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倫斯和妖猿成功分離後,當天晚上,妖猿一族又少不了瘋狂宴會一番。

雅克和菲兒他們,又有一頓豐美滿足的冰川鮮果大餐可以享用了。

透過了解,方知道那頭妖猿,原來在族裏的地位非常之高。基本上牠在突然失縱之前,乃是眾所公認的下一任族長人選。

下一任的族長,即差不多等於是族裏下一代的前途了。

要知道在這個凍土深淵,並不是只有冰川獨眼猿是君王級的,再說甚他種族也隨時有取而代之成為君王的傾向。



所以這位下任族長的歸來,對整個冰川獨眼猿一族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在這晚的宴會裏,其實大家最關心的一件事是,那位歸來的下任族長人選,現在的實力如何?

畢竟經過這麼多年,不少年輕一輩的實力已經成熟,大有取而代之之勢。

只是現任族長卻遲遲沒決定繼任人選,似乎是在等待著甚麼奇跡。

而現在奇跡出現了。



妖猿在這個晚上的宴會裏,需要證明自己的實力。

在眾人還在啖著鮮果之時,早已有幾位實力甚強的年輕的冰川獨眼猿在雀雀欲試,想要趁此機會名正言順地奪下下一任族長之位。

這幾頭冰川獨眼猿先互相比拼一番,以爭奪第一個跟妖猿挑戰之位。他們都毫不保留地表現出自己全部實力。

雅克他們如今的地位,已提升為族裏的英雄人物,跟最受尊重的族中祭司坐在一塊兒,品嘗著最鮮美飽滿的冰川果,心情輕鬆地看著戲。

“這幾個候選人的實力都滿強的……不知道會不會對大哥那位妖猿兄弟構成威脅。”雅克對普倫斯道。



雅克之前就有跟幻影狀態的妖猿打過架。現在看來,這幾名挑戰力的實力,似乎都要更強一點。

“……應該不用擔心的。”普倫斯道。他盤腿袖手,似乎一直在若有所思。

雅克知道,白天的靈魂分離,一定對普倫斯的修行產生某種強烈的影響,他應該是在摸索著這影響對他的各種利弊吧。

千呼萬喚之下,久別歸來的妖猿登場了。

那妖猿實體化後的身型,比幻影時更加巨大,甚至比在場的所有同類都最少要最高出一個頭,跟現任族長體型幾乎一樣巨大。

那幾位挑戰者們的體型,相比起來就要矮一點又瘦削一點了。

單看體型,妖猿兄弟就已經很有說服力了。

所以牠看起來也就很囂張的樣子。他不凝聚鬥氣,也沒聚集魔力,只是站著看著牠的對手,然後伸出一隻手指來,勾了幾次,示意那幾個想要挑戰的同族,可以同時上。



那可激怒了那幾位挑戰者。牠們也不客氣,狂吼猛叫地衝了上來。

幾個巨拳同時襲來。

而那位妖猿兄弟只是笑笑,然後打出了一拳,便把挑戰者們全部轟飛。

全場震驚。

連雅克和菲兒都睜大了眼睛。

“那……那是甚麼壓倒性的力量!”菲兒仔細觀察了一遍,驚道,“雅克!”

“嗯,我也看到了。”雅克道,“那位妖猿兄弟……已進入了聖域。”



要是細心留意,便會發現那妖猿的雙腳,其實並沒有踏實在雪地上,是以牠剛才一拳轟出,踏出的前腳並沒有留下任何腳印。

牠正在浮空!

飛行,正是進入聖域後的基本能力。

進入了聖域境界後,對於力量的運用和覺悟都會大為提升,同樣的一拳打出來的破壞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是以那妖猿雖然連鬥氣都沒用上,只是以聖域的境界打出一拳,那四、五名族中最強者便被輕易擊退。

冰川獨眼猿一族中,久遺了的聖域高手,終於出世了!

全族的情緒頓時攀上了高峰!眾人都蔟擁著這位下一任族長的強勢歸來!

“哼,不過是初登聖域而已,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保祿有點酸溜溜地道,有點不滿風頭都被搶去了。



如此一來,雅克在冰川獨眼猿一族的地位便更高了。左右的祭司們都再一次對雅克表示深深的感謝,弄得雅克很不好意思。

“真是因禍得福了。”普倫斯眼神變得非常銳利,“在融合失敗後的歲月裏,在修為受到壓抑的狀態下加倍苦練,這些年來的積累一直憋著無法轉化為成果,蓄積著強大的爆發力,所以如今才能夠一舉衝破瓶頸,突破成功……”

“原來是這樣。”雅克點頭同意。

“我也是時候下場了。”普倫斯站起來,步向宴會場地中央。

“普倫斯他……不會是想要單挑那位聖域妖猿兄弟吧?”雅克滿頭黑線,“他是不是忘記自己是人類了?他要爭這妖猿族長來幹嘛啊?”

“嘻嘻……我倒是看出了一點倪端呢。”菲兒笑道,“我知道普倫斯哥哥想要爭取甚麼。”

“我也不是猜不到。”雅克嘆氣,“我只是不想承認,我大哥的品味竟然……”



普倫斯一路走來,散發出強烈的挑釁意味。

場中所有深淵君王都退讓開來,只剩下妖猿跟普倫斯面對面。

這一人一猿,始終還是需要再來一戰嗎?

其實在冰川獨眼猿的族群中,對普倫斯的好感度並不是那麼高。因為畢竟正是他當年企圖把這下一任族長的繼任者強收為召喚魔獸,才會弄至如此田地。

不過詳情這些族人們也不甚清楚,再加上回來後妖猿和普倫斯似乎相處也不錯,所以一時間也沒對這普倫斯發表甚麼感想。

而如今,這人類竟然還想單挑牠們的未來族長?

在戰鬥之前,普倫斯發話了。他用的是妖猿的語言,說得也頭頭是道。

雅克和菲兒雖然聽不明白,但是看身體語言和其他人的反應,也就猜到了八、九成了。

那普倫斯正在示愛。

他示愛的對象,似乎是那妖猿兄弟的親人。看那頓時成為全場焦點,正含羞答答地低下頭來的雌性獨眼猿,憑體型和年齡辨別,應該是那妖猿的妹妹吧。

一個人類,竟然愛上了一頭身高是他十倍的猿類魔獸?

何等悲壯的戀曲啊!

不要說從人類的觀點看這有多荒謬,就是從冰川獨眼猿的觀點看,這也是難以接受之事!

可是普倫斯對全場吼聲不斷的反對,不以為然。

他繼續以妖猿說激昂地說服著大家。說著說著,眾人的反對聲音竟然漸漸低下來了?尤其那妖猿妹妹,竟然還受到感動了?

只是身為哥哥,妖猿依然是反對這頭親事的。他惡狠狠地指著普倫斯,似乎是警告他,要是他不放棄,就不要怪牠下殺手了。

那普倫斯只是堅定地盯著妖猿,說了一句話。這次是人類的話了。

“難道你沒有看到,我一路走下來,雪地上也沒留下任何腳印嗎?”

普倫斯,也晉身為聖域了。

───────────────────

這一戰的結果,是兩敗俱傷了。

後來雅克得知,原來普倫斯對那妖猿女子是一見鍾情。

他也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從跟妖猿融合失敗後,共同生活多年,他也漸漸沾上了不少妖猿的習性,也開始習慣以妖猿的眼光看待這世界。

據說自此之後,普倫斯的審美觀也大幅變化,對人類女子已完全不感興趣。

昨天晚上一戰,普倫斯無法從他的妖猿兄弟手中取得認同,只是他對於這段跨種族戀愛仍未絕望。

“我想我還會一直待在這兒,漸漸改變族人們對我的看法。”普倫斯道,“我和如花是彼此相愛的,要是正式迎娶真的不行,私奔罷了。”

“還如花啊……真是個好名字。”雅克滿頭都是黑線。

“名字很動聽吧?這是我替她取的。如花跟她的妖猿語名字有點相近。”普倫斯有點不好意思地道。

“很浪漫的愛情故事,我喜歡。普倫斯大哥一定要加油!排除萬難,讓真愛勝利!”菲兒雙眼閃閃發亮。

“謝謝你!菲兒妹子!我現在充滿信心了!哇哈哈哈……”

雅克多次欲言又止,心想這樣真的能行嗎?最後他心裏的疑慮,終於讓百無禁忌的保祿開口說出來了。

“人家體型是你的十倍,你有沒有想過洞房時要怎麼幹哪回事啊?”保祿不懷好意地道,“就算你那兒有種馬那麼雄偉,相比起那大峽谷來,也不過是根毛而已……”

普倫斯聽得滿臉漲紅,他哼道:“這種事情不用你擔心,我們自有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