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這不公平啊!”遍體鱗傷的昆頓總理可是鬱悶啊,剛才那兩個偽瀆神者展現了一下實力,明顯是八階的高手,他昆頓可是個文官,長於內政和陰謀手段,自身戰鬥力有限,年輕時最顛峰狀態才不過五階魔法師啊!

“不公平?好的好的,玫!”普倫斯點了點頭。他身後的玫隨即取出一瓶療傷藥品,灑向昆頓。

昆頓在轉瞬之間,便回復了九成健康。

這讓雅克小小的驚訝了一下。明顯玫那瓶療傷藥水,比起他屬下聖水村的出產,效用還要強得多。

“現在公平了吧?給我打!”普倫斯拍手,示意雙方開打。昆頓孤零零地站著,面對著雅克和菲兒,感覺明顯就像矮了一截似的。



昆頓有幾多料子,在場誰都一眼看得出來。這一戰基本上是沒有懸念的。

“讓我來吧。”雅克跟菲兒道。

“小心一些,那人眼神不太對路。”菲兒提示說,卻一點也不擔心雅克的應變。

“嗯。”雅克笑笑,然後站出來表示迎戰。

雅克凝神看了看空氣中的元素流動,馬上就察覺到不對頭的地方,心想果然被菲兒說對了。那昆頓雖然看起來好像自知不敵雅克,做出了恐懼和擔憂的表情動作,可是他卻很巧妙地只用一邊側面來面對著雅克,明顯隱藏著他另一隻手的擺放位置。



他又求饒又乞憐的,七情上面,明顯是在拖延時間。

“別……我們不用聽那個普倫斯說的,我可是德羅公國的總理大臣,我有勢力!三千近衛軍!就是用壓的也壓得死那個普倫斯吧?……等、等等!求求你,我知道這一戰我必死無疑,請替我向普倫斯大人求一求情,讓我先回一回老家,跟老婆孩子告別,我實在是捨不得他們,尤其是我那寶貝女兒,才剛剛三歲生日,真的好可愛……”

普倫斯和玫在旁觀者的立場,當然能看穿昆頓隱藏在背後的把戲,不過他們是不會說破的。他們到目前為止,並沒偏向任何一方,他是想看看雙方會不會在這一戰中露出甚麼底子來。變數越多,這一戰便越有機會讓他們打出真面目來。

雅克故意中計,凝聚起火之鬥鎧,逐步逼近著昆頓,表現出隨時要衝過去撲殺般,卻帶點遲疑的未曾踏出出擊的一步。

這讓昆頓有了充足的時間去做預備工作。



“這是你小看我昆頓大人的後果!”昆頓突然從身後抽出一個魔法卷軸,這卷軸已是完全張開,咒文也偷偷唸了一半,“八階風系魔法,真空爆風!”

這卷軸甫現身,便在戰場上牽引起強烈的風勢,空氣中大量游離的風元素被巨大的吸引力牽扯著,凝聚到卷軸之中。

這真空爆風術是風系最強的攻擊魔法之一,應用的是風系屬性中營造真空狀態的法則,是半隻腳踏進了聖域門檻的法則系魔法,比起火系的白焰閃燃還要霸道。

雖然昆頓僅借助卷軸之力使出這個魔法,威力自會打了折扣,但也是非同小可的。

……如果能夠使得出來的話。

在昆頓的咒文唸到最後一個音節時,他手中的卷軸便“轟”的一聲,爆炸了,在白色的高溫火焰之下,被燒成了飛灰。

大量凝聚起來蓄勢待發的風元素被強行解散,這道爆風也是帶有殺傷力的,爆風過後,昆頓已是衣衫破碎,皮開肉綻。

 “不好意思,我先你一步唸完咒語了。”剛好趕得及唸完咒語的雅克,不禁鬆了口氣。他心裏想:“果然勤加練習縮短咒語是對的,得到了甘度夫的咒文庫存後,幸好沒有貪新鮮每種魔法都試用一下,大部份時候都用來練習這白焰閃燃術,到關鍵時刻才用得順手。”



雖然說真空爆風比白焰閃燃還要強上一個級別,可是能夠順利釋放出來的才算是魔法。僅憑一個音節的時間差,結果出來就是千差萬別,成王敗寇。

“我……我的壓箱底寶貝……就這麼沒了……”昆頓這下真是欲哭無淚,這魔法卷軸可是他花了極大代價得來的,打算即使保不住命也要用來跟敵人同歸於盡,現在魔力未使出來便被雅克燒沒了,這鬱悶恐怕會令他死也閉不了眼吧。

“不、不打了!”這昆頓似乎腦筋脫了線,氣沖沖地跑向普倫斯,企圖跟他理論:“我可是公國的總理大臣,實權在握的主事者!你普倫斯就一個供奉,沒資格干涉國家內政,你就憑甚麼身份命令我!”

玫心想,你手下的兵都明擺著在跟特洛伊駐軍在自相殘殺了,這掀起內戰之罪還不夠你死千次萬次?但她看了看普倫斯後,決定保持沉默。

普倫斯只是一個勁兒地微笑,好像個人畜無害的善良大叔。

“要是你普倫斯執意針對!我們就到德羅大公面前去論個是非!一切由陛下作出判斷!誰都沒資格在這兒審判我!”昆頓心想,這可是他起死回生的最後機會。他僅憑五階魔法師的實力便在德羅公國呼風喚雨,還不全靠他一條三寸不爛之舌?

只要來到德羅大公面前,他就可以避過被武力制裁,跟普倫斯的對決就會落入他擅長的領域:舌戰。



“怎麼樣?供奉大人!我們就把這兩個偽瀆神者也一併抓到大公面前,把事情根據國家法理做個了斷吧!”說著說著,這昆頓竟把自己說成跟普倫斯同一陣線,都是無比忠誠的愛國者了。

普倫斯還是在笑。

但他的笑容背後,卻是那頭巨大妖猿的幻影。

那妖猿提起腳掌,二話不說,就把昆頓總理踏成肉醬。

“喔,不小心踩死了一隻螞蟻,管他的……”普倫斯哈哈大笑。

雅克和菲兒頭上都滿是黑線,看來這普倫斯完全是無法無天之輩,不過他把事情處理得很簡單,很直接,行事沒甚麼心理包袱,雅克心裏對這一點漸漸生出了好感。

不過對於昆頓臨死前的表現,雅克也沒甚麼話說。身為弱者,為了求存,當然是要使盡任何可能的手段。他沒有實力,只有張嘴巴還靈活,不利用這個來活命,還可以用甚麼呢?

“好吧,少年少女,輪到你們了。”普倫斯道,“昆頓臨死前也絲毫沒有出賣你們身份的意思,即是說你們確實是沒有關係的。那麼說吧,你們到這裏來搞局的目的是甚麼?”



雅克搔著腦袋,跟菲兒同樣輕皺眉頭地對視一眼。這是個很難解釋的問題啊。

“……這個,我們只是路過而已。”雅克道。

這確是事實啊!

“路.過?”那普倫斯頓時就被激怒了,“把我當白痴了嗎?”

“等等,你且聽我說說,我們是從哪兒路過的!”雅克連忙道,“我們是從你的老家……”

“還俺老家!”普倫斯身後的妖猿幻影顯現了。

二話不說,舉起雙鎚就是直轟而下。



雅克和菲兒連忙各自從兩旁閃開。

“這傢伙……就非要打一場不可嗎?”雅克也沒想過要迴避這一戰,只要適應了那股帶著獸性的強烈威壓,那這個普倫斯的實力並不如想像中的變態。

再加上剛才跟髒水老者對上時,雅克也突破到八階鬥氣的新水平。他也想要試試自己的實力現在去到哪兒。

同樣雀雀欲試的還有菲兒。

雅克剛才又作出突破,如今菲兒又被拋開了不少,她是急切需要實戰的機會,讓自己追上他的成長。

雖然跟普倫斯有一定差距,但菲兒也沒甚麼害怕,因為和雅克聯手是很有安全感的一件事。

菲兒從旁閃過普倫斯的巨猿一鎚,站穩身形就毫不猶疑地釋出她期待以久的第八階魔法。

“冰之吐息!”

在跟巨猿幻影頭部齊高的空中,漸漸顯現出一塊看似非常古老的斷牆碎片,有兩人高一人寬的面積。這斷牆碎片是由極低溫的淡藍色玄冰構成,碎片上是個巨大的人面浮雕,雙眼閃出凌厲的光芒,似是有著靈性!

這人面浮雕吐出一道淡藍色的寒氣,這寒氣劃過天空,把空氣中的水份都瞬即形成固態,不斷灑落地面,形成好像一道前進中的冰之瀑布!

這冰之瀑布正朝向妖猿幻影轟來,但就在幻影之前,突然閃出一道身影。她早在飛來之前就唸好了咒文,迎著冰之吐息及時釋出。

“真空爆風。”

貨真價實的真空爆風,選擇的是直接轟擊人面浮雕。捨身攻擊!

人面浮雕被爆風轟中,雖未至於崩潰,但已嚴重影響了吐息的方向和角度。那冰之瀑布險險跟玫和普倫斯擦身而過。

打成平手!

“這小秘書竟然也有八階水平……”菲兒雙眼精光四射,心想看來遇到了更適合的對手。

那普倫斯根本沒打算對菲兒的攻擊作出反應,顯示他對於小秘書的實力很有信心,兩人也很有默契。

剛才一拼,菲兒是全無損傷的,只是失去了釋放一次八階魔法的魔力。玫倒是臉色有點蒼白,對剛才太倉促釋出的真空爆風,還有點回不過氣來。

玫可是絲毫不懼自己稍處弱勢,乘風術落到地上,準備跟菲兒耗上了。

“單獨跟普倫斯打,雅克沒問題嗎?”菲兒想了想,很快就釋然了,“他哪是在單打獨鬥,暗處有兩個聖域高手在隨時看著情況準備出手呢。”

確實,躲在暗處的某個胖子,已悄悄唸好了大半的咒文,小天使們都把諸魔聖骨炮扛到他的肩上去了。

看到玫和菲兒在別處單挑,只剩下自己對上普倫斯,雅克自是求之不得。那妖猿一直追著他狂踢猛鎚的,一時間看似後退得非常狼狽。

因為他在爭取時間,嘗試唸著一些他從沒嘗試過的高階魔法。

“螢火亂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