德羅公國的軍服,但胸前沒有水元素晶石,應該都不是特洛伊駐軍。

雅克轉了一圈,把包圍著他的幾人都看了一遍,似乎他們都介乎於有意識或無意識之間。他選了個似乎雙眼有點神采的問道:“你們是帶著敵意來的,還是需要幫助?”

那腫脹的人聽到雅克發問,似乎有點反應。但他一張口,就噴出一口黑中帶綠的髒水。

“好臭的氣味!”雅克不禁捏著鼻子,“而且還很刺鼻,似乎碰不得……”

這人開始蹣跚地邁著步,接近雅克。

“給我站住!”雅克喝道,“要是你想要的是幫忙或治療,給我站好不要動!不然我就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