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髒水老者被雅克的重拳擊中,身子像橡皮筋似的大幅扭曲,在空中翻了無數筋斗,才重重倒地。

就像個熟透的蕃茄般,摔成一堆殘渣似的東西。

整個人仿似沒有骨骼,飛濺出來的也不像是血液,而是又黑又綠,又稠又臭的不明液體。

“這就是所謂的精怪嗎……好嘔心。”雅克可謂大開眼界。

“沒錯。這就是聖域資格者所能夠選擇的其中一條路子。”甘度夫解釋說,“甚麼是聖域?就是超越人類的意思。精怪也是超越人類的存在,只是相比起真正成為聖域,他們的發展是嚴重畸形的,甚至在平常人眼裏看來,是很悲劇的一件事情。”



“悲劇嗎……”雅克深思,“也不知道是受到了怎樣的刺激,竟然有人為了崇拜海倫女神而甘願變成這種人見人厭的存在,還要自得其樂……”

雅克太快為眼前這堆髒水寫下墓誌銘了。

那堆摔爆了的爛蕃茄,漸漸又開始了生物性的蠕動,物質朝中央聚集,又再組成了一個老者模樣。

只是那老者看來又比剛才小了一號,全身像剝了殼子的雞蛋,光滑光滑的,骯髒的程度褪去了不少。

髒物都堆在他身體周圍的地上,好像脫了層很厚的皮。



“靠!這樣也行?”雖然這老頭從開始已沒有甚麼“人類”的感覺,但看到這種聚沙成塔式的“復活”,雅克還是大大的驚奇了一下。

“看來這精怪是靠著積累髒物來強化自我的生命力……只要有髒水的地方,他就不會死……真麻煩啊……”甘度夫也覺得有點頭痛。

“哇哈哈哈……海倫女神的榮耀,女神的榮耀啊!為了榮耀女神,髒水是不會死的!”那髒水老者又再狂妄地笑著。

但是當他看到燃著天火鬥鎧的雅克,渾身殺氣地接近時,那髒水老者的狂妄終於被壓下來了。

對於雅克的接近,他感到了威脅。



“我、我髒水是不會死的……想殺我哪有這麼容易?我……我要逃,我要逃,逃往哪兒?”髒水老頭左顧右盼,看來是被雅克剛才的一拳打怕了。

“去死吧髒水!保持街道衛生,人人有責!”雅克又是一記貫滿了天火鬥氣的重拳打來,把那速度極其有限的髒水老者打爆。

可是這精怪又在不遠處的一潭髒水中凝聚起來,只是他又縮小一圈了。

“哇哈哈哈……只要這城市裏仍存在一點點的髒水,我就是不死的!”那髒水老者仍在狂妄的笑著,“有種你就把整個德羅公國燒得乾乾淨淨!不,把整個玫瑰同盟都燒掉吧!哈哈哈……殺光這裏的傢伙之後,海倫神殿便可以在這兒重新殖民,這兒將變成純粹的女神國度哇哈哈哈……”

這種厚面皮的無賴還真是挺麻煩的。

“小子,那你打算怎麼辦?”甘度夫問道,“確實如他所言,要完全消滅他是很困難的,除非整個國家都一併燒掉……”

“我才不管能不能滅了它!先打個一輪洩忿再說!”雅克獰笑一下,便又衝上前來,抓著那髒水老者的頸,然後釋放天火之力。

“嗚哇哇哇……”那老者隨即被燒得灰也不剩。彷似已被完全殺滅,但在不遠處的一團髒水裏,又再浮現出一個更小一號的髒水老者。



幹嘛會有這種復活的神通?連天火也無法滅絕?

關鍵在於那些腫脹髒水人爆體後到處濺飛的液體,其實那就是髒水老者身體的一部份。剛才混戰一場,已令戰場四周都濺到了無數的髒水液體。

那還不包括這髒水老者在此戰之前所到處留下的體液呢。

要滅掉這髒水老者,除非把他一路走來的軌跡都全燒過一遍!

雅克也不去想這任務有多困難,他不斷狙擊著髒水老者,看到他成形便馬上撲上去打爆,目的除了洩忿,還有就是熟習第八階鬥氣的循環釋放,至於能否殺滅,也是盡力而為而已。

把對方打爆到只剩下手指頭那麼大小,威脅性就大減了,最多也就把他禁錮起來定時打爆他一次,以防止他復原而已。

“哇哈哈哈……總算是中計了!”那被重覆打爆至只剩拳頭大小的髒水老者,突然瘋了似的大小,感覺到他的力量正呈直線提升。“你也不看看我現在踩在甚麼地方!我作戲了這麼久,拐彎抹角的被你追打,就是讓你沒發現我的目的地就是這兒!”



髒水老者腳踏著的地方,正是這戰場所在的鎮上,居民們收集處理垃圾和髒物的地方!洛芙大陸的世界觀裏,並沒甚麼環保的概念,不過總算知道髒水不能跟食水混在一起,污物要集中隔離處理的。

這裏對髒水老頭而言,就是偌大一個充電池!

髒水老頭正在急促的膨大,魔力也在不斷的提升著。

“真是亂七八糟……竟然靠這麼嘔心的方式來取悅那個海倫,”雅克對海倫這個號稱最美麗女神的幻想已蕩然無存,“那海倫真會受用這種崇拜她的方式嗎?難不成只要是水系,即使是糞尿,也是可愛的?也難怪這海倫會被人稱為變態的。”

面對那不斷膨大著的髒水老者,雅克也沒甚麼害怕,因為他知道自己有天火的保護,這甚麼髒水根本沾不了身,一燒也就是一乾二淨。

就是感覺有點鬱悶,這賴皮般的變態難以根除,想到要繼續跟這種東西糾纏,就覺得有點嫌麻煩了。

就在那體水老者膨脹到三、四層樓那麼高時,他那狂妄變態的笑聲突然終止。以他這種龐大的體型,也轉過頭來仰望著甚麼比他還要龐大的東西。

“那……那個、那個感覺是……”



雅克當然也感覺到了。

確實有個比髒水老者還要龐大得多的強大物體,突然出現於老者的身後。這“龐大”是純粹一個感覺,實際上那個物體還沒現身,仍在高速接近中。

很快的接近速度!

“雅克……”臉色慘綠的菲兒抓著了雅克的衣袖。

“菲兒!你怎麼過來了?你挺得住嗎?”

“嗯……”菲兒強打起精神來,“又、又有另一個麻、麻煩人物出現……”

“嗯,那個感覺……是剛才感應到的那個會乘風術的強者!他又飛回來了!”雅克頓時緊張起來,“他是為了那個髒水變態而來,還是為了我和菲兒?”



突然一聲劃破長空的尖銳響聲,那強者急速在空中停下來,正好懸空停在那髒水老者的面前。

那是一個長得健碩的中年漢子,留著鬍子,流露出很強烈的軍中將領的感覺,比較特殊的是氣質中的狂性和野性比較重了點。

緊跟著這男人之後的,是一個身型嬌小的美麗女子,從樣子打扮看來,就是一個典型的小秘書。

這小秘書可是用乘風術過來的,實力也不可小視!

“這就是浮空魔法……”雅克看著懸在半空中的兩人,心裏可是羨慕不已。他忽發奇想:“這七階風系乘風術的咒文,甘度夫也有放進我的腦袋裏,要是我體內也有風系魔力,是不是也能試試飛起來呢?”

“呵呵,小子有能耐的話便即管試試。”甘度夫沒所謂的道,“要是你真能使出風系魔法,那基本上洛芙大陸的魔法原理都因你而改寫了。”

那浮空的中年男子,被眼前那巨大腫脹的髒水老者完全奪去了注意力。他偏著頭很好奇地一直盯著對方看,喃喃自語道:“我活了這麼大的年紀,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屌的東西……那是聖域資格者的精怪變異嗎?竟然能夠變成這種怪異的屬性……”

那男子身後的小秘書只是一個勁兒地捏著鼻子,輕皺著眉頭,似乎對這髒水老頭非常厭惡。

至於那髒水老者,他盯著那中年男子看,看著便看出了頭緒:“你就是德羅公國的“所謂供奉”普倫斯嗎?”

其實要猜中也是不難的,整個德羅公國,會乘風術的又有幾人?好像就只有這個作為公國最終兵器的普倫斯而已……

“所謂供奉……嗎?”那普倫斯前額明顯突現青筋,“就算你說的對,那請問你是哪裏鑽出來的所謂雜碎?”

兩人明顯都不是嘴巴上會客氣的主兒,才交換對話一次,便火花四射。

“哇哈哈哈……雜碎,雜碎嗎?說得好!”那髒水老者從髒水池中吸取了足夠的力量,明顯囂張起來,“我就是尊敬偉大的海倫女神麾下最卑微的一堆雜碎!而你呢?是女神國度下的一隻並不十分忠誠的走狗!哇哈哈哈……”

“走狗……”那普倫斯全身顫抖著,明顯是怒得快要爆炸了。

“你們德羅公國這指甲大小的一個破爛國家,能夠受到女神之國的光芒照耀,實在是不知走了甚麼狗屎運,應該好好珍惜。”髒水老者像個主人般指使著普倫斯,“來!顯示你這隻走狗的忠誠吧!給我幹掉這個女神最痛恨的火屬性者!”

普倫斯順著髒水老者的指頭看,最終跟雅克的目光相遇。

雅克頓時感到一股沉甸甸的壓力。他股了股氣,挺起胸膛迎住這盯視,還向前踏了一步,以行動表現自己在氣勢上沒有輸了分毫。

“他就是那個身份不明的偽瀆神者嗎?那一身鬥鎧的屬性似乎很有趣……”普倫斯雙眼閃出一絲神采,“站在戰略的立場,我們跟特洛伊是盟友,跟這個雜碎聯手消滅下面那個小子,才符合政治上的利益……玫,你怎麼看?你怎麼捏著鼻子呢?”

“這怪物很臭……普倫斯大人,難道你嗅不到嗎?”玫柔聲細語地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