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晚上,對德羅公國來說,實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此時,在整個公國的範圍內,正在進行著非常激烈的內戰。穿著相同軍服的人們在互相殺戳著,這是公國成立多年來從未見過的。

這讓剛從國境北邊戰線歸來的普倫斯供奉,感到非常疑惑。“不是正在搜捕兩個瀆神者嗎?怎麼會……”

“供奉大人,”普倫斯身後的小秘書玫上前道,“衝突的兩方,似乎是特洛伊派來的駐軍,以及昆頓總理的親衛。”

“昆頓?那個混蛋在發甚麼失心瘋?”普倫斯偏了偏頭。只是細密思考始終不是這“妖猿劍聖”的強項,所以他也沒耽擱多久,直接就降落到地上,把正在肉搏中的幾名戰士全部踢飛。



他隨手撿起一名倒地的戰士,看了看他胸前的水元素晶石,便喝問道:“你們特洛伊駐軍幹嘛不去抓瀆神者?反而在打德羅公國的軍隊?”

“是、是他們這幫德羅公國的走狗先偷襲我們的!”那人看普倫斯並沒有穿德羅公國的軍服,又會乘風術在公國的地位應該只高不低,說話的語氣也不像是一面倒傾向對方那邊的,所以便理直氣壯地投訴起來。

“哦?”普倫斯一個不爽,便把這戰士的頸椎一下扭斷。接著他又撿起另外一個,“你也認為德羅公國是特洛伊聯邦的走狗嗎?”

“不……不,德羅公國是特洛伊聯邦最忠實的盟友!一定是有點誤會了!貴、貴國恐怕出現了極少量的害群之馬!”

“這還算是人話。”普倫斯點點頭,“你們軍階最高那個傢伙在哪兒?帶我去見他!”



“是……是……”

那特洛伊戰士便像個洋娃娃似的,被普倫斯一直撿著走。

“這、這是普倫斯供奉大人嗎?”

“好了!供奉大人也站在我們這邊!這下可以放心跟特洛伊決裂了!”

昆頓總理的士兵們,看到普倫斯只是一個勁兒地在折磨特洛伊駐軍,都士氣大振,握緊了兵器打算繼續大開殺戒。



“閉嘴!全部給我停手!”普倫斯突然朝著天空大喊。嚇得整個戰場突然死寂無聲,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他看到不遠處有位德羅的戰士,正把一個特洛伊的魔法師壓在地下。那戰士已殺瘋了眼,完全沒打算停止,正要終結這魔法師。

“我叫你停下來!”那普倫斯怒吼著,使勁揮了揮那肌肉極其發達的手臂。那兩人隨即被一陣衝擊波撕成好幾塊。

“在我搞清楚你們怎麼打起來之前,你們全部都不準動!”普倫斯的怒吼震得所有人都耳膜生痛,那股逼力使不少位階較低的人都嘔吐暈眩,甚至失禁。

不論哪方勢力的,每一個人都乖乖的站著,盯著普倫斯走進附近一個特洛伊駐軍臨時搭建的指揮帳篷。

他馬上就抓著裏面一名穿著上位軍服的特洛伊魔法師。

“你就是特洛伊駐軍的大頭目嗎?”普倫斯惡狠狠的道。

“我、我……只是第四把交椅。利維特子爵他、他剛好在……”那人早已被普倫斯嚇得沒了領袖風範,看起來就像個被當場抓獲的小偷。



“那你知道你們和德羅軍隊為甚麼打起來嗎?”普倫斯問。那魔法師點了點頭,便又激怒了普倫斯,“那你還不快說!還要等我問嗎?”

要不是這普倫斯渾身散發出極其強大的魔力,在旁人看起來他真的有點像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街頭流氓。

所以常常跟在他身旁的小秘書玫,便顯得十分重要。

但是在某些事情上,玫很清楚她是不應該插手的。普倫斯那種少筋根似的簡單直接,有時候是挺管用的,這也是作為“妖猿劍聖”的魅力所在。

“哦……現在正在搗亂的那兩個人,其實並不是你們要找的瀆神者?所以你們便以為他們是昆頓那小子派來坑你們的……哦?還是昆頓那邊先動起手來的?他還說是德羅大公本人的命令,決定單方面跟特洛伊聯邦全面決裂?”普倫斯聽得有點頭痛了,他轉過頭來盯著他的小秘書,“玫。”

“咳嗯。”玫清了清喉嚨道,“那你們有沒有得到德羅大公的親口確認?你們已經把這個消息向海倫神殿那邊報告了嗎?”

那魔法師搖了搖頭:“我們正想親自前往大公府詢問,但卻遇上了大量的德羅士兵阻撓……”



“普倫斯大人……”

“不用說了,我聽懂了,不要把我當白痴……”普倫斯揮了揮手,“我們現在去找昆頓小子。喂,你!跟我出來,我給你們一道護身符。”

說罷普倫斯搭著那特洛伊魔法師,半推半挾的把他從帳篷裏帶了出來。

“你們這幫昆頓手下的小嘍囉聽好了,這傢伙是我普倫斯的朋友,由現在開始,你們兩幫人不准再自相殘殺,同盟沒有破裂!”普倫斯喊道,“警告你們不要把風聲走漏給昆頓那小子!乖乖站好隊,任何時候只要認德羅大公是你們主兒就好了,保管沒事!玫!我們走!”

普倫斯用他特有的粗線條風格,解決了德羅公國的內亂危機。

此時雅克還正在疑惑著,那滿戰場上正在搜索著他們的敵人怎麼全都不見了?

普倫斯和玫利用乘風術,很快就來到了昆頓總理的府第。

他全身顫抖,筋肉蠕動,猿牙漸漸伸出,看來又要使出那招了。



“昆頓小子,你給我滾出來!”普倫斯大手猛然一揮,樓高三層的總理府竟像個蛋糕般被分成四份,塌了好一大半!

此時玫已經在準備昆頓總理的罪狀了。

普倫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文明一點,喜歡在剿滅對手之前,讓玫歸納組織一篇文章,向對方講解他為甚麼該死,以顯得動手是有理有據的。

“昆頓企圖破壞德羅公國與特洛伊聯邦的結盟,令公國陷入內亂,這是顛覆及企圖奪權的彌天大罪……”玫正在努力潤飾著文筆。

此時被轟得半死的昆頓,從他大宅的瓦礫中慢慢爬出來。“普、普倫斯大人,怎麼你……你不是在北方戰線,牽制著哥本哈根人的嗎?”

昆頓心想,情報明明顯示,普倫斯現在正於哥本哈根境內大開殺戒的啊?千算萬算,最終……他竟然被這據聞智力只有猿猴差不多的狂人普倫斯,給擺了一道嗎?

“慢、慢著!普倫斯大人!請你聽我說!”昆頓拼命抓著最後一絲活命的機會,“我昆頓是個更加適合當德羅大公的人選,且聽我在五年內統一攻瑰同盟的計劃……”



“你當德羅大公?”普倫斯滿臉鄙夷地冷笑,然後狂吼道:“早了一百年!”

───────────────────

“給我站住!”雅克喝道,“要是你想要的是幫忙或治療,給我站好不要動!不然我就要出手了!”

那腫脹的傢伙仰頭大笑,笑聲異常詭異,聽得人毛骨悚然。

笑著笑著,這人全身開始噴出刺鼻惡臭的髒水。

雅克突然感覺到危險,他連忙抓著菲兒的肩膊,祭出了已使用得很熟練的“流螢術”,兩人瀟瀟灑灑的避過了髒水的噴濺。

在地底下偷窺著的操縱者,也興奮得為雅克精彩的閃避喝采。“很不錯的火系魔法師,還在發展中,魔力很純淨啊……只有殺死這樣的敵人,才是對美麗的海倫女神的榮耀。”

那人雙手提起,就像操縱著提線木偶般。

地面上那餘下的幾個腫脹毒人,皆紛紛發出詭異而變態的狂笑,邊爆射出毒液邊撲向雅克。

“小心點,這些傢伙都是一觸即爆的!”甘度夫警告道。

“知道了!”雅克凝聚起火之鬥鎧,“菲兒!保護好自己,別被我燙傷了!”

確認菲兒已加持好水系的防禦術,雅克抓著菲兒的臂膀,便純粹利用鬥鎧加持後的強化體力,全速奔跑。

他已看出了那幾具髒水人的速度非常遲鈍。

雅克不斷利用他的短跑爆發力,把那幾個追著他的髒水人耍得團團轉,全都撞在一起。

此時雅克已經跑到一幢廢樓的二樓屋頂,居高臨下,有五十米左右的距離。

“這個距離應該濺不到了吧?”雅克隨手從地上抓起一塊石頭,包裹著一層薄薄的火系鬥氣,然後帶著助跑全力擲出。

那石塊如子彈般直飛,直打穿了那四個毒人的身體,噗噗噗噗地應聲爆炸,爆出的髒水濺到地上形成一個巨大的緣色圈子,還在冒出白煙。

“鬥鎧!這傢伙還是個六階、不,七階火系戰士?”那操縱者怪笑道,“嘻嘻嘻……這樣的強者才有殺死的價值呢。這樣子海倫女神應該會願望看我一眼了吧?”

“哇哈哈哈……看到了沒有?沒有武器在手不打緊,哥用一塊石頭就打爆你!”雅克還在沉醉於剛才的成功狙擊之中,“果然使用鬥氣的爽處,是魔法不能夠取代的!我回去後一定要保持魔武雙修!”

“哇!”菲兒卻跪在地上乾嘔了起來。

她似乎對於那種毒水的氣味十分敏感,比雅克還要敏感得多。這也許是由於女孩子天生較為愛乾淨的本性使然?

雅克也嗅到了那越來越濃的髒水味道。

他也感覺到了大地的輕微震動。

從各處的瓦礫後面,斷掉的大樹後,橫街小巷之間,漸漸湧出無數跟剛才那幾隻差不多的腫脹毒人。

“哇靠!這是甚麼回事?幹嘛突然變成了喪屍電影!”雅克看著四周全擠滿毒人,毛管都豎起來了。“這也是特洛伊人的特殊攻擊嗎?那變態海倫女神不會是喜歡這種臭味的吧?”

“不准侮辱我的海倫女神!”

雅克的腳踝突然被兩隻從地底伸出來的手抓著,然後給扯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