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就六人眾在前面一字排開,後面靠著貝拉用藤蔓術圍一個圈子,勉強形成隊形,要是這批獅鷲中間突然出了甚麼事而潰散掉,想要重組隊形就很難了。

所以雅克走著也是戰戰兢兢的。

他心裏想要儘快把這趟路走完,免得夜場夢多,所以便又加快了速度。

“前面聚集了很多人的樣子!”

遠遠一看,好幾十人完全擋住了前面的路,他們全都背對著雅克,都是些戰鬥時站最後排的魔法師,正不停朝前方輸出魔法,看來正在激鬥,竟一點沒在意後面有人逼近。



照道理說,後面的隊伍要是向前方的敵人進攻,應該會形成狙擊戰,但目前的戰況卻是形成了膠著狀態。

“他們似乎在前後夾攻著甚麼對手。”

雅克看到戰場中央,正高高掛著兩個“冰之吐息”,雖然這八階魔法威力驚人,但已被對方的重重魔法轟得滿是龜裂,危在旦夕。

雅克直覺感到這股魔力的熟悉感。

“菲兒?”



帝京被圍堵!

“前面那堆,好像是三一學院和遵理學院的人,都是跟聖心狼狽為奸的……”

雅克正想往前衝去,但突然感覺到背後的壓力,他扭頭一看,卻是那獅鷲王表現出挑釁的樣子,似乎在說,難道你在懾服了我之後,還有餘力去幹別的事情嗎?

這獅鷲王的實力和地位代表甚麼,很是明顯,肯定會為帝京團隊加不少分。目前他們連聖心的尾巴都看不到,實在不知道他們帶了幾多獅鷲,要是一個不小心失了獅鷲王,對帝京的勝算可能會大打折扣。

想了想,雅克似乎想到甚麼,便放鬆下來了。



“貝拉,這是你表現的時候了。”雅克喊道。

“既然老大開口,我貝拉就不客氣了。”一直殿後的貝拉收起他的藤蔓術,跑到前方,一副雀雀欲試的樣子。

“雅克老大,你不怕獸群會跑掉嗎?”珊擔心的問道。

“只要有我在,就不會。”雅克一直盯著獅王,又開始精神上的互相爭戰了。

帝京第一梯隊確實被圍堵中。

本來,由威廉等組成的帝京精英,帶領著二十多頭獅鷲,還一直跟聖心和奧斯陸的聯合精英團隊鬥個難分春色,三批人各自領著自己的獸群,幾乎平排前進,雖然互相搶獸情況不斷,但差距還維持在一、兩頭上下,仍未分得出勝負。

但原來聖心和奧斯陸本來就設定好戰術,在看到帝京漸漸佔上風之際,奧斯陸方面突然發難,主動解散全部獸群,堵截帝京。

聖心趁機帶上兩群魔獸突圍而出。



一陣混亂之際,羅拔以及另外兩名帝京火系學長遭到重創,戰鬥力盡失。

而向來喜歡趁火打劫的三一學院和遵理學院團隊,本來一直落後於聖心和帝京,也乘著這混亂趕了上前,跟奧斯陸前後夾攻,打算先滅掉帝京這個大敵再算。

當時的情況是六十人對六人,情況非常嚴峻。

在面臨全滅之際,菲兒及時趕到,硬生生把重重包圍給轟開,進入帝京本陣協助守備。

只是奧斯陸方面似乎也有高人助陣,即便以菲兒的實力,也無法順利替己方解圍,而陷入了戰況膠著的狀態。

眼見戰鬥將會持續拉鋸,她又要照顧受傷的弟弟,菲兒便下了決定,讓威廉、米加和格拉沙三人殺出重圍,截擊已遙遙領前的聖心,而自己則充當誘餌,抵住這三學院的聯合攻擊。

這一切都是為了儘量拖延時間,等待雅克歸隊!



在以菲兒為首的集中一點魔法轟擊下,從奧斯陸團隊的戰線那邊,強行轟出了一個缺口,威廉等三人隨即成功突圍。

奧斯陸方面,也沒有空餘的人手去追趕他們,因為他們知道,要是稍為有點手軟,就會被這妖孽級的美女水系魔法師突圍,如果讓她追上聖心,後果還要比放走那三人嚴重得多。

菲兒被圍攻得動彈不得,她最強大的暗殺者技巧無法使出,只能用大範圍魔法守護住剩下受傷的同伴們。

而在她連續瞬發“極光之盾”和“冰之吐息”下,倒是守得甚穩。

直至奧斯陸方面又來了援軍。

奧斯陸本來就分出了半數兵源,守住獅鷲巢穴阻擋其他院校,主力堵截帝京的第二、第三梯隊,好削弱他們的整體力量。

但他們先是被菲兒強行突破,後來又發現那個叫雅克的後援者還更加變態,大敵當前,他們決定集中戰力,先把菲兒等人打個全滅,再在這兒跟雅克決個勝負。

但如今看來,戰況已僵持得太久了,令奧斯陸方面失了預算。



“這個叫菲兒的……比想像中還要強太多了,我們全力圍攻這麼久,竟然也攻她不倒?”奧斯陸團隊的領頭人之一,如今心裏非常焦急。他正是剛才那使用複合魔法困住班揚等人,然後企圖偷襲雅克又放棄了的風系高手。

“你急甚麼,尼爾森?你看她的防守不是已千蒼百孔了麼?等不了十分鐘就會失守的了。”尼爾森身旁的壯碩光頭漢子道。

“你這個笨蛋!我不是說過帝京還有個更強的後援正在趕來麼?要是這二人合力的話,麻煩就大了!”

“放心吧,你這個身經百戰的傭兵,不會跟我說會顧忌一、兩個學院生吧?”

“閉嘴!肉盾韓森!北國傭你來是為了讓你閒晃聊天的嗎?出去給我打!”尼爾森罵道,當然他自己也身先士卒衝前了。

“真是的,自信的囚禁魔法被破,就變成了個膽小鬼了嗎?”肉盾韓森拿起他那重重的巨鎚,懶洋洋地投入戰場,“那個甚麼紅髮雅克嘛,就名氣大,沒當過傭兵的,知道怎麼跟我們這種殺人者對戰嗎?”

“噯,你好像是這群人的老大,是嗎?”在韓森面前,突然站著一個像是六、七歲孩童般的小個子,在笑嘻嘻地問道。



只是他的眼神邪異,韓森背脊一涼,這危險直覺嚇了他一大跳,連忙架起巨鎚防禦。

“嗯,很好很好,不容易暗算的樣子。”貝拉滿意笑道,“你好像叫“肉盾”甚麼是吧?我就看看你能抵過我幾拳。”

肉盾韓森看到貝拉拳頭上的氣旋鬥鎧,完全不敢輕敵,也釋出全身的火系氣旋鬥鎧,然後提起巨鎚當頭朝貝拉砸去。

貝拉以小小的拳頭迎擊。

一聲巨響,巨鎚變成了一堆飛射的金屬碎片,四周的奧斯陸學生頓時傷倒了一片,血花四射。

完全無視了火系屬性對地系屬性的優勢。

“怎……我這把巨鎚可是加持了……”

貝拉朝著肉盾韓森的肚子轟出一拳,隨即飛沙走石,把戰場搞得更加混亂不堪。

韓森的氣旋鬥鎧受到這一記衝擊,隨即好像刮起了大風暴似的,受攻擊處隨即變薄了好幾倍,恢復得很緩慢。

“不錯,鬥氣還在。再來!”

貝拉再打出第二、第三拳,肉盾韓森的鬥氣終於潰散了。

“沒、沒可能的……同樣的八階鬥氣,竟然可以穿透我的肉盾……”被轟得只剩半條人命的韓森,完全接受不到這個事實。

“八階鬥氣可能還差一點,可是包裹著聖域力量的八階鬥氣呢?”貝拉囂張地道,“你要繼續挨打下去還是投降?”

投降?

輸給一個六、七歲的孩子?我肉盾韓森還用做人?

“嗚啊啊啊啊……”肉盾韓森瘋狂地吼叫著,他撕開上衣,胸膛上的魔法陣紋身正開始運轉。

大量魔法元素正被暴力性地給礙聚起來。

“他想自爆!”貝拉一驚,他想要出手阻止,但發現這韓森已經斷氣了,這是以生命為代價激活的同歸於盡法陣,而且還是火系的,貝拉的地系植物攻擊完全不起效果,直接用拳頭打,又怕這人肉爆彈一觸即發……

“水神波動!”

突然從高空處連續不斷地轟來六階水系的“水神波動”,全部直接轟中肉盾韓森的屍體,一記又一記的衝擊,法陣凝聚起來的火元素也被這強大的衝擊力給潰散了。

而紋上法陣的那片皮膚,也被水神波動刷得嚴重撕裂,這法陣竟就在關鍵時刻給洩了氣,最終只是輕微地爆了一下,只是爆開了肉盾韓森的一層皮肉。

肉盾韓森變成了一團死肉,轟然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