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著元老院成員的徽章,再加上羅德早已出了相關文書指引,雅克他大刺刺地從帝京正門出去,門衛還恭恭敬敬的給他開門呢。

“請慢走,元老大人。”

“不、不用那麼客氣。”雅克有點不習慣。

待雅克走後,門衛們都在竊竊私語。

“真想不到!我們這位新任元老,比傳聞中還要年輕得多!看來也不知有沒有十六歲?”



“唉,我說你是見識少罷了。進得了元老院的誰不是傳說級的老怪物?老怪物的年齡能從外表看出來的嗎?”

“可是,這位……不就是剛失蹤了一年歸來的一年級生雅克嗎?”

“這、這我就不知道了。”

雅克出城後也沒有閒逛,而是直接前往那個名義上屬於他的聖水商店。

聖水商店專售來自撒克遜南部邊境聖水村的特產聖水,而這個聖水村,正是保祿送給雅克的兩個小教區的其中之一。



小鬍子店長柏特跟一年前完全沒變,看到了雅克後,便彬彬有禮地走出來迎接。

“雅克大人,很久不見了。”柏特有點激動的道,“雅克少爺在這一年裏改變了很多,我都快認不出你來了。”

“保祿早已經把我平安無事的消息告訴你了吧?”見柏特表現得還是比較冷靜,於是雅克問道。

“是,大人在過去幾個月來的經歷,真是匪夷所思。雖然當中危險重重,但還是要恭喜大人得到不少奇遇。”

“這一年來店子裏沒遇到甚麼困難吧?聖水村和花之村的情況又如何呢?”



“過去一年店子的生意沒有下滑,但也沒有上升多少,主要原因是國內外局勢大致和平,所以對療傷藥物的需求並沒有大幅增加。”柏特道,“至於大人代為管理的兩個教區,聖水村那邊情況大致正常,聖水的生產和運輸方面也沒有任何的困難。”

雅克聽著點頭。畢竟這是在光明教會名下的財產,誰敢動呢?

“至於花之村方面,已按大人的指示讓村中的“花之聖女”們學習葡萄種植,以及釀酒的技術。有關種植和釀酒方面的人才,我已經代為招攬了幾位過去,都是在國外小有名氣的釀酒師。”柏特道,“按照估計,數個月後即可有試釀的成品讓大人試酒,大人滿意的話便可大量生產。”

雅克始終牽掛著那班在花之村裏無所事事的少女。

雖然以目前的情況,雅克拍拍心口說要把她們全都養起來,也不是不行,但讓她們有一技之長,使她們能夠建立自信,並自給自足,這樣對她們是最好的。

釀酒,大概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大人不用擔心開支方面的問題,這店子的利潤已足夠應付目前釀酒區的前期發展,而且還有少量盈餘呢。大人現在就要提取?”

“不,我這次來是要投資。”雅克道,“先寄賣,然後把現金用來投資。把店面關起來吧,我有些東西想讓你估一下價的。”



“是。”

柏特俐落地關上了店面。

“保祿大人之前已經交待過了,說雅克大人回來後,可能會需要我柏特幫忙,處理這次冒險的戰利品。”

“沒錯。主要是些狩獵魔獸時獲得的一些戰利品。”說罷雅克便開始從空間戒指裏掏東西。

“空間戒指啊……這可是保祿大人那個層次的人物才能搞得到手的好東西,這位年輕的雅克大人竟然也……”柏特對雅克能夠擁有空間戒指,感到無比羨慕。

難得有機會清空一部份儲物空間,雅克也沒有手軟,把過去幾個月來收集到的雪銅錠,凍土角貂的皮毛,獨角等等的物資都取出來,分類堆成幾個小山。

“嗯嗯……都是些質量不錯的東西。”柏特點頭道。



接著,雅克開始取出自凍土深淵收集到的冰核碎片,數量之多,碎塊份量之大,已令柏特有點動容了。

“這凍土冰核每年就只有一個月的開採期,而且開採難度很高,通常就只能挖到指甲兒大的碎屑,但已經能賣得不錯的價錢了。”

然後雅克開始拿出一張又一張面積極大,質地非常好的皮毛。然後是大量似乎是出自同一種魔獸的爪子,牙齒,眼珠,腿骨等……

“這……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魔獸……這、這眼珠子……都是天然加持了夜視的輔助技能?這難道是……”

“深淵君王。”雅克還在費力地搬動著,“這都是從深淵君王級“雙頭雪狼”身上得到的。”

“深淵君王?那不是在凍土深淵的暴雪期中才能遇上的麼?”柏特震驚。他可沒從保祿那兒聽說過,雅克他還狩獵了好大一票的雙頭雪狼。

因為這是雅克跟普倫斯等,在回程時才順道幹的。

雅克好不容易,才把大部份雙頭雪狼的東西都拿出來了,累得他都有點流汗了。他的儲物空間隨即空出了一半以上。因為都是這些東西最佔位置的。



“這些大概可以賣到多少?”雅克問道,“要是我要求把花之村那邊的釀酒投資,提高到最高的水平,買最好的種籽,最好的設備,以及請最出色的人才,這筆錢夠嗎?另外,聖水村那邊有沒有甚麼是可以靠投資來改善的?”

聽到雅克如此娓娓道來都是一些商業的概念,好像久經商場似的,柏特也感到很意外。

其實這些觀念在雅克前生的世界很普遍,只是洛芙大陸的商業發展還比較落後而已。

“這、雅克大人,你的野心很大啊……你想要把花之村發展成洛芙大陸的第一酒莊嗎?”柏特吞了吞口水,“你知道市場上對這些“雙頭雪狼”皮毛,爪牙之類的價格是多少嗎?都是有價無市的稀有珍品!”

“那麼要賣掉這些東西,會不會有點麻煩?”雅克問道。他今天就要打算要花錢,買各種閉門特訓所需要的設備和日用品,都要買最好的。“賣便宜一點沒關係,我想要今天就套現。”

“這、這個不是問題。我可以先給大人大概估個價,先付現給你,然後再慢慢把這批貨散掉,只要不讓賣方知道我們急於套現,賣價肯定理想得多。”柏特道,“只是,這估價和先付現,需要倚賴到光明教會方面的貿易網絡……”

“這個沒有問題。”雅克點頭道,“就當是還回一個人情給保祿,你們有甚麼想要的可以儘管先拿去,價錢可以算便宜點。”



“雅克大人說笑了,保祿大人怎麼容許我們佔雅克大人的便宜呢?”

說著柏特取出一個散發著神聖光芒的水晶球,然後唸了幾句咒語。沒一陣子,店外有人敲門。柏特開門讓那人進來,卻是個外表極尋常的老頭。

柏特向那老頭解釋了幾句。

那老頭看到那店子桌面上放著的東西,稍為掂量了一下,隨即對物主雅克恭敬了好幾倍。

柏特當然沒有向老頭解釋雅克的身份。

“這位老先生是我們網絡在獅心城裏的估價權威。”柏特介紹道。

柏特和老頭用悄悄話,激烈地討價還價一番後,最後達成了協議。

“這批貨物的最寬鬆估值為四百萬獅心幣,他們可以向大人先付現三百八十萬,然後我們將會用兩個月時間把這批貨品散掉,餘款兩個月後會寄放在店子裏,雅克大人可以隨時支取。要是最後賣貨所得少於三百八十萬,他們也不會向雅克大人追回差價。”

“這條件似乎太好了……”雖然他不知道三百八十萬獅心幣算是合理與否,但是貨未賣出就能直接套現大筆現金,雅克也很滿意。

“所以寄售網絡方面,要收取二十萬的服務費。就是估值和預付款之間的那個差價。”老頭道。

“好貴。”雅克雖然肉痛,但心想能夠輕鬆脫手大批戰利品,不用傷腦筋,這也是不錯的。

這柏特是保祿的人,行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雅克也很放心他們的估價,應該是公正的。

“好,成交。”

“嗯嗯……等我一下。”那老頭取出一個卷軸,唸唸有詞,羊皮紙上隨即漸漸現出剛才談及的寄售及預付條款。

雅克看得津津有味,他根本看不出這是屬於哪個系統的魔法。魔法這種東西還真是博大精深啊。

“請確認立約有沒問題,沒問題的話可以加持烙印確認。”老大在卷軸上打了個手印,雅克依樣地把手掌印上去。

立約完成。

“好,我現在馬上去籌集資金。”老頭離開了店子一下,約十分鐘後回來了,“預付款三百八十萬,請清點。”

“發了,我雅克活到今天,總算是發了。”雅克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