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班揚和比爾在不遠處喊著大家。

三一和遵理潰敗之後,奧斯陸的團隊又被貝拉牽制在前方,本來混亂的戰場如今多了很多空間。可以看到到處都是破壞的痕跡,以及敗下陣來的傷亡者。

班揚和比爾身邊躺著兩位帝京的學長,他們都已經死去了。

他們分別是火系戰士部的尤德,以及風系魔法部的比列特,都是六年級中實力站在前列的精英份子。兩人身上都有數處足以斃命的傷口,可見並不是意外致死的,明是對方把他們往死裏打。

在兩名學長旁邊,則躺著仍在痛苦呻吟著的羅拔。班揚和比爾正在兩旁照料著他。



羅拔的情況非常危險!

被譽為“水之舞者”的他,雙腿受到了針對性的重創,受傷集中在兩腿關節要害,看來對方是被羅拔的敏捷所激怒,為了截停他而下了狠手。

剛才菲兒已把剩下的冰川鮮果餵給羅拔,令他的情況稍稍受控,只是卻沒有餘力處理他的腳傷了。

雅克連忙取出他所預備的兩小瓶原水,毫不吝嗇地灑在羅拔那幾乎爛成肉靡的雙腿上。羅拔的傷勢頓時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好轉,可是距離康復還有好一大段距離。

「不用擔心,應該可以完全治好。」雅克安慰著菲兒。



「嗯。」菲兒應道,但她的眉頭卻是輕皺著的,畢竟她對弟弟的感情是很深厚的。她也為沒能早點趕上加入混戰而感到有點自責……

羅拔也沒說甚麼,只是滿臉的悔恨。

他在迷路之殿作出了潛力大爆發,如今實力已等同於威廉,格拉沙那個層次,已屬帝京頂尖精英水平,但竟然在這爭勝最緊要的關頭受挫……

看著死去的兩位學長的屍體,以及羅拔的傷勢,雅克深深的吸了口氣,扭過頭來盯著仍在跟貝拉酣戰中的奧斯陸團隊……

不過是學院間的競爭而已,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奧斯陸團隊的人,出手的方式明顯不是學院生的水平,招招都是為了奪取他人性命,他們早已把這次獅心任務,當成真正的戰爭看待。

而事實上,這也很有可能是不久將來一次大戰爭的前哨戰!

想到了對方下手毫不留情,雅克牽了牽嘴角,只是冷笑。

“老大!我抗議!這班混蛋在作弊!”

貝拉也難得的向別人求援了。

奧斯陸團隊的實力,好像突然增強了很多。這其中的關鍵,是團隊當中的三人,全身漫著一層泛白的藍光,實力似乎得到了大幅的強化。

這藍光,宛如冰雪。

這三個強化了的奧斯陸戰士,令貝拉一直佔據著的優勢發生逆變。



貝拉看來非常狼狽的樣子,那變態的植物攻擊似乎被剋制住了。

“沒可能的,貝拉如今的魔力,是有著部份聖域的含量,按道理在聖域以下是無敵的,但怎麼……”不管雅克或菲兒,也看不出這道藍光的底細。

這一層藍光看似是水元素屬性的鬥氣,但卻不屬於六階至九階鬥氣的任何一種形態……

雅克只感到這藍光有點眼熟。

類似的力量,他應該曾經遭遇過的。

“竟然砍掉了我的囂張巨樹?我貝拉大人跟你們拼命!”

在激戰之下,貝拉已毫無保留地使出了他的殺著“囂張巨樹”,但在以那三個強化戰士為首的眾人圍攻下,竟被砍了下來!



貝拉見丟了面子,怒不可遏,頓時撲向其中一個強化戰士,把那戰士打得落了下風,但這卻令另外兩人有機會作出包圍之勢,他們繞到貝拉毫無防備的背後,舉起大刀和長劍就是取命的一招。

“天火真空領域!”雅克及時出手。

兩團暗紅光球包裹著兩人,然後往內收縮,爆炸!

周圍頓時炸出兩個巨大的坑洞,把這一段道路頓時炸寬了超過一倍。

在爆炸的同時,那兩人身上的藍光也被強行絞碎,各自閃出一陣刺眼的閃光,然後便給雅克吞噬吸收掉……

爆炸威力漸漸散去後,那兩人還維持著正欲揮動兵器的姿勢,只是手裏的刀劍早炸沒了,衣服也只炸剩少許碎片,兩人全身都是割傷和燒傷,體內連一點一滴的鬥氣和魔力都沒了,成了兩團還剩下一口氣的燒焦肉塊,頹然倒地。

這一爆,幾乎令整個奧斯陸團隊也被波及,當中七、八人直接倒下。雖然只是擦到一點,但他們傷得比那兩個強化戰士還要重些。餘下站得稍遠的也被炸至五癆七傷,被班揚等人乘機制伏。

為了替死去的兩名學長及羅拔報仇,班揚等人下手未免也重了些,可是都沒有取其性命。



除了那兩個直接目標外,受波及最深的要算貝拉和那剩下的強化戰士了。

他們站最近,受到的天火威力當然也最強烈。

天火真空領域炸開之際,兩人就被爆風轟得飛走。一直在吃虧的貝拉趁這機會,墮地後乘勢把對方壓在身下,拼了老命的對他拳打腳踢。

那強化戰士受到天火真空領域的近距離波及,竟也沒受多少傷,只是那藍光變得非常微弱。他被爆風震得亂了手腳,然後就被貝拉壓著來打,但也還挺得住,怎麼挨打也不肯屈服過來。

“可惡!咳咳咳,沒力了……”

貝拉背部其實已被爆風嚴重燒焦,只是憋著一口惡氣,本來打算著要把那戰士秒殺,但對方比想像中能撐,最終貝拉那口氣憋不住了,頓時一陣頭暈襲來,彎腰猛咳了好一陣子。

那戰士見貝拉撐不住了,臉出突然現出獰笑,把全身剩下的藍光集中到右手,朝貝拉就是一拳。



就在此時,一道灼熱的空氣在那戰士面前擦過。

然後,他看到自己那隻凝滿了藍光的拳頭,還有整條手臂,在空中翻滾飛舞,於遠處驀然落地。

雅克提著瑪莎拉之劍,那劍還沾著那戰士的血。他轉過頭來,冷冷地盯著那戰士。

那戰士的肩膀,噴射出一道血柱。

“嗚哇……”一聲慘叫頓時響徹戰場。

雅克毫不動容,他手腕一扭,以劍身拍向那戰士的臉頰,如像摑他一記耳光似的,把他重重的打飛到那班已被制伏的奧斯陸團隊中去。

他的上衣也被劍風震裂,露出了胸前的法陣紋身。

他的胸前,也紋上了跟肉盾韓森一樣的同歸於盡法陣,而這法陣正在激活當中。可是由於那戰士已失去了意識,法陣在主體奉獻出生命這重要環節上被打斷了,無法完成激活,所以便漸漸暗淡下來。

要不是雅克反應夠快,恐怕他和貝拉都難免被這自爆法陣所波及。對著這些見慣了血腥,每天在生死邊緣上遊走的專業傭兵,是絕對不能夠手軟的。

奧斯陸團隊,全滅。

“貝拉,你沒事吧?”雅克關心地問道。

珊等人看到貝拉的傷勢,都嚇了一大跳。

燒焦的情況非常嚴重,表面的皮膚剝落了好幾層。

貝拉有氣無力地半躺著,很難得看到他這個樣子:“真不愧是老大,我貝拉大人也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嚴重的傷呢,還真是痛啊……”

作為植物支系的地系屬性者,貝拉是最受不了火系的攻擊,更何況是從天火之源中釋出的天火真空領域!

貝拉可是帝京的重要戰力,救是當然想要救的,可是剛才雅克已把帶來的原水,全部用來治羅拔的雙腳了。

“貝拉,你撐著點,我先把你收進召喚空間,完成獅心任務後,老大讓你泡原水泡個夠!”

“嘻嘻……老大,你這是在小看我嗎?憑這種程度的招式稍為燒一下,就能廢掉我貝拉大人嗎?”

說罷,貝拉回復了魔獸狀態。

只見他頭上的枝葉也被燒到了,不少部份都出現了燒焦的情況,只是枝葉上結著的紅色果實,卻是完全沒有傷害到。

貝拉摘下了頭上其中一枚果實,然後咻咻地吃掉。

貝拉的身體,漸漸漫出一層和階的金光,濃重的藥氣瀰漫四周。

他所受到的燒傷,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

也不到五分鐘,貝拉又回復了活繃亂跳的樣子,要不是他的衣服被燒了一半露出了光屁股,根本看不出來他曾經受過傷。

人參果啊……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