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這麼多事,雅克總算是回歸校園生活了。

“喂喂喂,你要去哪兒?”雅克正要趕回去做自己的事,便又被碧翠絲叫住了,“今天早上一年級有魔法實踐課,訓練場地在另外一邊!”

“一、一年級?”

“對啊!你失蹤了一年,升級試沒考,也沒參與其他校內的實力評核,正常來說應該被踢出校的,現在也不過是就你的情況來作特殊處理而已……你不要恃著天份高就偷懶,想要參加獅心任務為學校爭回面子的話,便給我好好的……”

說著說著,碧翠絲呆住了。



倒不是因為雅克突然跑過來吻了她一下,而是他跑過來的方式……

“那是……八階火系的“螢火亂舞”?”

“別、別吃醋!水系我也沒有丟下的,你看?”說罷雅克又在碧翠絲面前表演了一次八階水系的“極光之盾”。

“你……竟然進步得這麼快?”

“我在過去一年也有好好努力的。”雅克自信地道,“對了,好像還沒有機會告訴你,我在過去一年到底經歷過甚麼……或許今天晚上再好好的說吧。”



“慢著!剛才肯定有甚麼不妥……”碧翠絲突然想起來,“雅克!你為甚麼能用火系魔法?”

“我本來就是水火雙屬性的,在入學測試時你就已經知道的啊?”

“這、這是在拉米奈斯融合之前!你、你明明就已經融合過的,手背上的烙印還在,但怎麼……”

“告訴你一個秘密,別對其他人說噢。”雅克悄悄地在碧翠絲耳邊說,“那個烙印是假的,是羅德那老頭幫我畫上去的。”

“甚麼?羅德教授他……”碧翠絲突然頭痛起來,“難道世界已在我不在狀態的幾個月內,改變了那麼多嗎?唉……我到底還有沒有資格再在帝京呆下去……”



“別亂想,世界沒變,只是我比較特殊而已。還有我的好兄弟貝拉也是。”雅克道,“好啦,還要不要測試?我有需要展示修煉鬥氣的成果給你看嗎?”

“……不、不用了。”碧翠絲苦笑道,“我明白了,我的工作是盡全力把其他同學的平均實力提上去,至於像雅克這種類型的,身為老師應該給予自由度讓你自行發展……”

“謝謝你,碧翠絲。”

說罷雅克便急不及待地離去了。

回到了水系魔法部的宿舍大樓裏。班揚他們等五人都在大樓前的空地做晨練,他們都是二年級的,今天早上沒課。

“雅克老大!你遲到了四天了!”比爾投訴道。

“老大之前已經失蹤了一整年,如今剛剛回來又失蹤了好幾天,你知不知道這害我們有多擔心……”珊氣鼓鼓的道。

“不、不好意思……”



“咦?老大的臉紅了!哼哼哼……有好事。難道傳聞是真的?”班揚好奇地問道。

“甚麼傳聞?”

“據說你在過去四天,其實是跟碧翠絲老師待在她的房間裏……”

“胡說!”

“還想否認?那為甚麼會那麼巧合,碧翠絲老師也同時連續缺課四天了?”

見雅克沒有解釋,珍妮花,蓮茜和珊三個女孩子的臉色都有點不好看。她們之前已吃夠了菲兒的醋了,如今他們的偶像竟然還跟碧翠絲老師……

“總、總之,這事情並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雅克強辯道,“為了碧翠絲……老師好,你們千萬不要朝她投來異樣目光,也不要助長傳聞擴散,知道嗎?”



“是……”但眾人賤笑的賤笑,鄙視的鄙視,明顯就完全相信了傳聞。

“我們先把注意力放在即將到來的“獅心任務”!這是帝京抵抗被聖心吞併,重新樹立名聲的關鍵一役!”雅克嚴肅地道,“你們由今天起將要接受我的特訓,我的目標是要提升到你們能夠代表帝京參加獅心任務,還要擊敗聖心!”

眾人的臉色頓時有點缺乏自信。

他們心裏都在想:我們真的行嗎?

“怎麼這樣的表情?四天前我分給你們的那個,你們都已經完全消化掉了吧?說說看,效果怎樣?”

眾人都露出了興奮的神色。

“我、我終於突破了第三階,能夠使用四階的水牆術了!哇哈哈……二年級裏我還是第三個能夠用到這個魔法的!”

“我也是,我的水行術速度快了超過一倍!在昨天的速度測試,我拿到了年級第一名!”



“咳嗯,要是我告訴你們,那個冰川鮮果,以後你們可以愛吃多少便吃多少……那你們還相不相信,自己有能力代表帝京,打倒聖心?”

要讓他們從剎那間變得充滿信心是不可能的,但他們的眼神中已有了神采,明顯是從心底裏開始產生了自信。這是很重要的第一步。

“好!那麼,在特訓之前,我們先去建一個私人的秘密基地!”雅克舉起拳頭喊道,“跟我來!我們先去見見那羅德老頭,然後再去瘋狂購物!”

────────────────────

雅克用魔法粉筆畫好了門,隨即帶他們進入羅德的辦公室。

班揚他們還在驚訝這魔法粉筆和結界空間之神奇,但他們進到羅德的辦公室後,令他們更驚訝十倍的場面呈現眼前。

羅德,穿著一身變態暴露的皮衣,流著口水,拿著皮鞭,鞭打著被綁在房間中央的某條肉蟲。



這條肉蟲,怎麼看,都像是被摘下了假髮的……薩默斯校長。

雅克可是已經見怪不怪了,他只是乾咳了一聲。

羅德連忙套上了他的招牌白袍子,正襟危坐一副聖人樣兒,臉不紅心不跳,明顯無恥的境界又提升了。

“這、有關這位薩默斯校長和羅德大教授的事,以後再慢慢跟你們解釋。”雅克只簡單地對班揚他們道。

“雅、雅克同學,這次連同伴們都帶來了,我這個代理校長有甚麼事可以幫忙的嗎?”

“是,這五位就是我所挑選的人。他們將會在獅心任務代的水系魔法部出賽,為帝京爭回尊嚴。”雅克道,“當然,首先要進行特訓改造。”

“嗯嗯,我很相信雅克你的眼光。”在班揚他們面前,羅德也不好挑明:就憑雅克的積累,他基本上想提拔誰,誰就一定會成為高手的了。

“所以……我需要一個可以安靜讓大家接受特訓的秘密基地。”雅克不懷好意地笑道,“例如是……像這裏一樣的結界空間。”

“結界空間?”羅德誇張的喊道,“你以為這種東西是在地裏長出來的啊?說要就要嗎?老頭我現在這個空間,你知不知道花了我多少的金錢、心血和魔力,才總算建造出來的。”

“羅德,你不是說過想要泡泡原水澡的嗎?”

羅德的臉頓時一陣紅一陣綠的,最後他還是嘆了口氣:“不是我吝惜,而是我真的沒有,我就只有這一個而已。”

“你可以自由構造這空間的結構吧?分一半地方給我。另外,目前的空間體積還能不能再擴大一些?”

“要、要是暫時把一半空間借給你使用,那沒問題。但空間卻是相連的,最多我造一幅牆隔開兩邊,但限於結構,一定要有一扇不上鎖的門連結著。”羅德妥協道,“至於擴充嘛,需要有結界空間水晶作永動原料,這東西不易找啊……”

“嗯……這裏看來還是小了一點。”雅克道,“你大概知道我的家當如何。以我的財力,能夠買或交換得到結界空間水晶嗎?”

“那……可以到獅心城的幾個商城網絡,或地下拍賣場找找看。大概還可以吧。”

“好!那麼我先出去把部份家當變現,羅德你就先把這空間改造一下,把借我的一半依我的意思改建,我想讓同伴們馬上開始修煉了。”

雅克把他大概的意思告訴了羅德,羅德點頭說句“這輕而易舉!”後,雅克便就出城去了。

“喂!雅克!你還打算翻牆出去嗎?”羅德叫住他。

“當然!低年級學生不是有門禁的嗎?”

“別上這個徽章。”羅德扔給雅克一個銀色的小徽章,上面刻著的是帝京的校徽,但顯然刻劃的方式特殊,似乎加持了甚麼秘術之類的防偽證明。

“我已經正式發了文書公告,把你提升為帝京的臨時元老院成員,這可以讓你有更多權限參與帝京校政,和依你意思去幫助大家修煉。”德羅道:“畢竟在下次的實力評定之前,以你現在只是一年生的身份,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

“元、元老院……雅克老大進了元老院啊……”班揚他們對雅克的崇敬又提升了一級。

帝京元老院的成員,都是些在帝京以極優秀成績畢業的校友們,繼續以顧問或更自由形式全職或兼職為學校提供幫忙的高級組織。加入元老院的審核標準極之嚴格,而成員一般以退休或半退休狀態的已成名強者為主,簡單說都是一批老怪物。

比如羅德,便是帝京元老院的成員。甘度夫也曾經是。

“奶奶的,才離開了一年而已,回來就被人叫爺爺又元老甚麼的……”雅克有點不滿,“算了,總之能讓我自由辦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