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臭嗎?”普倫斯摸摸後腦袋道,“我常年在前線上混,甚麼死屍劇毒的味道都嗅習慣了,所以嘛……嗯,確實是比較強烈,比較令人厭惡,不過我認為此怪人品上的臭,還比較劇烈。”

普倫斯雙眼滴溜溜的轉。他是個性比較粗線條,卻不是個白痴。他稍為評估一下雅克和那髒水老頭的實力,心裏道:“要是打起來的話,這小子雖是個被水克制的火屬性,可是那把火嘛……卻霸道得可以,應該有足夠餘地把這雜碎燒成灰的,那為甚麼還沒有分出勝負?……恐怕是因為這雜碎的魔力變異……是收集污水垃圾令自己不斷變強的類型嗎?那就是說,地上的那些髒水,那些腫脹的死屍,都可以成為他的分身,殺之不盡……”

“怎麼樣?你這隻走狗害怕了嗎?”髒水老者挑釁地問道。

那普倫斯收歛起表情,不咸不淡地反問道:“看來你還沒回復最顛峰的狀態,需要我幫你一把嗎?”

說罷,也不等待對方反應,普倫斯就一把搭在髒水老者的肩上,然後催動著魔力,手像擲陀螺般使勁一甩。



“風眼術。”

那髒水老者開始不由自主的高速自轉著,牽扯出一股旋風的吸力。這吸力覆蓋得極廣,反應著施術者精神力的強大,但卻並不是一種破壞形的攻擊魔法。

似乎這風眼術是某種目標指定形的輔助魔法,只會吸引與風眼同類屬性之物質。

對雅克來說,只感覺到陣陣強風似的牽引力,但只要稍為扎穩馬步就不會被扯飛了。對菲兒來說更是舒了口憋了好久的氣。

這風眼術之風眼,正是在高速旋轉中的髒水老者,那就是說,吸引的對象就是四散在德羅公國範圍的髒水了。



髒水漸漸回到髒水老者身上,令他變得越來越強。但在他變強的同時,內心卻越來越恐懼。

他過份低估了這個普倫斯的實力。

因為即使他怎麼變強,他也發現根本沒法抗拒這風眼術的力量!

數分鐘後,風眼術施展完畢。

這髒水老者又長高了幾個頭,已經變成了完全體!



“怎麼樣?這就是完完整整的你了吧?雜碎?”普倫斯道,這“雜碎”兩字如今可是徹徹底底的鄙視之語了。

“啊……啊……最尊敬的海倫女神最忠實的盟友啊,你、你打算……怎麼對我?”

普倫斯聳了聳肩。“我的小秘書嫌你太臭,所以這兒不用你出場了,回家吧。”

說罷,普倫斯體內的魔力急速提升,嘴巴突出兩顆獠牙……在他那健碩身形的身後,竟隱約現出了一頭高達三十米的獨眼巨猿!

這就是普倫斯的氣魄!他手臂凌空一抓,身後那巨猿幻景也就跟隨著這動作,確實地把髒水老者捏在手裏!

“你的家……特洛伊聯邦,是在南邊吧?”那巨猿沉腰蓄勁,然後全力一擲,直接把這嘔心怪物擲飛至不見蹤影!“我就隨便擲個一、兩千公里,餘下的你自行游泳回去吧!”

────────────────────

髒水老者就這麼被一把擲走了。



這反映了普倫斯是何等的強大!

不過令雅克和菲兒最驚訝的,還是那普倫斯在使出真正實力時,那背後閃現的巨猿幻影。

“那不是冰川獨眼猿嗎?”

這正是在逃離凍土深淵時,把雅克等人追殺得無比狼狽的深淵君王!

“怎麼會有頭深淵君王,跑來了洛芙大陸當了某國家的供奉?這普倫斯到底跟深淵君王有何關係?”

眾人心裏忐忑,除了此人運用了深淵君王的力量之外,他作為德羅公國的供奉,對雅克等人的立場又是如何呢?

雅克和菲兒心裏都沒有底。



在天空中的普倫斯,一把將髒水老者給擲走之後,明顯的自我感覺良好,耍了一會兒的帥,換了兩個姿勢,直至小秘書乾咳一聲提醒,他才收歛起來降落地上,跟雅克和菲兒正面對上了。

這兩個偽瀆神者,才是普倫斯從北邊戰線趕回來的真正原因。

“你們剛才聽到那雜碎的話,都應該已經知道我是誰了。”普倫斯先開口道,“那麼,你們到底又是何方神勝,為甚麼要偽裝瀆神者?”

聽起來,這番話的語氣並沒有惡意。

雅克跟菲兒對看一眼,同時點了點頭,雅克便開始了早就構思好的談判方向。

“我們到底是不是瀆神者,以閣下的立場看來,是一件重要的事嗎?”雅克問道,“瀆神者只不過是一個標籤,不值一提。我認為你們應該比較看重,我們確實在貴國境內做過甚麼事情。”

普倫斯聽著稍稍皺了皺眉,他看了看身後的玫。

“閣下想說的是,你們的目的,只在於狙擊我國境內的特洛伊聯邦駐軍,實際上並非與德羅公國為敵嗎?”玫試著歸納道,“我手頭上的數據雖然比較粗糙,但確實顯示,這兩人最近所針對的對象,超過九成是特洛伊聯邦駐軍。”



雅克點了點頭。他和菲兒預先就設定好,在夜襲之中只針對特洛伊駐軍,就是想讓德羅方面的領導者注意到這一點!

普倫斯聽著,稍稍揚了揚眉,嘴角都差點向上勾起來了。顯然他對於特洛伊駐軍被大肆殺戳這一點,是感到很爽的,這也是他不馬上向雅克他們表現出敵意的原因。

不過他當然不會明顯表現出來。

“……不過我們德羅跟特洛伊是同盟關係,你們跟特洛伊過意不去,即是跟我們德羅為敵。”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說完,普倫斯便散射出懾人的殺意!

“這種刺入骨髓般的壓逼感……果然是冰川獨眼猿!只是他剛才不是用了風系魔法嗎?”雅克心想。

雅克輕輕捏了一下菲兒的手,示意她務必要鎮定。

經過這段日子的成長,雅克和菲兒都同樣感覺到,這冰川獨眼猿已不如第一次碰到時那麼可怕了,再沒有太明顯的實力差距。



雅克穩定心神之後,也輕描淡寫的說:“同盟?特洛伊有把你們視為盟國嗎?那髒水老者剛才怎麼稱呼你的?”

雅克正是想要離間特洛伊和德羅公國的關係。

只是這一點,即使普倫斯注意不到,他身後的小秘書也不可能察覺不到的。玫上前來跟普倫斯耳語了幾句。

普倫斯聽後,便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小子竟然想要對我耍心計。你故意離間德羅和特洛伊的關係,到底有何目的?你們背後的主子到底是誰?”

“我們背後的主子?”雅克輕笑道,“我們就是自己的主子。我們不是某人的走狗。”

這“走狗”一詞甫說出口,普倫斯頓時青筋暴現,正要發作時,玫卻及時向他耳語幾句,讓他馬上冷靜下來。

她大概是說,人家又不是直接罵你,你要是發怒豈不等於對號入座,自認走狗了?

普倫斯輕蔑一笑,顯然不相信雅克的話。他提升魔力,雙臂呈螺旋揮動,一揮就是另一記的“風眼術”。

這風眼術的風眼,是普倫斯手中拿著的,某人的一顆被打脫了的牙齒。

在遠遠的空中,一顆被綁成人球似的物體隨著風眼術的牽引,高速飛來,眼看將直接墜地時,普倫斯卻輕輕巧巧的單手把他接著,卸去了力量才擲到地上。

那人明顯已被揍了個半死,雙眼腫黑,鼻子塌陷,衣服都破破爛爛的。

“好了,你們現在對質吧。”普倫斯道。

“……這人好像是德羅公國的總理大臣,名叫昆頓?”雅克道。他是從殘念冥火的記憶中認得昆頓的,“不過我只是知道他是誰,卻不認識他,更不是他的走狗。”

那昆頓當然也在極力否認。

“我昆頓堂堂總理大臣,絕對沒有跟這兩個瀆神者串通行事,損害母國利益!我甚至可以以生命發誓……”

“你們到現在還不承認是一夥的?”普倫斯吼道,打斷了昆頓的堂堂演說。

“根據數據顯示,兩名偽瀆神者除了狙擊特洛伊人之外,也殺死了不少馬倫元帥的親兵,唯獨對昆頓總理的手下,卻幾乎完全沒有殺傷的紀錄。”玫補充道。

“我只能夠說是純粹巧合,因為我根本分不清楚誰是昆頓的人又誰是馬倫的人。”雅克搖頭否認道,“我只想反問一句,普倫斯先生,你認為在這個國家裏,誰有這個能力去驅使我們做事嗎?”

說罷,雅克和菲兒同時全力催動魔力!

一時間,戰場四周頓時飛沙走石,空氣中的魔法元素躁動不已。大概三次呼吸之後,兩人又把魔力收歛起來。

這麼一現,兩人真正實力如何,普倫斯應該足夠了解了。

“……這一水一火的組合,還真是有趣。雖然我不太理解,這妞兒明明是水系的,卻怎麼被誤會成是瀆神者。”普倫斯道。

他心裏推敲著,眼前這兩人雖然年紀甚輕,但剛才一催動魔力,展現出來的已最少是七階顛峰到八階初成,以這樣的實力,要是選擇效忠德羅公國,元帥或大臣之類的位置可以任意挑選了,按這昆頓的底子,確實沒有能夠請到這等強手助拳的餘地。

可是,哪裏知道昆頓背後還有沒有人?

想到這裏,普倫斯就有點頭痛。

“好吧好吧,既然搞不清楚,那就來最簡單的方法,用拳頭說話好了。”普倫斯一招手,綁著昆頓的繩子應聲而斷,“想要證明你們並非一夥,那便自相殘殺吧。你們最後不論誰活著,我都會饒他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