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普倫斯為自己回復了十足狀態而像野獸般吼叫時,他看到雅克掏出的那瓶療傷液體,便立時呆了。

“那個光芒和顏色……難道……”

且不管普倫斯知不知道雅克手中那瓶是甚麼液體……

雅克也回復到十足狀態了。

而且,顯然還要比開打前又強了一籌。



雖然如此,要是論綜合實力,普倫斯其實還是比較強一些的。酣戰一場,誰勝誰負還很難預料。

只是普倫斯的心境已經受挫了。

他到目前為止,使出過無數殺招,就是無法打中雅克一拳。雅克已成了普倫斯心裏的一個障礙。

在他心裏已有了成見:跟這小子近戰是不可能的事,只會讓他越戰越強而已。

那股一往無前的霸氣已不復現了。



所以他只能夠保持著高空優勢,在確保不敗之地的情況下,全力往下方使用魔法轟炸!

“真空爆風!真空爆風!真空爆風!”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懷裏還有恢復魔力的藥,普倫斯竟然在釋放著乘風術的同時,連續施放三個八階的真空爆風!

同時使用一個七階魔法和三個八階魔法,雖然聽起來變態,但要比同時使用七階魔法和七階鬥氣要容易多了。

魔法和鬥氣是完全不用性質的魔力運用,同時使用的難度極高。相反同是魔法的話,不需要把一半魔力轉換成鬥氣,在觸發魔法的施放點上是比較容易的。



在地上形成的三個真空爆風,正漸漸朝著被困在中央的雅克逼近!

雅克目前又是甚麼狀態呢?

他有點恍惚。

他也從未試過一口氣喝下那麼多的原水(事實上他根本沒喝過),現在整瓶下肚後,他產生了一種飄飄欲仙的暢快感覺。

這大概就是當天貝拉喝醉了聖水的那個感覺!

原水是甚麼名堂?恐怕把一百瓶聖水濃縮成一瓶,都遠遠未到達原水的凝煉程度。那是提供給水系屬性者洗筋易髓,提升等級,甚至用來煉器製藥的珍貴原液!

只是區區一滴,已可能傾一個富有家族的全部財力而不可得!每年凍土深淵試煉聚集了大批試煉者參加,冒著生命危險拼命的挖,也只是祈求能夠挖出幾滴而已!

現在我們的小克大哥他整瓶給喝光了!



雅克體內的體內循環進入沸騰的狀態,魔力短暫地提升到一個變態的高度,變態到他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了,一定要洩掉。

怎麼洩掉?

九階魔法“火龍翔術”!

自動唸出的咒文唸完後,雅克頓時被一道霸道烈火包圍。他一飛衝天,包圍著他的那道火焰化成龍形,直刺刺地衝向已經呆掉了的普倫斯!

這火龍翔術是專門用來克制浮空類魔法的火系最強魔法之一,嚴格來說不是飛行魔法,是借助強大的爆發力而直衝上天,基本上是朝著預設軌跡去飛,想要隨心意去改變方向之類是很難的。

但由於這股衝力非常強大霸道,加速能力遠超過風系的乘風術。

所以,在歷史上留下紀錄的風系和火系強者大戰中,乘風術對決火龍翔術的關鍵,是在於火龍翔術起飛時,是否已確實鎖定了風系對手的位置。



例如就像如今普倫斯只能呆立,就是火龍翔術的活靶子。

火龍翔術直接命中。

普倫斯……被打下來了。

────────────────────

普倫斯碩大的身軀應聲墮到地上。

雅克也緊接著下來了。暴走使用了九階魔法“火龍翔術”,令他一時間魔力被嚴重抽空,試了好幾試,才正好趕上在墮地前釋出一個流螢術,稍為卸去了下墮的衝力,但著地時還是滾了兩個筋斗,有點狼狽。

令雅克有點意外的是,菲兒和那個叫玫的小秘書,早已在等著他們的戰鬥結束。

“要是我們早點把原水現出來,或許這一架就不必打到這個地步了。”菲兒說罷,便向著玫笑了笑。



 “這都是怪普倫斯大人的個性太過衝動了,要是他知道雅克先生和菲兒小姐的來歷,我可以非常確定,普倫斯大人會把兩位視作好朋友的。”玫也點頭笑道。

她們何時變成了這麼要好的姊妹啊?

“啊……那真的不好意思,”雅克搔著後腦袋,他還是不太習慣對方突然改變立場,“那位普倫斯先生,好像剛剛被我重手打爆了……”

“不用太擔心普倫斯大人,根據我對大人的了解,九階魔法大概是殺不死他的。”玫解釋道。

雅克看了看重重陷在地裏的普倫斯。

“這、這樣也死不了嗎?內臟都跑出來了……”

“雅克先生請退後一點,妖猿應該差不多要跑出來了。”玫拉著菲兒,菲兒也就拉著雅克後退了十多步。



普倫斯的身影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實體化了的深淵獨眼猿。

有八、九人身高的巨大怪物,就這樣直直躺在地上。只是牠身體的厚度,就有近成年人的身高了。

妖猿化了之後,顯然身體的傷沒人形時那麼嚴重。生命的跡象明顯轉強,那血肉模糊的腹部竟以肉眼依稀可辨的速度在緩慢修復。

“看來只要放著不管,也能夠漸漸復原過來啊。”雅克對這麼變態的生命力有點咋舌。

“那也並不稀奇,魔獸的身體復原力本來就比人類強,何況是君王級的。”甘度夫說得理所當然似的。

“好了,雅克先生,玫可以請求你一件事嗎?”

“請說。”雅克早猜到八、九成了。

“為了免除彼此間的誤會繼續下去,可以請你用原水為普倫斯大人治療嗎?”玫向雅克誠懇地九十度鞠躬,“要是、要是雅克先生手裏還有一點點的話……”

“有是還有幾瓶啦,可是……”雅克搔著腦袋道,“普倫斯不是風系的嗎?原水對他有效用嗎?”

“要是人形狀態的話,的確是風系,可是現在……”

雅克抬頭打量著那頭躺著的妖猿……確實,是水系屬性。深淵獨眼猿是凍土深淵的君王,當然是水屬性的吧。

但到底這頭妖猿跟普倫斯是甚麼關係?為甚麼一個風系的人類,會跟一頭水系的深淵君王,產生了一種共生似的關係呢?

“這就是所謂的魔獸召喚嗎?這普倫斯難道馴服了一頭深淵君王,把對方當成寵物般飼養了?”

“這不是主人和召喚魔獸的關係。”甘度夫道,“看來是馴服時失敗了,所以才變成這個樣子……”

“還是把那個普倫斯救回來後再問好了。”

“小子,你不怕被對方利用了嗎?說不定那普倫斯復原後,就馬上要跟你打第二回合了。”甘度夫提醒道。

雅克只是很簡單搖了搖頭,“我有需要怕一個手下敗將嗎?”

而且有一個理由雅克沒說出口:他相信菲兒的眼光。

雅克看了看菲兒,跟她確實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後,便俐落地跳到妖猿的身上,拿出聖水給對方治療。

玫對雅克如此直接的答應要求,感到很是驚訝。本來她已準備好要慢慢說服他,讓他相信彼此之間是不需要懷有敵意的。

她捕捉到了雅克和菲兒之間那默契的眼神交換。看來雅克的決定,多少受到了菲兒的影響。

玫不禁點了點頭,這種互信關係她非常羨慕,她也不肯定自己和普倫斯有沒有達到這種互信的地步。

想著想著,玫突然想到有點不尋常之處。

她還在想不透,普倫斯同時擁有兩種屬性的身份,雅克為甚麼一點都不覺得驚訝呢?但是這位能夠同時使出高階火系魔法和鬥氣的年輕男子,剛才不也同樣是靠喝原水復原的嗎?

為甚麼一個火系屬性者,能夠使用水系的療傷藥物?

“怎、怎、怎……怎麼他……”玫驚訝得話也說不出來了,看著菲兒的眼神似在求救。

“是啊你現在才發現啊。”菲兒只是普通地聳了聳肩,“這位雅克,是個水火雙屬性者。”

“沒可能!”玫幾乎反射性地喊道。

“喂,雅克!”菲兒向站在妖猿身上的雅克喊道,“可以在這位玫小姐面前,使用一下水系魔法嗎?”

“是這樣嗎?”其實此時雅克正在使用冰塵術,把原水透入冰塵滲進普倫斯腹部的傷口,以強化治療的效率。

玫崩潰了。

“為甚麼我的人生,總是會遇上一個又一個的怪人……我當初只不過是想當個小秘書而已……”

“沒甚麼野心的八階風系小秘書,你也不是凡人哪……”菲兒不禁嘆了口氣。要不是她最近奇遇連連,連原水泡澡都經驗過了,她又怎能跟這位看來年紀只比她大少許的玫打成平手?天知道她這手八階魔法是怎麼練出來的?

────────────────────

只使用了幾滴原水,妖猿的傷勢已幾乎完全好了。其實以妖猿的復原力,即使沒有原水,躺個幾小時牠也就能跑能跳了,只是要恢復到顛峰狀態或許還要休養幾天。

雅克這麼做,正如玫所說的,是為了令彼此的誤會冰釋。以普倫斯這種衝動的性格,很有可能想也不想便又打了起來,所以趁著他沒有行動能力時,快點讓他知道彼此之間可能並非敵人,這樣會比較省事。

妖猿復原之後,對待雅克的態度柔和了很多。牠對雅克已完全沒有了敵意,把他托著手心裏才緩緩坐起身來。

牠“嗚、嗚”地對雅克露出了哀求的眼神。

雖然對方無法說話,但雅克似乎很輕易就了解牠想要傳達的意思。

“你還想要喝多一點原水嗎?”

妖猿朝天嗚鳴一聲,然後像人類般點了點頭。

正當妖猿快要接著雅克遞過來的原水時,牠突然全身發顫。牠勉強地把雅克放回地上,然後便抱著頭,似乎是頭痛欲裂。

普倫斯的聲音不知道從妖猿的哪個孔竅中傳出來了。

“千萬不要再給牠喝!不然的話這畜生會喧賓奪主的!”

聽到這句話,妖猿似乎非常憤怒,不斷朝天咆哮又發狂似的鎚打地面。玫利用乘風術帶著菲兒稍稍凝空,免受震蕩影響。

雅克則非常好奇地看著妖猿體內的“內訌”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