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好險,嚇死我了。”貝拉抹了一把汗。

這一戰掀起了太大的動靜,韓森如此難看之敗,已深深震撼到整個奧斯陸學院的團隊,眾人都像看怪物似的盯著貝拉,其中不少人在韓森的巨鎚爆開時已遭到碎片擊傷。

“好了好了,你們不是幹傭兵出身的嗎?看甚麼看?一起上吧,不用客氣的。”貝拉囂張地道,“本大人可是幹盜賊出身的,殺人放火可是家常便飯,區區幾個傭兵,算甚麼呢?”

貝拉一夫當關,牽制著奧斯陸團隊,他們對菲兒所施加的壓力,頓時就緩下來了。

正自在戰場中潛行著的尼爾森,從開始就把目標只放在雅克身上。



他要報回“風刃囚徒”被破解之仇。

洛芙大陸的魔法系統經過無數年月的發展,如今要創造一種全新的魔法,已是極難的一件事。

可是利用已有的魔法體系來作複合應用,發展出所謂的“複合魔法”,倒是還有比較大的空間,但也並不是常人能夠做到的事。

“風刃囚徒”可是尼爾森最自信的精心傑作,身為奧斯陸傭兵團史上最年輕的副團長之一,便憑著這風刃囚徒交出了輝煌的業績。

只要不是對上聖域高手,他的風刃囚徒基本上是不可破的,只能任由其魔力耗盡而消散。



風刃囚徒的缺點是佈置時間較長,很難鎖定比較高階的對手,但要是用來挾持人質,利用這些人質來要脅高手就犯,效果則非常理想。

利用這一招,尼爾森成功困住了帝京的第二梯隊,把帝京團隊人數削減了四份之一,這足以令聖心在任務後段確保優勢,間接做成如今聖心絕對領放的局面。

但怎知道,帝京竟然還有人能夠破去他的風刃囚徒。

尼爾森甚至到現在都看不懂對方的出手。

“竟然被一個學院生破去了……這一敗之辱我無論如何也是要報的。”自信傑作被破,尼爾森已有被打敗了一次的感覺。



他誓要以身為傭兵的本領,狠狠教訓這叫雅克的紅髮男子一頓不可。

“殺了他!”尼爾森手握著的是一把精心制作的勾爪,最適合他這樣的潛行型戰士所使用,他想像著用這勾爪劃破雅克喉嚨時的畫面,只有這樣才能夠洩他心頭之恨。

他已經埋伏到雅克附近。

雅克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身後那頭給予他強大壓力的獅鷲身上,所以根本沒注意到尼爾森的存在。

“好巨大的獅鷲……那難道是獅鷲王嗎?不得了……”尼爾森驚訝不已,以聖心和他們奧斯陸小隊的水平,剛才在獅鷲巢穴也根本引不起獅鷲王的興趣,但這頭高傲無比的魔獸之王,現在竟然跟了雅克走嗎?

“哼,竟然想著要把獅鷲王帶回去,這也太貪婪了吧?這下可好,遭到對方反噬了……”尼爾森暗自得意,這獅鷲王的牽制,確實讓他偷襲雅克的勝算大增。

餘下那五個帝京的隊員,正在跟三一和遵理的人在混戰,如今就只剩下雅克一人在全力鎮壓獅鷲而已。

“我需要一個契機,只要這雅克再多分心一點點的話……”尼爾森仍在繼續等待著,然後,他聽到了戰場彼端,傳來了肉盾韓森的慘咧嚎叫。



“他要用那個自爆法陣?誰能夠把他逼到那個地步?”這可令尼爾森大大地失算了,心想有肉盾韓森在前面頂著,這牽制戰術是絕對不可能失敗的。

聽到有人作出類似想要拼命的嚎叫聲,雅克也緊張起來了。他頓時轉個身來,冒險背向著隨時想要發難的獅鷲王。

雅克稍為作心靈溝通,便知道貝拉那邊出了狀況。

憑著以貝拉作座標,雅克能夠準確知道敵人的位置。他算準角度,全力連續轟擊出“水神波動”。

雅克還未能確認結果,他就感到身旁突然傳來一陣危險的意識。只是同樣的感覺不久前已出現過一次,已讓他有了心理準備。

“是那個困著班揚他們,還曾企圖偷襲的人!”

但那股氣息一閃即逝,而同時左右兩方竟各自殺出一名穿著陌生制服的學員,兩人都手持匕首,加持著八階氣旋鬥鎧,目標直指雅克的身上要害!



“剛才那人自曝氣息,原來只是誘餌!為的是掩護這兩個人!”

雅克雙腳立定,提升他的火系鬥氣。

九階火系鬥氣,聖域資格者所擁有的“準領域”能力:“鬥氣壁障”。

漫遊雅克全身的鬥氣旋,頓時從體表向外擴散,形成一個罩狀空間。

這已是聖域的雛型了。

這鬥氣壁障瞬間形成,把兩名偷襲者的突刺擋於門外!

兩人就好像突然撞上了一道透明的牆壁似的,在即將得手之際驀地被彈開,好不狼狽。

“不好!這人是聖域資格者!”



怎麼可能?他不是學院生麼?

通常九階的戰士和魔法師都比較罕見,因為他們都是所謂的“聖域資格者”。他們的實力已提升到了一般人類的極限,正面臨著等待晉身聖域的際遇,或是作出其他支系變異的選擇,一般停留在九階的時間不長。

看到雅克使出九階鬥氣,尼爾森頓時有點手軟。

他特意佈下這三人突擊的疑陣,難道還是鬥不過這區區一個人?

但他作為傭兵,抵擋帝京是他的任務,他絕對不能夠迴避。他便唯有硬著頭皮拼命輸出,看能不能碰碰運氣!

“且看你的鬥氣壁障,能不能擋過我的盲點刺擊!”

就在雅克正自擋開兩名奧斯陸學員之際,皮爾森乘勢從高而落,雙勾爪的軌跡正直指雅克後方肩胛骨部位。



那是人體結構當中兩臂不能伸到那兒防守的盲點!

看到尼爾森一出手就是如此刁鑽,雅克把心一橫,強行再逼開身前兩人好幾步,然後便側身臥地,借翻滾之勢,從下而上的巧妙揮出瑪莎拉之劍。

“火龍翔閃擊!”

這是火龍翔閃擊的變化版本,起式動作有點改變,以翻滾時的慣性力量取代穩扎馬步帶來的爆炸力,這變異式出手更快,效果也有本式的九成力量。

火龍一出,誰與爭鋒?

奪目耀眼的火紅色巨龍,劃破這乾燥的沙漠空氣,把尼爾森燒成了火人,狠狠地把他轟得高高飛起,這拋物線一直延伸到肉眼追?不到的距離……即使他僥倖不死,怎看也不會再有還擊之力的了。

轟走了尼爾森後,雅克也沒有鬆懈,接著使了兩個冰結術,制住那兩個仍想要找機會出手的八階戰士。不愧是職業傭兵,心理質素非常之高。

這冰結術會重創他們的雙腿肌肉,不休養個幾個月難以復原。單說這結冰狀態,也起碼會持續到獅心任務結束。

看著這兩人確實再無招架之力後,雅克才總算鬆了口氣。

“呼……這一輪偷襲也真夠水準的……”雅克也感到有點後怕,這三人組合的偷襲,可是他所曾遇過最有威脅性的集體攻擊,要不是他經過了迷路之殿的焠煉,恐怕剛才也要流點血。

雅克轉過頭來,幸而看到獅鷲群們仍是很守秩序的圍成一團,那高人一等的獅鷲王見雅克根本無機可乘,心裏有點鬱悶,有點不甘,也只好懶懶地躺下來,等待再次出發。

前方的戰鬥也差不多完結了。

貝拉以個人之力牽制著實力強大的奧斯陸團隊,這大大地減輕了菲兒的壓力。她在迷路之殿跟貝拉相處過一段日子,深知道這小傢伙的能耐,目前的戰況根本是不需要支援的,於是她便和班揚他們夾攻三一學院和遵理學院的團隊。

這兩所學院雖然貴為洛芙大陸的“四大”之二,但是一旦和帝京、聖心甚至奧斯陸的超級陣容相比起來,也只夠格充當一下趁火打劫,佔小便宜之類的角色。

實力強大的奧斯陸團隊遭拖住後,這兩大學院反而遭到帝京第一、第二梯隊的反包圍,也頓時失了戰意。

菲兒欲要速戰速決,所以只鎖定對方兩個團隊的領頭人物來單挑,也沒出甚麼力便把需要打倒的人都打倒了。

三一和遵理團隊很快便潰散投降,他們所帶領的近四十頭獅鷲,均自動歸到了雅克所帶的獸群中去。

如今雅克下的獅鷲團隊,已經暴漲到超過了一百頭。

“雅克!”菲兒看到了雅克,便馬上飛奔撲了過去。

“菲兒!”

兩人深情擁抱了好一會兒。

“究竟……究竟相隔幾年沒見了?啊……你變了好多,鬍子總算長出來了,再沒人說你是娃娃臉啦……”

“菲兒……你變漂亮了很多……”雅克深情地盯著這位久別的女子,“我很想你……”

“我也是……我也是!”

珊她們雖然嫉妒不已,但也沒有辦法,這好歹是正印嫂嫂。而如今雅克和菲兒在迷路之殿出來後,外表都成熟了很多,變成真正的郎才女貌,反而珊等三人在迷路之殿才修行一年多,現在還是剛開始發育的樣子,已從同年紀的同學變成了小妹妹了。

兩人也顧不得溫存多久,因為他們還有未完成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