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舞會於悠揚樂聲中開始了。

撒克遜帝國幾乎所有的上層人物都已經齊集,參與是次難得的盛會。

撒克遜乃是個尚武的國家,尤其皇帝萊恩更是個打仗狂熱者,向來對宮廷禮儀或貴族玩意之類都不太熱衷,所以皇室舞會每一次的舉辦,都是非常難得的機會,讓帝國所有上層人士聚首一堂,跟皇室人員有接觸的機會。

萊恩陛下是個浪子,身邊女人多如繁星,私生子也已認了好幾個,但始終未立皇后,所以皇室舞會向來是缺乏女主人的。

主辦皇室舞會的任務,便很多時都落在八面玲瓏的帝國總理,西斯科公爵及其夫人身上。



正因為有這層關係,所以今次萊恩決定,乾脆把皇室舞會移師總理府舉行。

而據說,這是萊恩故意賣給西斯科總理的人情。

雖然沒有明說,但誰都知道,是次舞會的主角,便是西斯科總理的千金,菲兒。

有傳菲兒的婚事,將於今次舞會中有所決定。

但她的對象是誰,則似乎仍是一個謎。



有傳這是萊恩親自的指婚,也有傳萊恩本人有意納菲兒為皇后,更有傳聞說是次舞會同時是菲兒的選婿大會……

隨著樂聲響起,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一身盛裝的菲兒身上。

誰有幸邀請菲兒跳第一隻舞?

這位對象,很可能就是菲兒的未來丈夫。

“還沒到嗎?”帝國皇帝萊恩在舞會會場門外焦急地等著,終於在第一隻舞的樂聲剛響起時,看到雅克趕來了。“真遲啊。”



“不好意思,我實在不習慣穿這麼隆重的衣服。”雅克穿上了跟宮廷晚會的場合相匹配的裝束出席,他現在花得起錢了,只要找到城中最出色的裁縫,就能夠穿得足夠禮面了。

“果然是一表人才。來!剛好趕得及,我帶你進場!”

萊恩搭著雅克的肩膀,進入了舞會會場。

全場嘩然。

這個完全陌生的紅髮年輕人,是哪裏繃出來的角色?竟然由皇帝陛下親自帶他進場?

這萊恩雖然喜歡當個粗人,但在這種場合也表現得很得禮,把雅克帶到舞台中央後,便瀟灑地放開他,然後便走到女人堆中邀舞去了。

雅克正好跟舞會的焦點,菲兒,面對著面。

兩人都為彼此精心的打扮而呆住了。



雅克當然知道自己需要做甚麼。他朝著菲兒走去,邁了三大步,然後,伸出了手。

看到菲兒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她老爸西斯科看不住了,便牽著女兒的手,帶她往前走了一步,然後把菲兒的手,交給雅克。

這代表了甚麼,還不一清二楚嗎?

兩人起舞。

主要人物已經起舞,其餘舞會中人也都紛紛攜伴進入舞場。

“不好意思,其實我完全不懂跳舞。”僅跳了一分鐘左右,雅克已踩到了菲兒好幾次了。

“嘻……”菲兒完全沒介意,她仔細地盯視著雅克,“這段時間裏,你有沒有想我?”



“沒有。”

“說謊,你看你的雙眼,都快要噴出火來了。”菲兒悄悄在雅克耳邊道,“對不起,自從回來以後就沒有找過你,你會怪我嗎?”

“不、不會……”雅克心裏倒是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只是自己單方面不去找菲兒呢,原來菲兒本身都有事,“那……這些天來,你……”

“我和羅拔都去了參加帝國的特殊訓練,剛剛才學成歸來。我現在已是帝國御用的暗殺士了,全帝國還排行第八名呢。”

“暗殺士?”

“我們是暗殺世家。”菲兒道,“我們家世代以來,跟皇族的關係便非常密切。我們負責替皇族以見不得光的手段處理敵人,保護帝國的安全。”

“難怪你的狙擊手法,你的潛行技巧都這麼老練,還很會偽裝。”

“我老爸說,我很有可能是家族數百年以來,潛質最高的暗殺士。”菲兒笑道,“當然,他這番評價是在我失蹤一年回來後才說的。還是多虧那一年的歷練,以及原水泡澡的幫助……”



“那麼說,菲兒如今已屬於帝國軍人,需要隨時接受國家指派的任務了?”

“任務不會馬上就來的,已基本說好了,我將會在戰爭爆發時才開始工作,明天起我就會回帝京的了。”菲兒道。

“菲兒,當暗殺士,是你所喜歡的職業,是你想要過的人生嗎?”

“你這個問題很奇怪,”菲兒輕輕皺著眉,“……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因為當暗殺士是我們家族數百年以來的……”

“如果可以給你自由選擇,你還是會當個暗殺士嗎?”雅克問道。

“這個問題我目前還不會回答,因為……為了我的家族,我的爸爸,我目前還沒有這個自由選擇的權利。”菲兒道,“那你呢?雅克,你想要做甚麼?”

“下一步……大概是要守護帝京,把聖心打個落花流水吧。”



“這對你來說很容易。”

第一支舞結束。

皇帝萊恩早已不知跟哪位貴族的老婆鬼混去了,在會場上不見蹤影,這也是慣例了

至於西斯科夫婦,則一貫非常低調的當派對主持人的角色,務求讓大家玩得盡興,倒不想要出風頭。

以他們的地位,也不用爭這種風頭了。

今天的主角是他們的寶貝女兒,把女兒交到這位雅克手上,對他們來說,差不多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任務。

也不知道這位西斯科總理收到了甚麼情報,或是他跟萊恩的關係已到了無比親密的地步,從他二話不說就把女兒交給雅克起,已充份證明了,他非常清楚雅克的潛力,非常相信他將來肯定非池中物。

雅克和菲兒自第一首之後,就再沒有下場跳舞,兩人只顧倚在窗前談心,也不依宮廷舞會的規矩,跟場上其他賓客交換舞伴,互相聯絡感情之類……

貴族子弟,新晉將才之類,誰不想跟菲兒共舞?

只要她一天沒舉行婚禮,皇帝一天沒指名道姓的賜婚,誰說自己就沒有機會?

再說,這紅髮小子是哪個家族的私生子了?怎麼之前從未出現在任何社交場合?說是皇帝萊恩的私生子嗎?年紀又太大了不像……

這些子弟才俊們對帝國內的貴族家譜都瞭如指掌,再加上暗地裏互相打探後,才確認這紅髮小子名叫雅克,是帝京學院的一年級生,而且還是留級生。

不過這位雅克有著一項不凡的履歷,就是,他是有紀綠以來第一位能夠在凍土深淵裏活著渡過暴雪期的人,而且,還是跟菲兒一起渡過的。

難怪兩人感情那麼好,好像早就認識了似的。

在舞會場上,其實有不少都是帝京的高年級學生,他們對雅克之事當然已有所聞,對他也有很高的評價,所以當看到他竟然跟總理大臣的千金還當眾訂情了時,心裏的尊敬只有更高。

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認同兩人的關係。

尤其是帝京的對頭聖心學院中人。

其中一位長了滿頭銀髮,鼻子尖尖,樣貌俊美而又帶著冷傲氣質的男子,聽說了雅克這個人的經歷後,眼神漸漸滲出了恨意。

“他就是殺死了我弟弟艾倫的那個雅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