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吼……”

“我知道!我知道!你先聽我說!雖然我在名義上還不是你的主人,但你好歹尊重一下,我普倫斯可是你和人類之間唯一的溝通橋樑!”

似乎普倫斯正在跟妖猿“談判”著身體的使用權。

“你試試趁這機會把我的意識抹掉!像你這樣嗚嗚啊啊的,有人明白你想要做甚麼嗎?你想憑這副身軀繼續在人類世界生活嗎?我肯定不出三天,你就又被某個聖域強者生擒了用來當座騎啦!”普倫斯繼續在邊罵邊說服著妖猿,“我知道!你以為我很想跟你共用身體啊?我不想把你這畜生的意識趕出體外嗎?你先讓我跟他談啊!真是的……”

聽起來,似乎這妖猿的個性固執而多疑,而且非常不信任普倫斯,也不知道他們“共同生活”時的日子是怎麼過的。



好不容易,似乎是談判談成了。

妖猿漸漸幻影化了,淡化消失了。原本擠著一個巨大軀體的廢墟,現在只剩下普倫斯一人坐著,頓時感到四周空曠不少。

普倫斯盯著雅克,那張冷冷的隱隱帶著點獸性的表情,是怎麼都收歛不了的。

然後,突然他笑了。笑的表情很是滑稽。

“真是不打不相識!剛才一戰打得還真爽啊!”普倫斯大力拍著雅克的肩膊。



雅克終於鬆了口氣,也笑臉相迎。

其實這普倫斯從開始就不惹雅克的討厭,只是一時間難以弄清楚彼此的立場而已。

玫和菲兒都趁這機會加入進來,四人總算正式互相介紹了一遍。

這普倫斯是那種一旦敝開了心扉,便會毫無保留的說出自己心裏話的那種直爽的性子。為了解釋他為甚麼突然認可了雅克和菲兒,便必需說說他和那頭妖猿的關係。

“我也不擅長跟人家解釋這解釋那的,總之我現在就很想把這頭畜生給甩掉對了。”普倫斯道,“當初太高估自己的力量了,靈魂契約融合到了一半後遭到反噬,結果半融合了那個畜生後,修為反而大退,修煉了很久才回復顛峰期的八成。”



接下來輪到擅長秘書事務的玫,補充普倫斯的解釋。

據說這妖猿是一種名叫深淵獨眼猿的魔獸,是生活於凍土深淵位面的君王級生物。不過深淵屬於異位面世界,而在洛芙大陸已知的唯一傳送點,就在遠在南方數千公里遠的撒克遜帝國邊境……

至於這深淵獨眼猿為何無故“掉”到洛芙大陸,又為何會在玫瑰同盟這種風馬牛不相及的地方出現,真是天才知道了。

妖猿迷路來到了洛芙大陸位面,這還不算是最不幸的,更不幸的是,牠遇上的第一個人類,就是當年身為玫瑰同盟三大殺神之一的普倫斯。

普倫斯所謂對妖猿“一見鍾情”,只看了對方那龐大身軀一眼,心裏便認定道:“這就是我的魔獸了。”

在惡戰一場之後,普倫斯只是慘勝,但他實在不捨得殺死這罕有的深淵君王,硬要將之據為自己召喚獸。

結果靈魂融合未能成功,普倫斯修為從九階顛峰的聖域資格者掉到八階。

雖然能夠強行以幻影形式召喚出深淵獨眼猿,但能夠召喚出來的只有牠那變態的體力,卻完全使用不了任何水系的魔法或鬥氣。



“難怪剛才跟那頭妖猿作戰時,總覺得牠跟凍土深淵那兒遇見過的就是有點不同,原來是魔力給封印住了啊……”雅克點頭道。

“這是一個反面教材的好例子,小子將來有機會跟魔獸作靈魂融合時,切記要小心點,不然的話你腦袋裏的分裂人格又會再增加一個了。”甘度夫在揶揄別人時,也罕有的自嘲了一下。

剛剛融合之後,普倫斯還以為只要透過修正和反覆鍛鍊,就能夠修補好當初沒完成的靈魂融合,能夠召喚出實力完整的妖猿,自己的位階也能回復,所以也就不太擔心。

但是接下來的好幾年,他看到自己的進步有如龜速,回復顛峰實力彷彿遙遙無期,他才意識到自己這次是虧大了。

只是,在玫瑰同盟之內,真正的高手不多,普倫斯的退步,其實也不是那麼多人能夠察覺得到。

再加上跟妖猿半融合了後,普倫斯本身增添了一種野性的霸氣,再加上那妖猿幻影使出的招式又華麗顯眼,在一般人來看,普倫斯的戰鬥風格還增加了一種壓逼力。

所以不管是同伴還是敵人們,多數認為普倫斯在融合了妖猿之後,實力還有所突破了。



召出妖猿幻影打了幾場惡戰後,普倫斯終於打出了“妖猿鬥聖”的名堂,還當上了德羅公國的供奉,令這個本來毫不起眼的小國,在十數年間擠身為玫瑰同盟四大勢力之一。

只是這種成就,對普倫斯來說顯然是極不滿意的。他的實力本來就屬超班,跟同樣屬於玫瑰同盟三大殺神的德羅大公結成盟友後,德羅公國其實已擁有了稱霸玫瑰同盟的能力。

只是當他變成了妖猿鬥聖之後,普倫斯就患上了一種很詭異的心理疾病:思鄉。

他竟然再也無法踏出德羅公國的國境線了。

“其實說“思鄉病”是很奇怪的,我又不是在這德羅公國出生,但不知怎的就是無法遠離這個國家,過去多年來我多次殺進哥本哈根人的領地,但就是殺一會兒就必需要飛回來了。”普倫斯皺眉地道,“感覺上是我體內那頭畜生強烈地把我拉回來啦。”

所以這些年來,他也就只能夠為德羅公國擔任防務,只要國境線上有他壓陣,任何大軍也無法入侵半步。是以雖然普倫斯沒法參與太多的進攻,德羅公國在這些年來,疆土也只有擴張的份兒。

其實還有些話他沒跟雅克說出口,就是他好像對德羅大公這個人有種強制性服從的傾向。只要是對方下達的命令,他都會二話不說的服從。

有時候普倫斯心想,這德羅大公跟他就互相利用的關係,而且他的實力也不見得比他強,但怎麼說出來的話就那麼有說服力?



他沒有抓到被這德羅大公操縱的任何證據,所以便理解為這是他的“領袖魅力”,再說他這些年來一直很在意要修煉回最高狀態,所以也不太管事,漸漸安於當個公國守護神的角色。

雖然一番解說,令雅克他們對這普倫斯的來歷都有了大概的認知,但話題似乎有點跑遠了,普倫斯沒有耐性,乾脆打斷了玫的話。

“剛才雅克小哥兒不是說過,之前曾經跟這種深淵獨眼猿對上過嗎?”普倫斯充滿希望地問道,“難道不久前又有一隻在附近走失了?”

“不是,我們是在凍土深淵裏遇上的,還好大一群呢。”

“原來是這樣啊……是從撒克遜邊境那個傳送結界過去的嗎?”普倫斯有點洩氣,“等了十多年了,還以為終於發現了這裏附近有通往凍土深淵的另一個傳送結界呢。不然怎麼解釋這頭妖猿當初怎麼跑到玫瑰同盟來了?”

“啊……他還不知道這裏跟凍土深淵是相通的。”雅克心想,這也是因為他的天火之力,把凍土深淵和納妮婭深淵牢獄之間的結界給溶解了之故。

“因為看到雅克先生擁有大量的原水,所以我們斷定你們曾經到訪過凍土深淵。”玫解釋道,“普倫斯大人如今最大的願望,就是要回到凍土深淵,即是妖猿原本所屬的家鄉,然後再企圖解除靈魂契約。”



雅克明白了。“原來所謂的“思鄉”,是指那頭妖猿想要回到凍土深淵裏去,所以這些年來一直拖著普倫斯的後腿,不讓他離開德羅公國的範圍。”

“雅克小哥兒解釋得太好了,連我自己都說不得這麼清楚簡單呢。”普倫斯豪爽地大笑著,“按照那頭畜生的心思,肯定公國國境內是存在著一個傳送結界的,可是這麼多年來就是找不著,那頭畜生也是迷路迷到家了,牠也不知道當初是怎麼跑到洛芙大陸來的。”

“他是在套我的話。”雅克聽出來了,“這傢伙到底是愚蠢還是聰明呢?”

雅克正在考慮要不要告訴普倫斯,那個通往納妮婭深淵牢獄的傳送結界。那個結界如今是靠梅斯特利用幻術很巧妙的掩敝著,但要是雅克想要把普倫斯帶過去,也是可以的。

只是梅斯特似乎在深淵牢獄內有很重要的事在幹著,讓普倫斯知情後,會不會壞了他的大事呢?

“雅克少爺是在煩惱著要不要做一個決定吧?”雅克身後突然出現梅斯特的聲音。

“哇!你不要突然在我背後出現好不好?”

“其實我已站在這兒好一會兒了,對嗎菲兒小姐?還有另外那位小姐。”梅斯特對菲兒和玫鞠躬道。

兩人都只是臉色有點木然的點了點頭。她們是看到梅斯特站在雅克身後一會兒了,但他是怎麼在二人眼前“出現”的,她們竟也完全看不出來。

“聖域強者!”普倫斯頓時全身毛孔都豎起來了。“這個叫雅克的果然有好深的底子!不過現在才揭底牌那是甚麼意思?”

“普倫斯先生,幸會了。請准許我佔用雅克少爺一點點時間。”梅斯特向普倫斯輕輕鞠了個躬,便向雅克說道:“不用顧忌梅斯特的事,這位普倫斯大人對梅斯特的事情沒有威脅。再說我那邊的事情也快要完成了,這也是多得雅克少爺之前的努力。”

雅克盯著梅斯特雙眼看了一會,看到他那自信滿滿的表情,也就點了點頭,心裏的主意落地了。

“這個聖域,還要以僕從身份跟雅克說話?他到底……是誰?”普倫斯越想越是心驚。

“呵呵呵……這麼熱鬧的場面,怎可以少了我保祿呢?”保祿不知從哪兒竄出來了,這又讓眾人嚇了一跳。他明明就躲在那麼接近的地方,怎麼就發現不了他呢?

他跑出來時,肩上還扛著召喚到大半的諸魔聖骨炮。

“呵呵呵……大家都已經化敵為友了,我還扛著這東西幹嘛呢?”說罷保祿才讓小天使幻影們把聖骨炮拿走。“雅克大人,”

普倫斯完全地呆滯了。

“又一個聖域!而且他還穿著光明教會的紅袍!紅衣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