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頭回來,只是提著個小小的羊皮袋子。那袋子應該能勉強裝得下一個籃球吧?但現在才不過半滿。

那老頭提著這袋子也很輕鬆,好像裏面裝著的只是幾塊用來熬湯的骨頭,沒啥價值。

“越是貴重的東西,在外運送時便越要這樣子,這樣較不容易惹來注意。”柏特向雅克解釋道。

老頭解開了繩子,把裏面的東西倒在桌面上。

才不過幾十枚硬幣而已?



“這、這就是三百八十萬了?”雅克隨手拿起一枚紫金色的硬幣,看一下,上面刻著的是一百萬獅心幣……“這……這可以用來買甚麼東西?”

輪到柏特和老頭像看怪物般看雅克了。

“呵呵……當日我才來到獅心城沒幾天,就直接進帝京寄宿了,接下來又在外闖蕩一年,基本上都沒在獅心城花過錢。”

一個不知道甚麼是錢的百萬富翁?

還有比這更屌的事?



“這些都不要緊,會賺錢就好了。”老頭呵呵笑道。

“大人,這問題你反過來問了,你應該問有甚麼東西是這個硬幣所買不到的?”柏特哭笑不得的道,“你是不是想問,這個小小的硬幣竟然就等於一百萬元了,好像很兒戲似的?這其實是魔法幣,有幾組簡單的咒語,我先教大人唸。”

那幾組咒語真的十分簡單,跟普通語言非常接近,唸幾遍後就很容易記住。

“現在大人試試唸吧。千萬不要唸百萬倍,唸十倍吧。”柏特道。

雅克握著那枚紫金幣,唸了“十倍”的咒語,隨即那紫金幣變成了十個青金幣,每個各值十萬。



“原來是這樣啊。真方便。”雅克拿著十個青金幣,唸“合十”的咒語,便又隨即變回紫金幣一個。

那個羊皮袋子裏,有三個百萬紫金幣,五個十萬青金幣,另外還有零零碎碎幾十枚較少幣值的,總數正好三百八十萬。

“大人哪,或許你對獅心城的物價還沒有概念。”柏特拿起一個一百獅心幣的金幣道,“就說這個金幣,這可是獅心城內一個普通車夫,一整年的收入。”

“一般平民日常生活根本用不到獅心幣,他們用的是幣值更少,沒有魔法效果的普通銀幣和銅幣。”老頭補充道,“而目前的兌換率是,一個獅心幣可以換到約五十六個普通銀幣吧。”

雅克總算知道他手中這個羊皮袋子的價值了。

“好了,依據合約,兩個月後會將賣物的多得款項直接交到這兒。到時再見。”老頭爽快辭去。

雅克向柏特稍為問一下那老頭的估價,才知道這筆預付金絕大部份來自於雙頭雪狼。

雪狼剩餘物,賣到三百五十萬獅心幣。



冰核碎片,二十七萬獅心幣。

雪銅碇和凍土角貂剩餘物,三萬獅心幣。

“幸好當時有跟著普倫斯大哥,去順道打打雙頭雪狼。”雅克心想,“不然的話單靠在凍土深淵所得,還真是少得多呢。”

雅克收集的雪銅碇和凍土角貂剩餘物,還是他在德羅時期讓大批俘虜去挖的,數量比他在試煉當中所挖的要多幾倍了。

可想而知,普通學院生要在凍土深淵試煉中賺錢有多麼難。

不過相比起魔力平均不足一階的平民,這也算是很好的收入了。

────────────────────



雅克留下了三百萬獅心幣,讓柏特代理花之村和聖水村方面的投資。

“大人,放過我吧。要把這麼大筆錢花掉還真是傷腦筋哪……”柏特苦著臉說,“這可會大大增加我的工作量啊,我老婆已經常常投訴我只顧著工作了。”

“那就多僱幾個可以信任的人,分擔一下工作量吧。”雅克拍拍柏特的肩膊,“另外,店子裏最優質的聖水都賣給我吧。而且接下來幾個月,聖水村來幾多的進貨,品質最高的那批我都全吃了。”

“天啊,那這店子不是可以關門幾個月不做生意了?”柏特道,“好吧好吧,誰叫雅克大人現在是我的老闆呢?既然老闆有大野心,我柏特會好好協助你實現的。”

雅克就先把店子裏的聖水存貨都收進了儲物空間,然後再跟柏特聊幾句,才離去。

“這柏特能幹是很能幹,也很會看臉色做人。不過始終是保祿那邊的人,為我做事並不是因為忠誠,而是因為這是保祿交給他的任務……”所以雅克始終不願意完全信任,或太倚賴柏特,“有沒有方法,可以令這個人死心塌地地只給我做事呢?”

雅克開始在獅心城閒逛。

他現在有的是錢,買東西可以不考慮價錢,而只專注於貨物的品質和效用。



有了被困於冰山之中的經驗,他現在很注重緊急物資的儲備。他購置了大量的存糧,日常用品,因應各種場合衣服鞋襪等等,以備不時之需。

這些東西也是未來這段時間閉門修煉時必需的,所以他特意多買了幾倍,遠多於他儲物戒指能裝載的量,然後分批直接卸進羅德借給他的結界空間。

買了這麼多的東西,也才花了約三百個獅心幣。

然後他開始選購魔法用品,以及武器防具。

其實這些東西他的儲物空間裏有很多,都是在德羅公國時搜刮得來的戰利品。不過這批物品浪莠不齊,未必全部合用,而且屬性也多數偏向水系。

他需要集中選購幾套高質素的好東西,也需要各系元素的魔法水晶作儲備。當然如果能夠買到各種輔助效果的魔法卷軸就最好了。

他隨便逛進幾家店,但都沒發現甚麼好東西。



“我就不相信這獅心城臥虎藏龍,反而就沒好東西賣?怎樣才能夠找對門路呢?”

他試過走進一家看來實力最雄厚的魔法用品店,然後向店主亮出一個價值十萬的青金幣,那店主竟直接就昏倒在地。

而另一位,則索性願意把整個店子連同閨女兒都賣給他算了。

走著走著,雅克來到一個露天市集。都是些地攤。

其中一個看來完全沒特點的地攤,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不是能夠畫出魔法門,進入結界空間的魔法粉筆?”雅克執起這只剩下一個指節那麼短的粉筆時,就馬上感應到跟魔法粉筆同樣的感覺。

“小伙子果然有眼光。”那蒙著臉的地攤主人,以嘶啞的聲音道,“那是傳說中能夠通過空間結界的魔法粉筆,跟結界水晶配合使用,就能夠擁有獨立於這個位面的空間結界。”

“真巧!竟然被我碰到了。”雅克心想。

但其實這地攤主人為了吸引雅克注意,在地攤貨品的選擇上可謂費盡心思。

“想不到他最感興趣的是魔法粉筆,難不成這小伙子還擁有結界空間?這樣一來真是找到了一位真正的大客人了。”那蒙臉人想。

“老闆,我真正想要的是結界空間水晶,你這裏有賣嗎?”

“我的存貨可謂包羅萬有。”蒙臉人道,“結界空間水晶嘛,當然有賣。”

“那你開個價。”

蒙臉人舉起一根手指頭。

雅克心想,那即是多少?但他現在畢竟財大氣粗了,心想我就拿個青金幣出來,看夠不夠買。他也不怕這水晶的真實價格遠低於十萬塊,反而他就是有錢。

那老頭雖然只是個地攤老闆,但接過這青金幣只是看了一眼,冷笑一聲,隨手便丟回雅克面前。

“結界空間水晶,一千萬獅心幣。”那蒙臉人道,“鐵價不二,願者上釣。”

雅克壓住心頭的怒火。

“要冷靜,雅克,你現在不是以前那個窮光蛋了,就這一千萬開價便嚇得到你嗎?”他心裏想,然後對那蒙面人道:“老闆,出來做生意要小心點說話,你那個開價,是因為你根本沒有貨,所以才漫天要價趕客的嗎?”

“當然不是。只要你拿出足夠的錢,結界空間水晶便馬上交到你手上。”

“我要先見現貨。”

“不行,要先交錢。再說結界空間水晶太珍貴,我也不可能隨便帶到地攤上擺賣。要是你真想買,又付得起錢,我們可以立下魔法契約。”

“……這是認真的?”雅克半信半疑,“我現在沒那麼多現金,可以以物易物嗎?”

“這要看你拿出來的是甚麼。”

雅克考慮了一下,最後咬著牙關心想:“好,就把那個拿出來吧。”然後取出一夥拳頭大小的圓珠,黑亮亮的,散發著強烈的野性力量。

那蒙臉人頓時眼睛睜得老大。

“雙頭雪狼的眼珠?不……這應該是來自更高層次的魔獸,那……那到底是……”

“那隻眼珠的主人是雙頭雪狼的王,聖域資格者,妖化變異魔獸……”聽見那蒙臉人那麼輕易地便聯想到“雙頭雪狼”,雅克便趁他毫無防備,突然探身往前,一手把那塊蒙臉的布拉下來。

正是剛才在聖水店碰面的那個老頭。

“老先生,我們又見面了。”雅克微笑道,“身為獅心城的估價權威,你認為這寶貝,要值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