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著也都有點發呆,這小不點實在是太神奇了,看來都要改口叫他小妖孽了。

“甚麼嘛,羅拔兄弟好像遇到一點麻煩了?”

貝拉跑去仍然臥在地上的羅拔那兒。

“這也太丟臉了吧?對著這幫甚麼奧甚麼的雜碎,也會受傷?算了看在你是雅克老大的好兄弟,給你點好東西吧。”

說罷貝拉摘下一顆頭上的果實,丟給羅拔。



羅拔接到果實,知道復原有望,便也二話不說就把果實吃了下去。

吃罷果實,羅拔全身漫著金光,體內的毒素,污垢透過每一個毛孔排出,流了一地之後,他感到身體質素又提升了一層,好像得到新生一樣。

他的雙腿好像完全沒受過傷似的,就是還有點酸,但也不用別人摻扶,很容易就重新站起來了。

羅拔稍為暖身了一下,催動魔力,水行術暢順如昔,甚至尤有過之。

“太、太好了!貝拉!謝……”



貝拉擺出很酷的表情,伸出手來打斷羅拔的話。

“被人打擊了的,便要狠狠的打擊回去,還要十倍奉還!千萬不用對我說謝謝,你就好好的給我表現吧,賞臉的,以後叫我一聲大哥好了。”

羅拔被貝拉逗弄得哭笑不得。

本來他是很感激貝拉的,但被這麼忽悠了一下,他以後豈不是要把貝拉認做老大了?尤其貝拉說明了他不需要被感謝,那羅拔就更難不對他說一聲“大哥”。

“是啦是啦,貝拉……大哥。”羅拔漲紅了臉道。



他這麼一個愛好面子的人,要認一個看樣子好像才七、八歲的孩子當大哥,也實在很難接受。

貝拉倒聽得很爽。

“乖……小羅拔。”他還跑去摸摸羅拔的頭,惹得眾人都不禁笑起來。

“謝謝你,貝拉。”菲兒輕輕吻一吻貝拉的臉頰。看著羅拔瞬速痊癒,她心裏一塊重重的石頭落地了。

貝拉竟然臉紅了。

“在迷路之殿待久了,貝拉總算有點長大啦,總算會因為女生而臉紅了。”羅拔趁機回嘴道。眾人又是一頓大笑。

成功令羅拔恢復戰力,再加上貝拉一番插科打諢,眾人心裏的鬱悶一掃而空,鬥志又再熊熊燃起來了。

“接下來就只剩下最後的敵人了!全力追趕聖心!”雅克喊道。



“好!”眾人齊心呼應!

在彼邊廂,聖心的團隊正在驅策著獸群趕路。

由於奧斯陸團隊的戰術性放棄,加上在任務中後段時也滅掉過一些比較弱的團隊,所以如今聖心的獸群加起來,也有接近一百之數。

本來,按照他們的進度來看,全員無損地完成任務,只是時間問題而已。然而……

“呸,完美完成任務的目標被破滅了。”艾波特煩燥地碎碎唸著。

“奧斯陸那邊到底怎搞的?他們不是也有三名神殿侍衛嗎?竟然也會讓那三個帝京的傢伙突圍?”

“他們或許是輕敵了吧?”聖心團隊中的一名魔法師道,“不過那三個帝京傢伙的實力,似乎比冬季任務大典時要強得多了,遠遠超過我們最保守的預期……”



事實上,剛才三名帝京學員的一輪從後突襲,讓聖心團隊陣腳大亂,要不是列馬倫指揮得宜,他們整個團隊有可能到現在還被拖著,動彈不得。

“難道他們也和我們一樣……”另一名聖心戰士懷疑著。

“怎麼可能?除了我們的女神之外,在洛芙大陸之上,根本沒有一所神殿,能夠賦予信徒們這好比脫胎換骨的強化……”艾波特打斷道。

“可是這怎麼解釋他們的變強?”

“或許是經過了甚麼特訓之類,但是他們即使再強,也不過是凡夫俗子的程度,怎比得上我們所加持的榮光……”

“那個叫威廉的,剛才竟敢當著我的臉……”艾波特摸了摸他臉上的一片紅腫。

在剛才的突襲裏,威廉竟突破了聖心團隊的防禦,使用七階的乘風術閃到艾波特的面前,給他狠狠摑了一記耳光。

這就好比一記當頭的侮辱。



“不要忘了,這一巴掌,可是會傳送回演武場上,讓好幾萬人看到的。”威廉還加上一句。

要不是這一記侮辱性的打擊,聖心團隊才不會為了區區三個人而全員停下。

為了洗刷這侮辱,他們下手非常之狠,最終雖然擊退三人,但卻仍然需要付出了減員五人的代價。

這臉可說是越丟越大了。

看到威廉他們逃跑,艾波特是想要追的,但卻被列馬倫所阻止。

“要是往回追的話,就是上了他們的當了。他們的目的只是為了拖延我們的腳步!”列馬倫道:“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勝出獅心任務!”

“那我自己去追!我帶著我自己的人去!”艾波特咆哮道。



這團隊剩下的二十人中,有五、六人屬艾波特的嫡系。

“省省吧!我們團隊要是自行一分為二,這不是給了他們逐個擊破的機會?”

“可是我嚥不下這口氣!”

“給我安份點!你有兩個選擇,第一是繼續乖乖當團隊的一員,第二是被我就地擊殺,你想要選哪一項?”列馬倫目露兇光,“你回想一下,你現在這一身強化的力量,是從哪兒得來的?”

艾波特臉上陰晴不定,最終他把怒意強行壓下,裝出服從命令的樣子。

他的心裏當然是鬱悶的。

聖心團隊默默前進了一段時間。

“他們又再出現了!”

聖心團隊被逼停下前進步伐。

威廉,格拉沙和米加三人,分別從旁閃出,正正站立於聖心團隊的前方,當攔路虎!

“哼哼……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省得我花力氣找!”艾波特直指威廉,“看你現在這副五癆七傷的樣子,看你還有沒有能耐像剛才那樣的神氣!”

威廉滿身是傷,嘴角仍滴著血,尤其左腰部位有一處頗深的砍傷,這是在之前為了截停聖心團隊,冒死衝入敵陣掌摑艾波特後,在退卻時留下的。

格拉沙和米加所受的傷,也不比威廉要輕多少。

只是威廉另有一處重傷,傷及咽喉令他說話困難,而格拉沙雙眼早已滿是怒火恨意也懶得多說甚麼,於是便由米加接話。

“別的甚麼還不敢說,可是只是擰掉你這個雜碎的頭顱的話,我們三個還是做得到有餘的……”

“眼神很好,似乎你們都下了大決心。”列馬倫站出來道,“看來不管打倒你們幾次,你們還是會再爬起來擋在我們前面,那……不把你們殺掉是不行的了,是嗎?”

此話一出,空氣出頓時瀰漫出無窮殺機。

可是這股殺氣,卻並沒能壓制著三人的意志。威廉只是冷笑,米加則仰首大笑了一番,而格拉沙,早控制不住笑了個瘋狂。

“我格拉沙跟你們從開始就是不死不休。跪下向本少爺饒命,倒是可以考慮免你們一死……不然的話,我要你們感受一下你們加諸我姐姐身上的痛苦,還要乘上十倍百倍!”

“……你姐姐?”列馬倫皺了皺眉,然後轉身向身後的團隊問道,“你們有誰知道他在說甚麼?”

列馬倫向來沒有參與學院間競爭,只是這次特別被徵召回來,所以也不太了解跟帝京之間的種種過節。

“雷干倫,你想說甚麼嗎?”列馬倫問道。

那叫雷干倫的點了點頭,然後站出來跟格拉沙對恃。

“我認得你,關於你姐姐的事,你應該感謝我們當初手下留情,要不然的話,如今剩下的,應該是一具被我們蹂躪得完全壞掉的屍體而已……”他悠悠地道,“在傭兵的世界,這樣的事情可說稀鬆平常。你接受不了這種結果嗎?這只是證明你涉世未深,小孩子!”

“給我閉嘴!”格拉沙發了狂似的朝雷干倫衝去,手裏的匕首,加持著的是八階風系的氣旋鬥鎧!

雷干倫絲毫不敢怠慢,認真下來,全身漸漸漫著一層藍白色的光芒。

“你們誰都別跟我爭。”艾波特接著站出來,雙眼一直盯著威廉,“這小子是我的。”

“求之不得。”威廉以沙啞的聲音回應。

艾波特獰笑一聲,全身漫著一層藍白色的光芒。威廉一見,他左腰的傷口不禁抽搐了一下,這記砍傷,正是由聖心團隊中,另一個加持著這種藍白光芒的水系戰士所造成的。

只見艾波特主動進攻,威廉沉著地加持了落葉術,以飄忽不定的身影企圖以魔法鎖定對手。

“好了,我的對手……是你嗎?”米加盯著列馬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