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冰川獨眼猿一族裏,雅克一行人每天都受到了最高規格的招待。

冰川鮮果愛吃多少有多少,這雖然沒有變態到浸泡在原水潭中的程度,但效果也有六、七成了。

除此以外,雅克也沒少收到各種寶物的進貢。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連靈魂分離這種被認為是“神之領域”的技能,雅克也能使出來,在妖猿一族心目中,他的地位恐怕已超越了族中所有的祭司。

要是以後自己或家人有甚麼麻煩事,可能最終也是要靠這位紅髮的人類救命的。



不趁此機會巴結怎麼行?

不過凍土深淵的物資比較貧乏,再說妖猿一族也不像龍族,不是甚麼愛好奢侈物質之流,所以雅克他們能夠收到的,多半是牠們的對頭種族“雙頭雪狼”的皮毛,尾巴,指甲,眼珠等……

雖然看起來很有原始風味,但其實這些都是超級寶貝。

比起那些凍土雪貂的毛皮,這“雙頭雪狼”身上得來的東西,價值豈只是以百倍以上來衡量?

因為“雙頭雪狼”也是君王級的深淵生物!



雅克他們的行囊本來早就塞滿了冰川鮮果,根本就再塞不下那些張開來寬達十米的雪狼皮毛了。

但人家盛情難卻,再加上這些都是難以捨棄的真正寶物,所以還是照收不誤,怎麼帶走以後再想法子好了。

普倫斯的日子當然沒那麼輕鬆,他不斷拜訪族中各種人物,企圖得到牠們的認同,又只要有空就賴在那如花妹妹的門前不走,硬要跟她的哥哥連繫感情,把冰山融化……

這些天來,他的努力幾乎沒有進展。

不過他完全沒想過要放棄。



“我普倫斯獨身浪蕩數十年了,到了現在,才真正找到令我願意停留下來的人。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普倫斯眼眶含淚道。

雅克看著他認真的表情,不知怎的只覺得渾身無力。

要想到,在德羅公國那邊,還有一大堆手尾沒搞好的。這個剛剛失去了主人的國家,還需要這位供奉去鎮壓著大局,不然難道要一直讓小秘書玫支撐著嗎?

雖然德羅公國的命運如何,雅克也不是太過在意。即使普倫斯曾經說過,只要雅克想的話,他便可以當下一任的德羅大公……

但換過來想,待在妖猿部落裏接受供奉,直至凍土深淵下一次的停雪期,這樣也未嘗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嗯……那麼再等幾天吧,看普倫斯那邊有沒有進展,然後再作決定……”

又過了幾天。

一名意想不到的來客出現了。



那一天,雅克他們正好外出逛逛,正打算到那盛產冰川鮮果的果林中去參觀和採摘,途經他們進來的那個入口附近時,發現了一個人類的身影。

剛來的訪客?也是從德羅公國那邊來的?那會是誰?

他們走近一看……

“玫!”

玫整個人都沾滿雪片,臉蛋兒都開始結冰了,桃紅色的小嘴唇如今已經發紫。

“太、太好了……終於找到……你們!”

她全身顫抖得非常厲害,看到了雅克他們,隨即崩潰倒在地上。



沒有加持過“風雪無視”,即使是八階魔法師也無法抵過凍土深淵的寒氣!

普倫斯隨即對玫加持了“風雪無視”。

由於妖猿一族極端怕火,雅克無法使用火系魔法,也唯有輕輕牽著玫的手,給她輸送一些火系的魔力,用來取暖。

“大哥!你去請牠們安排一個地方讓玫休息吧!她現在很衰弱!”菲兒要求道。

“不、不行……不可以、再拖……”

“玫!有甚麼事情發生了嗎?”普倫斯問道。他知道玫的個性,要不是發生某些她完全沒法控制的狀況,她是絕對不會離開工作崗位的。

“特、特洛伊那邊派來了狙擊者!”玫的表情非常恐懼,“德羅公國……不,整個玫瑰同盟也陷入危險!”

“特洛伊人?他們還有人埋伏在玫瑰同盟?”普倫斯有點疑惑。



“難道是從特洛伊遠道重洋趕來的?”保祿道。

“沒可能的。”菲兒道。但她看了看保祿的眼睛,就沒那麼肯定了。

雖然菲兒清楚知道,要是從特洛伊那邊派援兵過來,必會在中途遇上撒克遜帝國的截殺,但是,最可怕的敵人,正是連撒克遜的截殺都阻擋不了的。

“他們共有幾人?”保祿問道。

“只、只有一個人!”玫的聲音顫抖得非常厲害,“這個人是瘋的!他不斷地問任何人有關瀆神者的事!不論對方是否認,是知情還是不知情,都一律殺掉!玫瑰同盟裏有好幾個國家都已在一個晚上之內被滅掉了!”

“……沒可能,即使是聖域高手,能夠憑個人的力量做到這種事嗎?”普倫斯目瞪口呆。

“以我所知,沒有一個聖域能夠做得到……”保祿的表情也驚訝不已。



“我們……不會是惹來了一位……神吧?”甘度夫的聲線也變了。

“現、現在,玫瑰同盟主要的高手都已經聯手迎戰了!但、但對抗的主力是梅斯特先生,因為他要守著這個結界入口,那個結界的幻術,已經給對方看透了!梅斯特先生叫我來,就是要跟雅克通報這件事!他叫我們儘量往深淵深處跑!千萬別出去!”

雅克等人面面相覷。

別出去?

就讓梅斯特守在外面,而自己則當隻逍遙的縮頭龜嗎?

再說梅斯特可以撐得了多久?

既然他都叫玫進來警告我們了,即是說這一戰勝負如何他心裏有數。要是被這位有可能是“神”的恐怖人物跑進這凍土深淵,天知道能不能逃過他的手掌心?

雅克吞了吞口水。

“不能丟下梅斯特自己跑!我要回去!”雅克已下定決心。

菲兒自然是跟著雅克的。

“吼!既然雅克老弟和菲兒妹妹要去,我自然奉陪!”普倫斯一時熱血上頭,也背著玫衝著跟去了。

“雅克大人……唉、唉……沒辦法了。”保祿也無奈必定要跟去了,畢竟天火傳承者的命,可能比他的命更加重要啊。

一行人以最快速度回到納妮婭深淵牢獄。

他們一來到,便同時被震懾得幾乎崩潰了。

那塊囚禁著某人的冰晶,正在閃耀著非常刺眼,詭異的闇紅光芒,似乎極之想要破冰而出……

雅克掌心燃起一團天火,表明了身份,一行人感受到的威壓便又消失了。

“是外面那個特洛伊狙擊者,令這塊冰晶裏的人物都受到刺激了嗎?”

眾人也沒空去關注這冰晶的變化,馬上透過傳送結界回到德羅公國。

德羅公國,甚至放眼看整個玫瑰同盟,已變成了澤國。即使是雅克他們著地的普通平地,也已經水深及膝了。

“在那邊!”玫指著遠方的空中,那裏懸浮著一個人形的黑點,瀰漫著的恐怖威壓甚至遠至這兒都感覺得到。

“那邊不是德羅公國境內,是庇鄰的盧森堡帝國。”普倫斯道,“不過現在玫瑰同盟已是一榮俱榮,一滅俱滅了,去救援吧!”

雅克等人先找個穩妥的地方,把已沒了戰鬥力的玫先安置好,然後便潛行出發,接近那個目標人物。

“梅斯特會在哪兒呢?”

玫瑰同盟的總面積並不算是很大,而從德羅公國跑到鄰國盧森堡,以雅克他們的潛行速度來說,其實也不過是一會兒的事。

約十多分鐘後,他們已經接近到能夠看到那位浮空人物的外貌,也能聽到他那狂妄的大吼大叫了。

他正在殲滅著一整排平民的屋子。

“我問你們瀆神者在哪兒?在哪兒?在哪兒啊?”那傢伙會問一句便轟下一記水系的爆彈狀攻擊,把一間又一間的房子夷為平地。

“這是甚麼?看不出是甚麼魔法,而且沒唸咒文……”雅克看得眼睛也突了。

“連我也看不出來……是聖域級的法則領悟?還是比聖域級更高的……”甘度夫道。

“這瘋子在無差別殺人……要阻止嗎?”

“等等,有別的人參進來了。”

另一位會浮空的高手出現了,逕自飛行到那人面前,直接對恃。那是個光頭男子,年約五十。

“哦?很大膽的傢伙,竟敢正面面對我聶磊大人?”那特洛伊變態道,“不錯啊,難得的聖域高手,不是說玫瑰同盟裏沒有聖域的嗎?”

“我是盧森堡帝國供奉,魯賓斯坦。”那光頭男子道,“聶磊大人,請問你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這等事情,到底有何目的?”

聶磊似乎對魯賓斯坦的話沒聽進去,他只在自顧自地說道:“我在找瀆神者,你知道他們跑哪兒去了嗎?”

“要找瀆神者的話,我盧森堡帝國以至玫瑰同盟上下,也可以全力配合你,但是你又何必要不斷殘殺不知情的無辜者?”

“無辜者?”聶磊想了一會,才笑道,“啊,你是說那班毫無價值的螞蟻。”

“螞蟻?”

“是啊,對一位偉大,尊敬的神祗來說,這些活在地上的卑微生物,不是螞蟻是甚麼?”聶磊笑道。

“神?”魯賓斯坦臉色頓時大變。他面前的會是一位……神?他心神頓時失守,連吐了幾口血,浮空也變得不穩定了。

“呵……看來你是用某種藥物催谷,以生命為代價,令自己短暫提升為聖域。”聶磊帶著同情地道,“可惜啊,難道你竟然無知至此,以為我也不過是聖域那種程度嗎?”

“我……我知道自己絕對不是你的對手,我只想問你一句,為了信仰而殺害無辜的人,值得嗎?”

“我再問你一次,你知不知道瀆神者在哪兒?看你都是不知道的了。”那聶磊提起手來一揮,一記水系爆彈式攻擊把魯賓斯坦轟成粉碎。

“真是白痴的問題。那還用說嗎?為了可愛的海倫妹妹,就算是把整個玫瑰同盟的人殺光,只換來她消除鬱悶後的一笑,那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