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身上隱隱現出無數黃金色的光點,像螢火蟲般繞著他的身體,以極難捉摸沒有規律的軌跡飛行著。

雅克本人的動作,也變成了亂舞之螢火。

在促進移動的魔法系統裏,以火系的“螢火亂舞”在實戰中的評價是最高的,其八階的施放門檻令人乍舌,但只要能夠釋放出來,傳說中以魔法師之身,單人匹馬殺進前線戰場後全身而退的奇蹟移動,這是絕對有可能做到的!

面對著妖猿如雨點灑落的拳腳,雅克的後退軌跡漸漸變得有點不穩定了。仍在高空中的普倫斯看來,雅克似乎是有點撐不住了?

怎知道接下來雅克竟突然停步,反而朝向拳林腳雨的方向衝!



雅克的身體動作,完全不像是個正在經歷激戰的人,他肩膀放鬆,眼前直直盯著向他轟來的巨拳巨腿,然後以難以理解,近乎失去平衡摔倒般的誇張動作,把攻擊全部閃了過去。

他輕輕一躍,竟跳上了妖猿的長臂,踏踏踏的向上衝刺!

“哇……這感覺好不踏實!好像隨時要掉下來似的!”這妖猿幻影介乎於幻象與真實之間,簡單來說就是,牠想打你的時候拳頭就是實體的,而另一方面他幻影的特質可以令他穿透任何實物障礙。

但從令一方面看,敵人要對這幻影施以攻擊也是可能的。只要在接觸面上凝聚跟幻影最少同階級的鬥氣或魔力就可以了。

“這是……!”普倫斯看到雅克突然施展奇怪的身法,轉守為攻,自是大吃了一驚。



魔法來到越高階段,種類反而越來越繁多,而且大多只會作極有限度的傳承,即使是精心研究高階魔法者,在高手對決中也常常會有遇上聞所未聞的“傳說級”魔法。再說這些“傳說級”魔法通常對對手都是一擊必殺的,會留下“傳說”的機率就更低了。

以螢火亂舞為例,其基本級的“流螢術”算是在洛芙大陸火系精英中廣泛流傳的輔助魔法,但聽說過還有高階版本的“螢火亂舞”只在其中少數(因為流螢術要練至大成已是相當困難了),而即使有幸拿到了“螢火亂舞”的咒文也沒用,根本使不出來。能夠使得出來的,當然也不肯隨意施展,因為這可是保命的絕招!

所以,即使以普倫斯的眼界,一時間看不出這招螢火亂舞,是不足為奇的。

更令普倫斯覺得奇怪的是,雅克怎麼能夠踩著妖猿幻影的長臂狂奔上來?答案就是,他渾身包裹著的火紅色鬥氣鎧甲。

“鬥鎧!”普倫斯大驚,“這毛頭小子竟是個魔武雙修?”



此時雅克已奔至妖猿的肩膀,他使勁一躍,朝著那巨大妖怪的腮幫子,就轟出凝聚了八階火系鬥氣的一拳。

“看我的雅克重拳!”這一拳在轟出的同時,雅克整條手臂的鬥鎧又作出了形態變化,自拳頭起覆蓋著一道高速旋轉著,像流星般的鬥氣旋……

這流星般的鬥氣旋覆蓋,變相令雅克的拳頭面積增加了好幾倍,打在巨猿的腮幫子上,頓時大大的凹陷了一片!

這高達六、七層樓的巨大怪物,竟被雅克一拳打至倒在地上!

雅克以螢火亂舞的餘勢輕盈落地,他看來仍然有點難以置信,一直盯著自己的拳頭看。

“天哪,我是星矢嗎?終於使出了天馬流星拳……”這看起來華麗得像動畫片主角絕招的一拳,打出來的感覺之爽,令雅克不禁又驚又喜。

妖猿幻影倒下之後,便漸漸變淡消失掉了。普倫斯本尊似乎也受到了打擊,被打得在空中翻了好幾個筋斗才定得住身形。

“剛才那種詭異的移動軌跡……是螢火亂舞?這小子在使用八階魔法的同時,還利用八階鬥鎧加持攻擊?”那普倫斯在驚訝之餘,表情反而變得複雜起來。這表情可能連他的小秘書玫也沒有看過。



雅克抬頭一直盯視著普倫斯。看他一時凝在空中沒有動作,以他像妖獸般的暴力本性,這是不自然的,甚至氣氛有點詭異。所以雅克也決定先看看情況。

再說對方飛在空中,雅克能夠攻擊對方的板斧也不太多。

“……就這樣便被一拳打倒了?”雅克心想,感覺上那頭深淵獨眼猿的幻影,似乎並不是那麼強。

雅克目前的實力,確實比在凍土深淵初次遇見這種深淵君王時要強得多了,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可是實際交手起來,還是覺得這妖猿幻影的實力,要跟真正的深淵獨眼猿還有一段距離。

“難道是扮豬吃老虎嗎?又不像……”

“我也覺得那幻影並沒充份反映深淵君王級的實力,”甘度夫也同意道,“不管是何種原因也好,要小心。萬一對方突然變回100%,那我們就要吃虧了。”



“那也是……畢竟他作為一國之供奉,沒可能只有這種程度啦。”

果然,空中的普倫斯突然像野獸般狂吼著。他渾身肌肉又再脹大了一圈,上下兩雙猿牙伸得更長了,樣子變成了七分像人,三分像猿的樣子。

他的身後沒出現妖猿幻影,倒像是他把幻影的力量加持,增幅到自身去了。

雖然普倫斯已是個身高兩米以上的巨漢,但其體型比起妖猿幻影是要小好幾倍的,但如今普倫斯的強勢,已完全超過了妖猿幻影,讓人產生本尊甚至比幻影還要巨大的錯覺。

在同一戰場上酣戰中的菲兒和玫,也同時被普倫斯散發出的強大逼力震撼得停下動作……

“想不到……以為雅克擊倒了那巨猿幻影後,這一仗便十拿九穩,只待我勝過這小秘書而已……怎知道對方的實力原來還沒見底……雅克他沒問題嗎?”

“你不用替你的同黨擔心了。”玫冷靜地道。

“為甚麼?”



“因為普倫斯大人是無敵的。聖域以下的對手,必敗無疑。”

“哼。”菲兒嫵媚地冷笑一聲。

“你在笑甚麼?”玫問道。

“誰是聖域以下無敵手,且看這一戰的結果吧。”菲兒目光堅定地盯著玫,“對我們來說,你們只不過是偶然擱在路中央的小石頭而已,一腳便輕易踢飛了。”

“是嗎?”玫纖手一揮,風系魔法把身旁一塊兩人高一人寬的斷牆瓦礫,原地拔起。她嬌吒一聲,整幅斷牆便朝菲兒砸來。“有本事便給我一腳踢飛它。”

菲兒沒有回嘴,只是嘴角向上掀著,把全身魔力凝聚於右腿……她真的打算踢飛這塊有她三個那麼大塊的斷牆?

“鬥……鬥氣!不可能的!”夾雜在玫的驚叫聲中,是那塊斷牆爆裂時的巨響。



────────────────────

此時,普倫斯大吼一聲,然後便像炮彈般朝著雅克往下直直衝來。

他渾身包裏著一層厚厚的淡黃色鬥氣鎧甲,鎧甲的組成鬥氣是暴烈的,極不穩定的,就像一道繞著身體刮著的暴風。

雅克迎面看著,普倫斯就像顆從天而降的彗星。雖然還有一定距離,但那股造成的風壓,就已經能夠刮破雅克的皮膚了。

雅克正打算在遠距離施展魔法干擾對方的飛行路線,便突然發現好像連提起手來都有點困難!

“被風壓籠罩著了!好霸道的鬥氣!”雅克突然感到自己被壓得死死的,有種腳步邁不開來的感覺。

“別浪費魔力了!全力凝聚鬥氣,衝開這股威壓吧!”甘度夫吼道。

雅克咬了咬牙,心想要閃過對方這記衝擊,只有再一次使用“螢火亂舞”了。他凝神催動魔力,卻發現魔力水平沒有達到螢火亂舞的觸發點,他開始滴汗了。

螢火亂舞作為第八階的移動系魔法,施法耗用的魔力和精神力都極高,再加上雅克剛才為了出奇制勝,在釋放螢火亂舞的基礎上,同時使用凝聚氣旋級別的第八階鬥氣,這麼一次短短時間的催谷,已把他極充沛的魔力和精神力一口氣用到底了,休息一時半會還回不到最佳狀態。

“一定要使出來啊!小命不保啊小克大哥!”甘度夫也懼怕起來了。

“嗚……就賭一局!”雅克把心一橫,把保護全身的最基本的鬥鎧形態都撤掉了。頓時普倫斯迎面而至的風壓,把雅克臉和雙臂的皮膚劃出了好幾道的口子。

但不再一心二用後,雅克全力催谷,螢火亂舞終被激活。他感到那種動彈不得的被壓制的感覺頓時輕鬆下來,便邁起了如亂舞之螢般的不規則步法,險險避過了普倫斯那如彗星下墜般的一撞。

“連續使用兩次螢火亂舞?”普倫斯只稍稍驚訝了一下,他現在處於極度專心的戰鬥狀態,不會自亂進攻節奏那麼不濟事的。

這無比霸氣的一撞,並未如期望般對大地做成極大的震動,只是刮起了不尋常地多的沙石,像子彈般到處亂飛,但衝擊力卻並沒傳到地上,而是巧妙地以某種滑翔的原理,引導成一股水平的前衝力,繼續追擊著雅克!

“竟能在這種速度和衝力之下,巧妙卸力並轉換方向!不愧是風系強者,把鬥氣旋的特性利用的太好了!”甘度夫也禁不住喊道。

有如滿身利刃般的普倫斯,很快便追上了雅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