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沒資格讓我出手。”列馬倫示意一下,一名戰士,一名魔法師同時站出來,都是水系,而且都有藍白光芒加持。

“你……你卑鄙!”米加心想,差別待遇啊!威廉和格拉沙都是一對一,而且並沒有屬性相剋的情況出現,為何他米加要以一敵二,還要兩個都是剋制著他的水系?

“戰場上剋敵制勝,這是常識吧?要怪就怪在你沒有跟我們結下甚麼私人恩怨。”列馬倫道,“上,先給我快速解決這一個。”

“他奶奶的,先發制人!白焰閃燃!”米加想也不想,對著兩人就各送一記六階的“白焰閃燃”。

這一招本來就適合偷襲,加上米加在閉門修煉時就曾師承過羅德,通曉過有關魔法原理和默發魔法之事,在迷路之殿修煉時,就有了充份的時間去理解各種咒文的構成原理,故此這兩記白焰閃燃都是默發!



默發魔法,可不是那麼容易見得到的。

這一出手,令兩人不禁大失預算,在毫無防備下被直接命中!

只是兩人都有著那厲害的藍白光芒加持,“白焰閃燃”最多也只是讓他們頭昏眼花一會兒。

對米加來說,有一會兒的空檔就夠了。

米加全身加持著氣旋鬥鎧,朝著那魔法師大步奔去。



他的目標是要先幹掉魔法師!

要是能夠近戰,說不定可以先秒殺掉一個!

待那聖心的水系戰士回復視力時,米加跟那魔法師的距離已縮短了一半。那戰士隨即全速衝上援護。

畢竟他加持了藍白色光芒,實力大漲,後發先至,已肯定能截住米加的去路。

只是米加裝作根本沒發現這個戰士,腳步卻是一個恍惚,竟是運用得還算純熟的“流螢術”!



米加屬於勇武力量型,長處是拳頭夠大,衝鋒力強,按照這種風格的戰士,應該學不好靈巧類的輔助魔法才是。

可見米加在迷路之殿時,曾花了不少苦功改善靈活性上的弱點。

這流螢術一出,米加身影飄忽起來,竟讓那聖心戰士撲了個空,讓米加成功接近到那水系魔法師的身前。

“被近身的魔法師,就是死路一條!”米加全力揮拳,轟向那魔法師的腹部。

那魔法師直噴出一口鮮血。

只是他畢竟有藍白光芒護身,這一拳也未足以讓他倒下。那魔法師也是強悍,咬著牙就要施展一記七階的“蚌殺綁靈”還擊。

與此同時,米加身後那個水系戰士也已趕至,手中拿著的是一把火紅色的鐵桿,直朝他的後腦袋砸來。

米加咬緊牙關,後腦袋硬吃一記鐵桿子,只把注意力集中前方,朝著那魔法師的肚子再狠狠抽上一拳。



米加的腦殼頓時濺出血花。

不過這出血量也還及不上那水系魔法師。畢竟那魔法師的肚子,怎也及不上米加的鐵頭硬的,不管加持了甚麼。

“竟然能挨上兩拳,還真難纏!”米加怎也不肯罷休,繼續朝著那魔法師拳拳猛打,終於把他身上護持著的藍白色光芒給打得潰散了,最後再來一拳,才把這魔法師打飛倒地,奄奄一息。

這可能只花了不足五秒的快速擊殺,卻是米加在無防禦的狀態下讓身後那水系戰士猛擊所換來的。

見魔法師終於倒地,米加轉個身來。

那戰士看到米加滿頭是血,還面目猙獰地朝著他笑,饒是他是個見慣世面的資深傭兵,也頓時嚇得心驚膽顫!

肉搏!



米加把火系氣旋鬥鎧催谷到了極限,趁著自己神智還清醒,戰鬥力仍有七、八成之時,捨身對那水系戰士瘋狂進攻。

一時之間,那水系戰士被打得連連倒退,血花四濺。

只是重傷的米加,後勁已然不繼,始終無法把對方身上那層藍白光芒給打散,僅剩下肉眼只幾乎可見的厚度,就是打它不穿!

“吼!”

那水系戰士被逼到絕路,也發狂了。好不容易站穩了身子後,他用自己一條手臂作為誘餌,引誘米加出手。

米加雖然一記手刀把對方的手腕劈碎,可就因此而令步伐稍亂,令一直壓逼著對方的氣勢頓時消退。

此消彼長,那水系戰士巧妙施展步法,步步進逼,竟被他扭轉了局面,向米加施展反攻!

本來米加的實力就稍遜於那水系戰士,要是把握著剛才的一股作氣,還有幾分希望,如今轉而挨打,形勢頓時一面倒的不利。



即使對方一隻手腕已碎,但他原來極之擅長單手使刀,殺手兵器甫一亮出,米加就幾乎沒有還擊之力。

“流螢……”

“休想逃!”那水系戰士長刀一揮,深深砍進米加的大腿,流螢術被逼中止。

“嗚……”

“死吧!”那水系戰士拔出長刀,高高舉起,就要朝米加當頭一劈。

那水系戰士勁臂一揮,本該被一刀兩斷的米加依然完整無事。那水系戰士呆了好一會,才意識到手中長刀竟然仍停留在半空!

這把長刀,正被一根不知從哪兒來的藤蔓盤纏著。



“老大!”某把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喊道。

“天火真空領域!”某把更熟悉的聲音傳來。

然後那水系戰士赫然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被罩在一團暗紅色的圓球之內。那圓球隔絕外間一切的能量,然後向內收縮,輾壓裏邊的一切……

轟動,刺耳的一陣爆響!

那水系戰士基本上己被炸成黑炭似的,頹然倒地。

這一切發展得太快了,本來仍坐在地上等待著死亡的米加,花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雅克!貝拉!還有大家都來了!”

“辛苦了,米加。”雅克拍拍他的肩膊道。

剛才這一轟動,聖心團隊已知不妙。

“這頭紅髮……是那個雅克!”列馬倫馬上就意識到,帝京的大隊總算追上他們了,“還有這個……就是曾經搗亂過聖心本部的貝拉!”

聖心團隊的其他人,對那個水系戰士同伴被雅克莫名奇妙地一招爆掉,都感到莫名驚駭,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

他們可是經過強化的,被挑選的人,精英傭兵,實力應該遠遠超過學院生的層次,怎麼還會被一招秒掉……

“趁著他們還沒戒備,團結起來,先多拿一些好處!”雅克可沒有客氣,提起瑪莎拉之劍,左右各劈一劍。

“天火真空斬”連劈。

勢不可擋的天火之牆,貼地而飛,從兩旁擦過聖心主力團隊,恰好轟落在格拉沙和威廉的對手身上。

雷干倫和艾波特,兩人均被“天火真空斬”轟飛至很遠很遠,甚至可能已飛出了雄獅荒原。

其實威廉只剩下勉強退守的一口氣,而格拉沙則早已只有被雷干倫暴打的份兒,只是兩人仍不認輸,這已不是個人恩怨的問題,即使不能贏,也要儘量堅持著等帝京的同伴趕至。

因為這獅心任務,並不僅僅是供作解決私人恩怨的舞台,還是團隊的榮譽和目標所在。

看到難纏的對手被雅克暴擊轟走,兩人總算鬆了口氣。

要不是看到威廉和格拉沙都會有即時的生命危險,雅克也不會選擇出手干涉的。

“他們還沒有死。只要聖心還存在一天,你們還會有再次對戰的機會。”雅克對兩人道,“一路上你們都辛苦了,現在輪到我們了。”

其實要不是之前已經受了重傷,威廉對艾波特,格拉沙對雷干倫,也就未必沒有取勝的把握,甚至贏面還會有六、七成。

畢竟這次對戰從開始就是不公平的,這勝敗也未公正反映雙方實力差距。

威廉和格拉沙也沒說甚麼,只是默默接受班揚他們的攙扶,因為他們知道是時候要退場了。

聖心團隊還未回過神來,又被雅克以霸道之勢幹掉了兩個,這股強勢使他們不自覺地靠攏在一起,凝神戒備了起來。

聖心團隊目前只剩下十七人,而要是不計傷員的話,帝京的人數也相差不遠。

來到獅心任務的最後階段,回到了勢均力敵的兩雄之爭。

兩大團隊對峙。

列馬倫注意到雅克外表的變化,並不只是蓄了鬍子而已。相比起皇室舞會那一個晚上,才不過短短日子過去,雅克整個人的感覺變得成熟,好像突然長大了十幾年似的。

列馬倫的目光轉移到菲兒那兒,然後是威廉等……

之前威廉等三人前來突襲,也沒機會觀察得很仔細。

現在這麼一看,以學院生來說,這帝京團隊的外形也實在太華麗了吧?說是在哪兒稱霸一方的精英傭兵團也不為過,這幫人臉上連一點兒學院生的稚氣和羞怯都沒有……

“你們……到底經過了怎麼樣的修煉?”