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宗兩情相悅的意外。

癡情的意外。

怎麼叫兩情相悅?就是說這兩個人彼此之間是有好感的,這好感不包括兩人共同經歷過甚麼,承諾過甚麼,甚至還不必要互相認識,只是我心裏喜歡你,你心裏喜歡我,這就叫兩情相悅。

有時候兩情相悅,不等於就一定要走在一起。

在剎那之間喜歡上一個人不難,暗暗地思慕著某個認識不深的人,這思慕甚至比自己身邊的伴侶更強烈,或甚至是完全不同層次的感情,這也是可能的。



只是你有時會選擇,不跟一個你有好感的人發展更深遠的關係。

但有時候,感情是種不能抑止的衝動,衝動了便很容易做錯事,破壞了自己的打算,這就叫作意外。

這意外源自於碧翠絲的癡情。

說是癡,因為這感情幾近是盲目的,不可理喻的,甚至是模糊的,連當事人都搞不清楚真偽的。

碧翠絲對雅克的感情。



是出於她認為自己把他害死了後的罪疚感?

是出於寂寞而把沒有在身邊的對象不斷美化?

出於那種師生戀的禁忌快感?企圖把自己更推向“差勁老師”的自憐想像?

是出於把雅克當成前任伴侶的替代品?

或許以上原因也是,或以上原因也非。



不可理喻,但確實有情,所以說,是癡情。

這意外,令雅克的感情世界,立時掀起了波瀾。

但此刻不要想那麼煩心的事,他目前還在獸化狀態,腦袋是不會思考的……

碧翠絲的房間裏面,是一幕又一幕的激情好戲。

這幕戲一直演至天明,在光天化日之下,更是越演越烈,漸漸演到了日暮西山時,則從瘋狂中滲出了柔情,這柔情是藥效漸退的證明,也是兩人感情的確認。

天,又再黑了。

兩人深情相擁,靈慾結合,這才算是這場好戲正正式式的上演,之前的演出只是不由自主的本能動作,而如今可是見了真章,重新認識和讚嘆彼此的身體,開始尋求契合和默契,找尋對方致命的地帶,即興演出,全情投入……

以至這晚上不管多長也不夠。



又再天明。

……太陽又再下山了。

喂喂,難道這一幕比起菲兒還要……

比次數是沒有意義的,比日子數當然更沒意義。愛情不是憑這些簡單的數據來衡量深淺的。

當然,既然有了數據,很自然就想要作出比較,這也是人之常情。

次數……這是很難算的,畢竟分開男生和女生兩邊……而為了保護女生的隱私,這數據還是該保密。

日子數嗎?



四天,四夜。

--------------------

在彼邊廂,貝拉正在羅德的房間裏,端正坐著地喝茶,表情認真得來帶點悲壯。

羅德則是笑呵呵的。

“這小子真不是蓋的,剛搞定完總理大臣的寶貝女兒後,這次更是大搞師生戀,把我們帝京最具人氣的碧翠絲都搞到手了嗎?呵呵呵……年輕真好,精力旺盛啊……”

“我真的搞不懂老大他,”貝拉酸酸的喝著茶道,“我就不明白這樣脫光衣服跟那種叫女人的軟弱生物摟在一團,有啥樂趣可言?”

“呵呵呵……貝拉年紀還小,不懂這種事情是可以理解的。”羅德道。他心裏卻是懷疑,你到底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

這個貝拉才剛入學,就已經把人家道森家族三少爺里奇蒙的女人都搞到手了。剛從校長的軟禁釋出沒兩天,便把那兩個在獄中服侍過他的兩個巨乳保姆都要過來,這明擺著是在建立後宮的行為啊!



這小子會不知道男人跟女人脫光衣服摟在一起是甚麼回事?

“我真的不明白老大到底是怎麼修煉的,那小雞雞怎麼會突然變那麼巨大,都要嚇死我了……羅德老頭,告訴我那是甚麼樣的體術啊?”貝拉天真無邪的問道。

羅德心想,看來他是真的不知道男女之事了。

“那、那……”羅德有點喘氣地問道,“雅、雅克的小雞雞變巨大之後,他又對碧翠絲幹了怎麼樣的事?不要急,逐個動作慢慢講……”

“我哪知道?像女人這種軟弱的生物我一看見就想作嘔,更不用說是沒穿衣服的了。所以我在他們剛摟在一起時就悄悄逃走了。”

“這、這樣嗎?”羅德突然覺得渾身無力,“那麼,既然你這麼討厭女人,你又幹嘛這麼喜歡把女人據為己有啊?”

“哦……你是說那兩個巨乳保姆嗎?我不過是覺得她們很可憐……”貝拉聳聳肩道,“長這麼一對東西在胸前那麼畸形,真是不容易啊……所以我貝拉大人念在跟她們相識一場,便姑且收留她們,好好特訓她們一下,讓她們有點實力能夠謀生,不用再這麼自卑的做人……”



這番話說得天花亂墜,聽得羅德都不知道貝拉是認真還是說笑了。

“這幾天老大沒空,我可要站出來幫他處理一些善後事宜了。”貝拉露出危險的笑容,“霍爾傭兵團嗎?竟敢在我的地盤搞事,還要搞雅克老大的人?行!老大說不得讓小弟們出面嘛,我就不會蒙著面幹嗎?”

────────────────────

到了第五天。

雅克和碧翠絲都已把壓抑著的激情完全地迸發了出來,真的連一點一滴也沒有剩下來了。

碧翠絲的房間凌亂得就像兩個聖域曾經在此大戰一場似的,兩人在激情之時,曾經還跳出了那軟軟的床鋪,在房間到處翻滾纏綿,難分難解。

畢竟兩人都有過經驗了,羞赧感自然是少了一些。

只是雅克才剛跟菲兒進行過好幾個月的“密集式”特訓,對於技巧的掌握之類自然還很熟練,對於只有極少極少經驗的碧翠絲來說,根本是難以招架的。

在這方面,碧翠絲絕對只能充當雅克的學生了。

即使曾有過經驗,但畢竟事隔久遠,那秘密花園也有好幾年沒人踏足過了,是以碧翠絲最初可是苦不堪言,完全經受不住雅克那獸化後的瘋狂。

只是在漸漸習慣了後,心情放輕鬆了,而雅克也漸漸從獸化狀態回歸技術流,那碧翠絲在痛苦之中才漸漸滲透出樂趣,最後樂趣還徹底超過了痛苦……

雅克讓碧翠絲完全地開竅了。

她其實根本不知道這方面的滋味,以前的經驗,其實沒給他帶來過甚麼快樂,因為男方只顧著自己,沒有理會過她的感受。

她不知道原來當一個男人溫柔起來,全心疼愛著自己的時候,那種整個人像是融化了的感覺,才是身為女人的至福……

四天四夜下來,碧翠絲如今只能俯伏在軟軟的床榻上,雙目半開半閉,嘴角濕濕的垂著涎沫,進入了半休克的狀態。

雅克也都幾乎全身都散架了。

他心裏想,在這個時候,他非常想要吸一口煙。

可惜洛芙大陸似乎還沒有這種東西。好像只有嚼的煙葉。

“要不要憑現代人的知識,在洛芙大陸發展成第一香煙製造商呢?”雅克心想,只是想想而已。

如果能有甚麼方法,例如用魔法,可以把香煙的害處全部拿走,甚至還能使之有益身心,那就何樂而不為呢?

這個點子以後可以跟羅德探討一下。

“雅克……”碧翠絲撐起身子,在床上爬了兩步然後倒在了雅克的懷裏。

“怎麼樣?明知我會獸化還要挑戰嗎?”

“嘻嘻嘻……慢著,等一下,我……有些話想對雅克說的。”碧翠絲收起了她那誘惑的表情,“我已經想清楚了,我始終不適合當老師……”

雅克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回應。

“我知道帝京此時正值關鍵時刻,我是不會在這用人之際把帝京丟下不管的,相反我還要更加努力,替帝京取回她應得的光榮。”碧翠絲道,“只是在此之後,我便會辭職離去……”

“碧翠絲,其實你是個好老師……帝京要是沒了你的話,損失太大了。”

“這不是你的心底話對不對?因為你也從來沒把我當成是老師啊。”碧翠絲輕輕吻著雅克的唇,“再說我離開,應該是對你,對我和對她都最好的決定,不是嗎?”

“……她?”

“你的……技巧這麼純熟,還有某些習慣……你肯定是有過女人的,而且應該還在不久之前……那是菲兒同學,對嗎?你們在失蹤那段時間,已經……走在一起了?”碧翠絲嘆氣道,“其實我是知道的,卻偏偏要這麼做,我真是個壞女人……我早說過你只要碰過我的話,便一定會後悔的。”

雅克心裏五味陳雜。

“我說過你沒需要因為這件事情,而需要改變你的一些計劃,或作出甚麼承諾。我不會對你施加任何壓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