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頭不慌不忙地把頭巾拉好,重新遮著了臉,整個動作非常自然,一點沒引人注意。

“這位紅頭髮的先生……”

“我叫雅克。”

“雅克先生,你是不是有點苦惱,這龐大的獅心城裏竟然找不到質素能讓你滿意的貨物。而你知道,這並不是因為獅心城沒有好東西,而是你苦於找不到買賣好東西的門路?”

“嗯。”雅克點頭,“你剛才一直跟蹤我?”



“當然沒有,老頭我可是個平民,怎麼有能力去跟蹤一個能捕獵深淵君王的高手,而不被發現或甩掉呢?”那老頭笑道,“我是算準你的路線,在這兒擺好地攤等你的。”

“但是,你還看穿了我想要繞過柏特來做真正的買賣?”雅克懷疑地道,“你不是光明教會的人?”

“我願意做任何事去證明我不是光明教會的人。俗話有說,走商道的人,金錢就是他們唯一的神。我們又怎會相信光明神這種東西?”那老頭道。

“很有道理。”雅克點頭道。

“光明教會的盲信者,腦筋普遍不夠靈活,他們內部缺乏具權威性的估價人,所以必需倚賴沒教會背景的純商會幫助。”老頭道,“先自我介紹,我叫利文斯基,是屬於獅心城地下貿易商會聯網的合夥人之一。”



老頭跟雅克握了握手。

“我們邊走邊說。”老頭俐落地收拾好地攤,便帶領著雅克深入平民區的大街小巷。“先回答你剛才的問題,因為我看出了雅克先生,並沒有在柏特面前亮出真正的好東西,例如是剛才那隻變異深淵王者的眼珠。”

說罷,老頭摸出了一塊只有指甲大的碎片。

“剛才雅克先生寄賣的東西裏頭,我一眼就發現了這塊碎片。這應該是來自比普通雙頭雪狼更高位階的生物,有可能是屬於狼王的。”那老頭解釋道,“在君王級的寶物層次,要再仔細分辨貨物的質量是極難的,所以柏特看不出來並不奇怪。但我看到了這個後,便馬上認定雅克先生肯定是殺過一頭狼王,你只是不想讓柏特知道而已。因為狼王骨頭這種東西,是不會隨便在地上便輕易拾到的。”

“也沒有殺過狼王,只是把牠一個頭打爆了而已,應該已經長回來啦。”雅克澄清道,“是,我不打算讓光明教會把我的底牌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你可以放心,我們地下商盟最注重保密,因為幾乎撒克遜帝國所有的強者和大人物,都會透過我們來作交易。”利文斯基道,“我們跟光明教會也只是提供專業的估價服務,他們有自己的貿易網絡,很少以教會名義跟我們扯上關係的。”

“那你認為我拿出的那顆眼珠,估價多少?夠不夠買下一塊結界空間水晶?”

“這個問題,待我們去到大本營再回答你吧。”利文斯基道,“再拐兩個街角就到了。”

利文斯基把雅克帶進一戶看來是民宅的普通屋子。

屋子裏住著一家平民,看到利文斯基帶著雅克來到,也只是親切中帶點冷淡地打了個招呼,然後便繼續他們的日常生活。

利文斯基關上了屋子的大門後,取出一張黑色的卡子,貼在大門上,唸了幾句簡單咒語,然後便再打開門。

本來門後應該是街道的,但如今卻變成一面牆,只是腳下有道直通往地底的樓梯。

“歡迎進入只限商會會員的專用空間。”



下了約五十階樓梯後,兩人來到了一個寬闊的地下空間。

“等一下,我去替雅克先生辦理會員手續。”

利文斯基走到附近不遠處的一個櫃檯,那櫃檯後的女孩子看到他,恭恭敬敬的站起來跟她打招呼,對他的指令都執行得很勤快。

很快利文斯基便回來,遞給雅克一張跟他一樣的黑色卡片。

卡片上印著的是“S.S.VIP”。

“這代表最高規格的貴賓。”利文斯基道,“就雅克先生剛才亮給我看的那顆狼王眼珠,已證明你已完全有資格成為會員,無需審查,也永遠豁免本來需要一萬獅心幣一年的年費。”

“你就這麼信任我?”



“我們商會的實力,足夠讓我們不需要懷疑任何人。”利文斯基淡淡的道,“連獅心王萊恩陛下也是我們的貴賓會員,再加上數不清的聖域強者,魔導士,退隱強者,試問有誰能夠對我們商會構成威脅?”

雅克點頭,心裏突然想到,這利文斯基某程度上,可能是獅心城裏權力最大的人了。

“哈哈哈……雅克先生這個表情,對我是太抬舉了。”利文斯基苦笑道,“說到底,我們這些合夥人嘛,只不過是當你們這幫強者的跑腿,從中抽取一點點辛苦費而已。”

“那麼,說回這顆狼王眼珠吧。”

“好的,這是一顆變異狼王珠,先天就擁有極強的“夜視”,“狙擊”,和“精準”加持,而且最重要的還有“風雪無視”,這對火系屬性者最有用處,只要拿著它,基本上對於水系的對手,就能無視對方所有凍結系的攻擊。”利文斯基解釋道,“而這顆珠子最有價值之處,還是在於牠是“妖化變異”,這當中應該還暗藏著一些未開發的特殊效果,有可能還是聖域級的攻防加持效果!”

雅克心想,這利文斯基果然能說會道,這麼說一下,好像連他都有點捨不得賣出這珠子了。

幸好他總共有兩顆。另一顆是絕對不賣的了。

“所以,為了令這樣子的寶物能夠賣得最高價,我建議利用拍賣形式進行,價高者得。”利文斯基道,“我知道雅克先生想儘快套現,一個星期後我們商會會有例行拍賣,我們會趁這幾天做好宣傳的。”



“你看這能賣到一千萬嗎?”雅克問。

“一千萬算是很保守的估價。視乎拍賣的氣氛,恐怕最後成交價會遠超此數。”利文斯基道,“放心吧,控制拍賣氣氛是我們最擅長的了。”

“那我就等一個星期好了。”

“這個水平的買賣,是不能急的。再說你想要的那個結界空間水晶嘛,我們也需要時間連絡買主。”利文斯基道,“不瞞你說,現貨我們暫時沒有,如果雅克先生硬要馬上成交,只會被賣方抬價。所以我們也要給點耐性。我知道結界空間水晶如今都屯積在誰的手裏,而他也正好需要用錢,只要格價合適,他多多都願意賣的。”

雅克也同意利文斯基的看法,那就等一個星期好了。

再來,雅克便隨意逛了一下這地下商城。

商城內目前都沒甚麼人,實際上也沒太多寄賣的存貨在,都是一些已有買主正等待取貨的東西。



“我們主要是透過魔法目錄來看貨品,然後透過直接跟代理人接洽來完成買賣的。這地下商城總部只有在每月的拍賣會舉行時,才會看到比較多的待售貨品。”利文斯基道,“魔法目錄一本售價為三萬獅心幣,我建議雅克先生最好買一部,以隨時可以購得合心水的貨物。”

“三萬?”這價錢讓雅克也不禁咋舌。不過他要學做有錢人,也不能吝嗇這點投資,便咬咬牙說聲,“好,我要一部。”

“果然爽快。”利文斯基道,“等等,我去取貨。”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那麼,一個星期之後的晚上七點,雅克先生請自行前來這兒,我利文斯基將在此恭候。”他道,“當然,要是你在任何時候看上了目錄上的任何貨物,我利文斯基會親自為閣下處理交易的。”

────────────────────

離開了地下商城的總部,雅克又再走在獅心城的街道上。

他記得,還有一件事情需要他去處理。

那個被他爆蛋的傢伙。那個自稱霍爾傭兵團的成員,曾經下藥想要禍害碧翠斯的淫賊。

雅克也曾預想過,只要他再走在獅心城的路上,霍爾傭兵團的人便很快會過來找他的麻煩,至少為了傭兵團的面子,應該會過來問雅克要人。

但他都閒逛半天了,還沒有察覺出任何人看他的臉色有異樣。

那天晚上的事,有很多旁觀者,應該不太可能保密才對。而且知情的人當中,有不少是暗藏在城裏各個角落的隱藏高手,老怪物……

經過那天晚上逛過一遍,雅克大概知道哪個區域是屬於貝拉的地盤。他逛進那地盤範圍沒多久,那個小頭目便又恭敬地出現在他面前了。

雅克見他這麼殷勤也實在不好意思,便客氣地問了他的名字。

“真、真是小人的榮幸!小人賤名叫巴赫,是四階地系戰士。”他興奮地向雅克自我介紹。

“巴赫嗎?地系……我可沒太多東西適合地系的。”雅克現在也是貝拉那班手下們口中的“爺爺”了,對後輩自然不能太吝嗇的。

他選了一個體積比較大,但原水純度比較低的冰川鮮果,這是為了遷就他們的接受能力。雅克把鮮果以一塊布包好,然後交給巴赫。

“那天晚上你和兄弟們都辛苦了,這是小小慰勞。”雅克叮囑道,“這是非常,非常霸道的水系補品,對地系有大幅強化增幅作用,千萬不能多吃,你拿去自己吃一點,然後分給比較能幹的兄弟,以及當天晚上被那三個淫賊打傷的兄弟,每人都吃一些。切記要他們小心吸收,不要勉強。”

巴赫知道這絕對是好東西,都幾乎想要哭著跪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