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給直摔到了破房子的一樓地面,摔得他有點昏頭轉向。他竟然感覺不到對方的埋伏!

他搖了搖頭清醒一下,抬頭一看,就看到一個老者的臉孔。

鷹勾鼻子,滿臉膿胞,眼珠渾濁,牙齒嚴重蛀蝕……

“我說不要侮辱天地間最純潔無雙的海倫女神神神!”那老者像個暴奴的孩子般,雙手不住鎚打著雅克。

雅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這種完全沒有殺傷力的拳算甚麼?

“純潔的海倫女神啊!我髒水用我獨特的方式榮耀你!”老者仰首吼叫,然後喉嚨好像變成了條蟲子般蠕動,雙眼反白。

“不要玩口水好不好!”雅克眼見不妙,連忙撥開那自稱“髒水”的老者,翻身就閃。

那髒水低頭一吐,就像是一桶深綠色的污物傾瀉而下,濺到地上,竟把以木板,泥石鋪成的一樓地板給蝕穿了!

雅克往上一看,看到還在二樓的菲兒吐得不行。他耍了個眼色要她待下來不要動。“要引開那個變態的注意力!”



雅克也沒有留手,唸起了已經過大幅簡化改良過的“白焰閃燃”。轟的一聲激烈爆響,那髒水已沐浴在火焰之中。

“哇哈哈哈……”髒水竟施施然地從白焰中走出來。不過他整個人小了一圈,渾身是黏液和血液的混合,全身赤裸,就像條站立著的巨大怪蟲。

被白焰閃燃燃燒著的,是那老者的一層皮,又厚又濕漉漉的,竟燒了好一段時間才變灰燼。

“竟然剝了層皮!這還是人類嗎?”

“這個人選擇進入了精怪領域……”甘度夫道,“他也是聖域資格者,不過他選的是另外一條路。小子一定要小心!”



“竟然有這種事?”雅克可是第一次聽聞此事。他一直以為修煉就是位階的爬升,登頂了就是晉升聖域之時。

原來還可以選擇所謂的“另一條路”!

“好好的當聖域有甚麼不好?寧願當一條像是鼻涕蟲般的嘔心怪物嗎?”

“不許侮辱我!在這天地之間,只有海倫女神擁有侮辱我和鄙視我的資格!”髒水一步一步地朝雅克靠近。

他的身體不斷噴濺出髒水,四周已變成濕漉漉的。

“即使他能夠脫皮,也不應該在小子的白焰閃燃當中全身而退……雖然他是聖域資格者,但明顯他的能力長處不在身體防禦上。”甘度夫突然發現,“小子!難道你受傷了嗎?”

“是的,剛才被他抓到腳踝時,沾到了髒水。”雅克轉了轉腳踝。他的腳踝之上清晰地留著兩個深綠色的手印,還在輕微地冒著煙。

“腳踝以下魔力無法流動,鬥氣也無法覆蓋。”



這小小的破綻,令魔力和鬥氣的運轉也不能形成完美循環,是以輸出的魔力也打了折扣,只有七、八成左右的破壞力。

而雅克的“白焰閃燃”講的就是瞬間爆發力,魔力輸出上限打了折,對此類形的魔法最受影響。

 “哇哈哈哈……小子被髒水沾污了!”髒水老者瘋狂地笑著,“海倫女神啊!看看,髒水又為你抓到了一個你最討厭的火屬性者了!他將會變成我髒水的一部份了!”

“這傢伙又是個盲目屠殺火屬性者的變態!”雅克轉過頭來,便從一樓跳到地下,“即使我不加持加速魔法,你又能夠抓到我嗎?”

畢竟雅克身強體壯,真要比賽跑那老者怎麼比得上來?只是雅克旨在引開對方,讓對方漸遠離菲兒越好,所以還是挑釁性的邊跑邊回頭給對方比一個中指甚麼的。

這髒水還真是不是一般的弱,身為聖域資格者,卻連從一樓跳到地下的腳力都沒,直摔個四腳朝天,還是撐著他的法杖才能站起來的。

不過這樣也實在太弱了吧?



誰知道他也是在扮豬吃老虎?他看著雅克漸漸走遠,可怖的臉上漸漸泛起微笑。

沒錯,雅克為了保護菲兒,不得已的跑進喪屍堆裏去了。

腳踝受污染使用不了流螢術等加速魔法,唯有確確實實的運用肉搏,去對抗那些如潮水擁至的腫脹髒水人。

“簡直……簡直就像是……馬桶爆炸了的感覺!”雅克心裏那個鬱悶啊,怎麼突然陷進了這種令人不禁皺起眉頭,捏著鼻子的戰爭?

雖然魔力和鬥氣都打了七折,加速沒了,但僅憑這剩下的實力,雅克也足夠跟這大堆慢吞吞又沒甚麼智力的東西周旋的。

“焚風術!”雅克唸起這跟白焰閃燃低一階的攻擊魔法。其中一個腫脹髒水人的腳下,頓時閃現出一個“火炎旋風”狀的法陣,這法陣像風車般高速轉動,隨即一道圓柱狀的橙紅烈焰,直衝天際,以“絞殺”的方式焚燒著敵人。

這焚風術跟白焰閃燃一樣,是對個體攻擊的魔法。不過焚風術的前期對鎖定敵人的效果比較好,而且攻擊範圍就限於那焚風法陣的上方,比較可以精確攻擊對象,不會殃及池魚例如燒到了不應該燒著的東西。

相反白焰閃燃爆炸力強,秒殺度極高,不過施法的精準度就稍低了。



這焚風術正是對應那些腫脹髒水人“一觸即爆”的特性來施展的。從下而上旋風狀“絞殺式”的焚風,就像個護罩般蓋著被燒的對象,儘量避免了髒水濺出。

再說由於敵人眾多,使用能夠大量連續施法的魔法,保留魔力,也是正確的策略。

那被燒的髒水人像個熟透爛掉的水果般漸漸溶解掉,髒水流了個滿地。

“好,再來!”

雅克橫身閃過好幾個後上的髒水人的撲殺,一邊再同時施展兩次焚風術。

兩道焚風把兩隻髒水人絞殺溶解掉,也阻擋著了從後擁至的幾隻。

可是在其他方向,腫脹髒水人似乎仍在源源不絕湧出,這麼殺法要殺到何時?



雅克這種逐一解決的打帶跑戰術,漸漸遭到了壓力。似乎再不能前進了,只能不斷閃來跑去的繞著圈。即使已儘量避免,還是有不少髒水已沾到了雅克身上,如今他的鬥鎧已是千蒼百孔,實力只剩下五成了。

而在雅克身後,老者髒水已漸漸逼近。

“真是一場髒水的盛宴!海倫女神啊!你看看這場面多麼的盛大啊!”髒水伸展雙臂朝天吶喊著,表情非常滿足,“為了這場盛宴,足足三百六十人!三百六十名火系屬性者變成了髒水!海倫女神啊!這樣的貢獻,值得你稍為看我一眼嗎?”

“這些人全部已經死了?包括婦女,小孩嗎?”雅克惡狠狠地盯著那變態的髒水,想要直接攻擊,但也已經太遲。

蜂擁而至的腫脹髒水人已把雅克抓著,掩沒了!

“哇哈哈哈……成為髒水吧!變成像我這般註定受到詛咒的存在!”這髒水肯定是喜歡壯麗場面的,雖然目標人物雅克已經抓著,但仍然繼續操縱腫脹髒水人不斷湧過來,層層疊疊的堆上去,很快就壘成了一個大山包。

在髒水老者看來,這是他人生的一個巨大的里程碑。他跪在地上,朝著這山包瘋了似的膜拜著海倫女神。

真不知道海倫女神在天界看到有何感想。

這髒水人築成的小山正在融化。

“咦?為甚麼正在融化?我還沒興奮夠呢?”他感覺到熱力正漸漸從山包裏傳出……

轟的一聲,他眼裏就只看到了熊熊烈焰!

這並不是一般的火焰,恐怕髒水一生都未見過如此強烈的火,那基本上是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位面的……天之火!

不到一分鐘時間,這腫脹髒水人砌成的肉包山,就被燒了個渣都不剩。

120%狀態的雅克,漸漸從這巨大的“天火焚風”中步出來。在他的雙眼裏,只有殺機!

“在我們的世界裏,處理垃圾有個方便的方法,就是使用焚化爐燒掉。只要溫度夠高,怎麼樣的東西也會化成灰燼!”

雅克身上沾上的髒水已完全燒乾淨了,他腳踝上的手印也當然沒了。

餘下那些髒水人不斷從後撲向雅克,可是雅克如今運用的是天火之力加持的鬥鎧,根本是觸碰不得的!

還未及身,那些滿肚髒水的活死人就被蒸發了。

雅克一直線地朝著髒水老者走來,對方仍然處於一生代表作被毀於一旦的絕望中,沒甚麼反應,只是本能地在緩緩退後。

就在雅克走到只剩三步距離時,那髒水老者雙眼突然精光一閃,用來撐著行走的法杖突然向前激射,全身力量就貫注在這千垂百煉的一刺!

這是髒水老者唯一的一招體術,攻擊力達到九階戰士的程度,但就只能夠以同樣的套路,同樣的距離和角度使出。

這也是他作為聖域資格者的“選擇”。既然本身的肉體力量已經不強,倒不如全蓄積成一點,作為保命的手段。

只是這雷霆萬鈞的一刺,卻並未刺中目標。

在招式的中途,刺擊的方向微妙地改變了。髒水老者的手腕已被雅克的腳尖狠狠踢碎。

這關乎是不是招式的破壞力,而是體術的應用。

從雅克起腳踢到老者手腕的距離,比起老者提起法杖然後突刺到雅克臉部,要來得短得多。

所謂的後發先至。

雅克咬緊牙關,捏緊拳頭,把鬥氣的位階不斷催谷提升。七階初段,七階中段……八階!

八階鬥氣初成!

凝聚火炎鬥氣的一拳,直接命中髒水老者的臉頰,把他直打飛至在空中不斷轉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