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往哪裏逃!”像野獸般吼叫著,普倫斯對著近在眼前的敵人,握著拳頭就一輪猛鎚。

只是,每一次都僅僅擦著雅克的衣角或髮稍而過。

“哇哈哈哈!”雅克學著普倫斯般野性地吼叫著,可惜學得不怎麼像,“哥的螢火亂舞,可不是你這種沒腦袋的粗人能夠破得了的!”

普倫斯顯然非常不喜歡被別人質疑他的腦力,聽到雅克說他是個沒腦袋的粗人,臉頓時脹紅起來,表情更為扭曲了。

“嗚呀呀呀呀!”普倫斯增強了力量和速度的連環攻擊,驟眼看來拳影密麻麻的連縫隙都沒有,但不知怎的每每看似命中,但拳頭最終卻總是只碰到了雅克一點點皮毛,總是無法切切實實的打中對方。



鬱悶!非常鬱悶!

螢火蟲那種看似軟軟弱弱,飛不出直線來的軌跡,其實最難掌握。所以捕捉螢火蟲的訣竅是,永遠不要捕那些正在飛行著的蟲子,要捉那些已經停在草葉上的。

但是,要令雅克這枚亂火之螢火停卻下來,又有甚麼方法?

這螢火亂舞是有釋放時限的,這八階魔法消耗之巨,沒有甚麼人能夠持續釋放超過三分鐘!至於魔法失效後馬上連發的機率近乎是零,那即是說,只要堅持下去,雅克的速度總會慢下來,軌跡肯定會漸漸固定下來的!

就看誰先憋不住這口氣!



這同時是雅克和普倫斯的想法。雅克心想,普倫斯這雷霆萬鈞的一擊,也是不可能持續太長時間的!任何講求爆發力的招式,總會有用老的時候!

尤其是他從開始極速往下墬落的衝擊,然後轉折成水平衝刺,根本連換氣都沒換一口,雅克倒不相信他能夠一直保持著這股衝力。

……可是普倫斯這一衝,到如今已揮出了超過一百拳,可是尾勁仍然非常猛,一點沒有頹下來的味道,甚至拳勁還在不斷增強。

而普倫斯的野獸臉則變得更野性了,雙眼死死的追著就在眼前的雅克,那股打不中的鬱悶持續累積著,似乎隨時要爆發了。

“……那普倫斯,集中力似乎太強了……”雅克意味深長的道。



“我同意你的觀察。”甘度夫道,“幹吧。”

“不幹也不行,因為我早已到極限了……”圍繞著雅克亂舞著的螢火開始暗淡下來了,雅克步伐的不規則性正在下降,軌跡已開始變得簡單和可以預測……

“吼吼吼吼吼!”普倫斯等的正是這一刻,他把吃奶的力都灌注進下一拳,帶著暴風鬥氣旋的拳頭朝著雅克暴露的左腰直砸……

揮空。

雅克利用螢火亂舞最後的餘勢,全力偏向左移。

這是最愚蠢的移動方式!因為螢火亂舞的特點,正是其不可預測的移動軌跡,令敵人仿似可以抓著,但又抓不著,這才是螢火亂舞的境界。

但雅克選擇的是朝向某種特定方向的加速,要知道把螢火亂舞當成普通加速術來使用,效果可能並不比四階風系的“加速術”來得好!

憑這樣就能躲過全力催谷中的普倫斯嗎?



能。

普倫斯一直在努力解讀著螢火亂舞的軌跡。破解一個強敵的八階魔法,正是他這個能力和身份的人才能夠做得到的事!

只要雅克的移動軌跡稍為遲緩下來,就是一點點也好,便肯定會落入他的預測範圍裏!

由於普倫斯太渴望破解螢火亂舞,全心全意等待著這魔法用老的大好機會,以至遇上雅克突然的非常規移動時,他的進攻節奏就立時亂了。

他是精神集中度超過了必要水平,令自己失去了應變的警覺性。

他看到雅克突然出現直線移動,雖然避過了他的全力一拳,但下一拳他是一定躲不過的!

普倫斯大幅度的扭腰,想要追上雅克橫移的速度,給他吃下他絕對躲不過的一拳。



可惜,還是打不中。

因為普倫斯的拳打偏了。

為甚麼打偏了?因為他扭到腳了。

過份意識集中於攻擊和拳頭上,在進攻節奏已亂的情況下,強行再次轉換方向,結果是雙腳承受不了。

腳腕稍稍一扭,對普倫斯來說不算是甚麼傷,但卻足以令他身子一沉。

腮幫子完全無防備的曝光在雅克面前。

“雅克流星拳!全力一擊!嗚啊啊啊啊啊……”雅克野性的狂吼著,把一直被動壓制著的鬱悶,完全化成這一擊。

八階鬥氣凝聚成的鬥氣旋渦,凝聚到雅克的拳頭之上,形成像彗星般的鬥氣湧泉,這道火紅色的流星劃過普倫斯的下顎,把他重重打擊得整個人飛起來,再重重墮地。



那如刀片般的暴烈風系鬥氣正在漸漸破散,不斷割裂著大地,導致掀起了大片煙塵,飛沙走石。

雅克為了節省魔力,連連退卻了十餘步,直到不需要使用鬥氣防禦著飛來的沙石時,才停下來喘息。

不管是雅克還是甘度夫,都沒想過單憑剛才那一拳,便足夠解決那普倫斯。

因為在那飛沙走石的塵幕裏,散發著的壓抑氣息實在太過強烈了。

果然,下顎已被打壞,半張臉都滴著血的妖猿鬥聖普倫斯,弓著背地從那片飛沙走石裏走出來。腳踝的扭傷影響了他的行動,連走路都輕微地一拐一拐的,看來已不可能再像剛才那般,使出爆炸性的速度。

雅克盯著普倫斯的腳踝看。普倫斯看在眼裏,卻是獸性地狂笑著,血花噴濺到他的衣服上和地上。

他浮空。



“你要知道,腳踝扭傷對我是完全沒有影響的。”

“我不這麼認為,”雅克搖搖頭,“對著這樣的你,即使不用螢火亂舞,也綽綽有餘。”

“吼!”普倫斯全身漫出一陣黃光,乘風術全力催動,竟以跟剛才同樣的速度朝雅克衝來。

雅克並沒有使用螢火亂舞,他沒有後退,而是慢慢橫移著步伐,引導著普倫斯矯正角度追趕他。

普倫斯斜角追擊雅克,接近速度極快,已到短兵相接時。

雅克全力凝聚鬥鎧,把整個手臂都以第八階的流星鬥氣旋覆蓋著,迎接普倫斯轟來的硬拳。

轟的一聲。

衝擊波把兩人同時震後了一步。

打成平手?

雅克的表情是一副“我就料到”的樣子。

“果然,這就是你普倫斯的極限,你根本沒可能同時使用七階乘風術,以及那八階的氣旋鬥鎧。”雅克說道,“剛才那像彗星般的一擊,你是用了近似掩眼法的取巧,只在最開始時用乘風術加速,然後便成了個自由落體,靠地心吸力提升速度,至於那轉向,以及水平的衝刺,都不是乘風術的效果,是你的風系鬥氣巧妙的延續著之前俯衝的速度……”

普倫斯既驚又怒,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你在使用乘風術時,最多只能同時凝聚第七階鬥鎧,這就是你的極限。”不過雅克心裏還是暗暗吃驚,“這傢伙的真正實力還是勝我一籌,因為他用七階鬥鎧,就能跟我的八階鬥氣旋打個平手!”

似乎普倫斯也是意識到自己本應是有優勢的。他也不在乎老底被雅克揭穿了,就用乘風術配合七階鬥鎧,撲上來跟雅克肉搏。

普倫斯是何許人也?德羅公國一國之供奉,在玫瑰同盟這種長年戰亂之地多年,仍屹立不倒的老牌強者!

其多年修為積累,相比起來,雅克就顯得根基有點不足了。

是以這普倫斯不顧身份面子般窮追猛打,竟也跟使用八階鬥氣旋的雅克鬥個平手,甚至還隱隱佔了個上風!

只是普倫斯如今必需咬牙維持著乘風術的效果,不然以他足踝扭傷後的速度,很可能會被雅克當成活靶折磨!

而更令普倫斯擔心的是,他所佔的上風漸漸沒了。

這並不是因為普倫斯的魔力或鬥氣已經衰竭,而是因為雅克使用鬥氣近戰的熟練度正在漸漸提高,戰鬥力正在往上升。

加持鬥氣級別的近戰,除了拳腳技巧之餘,也講求鬥氣的凝聚程度,凝聚的速度和精確度,爆發力,以及精神力的持續性等……

要把鬥氣作出適當適時的分配,把每次攻擊和防禦加持增幅到最大限度,這當中的調節控制其實非常講究,一點不比使用高階魔法來得簡單。

對高階戰士來說,鬥氣熟練度是一個重要的戰力指標。

而以雅克來說,他本來就是個剛學會鬥氣不久的菜鳥,每一次的實戰對他都是重要的經驗累積,是打底子的良機。

由於經驗幾乎是零,基數無限小,所以每次實戰,雅克的進步都會非常非常大。

普倫斯眼看著,這小子正在漸漸超過自己!

身為多年來橫著走路的老牌強者,怎麼忍受得了這種事!

普倫斯怒吼一聲,放棄了肉搏,加強乘風術的釋出,然後直飛達雅克根本無法近戰攻擊的高度。

這還不止,普倫斯還要從懷中取出一瓶療傷藥水,仰頭喝下……一陣金光包裹之間,普倫斯……完全回復了健康。

“實在、實在太無恥了……”雅克顫抖著手指,指著普倫斯,卻又罵不出來,“作為一國之供奉,對著一名小輩,竟然還作弊……”

“正因為他還會作弊,所以才能活到現在,還當了供奉啊。”

“奶奶的!他會作弊我還不會啊?”說罷雅克從懷中掏出一瓶原水,竟像喝水般咕嚕咕嚕地被一口喝光了!

雅克他作為一個坐擁一整池原水的暴發戶,要是出來不帶著幾瓶傍身,還是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