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多普森真是的!說好了要玩良家婦女便一起玩的,這傢伙竟然連一天都憋不住,沒等我回來就自己先跑去了!你看看現在成甚麼樣子?”費茲仰頭喝了好一大口酒,“那傢伙向來命硬,應該不會有甚麼事,就怕他被爆蛋!”

“多普森要是真的當不成男人,我想他也大概活不下去了。”另一名紈?子弟道,“那傢伙對女人的癮頭嘛,可是我們霍爾十八獸之首,我真想像不了他變成娘娘腔後的模樣。”

“要真是這樣,他以後只會變成被我們嘲笑的對象了。”

“那也是他活該!”費茲憤怒得咬牙切齒,“多普森要是真的被廢了,他們也絕對不會好過!我要把他們全都煎皮拆骨!受盡折磨!”

“那他們的首領貝拉呢?你要怎麼對付他?”



“我他媽的要把那貝拉的蛋給生剝下來,給多普森吃了補身!”費茲一直仰頭在喝,都沒注意他在跟誰在聊天。

“那你拿啊。褲子都幫你脫下來了,你們有本事就拿啊。”

已喝得半醉的費茲突然醒覺,低下頭來,才發現房間中央,站著一個全身穿著黑衣,還蒙著臉,但褲子已經褪去的矮小個子。

“你、你們幹嘛……”費茲正要大動肝火,喝問他那班豬朋狗友,幹嘛有人闖進來了,卻還呆呆坐著沒有反應。

他們確實被嚇呆了。



因為那個派對房間內,不管牆壁,天花,大門,窗戶等等,都已爬滿了各種植物。

地系魔法師中,非常罕有的植物操縱屬性。

而且還操作到如此出神入化的程度!

那蒙面人脫下了頭套。

“怎麼樣?我貝拉大人現在就站在你們面前,被你們團團包圍著了!現在是你們的大好機會,去替那個甚麼多普森報仇啊!”



“你……到底把多普森怎麼了?”

“呵……放心吧,這麼好的人才,我們怎麼會浪費掉呢?他的菊花,如今可是獅心城裏某程度上最熱門的旅遊景點呢!”貝拉賊笑道,“所以說嘛,行行出狀元,就算沒了蛋蛋又有甚麼所謂?”

費茲聽得差點爆發。

但他知道現在不是時候。反正他知道多普森如今應該肯定是廢了,他再沒需要為了救回他而作出甚麼讓步或損失之類的,他只要想著如何報仇就好。

“其實這不過是私人恩怨,有必要幹到這麼大手筆嗎?貝拉幫主。”費茲擺出一副輕鬆的臉道,“你知道今天在場的都是甚麼人?我們的老子,叔伯兄弟,幾乎都是霍爾傭兵團的權力核心,都是久負盛名的高手。你今天這麼一鬧,等於是把我們傭兵團上下都得罪個乾淨了。縱使閣下實力不錯,甚至可能比我們在場所有人都要強上一些,但你能夠對付真正的強者,甚至是聖域高手嗎?”

“聖域高手?”貝拉手指著太陽穴作思考狀,“我不久前好像才打倒了一個,好像還是帝京的校長呢。”

“哼,少吹牛了。”費茲當然不會相信貝拉的話,“直接說吧,你為甚麼要針對霍爾傭兵團!你到底想要甚麼?你背後到底是誰指使的?”

“我?你是說,有誰指使我貝拉大人來找你們麻煩?”貝拉露出邪惡的笑容,環顧著房間裏的眾人,“你們說,我貝拉大人有需要受人指使嗎?我喜歡幹甚麼就幹甚麼,不用任何人指使我!”



“是、是……”

房間裏的眾多惡少,自貝拉出現後便全部變得像一隻隻看見貓的老鼠,只懂僵硬地坐著,全身打顫,唯唯諾諾,一點惡少風範也沒有。

連費茲看著都覺得莫名奇妙。

“我貝拉大人為甚麼要找你們麻煩?因為你們的人連我大嫂的主意都敢打!你說你們是不是該爆蛋!是不是?”

“是、是……不是!不是!”

“饒、饒命啊!”

“喂!看看你們成甚麼樣子?”那費茲再忍不住了,開口罵他的同伴們,“我們有十五個人!有甚麼好怕的?就算他有三頭六臂,難道他說要我們爆蛋,我們便任由他魚肉嗎?”



“呵……現在有人懷疑我貝拉大人,沒有能力爆你們的蛋哪……”

“費、費茲兄……求求你……不要激怒……貝拉大人。”

眾人都一臉可憐的哀求著他。

“你們到底怎麼了?他哪裏威脅到你們了?要是我們一擁而上,說不定吃虧的還是他……”

“你、你別再說了!看、看清楚我們的褲襠吧拜託!”

“你們……原來!”

原來不知何時,那些攀援植物已悄悄侵入了那幫惡少的褲襠,正把他們的蛋都當成人質,給緊緊的纏繞上了。

“現在說說看?我貝拉大人會不會怕你們霍爾傭兵團?”貝拉哈哈大笑,“我老大常常叫我作小瘋子,一個瘋子又怎麼會懼怕任何人?”



“你、你……”費茲開始害怕了。

“千萬別打算逃走。”貝拉警告道,“我控制力量的能力很弱,而且很容易就緊張起來,只要看到有人逃走,我通常就會不自覺地用力起來的!”

說罷,貝拉還真收緊了力度,那些被“脅持”的惡少頓時苦不堪言。

“你身上大概有著某種火系的護身道具,所以我的變異藤蔓術無法偷襲你。”貝拉道,“把那個防具給我丟出來,我貝拉大人應承不殺你,只取你的蛋。”

“你休想!”

“那好吧,那我先把其他人都放倒了,再跟你打一場。”

“費、費茲!快點聽他的!”



“費、費茲老弟!我老姐可是你的未婚妻!你不能見死不救!”

“你們給我閉嘴!”費茲大吼道,同時竟掏出三個卷在一起的魔法卷軸,三個火牆術同時升起,房間裏頓時一片火光熊熊。

費茲大退,然後運起吃奶之力,加持六階火系鬥氣,硬把長滿藤蔓的房門衝破,然後沒命似的跑到剛才跟元老派開會的那個房間。

“華、華特叔叔!救我!”

那房間早已人去樓空。

“呵呵……我就是知道這個房間裏的人不好對付,所以我才特意等到他們都全走光了,才過來跟你們這幫弱者算帳的。”

貝拉就站在費茲身後。

“真沒想到你能夠破開我的封鎖網,求生能力不錯嘛。”貝拉雙眼閃著邪異光芒,“我都親自過來給你們機會了,把握不到不要怨任何人。現在給我去死!”

“你才去死!”

這費茲身上竟然還有第四個救命的魔法卷軸。一道火焰旋風轟中貝拉,雖然攻擊力不強,但用來掩眼和施延的效果卻是挺好的。

“休想走!”貝拉的變異藤蔓術一施展,隨便向費茲逃走的方向襲去。最後那藤蔓沒能纏著費茲本人,倒是摘下了一顆……

“可惡!這樣也給他逃了!”貝拉恨得猛跺腳。他的藤蔓術在激動時可能真控制得不太好,弄得在另外那個房間裏的惡少們不斷慘叫呻吟。

“要馬上轉移人質,不然讓那費茲帶幫手來就麻煩了。”貝拉心想,“這幫傢伙似乎家裏有錢,哼哼哼哼,現在落到我貝拉大人手裏,不好好狠敲一筆怎麼成?我貝拉大人最喜歡就是擄人勒索了,比烤肉還要喜歡,尤其是勒索那些跟自己,跟老大有過節的人哪……”

以貝拉這個綁票高手而言,以他現在的水平,帶走十五條肉參還是可以做得到的。

“呵……我現在手頭上還有一份名單……這是這幫淫賊的同黨嗎?哼哼哼……真是太方便了,看我貝拉大人把你們一網打盡!”

霍爾十八獸,全員失蹤。

這個消息,要在三天之後,才得到霍爾傭兵團方面的確認。

因為這霍爾十八獸向來荒唐好玩,集體失蹤個幾天不知道搞甚麼勾當,也是常常會發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